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刺杀男主角章节

第27章 越狱,战许褚

推荐阅读: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将进酒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宦妃还朝

杜小鱼忍不住又唾了一口。“德智体美劳,你说我缺哪一样?”

“缺我!”老庄不假思索的应声说道。

“你?”杜小鱼愣了一下,作呕吐状。“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这是在我写的故事里,我熟悉那些人的思维逻辑,可以给你做军师。”

杜小鱼不得不承认老庄说得有理,她杀回来救老庄,不就是因为这个么。她拽着老庄一路向前,足下生风。老庄发挥出刘禅长跑冠军的遗传基因,紧赶慢赶,总算没有落下。

路过那两间被炸得一片狼藉的审讯室时,老庄一眼看到十几个身影倒在地上,姿势极其诡异,吓得下巴差点掉地上。“我说,你配的不是黑火药,是原子弹吧。”

“屁,发烟药而已。”杜小鱼头也不回。“那些人都是被我打倒的。”

“他们怎么你了,惹你发这么大的火?”老庄看着杜小鱼身上的破布条,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会是……”

杜小鱼如刀般的目光扫了过来,老庄打了个寒战,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杜小鱼顾不上理会老庄恶毒的揣测,推着老庄躲在门后。一队士卒手持刀盾冲了进来,最后两个转身关门。杜小鱼冲了出去,拳脚翻飞,转眼将这两人打倒在地,随即捡起一把刀,扔给老庄。

“快跑!”

老庄来不及多想,顺手接过,纵身从杜小鱼推开的门中冲了出去。杜小鱼脚尖一跳,从地上挑起一把环首刀,双手握住,迎战返身冲来的士卒。

“丁丁当当”一阵乱响,杜小鱼身上又多了几个伤口,闷哼一声,向后便退,用力拽上诏狱的大门,又将环首刀塞进门环。

她一转身,却发现老庄站在廊下,一动不动。

“你发什么愣,快跑啊。”

“别费劲了。”老庄轻声说道:“跑不掉的。”

杜小鱼抬头一看,也闭上了嘴巴。

一个如铁塔般的老者负手站在院中,正是之前见过的许禇。

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士卒从两翼包抄过来,速度虽然慢,阵型却极是严整,前面是刀盾手,后面是长矛手,一个间隔一个,互相掩护。

老庄研究过冷兵器作战,一看就知道这是标准的战斗队型,除非杜小鱼是变形金刚,否则根本不可能杀出去。所谓武林高手大杀四方,击退千军万马,只有小说里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战场上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桥段产生。

这他么就是一个坑,人家就等着他们越狱呢。

不管之前有什么罪,越狱就是死罪。

身后的门被拉得咚咚作响,像战鼓一样,一声又一声,敲在老庄和杜小鱼的心头。

杜小鱼咬咬牙,拖着长刀,开始奔跑,半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院中的许褚。

老庄叹了一口气。这夯货,和许禇玩冷兵器,嫌死得不够快啊。

死就死吧,提前退出就是了。

“呯!”一声闷响,杜小鱼又飞了回来,比冲出去更快。

老庄早有准备,张开双臂,及时接住了杜小鱼,只是他没想到许褚的力量是如此雄浑,被杜小鱼带得向后飞起,摔倒在地,身上又压了一个杜小鱼,险些连五脏六腑都挤出来。

老庄嗓子发甜,吐出一口鲜血。“杜警官,我可能……要牺牲了。”

“怂……货!”杜小鱼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手去拉老庄。“就算死,也要站着死,不能让人看扁了。”

“我……腿软,站不住。”老庄赖在地上不起来,又吐了一口血。“你说,咱俩这样回去,算……工伤不?能不能加钱?”

杜小鱼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回头看了一眼老庄,见老庄嘴角殷红,知道他刚才为了救自己,伤得不轻,一时倒不忍再毒舌。

“坐下吧。”老庄又扯了扯杜小鱼的袖子。“省点力气,等着见孙策。”

“我们还能见到孙策?”

“当然能,前提是你不要再作死。”老庄抬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你能让他们看到我手腕上的数字吗?”

杜小犹豫了片刻,说道:“能。”

“那就别犹豫了。”老庄举起手臂,衣袖滑落,露出手臂上的蓝色数字。

围到面前的甲士们看得分明,都有些意外,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许褚走了过来,看到老庄手臂上的数字,也愣了一下。

“这是何物?”

“郭祭酒没告诉你吗?”老庄嘿嘿笑了两声。

许禇浓眉微蹙,却不说话。

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郭嘉摇着羽扇,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好手段,要不是我请许将军亲自在这里守着,说不定还真让你们逃了出去。”

杜小鱼眉毛倒竖,刚要说话,老庄扯了扯她的袖子,又拽着她的手臂,吃力地站了起来。“郭奉孝,你不先进去看看吗?里面有人被打晕了。”他看了杜小鱼一眼,笑道:“她挨了虎痴一掌不死,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弱书生。”

郭嘉目光微闪,转身看向许褚。许褚微微颌首,证明“刘禅”所言不虚,刚才没能一掌击毙“杜宇”,绝对不是他手下留情,而是力有不逮。

对方的身法很奇怪,化去了他大半力量。

“去里面看看,救治伤员。”郭嘉吩咐道。几个甲士应了一声,上前抽出插在门环里的环首刀,打开大门,冲了进去。

老庄身体摇晃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靠在门框上。郭嘉便人上前掺扶,却被他拒绝了。“等我喘口气,要不然没力气和你解释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错过这个机会,陛下开拓海外的大业至少耽误十年。”

郭嘉眼神再闪,嘴角挑起一抹浅笑。“好,我洗耳恭听。”说着,向后退了一步。

过了一会儿,有人将秦朗等人抬了出来。秦朗还好一些,只是脸色苍白,嘴角有血。看到门外的情形,他的脸更白了,一声不吭地闭上了眼睛。

接着又有几个人被抬出来,最后一个是那个年轻人。

老庄一直在看着,他靠在门框上不走,就是为了等这个人。他一把拽住了担架。“郭祭酒,这人是谁?你别告诉我他和秦朗一样,是诏狱里的书吏。他身上的香气浓得能熏死人,一看就知道是世家子弟,风雅名士。”

郭嘉皱了皱眉,沉吟不语。

担架上的年轻人面无人色,身体瑟瑟发抖。

趁着这个功夫,杜小鱼突然起腿,脚尖上勾,一脚踹在那年轻人的臀部。年轻人猝不及防,痛得“嗷”的一嗓子叫了起来,直接从担架上翻了下来,脸砸在地上,却顾不得去捂,腰弓得像只大虾,拼命伸手去摸险些够被杜小鱼踢爆的菊花。

老庄狐疑地看向杜小鱼。

杜小鱼缓缓转头,怒视着老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老庄会意,缓缓的转过头,一脸的若无其事。

作者庄不周其他书: 策行三国 三国大航海 神话三国 全能国师 百变国师 曹冲 霸蜀
相关小说:继后守则刺杀穿越者刺杀斯大林1939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刺杀信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