首页玄幻末日拼图游戏章节

第五十五章:忽然就见家长了

推荐阅读: 将进酒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投篮实在太准了我的细胞监狱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宦妃还朝系统逼我做皇帝

第一幕的场景里,神婆丑陋无比,双眼凹陷蹦蹦跳跳,恐怕那才是这个场景的创造者,精神世界的主人,对神婆的描绘。

当然,作为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它内心早已经被怨气扭曲。

所以街道到处都长满了头发,即便是朱瑾和赵宽的样子也逐渐消散,慢慢变得丑陋骇人。

整个世界,仿佛都处在一种惊悚的滤镜里,灵堂的棺材,红宅子的夫妻,丑陋如恶鬼的神婆,还有那些诡异的仿佛活物的主人……

第二幕场景里,一切都变得无比正常,仿佛只是一个寻常的村落,仿佛又回到了七百年前,最大的悲剧开始之前……

可是不管白雾怎么努力,不管五九谢行知等人是否知道了该如何消除执念,都没有意义……

那些让人悲伤和绝望的历史都不会改变。

“哥哥……他是谁?”红殷看着白雾身边忽然又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与白雾有些相似,但气质上又有极大差别的人,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周遭仿佛都变得更明亮了些。

白远。

白雾诧异无比,白远出现在这里,难道是要对红殷出手吗?

“别紧张,小姑娘,我是他的爸爸,不过今天可不是带你见家长的,继续讲故事,等到你的故事讲完了,我有话对你说。”

白远的忽然出现,让白雾匪夷所思。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只是一道执念吗?

白远仿佛看穿了白雾的心思:

“别忘记了,这是在精神载体的世界里,它要吞噬掉你,我自然要出来装模作样的守护你一下。不过我先声明,你们惹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怪物,你可能会死。”

与上次的九尾狐不同,这次怪物的精神力等级比红殷还高……

当然,原本红殷与它是一个级别的,只是……现在的红殷,已经没有了怨气的力量。

如今的红殷,精神力或许强于寻常九级恶堕,却绝对无法跟湖中的怪物相比。

白远说道:

“好了,继续讲故事。不用搭理我,如果我的存在让你讲不出来,我暂时消失一会儿就好了。”

白远还真就出来露个脸就消失了。

红殷觉得很奇怪……哥哥的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很强大的精神体。

只是……对比那个怪物,还不够强。

白雾还真就无视了白远,就当他是间歇性出现,就和此前一样。

“你出现的时候,就直接进入了这一幕场景对吗?第二幕场景里,你犯了和别人一样的错误,你对外婆的思念落在了村子里另外一个老人身上,这个人应该就是神婆对吧?”

白雾看着红殷难过的点点头,继续分析道:

“神婆和其他人一样,给你编造了一个故事……你天生比较容易相信他人,而且湖中的恶鬼如果是石头,石头身上的怨气你能够感应到,那些阴寒的气息让你感觉神婆说的是对的……”

“对不起……”红殷的确很难受。

她来到这个村子,便立马被一个强大的力量拉入了这个世界里。

这个村子里的人,经历着死亡的循环。但所谓循环,自然是首尾相连的一个环……

而红殷所出现的时间,是在这个环的中间。她看到了崔家的崔正平用纸人抵挡灾邪。

www.huanyuanshenqi.com

看到了镇子里的年轻猎户们死于非命,看到了冯家的冯海平吓得自己给自己准备棺材,也看到了赵家和朱家的人先后因为灾难而死。

各种变异入侵,大半年的时间里,整个村子人心惶惶。

这本就是一段真实的记忆,如果不是站在上帝视角,谁又能够百分百保证,自己见到石头时,不会将其当做邪祟?

红殷很强大,可是在面善和亲近的人面前,她又很单纯。

对外婆的思念,让红殷轻易相信了神婆,就像当初相信自己一样。

白雾甚至可以想象,这神婆给红殷梳个头,就能够把小丫头感动得梨花带雨。

白雾没有说什么,他现在必须得知道,事情严重到了何等地步。

接下来,红殷继续讲述着村子的历史。

“在这个村子里,其实也是有人相信石头的。朱家的小姐朱瑾看到了石头后,发现石头并没有伤害她……后面发生的事情,其实和哥哥你经历的差不多,只是赵宽……赵宽不像哥哥一样二话不说直接就跑去人家闺房。而且赵宽那个时候……也没有答应娶她,哥哥你怎么能随便就答应娶别人呢?”

红殷这话白雾听着怪怪的。

他对朱家小姐当然没有想法,只是觉得任何游戏里,遇到能够加npc好感度的时候,就千万不要犹豫。

尤其是自己赶时间……他不知道精神世界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是否一致。

但现在看来,不一致,毕竟自己早过了四小时,也不见有负面状态。

红殷居然在这种节骨眼上都还提到这件事,可见非常在意。

白雾干咳了两声,游戏思维害死人啊……

“但朱家小姐最后还是和赵宽在一起了,他们本就相互喜欢,朱瑾很主动,两家人经历了大灾难后,就只剩下朱瑾和赵宽还活着,朱瑾将一切想法告诉了赵宽,赵宽也的确和哥哥一样,检查过屋子里的布置,但是没有用,神婆说他是被诅咒缠身的人,要将他关起来。”

镜子里呈现的是赵家大火……

现在白雾明白了,为何两对新人完婚的赵家宅子,在第一幕里如此通红,不仅仅是代表喜庆。

赵宽和朱瑾最后的婚礼,没有任何人参加。朱家后面的相继有人死于非命,朱瑾与赵宽,成了镇子里两个大家族中唯一的活人。

他们被神婆认为诅咒缠身,已经没有人敢给这对夫妻献上祝福。

但二人拜堂那日,角落里却有一个黑色的怪物吹奏着唢呐。

那个时候,这对新人的内心大概是无比悲痛的。

赵宽心里悲痛无比,如果自己能够说服家里人不要相信神婆,如果神婆没有对人说,自己被诅咒缠身……一切都将是另一个结局。

悲剧是从这里开始的。

在朱瑾和赵宽的婚事结束后,他们开始准备家里人的葬礼,在联系到白事店老板冯海平的时候,朱瑾和赵宽,也将这件事说给了冯海平。

“冯海平作为一个长者,见多了死亡,他负责村子里的丧葬,也觉得这些人并不是死于诅咒,而是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冯海平听完了讲述后,觉得既然赵宽朱瑾能活下来,诅咒本身就不可信,而且如果赵宽当时没有被家里人锁起来……灾难是可以逆转的。”

红殷对于好人的死去,总是会感到心痛:

“冯海平说道,我孤寡老人一个,如果黑色的水鬼见到了我,我却没有死,诅咒邪祟一说,不就不攻自破了吗?朱瑾和赵宽觉得很有道理,便问道要怎么做。”

冯海平是一个真正的智者,他做白事生意,不是因为迷信,而是因为认为死者值得尊重。

他家世世代代负责村子里的丧葬,对于生命有自己的理解。

“祖宗传下来的,只是一个形式,形式的作用,便是让人觉得有仪式感,仪式感会让人认为这种做法真的能起到作用。我会住进棺材里,躲上一天……只要我没有死,我就能告诉大家,那个水鬼,其实不是灾邪,它是来警示我们,灾邪将至的。”

白雾不得不承认,冯海平是一个智者。

他没有直接告诉大家,封建迷信不可取,而是转而利用封建迷信,让大家相信石头不是灾邪。

一切本该在这里迎来转折,可红殷讲述到这里的时候,却是异常的难受。

她带着哭腔说道:

“冯伯躲进了棺材里躺着……他想要告诉大家,假死能够躲过恶鬼索命,继而让大家明白,水鬼到来并不可怕……可是深夜里,有人将棺材给钉上了。”

“第二天清早,大家根本看不到冯伯,因为冯伯已经随着棺材,沉入到了湖里……”

“神婆做的?”

白雾觉得这里头不对劲:

“神婆一个人绝对不可能钉住棺材,她也没办法将棺材从冯家带到湖中去……”

红殷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她还是人类……她的确办不到。”

白雾愕然:

“你的意思是……她已经不是人类了?”

“是的,虽然在这段记忆里,她的确还是人类,但这段记忆……本就是用来欺骗我们的。七百年前,除了湖神和石头,变成恶堕的,还有神婆。”

这段话的信息量无疑是巨大的,白雾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

但如此一来……神婆的动机就全部能说清楚了。

“和石头不同,神婆是一个智慧种恶堕?而且畸变的部位,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我之前以为她腿脚不好,但现在看来……她不是腿脚不好,而是……变异了?”

红殷没想到白雾居然能够猜到这么多。

白雾继续说道:

“这就能说得通了……如果是智慧种,神婆的行为,就是汲取负面情绪,对于她来说,靠着石头让村民们感到恐怖……感到悲伤和绝望,能够为她带来极大的快感。”

恶堕不依靠人类的负面情绪而活,或者说负面情绪不是它们生存所必须的,但负面情绪对于恶堕来说,的确是一种有瘾的东西。

这也是负面情绪能够吸引恶堕的原因。

石头从头到尾,都是神婆用来汲取恐惧的工具。所谓的声望,钱财,那都是神婆用来遮掩自己真相的幌子。

因为是在精神的世界里,所以就连普雷尔之眼,也没有给到太多提示。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神婆是人类。

故事到了这里,也迎来了最后的结局。

“神婆在冯伯死前,套出了冯伯的话……得知已经有人知道了石头的秘密。朱瑾还有赵宽,被神婆形容成了诅咒的扩散者,神婆也利用这两个人……抓到了石头。石头所带来的的恐惧,神婆已经不需要了。”

“诅咒这种东西,是不会消散的,它会根植在人的内心深处。”

“冯伯已经化作了新的诅咒,朱瑾和赵宽也会在神婆指示下,被村民们献祭给湖神,因为神婆抓到了石头,这个大家都害怕的恶鬼,所以很讽刺一幕来了,明明她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成了村民们的恩人。”

封建迷信害死人,害死的人里,既有那些愿意相信迷信的,也有那些破除迷信的。

“朱瑾和赵宽这对苦命鸳鸯,最终沉入湖中,被活活溺死。而一直希望能够帮助大家逃离死亡的石头,则被神婆贴满了符咒,活活烧死。”

那些符咒便是神婆的词条。

所以白雾这才发现,真的不怪红殷,莫说是红殷,就连有着普雷尔之眼的自己,也被欺骗了。

神婆真正的本事不是那些治病的方子,而是……那些本该是撞骗的符咒。

“石头被烧死的时候,对着崔正平不断地叫喊,崔正平吓得以为那是在诅咒自己。可内心深处,父子连心,他又感觉到莫大的悲痛。”

这种悲痛就像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崔正平的负面情绪对神婆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于是在朱家赵家都死后,神婆将石头的秘密,告诉了崔正平。

“那个时候的崔正平,大概就像是一座在地震中不断崩毁的城市吧?他悲痛不已,石头躲在纸人背后,偷偷看他,这本是曾经最为惊悚的记忆,却在这一刻成了贯穿他灵魂的一道锥刺。巨大的愧疚与悲痛吞噬了他,最终……崔正平跳湖自杀了。”

全部都对上了。

崔家,冯家,赵家,朱家,还有神婆,水鬼,湖神……

七百年前这个迷信的村子里,在塔外规则降临后,催生出了如此一幕惨剧。

白雾也问出了最后一个疑惑:

“所以我们是在神婆的记忆里吗?”

“不……我们是在石头,朱瑾,赵宽,冯伯还有千年来所有死在湖中之人的怨气聚合体的记忆里。”

“等等,如果是这样,那神婆呢?如果这些怨气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怨气聚合体恶堕,那么神婆不该是最先被杀死的么?”

“神婆的确已经死了。哥哥……我们对抗的,从来都不是神婆,而是恶。”

最大的谜题解开,白雾恍然道:

“也就是说……朱瑾,冯海平,崔正平,赵宽他们……象征着聚合体中的善念,而神婆早就死了,我在这段记忆里,之所以看到她,是因为她是被聚合体里的恶念创造出来的?”

所有沉溺于湖中的人们,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聚合体恶堕,这是一个崭新的生命。

这个生命有善念,也有恶念。

但遭受了巨大的悲痛后,内心的恶念想要吞噬善念,成为一个纯粹的,不断带来死亡和灾难的怪物。

而内心的善念,则不断阻止着。

第二幕场景里,其实真正的结局,是崔正平,冯海平,赵宽,朱瑾这些人不断与神婆对抗。

善与恶的对抗,恶处于上风,但优势也不是压倒性的,恶并没有完全吞噬善,聚合体的善念原本还可以坚持一阵子。

直到有一天,红殷来到了这个村子,善与恶之间的平衡因为一股极其庞大的怨气加持,彻底打破。

相关小说:[综]我爸爸叫三日月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巫师降临诸天都市之最强狂兵五代大军阀古玩大家古玩鉴定专家古玩行大掌柜捡漏天王捡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