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刺杀男主角章节

第23章 隔墙有耳,小人物(1人间正道是沧桑1打赏加更)

推荐阅读: 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在足坛疯狂刷钱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暗黑系暖婚将进酒宦妃还朝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我投篮实在太准了

提审的过程和上次几乎一模一样,重点就是配制火药。

有了上次的教训,杜小鱼不敢再自作聪明,按照老庄的要求重新配制火药。正如老庄预料的那样,秦朗很快提出了问题。

“你这次的配方和上一次不同。”

杜小鱼坦然的点点头。“在确保杜宇安全之前,我不会给你真正的配方。”

秦朗眉梢轻扬,盯着杜小鱼看了又看。“这一点上,你可以相信我,我也不希望杜宇有事。可是如果你每次都变花样,我也没办法帮你。”

杜小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再配了一次火药,和刚才演示过的一模一样。这一次她有准备,刻意记住了,种类、份量,甚至配制的整个流程都完全相同。

秦朗点点头。“如果是真正的配方,威力有何不同?”

“威力会更大一些,但差别有限,最多一倍而已。”杜小鱼咬咬牙。“如果能拿到赦免杜宇的诏书,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老庄没有说的配方,威力至少这个配方的十倍。”

“十倍?”秦朗心中一动。

“十倍是保守估计,很可能更多。”

秦朗打量了杜小鱼良久。“我试试,不过你暂时不要提这件事。我再问你一件事:庄大鱼说的那种能在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的神兵利器,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够以现在的条件造不出来。”

秦朗点点头。“那千步之外呢?”

“一步是多远?”

秦朗向前走了一步。“这就是一步,大概是六尺左右。”他又比划了一下。“大概到我的肩膀这个位置。”

杜小鱼明白了。“千步之外的也做不到,精度不够。”

秦朗有些失望,却没有再说什么。他派人送杜小鱼回囚室,自己转身来到隔壁。

一个年轻人坐在屋里,悠闲地喝着茶,两个神情警惕的中年汉子站在他身边,正是上次随秦朗去押送杜小鱼的两个人。

“侍中。”秦朗上前,躬身施礼。

年轻人摆摆手。“元明,辛苦了。坐,喝茶,这是夷洲刚送来的高山茶,味道很淳厚。”

秦朗在年轻人对面坐下,双手端起一杯茶,呷了一小口,赞道:“果然好茶!”

“喜欢吗?回头让人给你送半斤去。你不要说我吝啬,我也只得了一斤。”

“岂敢,岂敢。”秦朗摇摇手。“无功不敢受禄,还是有机会到侍中府上去品吧。我这里也不是喝茶的场所。”

年轻人哈哈一笑。“你啊,我最欣赏的就是这一点,知止不辱。”

“侍中过奖。”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年轻人话锋一转。“元明,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吧?”

“还有两天半左右。”

“不,我们最多还有一天。”年轻人说道:“郭祭酒那边必须给陛下一个交待。他能为我们争取这么多时间,已经不容易了。”

“是。”秦朗说道:“只是侍中刚才也听到了,如果不给杜宇赦免诏书,这……”

“赦免诏书不可能。”年轻人一口拒绝。“此事一旦传到陛下耳中,就不由我们控制了。”

秦朗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年轻人取出一柄描金折扇,“哗”的一下展开,扇了两下,又收了起来,在手心拍了拍。“不过,我可以给他一个保证,就算最后无法赦免,也不至于族诛,甚至于杜宇本人也可以保住性命。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没有行刺陛下,你说对吧?”

秦朗沉吟着,还是不说话。

“怎么,你不信我?”年轻人扬扬眉。

“岂敢,岂敢。”秦朗苦笑道:“有侍中从中斡旋,这是河东杜氏举族的运气。只是杜宇乃是河东杜氏不多见的子弟,万一流放,甚至送了性命,而且是因为这样的事,未免有些可惜。”

年轻人点点头。他将手按在秦朗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元明,恕我直言啊,以杜宇的资质,就算他没遇到这样的事,将来的成就也非常有限。流放虽不好听,却未必不是一个机会,就看他被流放到什么地方了。如今我大吴开拓四海,随军征战可比留在中原机会更多,你没看到那么多寒门子弟为了功名,不远万里?”

秦朗拱手致意。“侍中所言甚是,朗受益匪浅。我只是担心安东大都督战殁,朝中议论四起,指责陛下穷兵黩武者不在少数,陛下若因此改变国策,拓边还有机会吗?”

年轻人再次展开折扇,轻轻地扇着,一阵阵香风扑面而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陛下心志坚定,岂会因安东大都督战殁而改变。他接受了安东大都督的夫人上书,派人去爪哇彻查兵败经过,不仅是缓兵之计,更是暗渡陈仓。去查的人,或许安东大都督的继任者。”

秦朗愣了片刻,恍然大悟。“侍中高明。”

“行啦,别奉承了。”年轻人看向秦朗。“杜宇这边,尽快拿到真正的配方,其他的估计也没什么油水了。刘禅那边,却是一个宝山富矿。元明,有没有办法多挖点好东西出来?”

秦朗苦笑。“不如我提审他一次,侍中旁听,或许能听出些破绽?”

年轻人看了秦朗片刻,点点头。“辛苦元明。”

“不敢,愿为侍中效劳。”秦朗拱拱手,退了出去。

年轻人看着秦朗的背影,眉梢轻扬,回到案前坐下。过了一会儿,隔壁传来脚步声,沉重而迟滞,脚似乎在地上拖。年轻人有些诧异,起身走到墙壁前,将眼睛凑近窥孔,只见刘禅在椅子上坐下,身上并无刑具,不禁皱了皱眉。

虽说刘禅身体内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但刘禅本人却正当年少,如何才几天功夫便衰弱至此,连走路没力气了?

这时,听得刘禅说道:“阿苏,搞什么飞机,你不是说不克扣我的伙食吗?我都快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秦朗说道:“阿斗,你要稻香殿的佳肴,我如何办得到?”

刘禅说道:“你办不到,隔壁的人也办不到?那你们和我说什么废话,我只剩下两天时间,谁有兴趣和你们这些小人物扯淡?我回去了,等郭嘉来再说。”说完,起身离开。

年轻人愣了片刻,见刘禅已经出了门,连忙推门而出。

刘禅站在隔壁的门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轻蔑。

年轻人微怔,随即恼羞成怒。

作者庄不周其他书: 汉道天下 策行三国 三国大航海 百变国师 曹冲 霸蜀
相关小说:继后守则刺杀穿越者刺杀斯大林1939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刺杀信田帝王重生征战天下神级系统:我,制霸诸天重生之大明摄政王重生成为竹子重生成鱼,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