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刺杀男主角章节

第26章 眼睛是会骗人的

推荐阅读: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将进酒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宦妃还朝

“这有什么问题吗?”刘冯神色茫然。“我们是好兄弟,你遇到了麻烦,我当然要来见你。再说了,我还能不知道你,大错不犯,小错不断……”

“如果我犯的是谋逆呢?”

“这怎么可能?”刘冯登时变了脸色,随即又安慰道:“阿斗,你不用担心。你无权无势,如何谋逆?陛下圣明,绝不会信这种鬼话的。”

“天真!”老庄摇摇头,不再和刘冯争论。这纯洁的小绵羊,被人带进了坑里都不知道。

他站起身,看向对面,发现杜小鱼并不在囚室里,却一点也不惊讶。

既然对方能将刘冯拖进来,自然不会放过杜小鱼。

看来年轻人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还有其他人在背后运筹。

老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只剩下一天半了。他心思一动,转身看向刘冯,举起手臂。“公寄,你看我这手。”

刘冯瞅了他一眼。“手怎么了?”

“没什么。”老庄放下手臂。刘冯看不到跳动的数字,他就是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局外人。

对这种将局外人扯进来进行绑架的行为,他深恶痛绝。

老庄沉默了片刻,转身回到食案前。“公寄,你能见到袁夫人吗?”

“应该可以。”

“你帮我带句话,感谢她亲手制作的美味,让我能无所遗憾。”老庄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蘸了汤汁,在案上写字。刘冯看得真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会意的没有声张,配合老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

——

老庄吃完,倒头再睡。

刘冯命人收拾了残羹冷炙,出了囚室。秦朗站在一狱门外,静静地看着刘冯。

“公寄,辛苦了。”

刘冯微微颌首。“为友尽义,这是我应该作的,还要感谢你通知我。”

“公寄言重了,我和阿斗可不仅是朋友,还是同乳兄弟。”秦朗叹了一口气。“只是我人微言轻,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元明不必自谦,若无你的照应,他岂能毫发无伤,安睡如故。”刘冯说了几句客套话,又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杜宇呢?我刚才好像没看到他。”

“杜宇与公嗣不同。”秦朗无奈的摇摇头。“他既不像公嗣一般有爵位在身,又有杀人的事实,审讯是逃不脱的。之前一直没有动刑,是希望他认清形势,主动交待,没想到他却冥顽不灵,一个字也不肯说。无奈之下,只能依诏狱的程序走了,我一个书吏,无权阻止。”

刘冯点点头,与秦朗拱手作别。

秦朗将刘冯送出诏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脸色的笑容渐渐散去。

刘冯的态度有些不正常,礼貌中带着疏离,甚至是警惕。这不是他此刻应有的态度,“刘禅”肯定和他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呢?囚室里有监听系统,基本上他们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字,都逃不过负责监听者的耳朵,除非是他们刻意隐瞒,压低音量。

但压低声音本身就代表有问题,很难逃过监听者的警惕。

从之前庄大鱼和杜小鱼争吵的过程来看,他们应该不知道监听者的存在。

秦朗抬起头,看看天色。

离最后的期限越来越近,郭嘉随时可能出现在诏狱中。

秦朗想了好久,回到诏狱内,来到囚室。站在囚室外,他静静地看着躺在草上,翘着腿,哼着小曲,神态满足的老庄,微微一笑。

“阿斗,吃得可好?”

老庄转头看看秦朗,报以微笑。“很好。可惜有肉无酒,又无佳人起舞。”

秦朗笑道:“你这要求也太高了。能请袁夫人下厨烹饪已经是刘夫人的面子,你还想再请甄夫人起舞不成?除非陛下下诏,否则绝不可能。”

“是啊,这个的确有些强人所难。”老庄看向对面。“那个杜小鱼虽然现在是男儿身,却是个女儿心,本来可以让她代劳,却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例行公事,你不必担心。”

“我不担心她。”老庄歪歪嘴,笑得更加灿烂。“我担心你们。”

“担心我们?”秦朗眉梢轻挑。“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老庄打量着秦朗,沉默了片刻。“阿苏,眼睛是会骗人的。你仔细想想,在你眼里,他是杜宇多一些,还是杜小鱼多一些?在其他人眼里呢?他是杜宇,还是杜小鱼?”

秦朗的眼角抽了抽,欲言又止。他听懂了老庄的意思。杜宇的身体内住着另外一个人的灵魂。那个人是个女人,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不仅精通武技,能轻而易举的杀死杜夫人身边的侍卫时沙,更擅长配置威力惊人的火药。

总而言之,那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女人。

但他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很多时候,他被他的眼睛骗了,总觉得那就是杜宇,一个一心读书,武艺算不上出众的年轻人。

他都有这样的印象,其他人呢?他们甚至不知道杜小鱼有一身好武艺。

秦朗越想越害怕,转身就走,开始两步还只是走,接着就开始奔跑。

老庄叫住了他。“阿苏!”

“什么事?”秦朗的脸色苍白。

“带杜小鱼去问话,是你下的命令吗?有没有落在纸上的证据?”

秦朗想了想,用力的摇摇头。“没有。”

“那你就当不知道吧。”老庄招招手,将秦朗叫到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去追刘冯吧。万一被流放,争取去西域,或者去北海投奔吕小环,有人照应你,活命的机会总要多一些。”

秦朗面色变幻,眼珠转来转去。

这时,外面“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诏狱都跟着震了一下,灰尘扑簌簌的落下,紧接着烟尘大起,涌入囚室。

老庄和秦朗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站不稳脚跟,摔倒在地。

眼前一片模糊,伸手不见五指。耳朵轰鸣,像是无数锣鼓敲响。

没等老庄清醒过来,囚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影冲了进来,搅得身边的烟尘卷动。老庄下意识的大叫:“警官饶命,警官饶命,我听你的,我全听你的。”

杜小鱼揪着老庄的衣领,愣了片刻,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没想到你的身段这么柔软啊。”

“杜警官这么硬核,我哪敢硬啊。”老庄偷眼打量杜小鱼,见她满脸是血,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知道吃了不少苦头,更不敢惹她。“杜警官,接下来……去哪儿?”

“去皇宫。”杜小鱼如梦初醒,拖起老庄就走。

“你们不能……”秦朗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张开双臂,拦住杜小鱼的去路。话还没说完,杜小鱼一个窝心腿,直接将他踹得向后平飞数步,四脚摊开,重重的落在地上。

老庄吓了一跳,连忙挑起大拇指。“杜警官威武!”

作者庄不周其他书: 策行三国 三国大航海 神话三国 全能国师 百变国师 曹冲 霸蜀
相关小说:继后守则刺杀穿越者刺杀斯大林1939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刺杀信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