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刺杀男主角章节

第5章 有母不如无

推荐阅读: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将进酒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宦妃还朝

刘禅没印象,老庄却想起来了。

中山王刘备战死后不久,毛夫人就趁关羽出征的机会偷偷改嫁了,扔下刘禅不管不问。张飞闻讯赶去,接回刘禅,禀报了孙策后,将刘禅交给关羽的妻子杜夫人抚养。

那时候刘禅的日子应该很滋润,至少比现在强。

都是这女人害的。

看着咆哮的毛夫人,老庄替刘禅不值,伸手拿起箱子里的剑,眼睛一瞪。

“闭嘴!再吵吵,砍了你!”

毛夫人的叫声戛然而止。她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刘禅,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伸出手,指着老庄,却像抽风似的,晃个不停。

闻声而来的苍头看见“刘禅”持剑怒目,瞪着毛夫人,也吓了一跳,连忙闯了进来,一把抱住“刘禅”,连声说道:“君侯,君侯,万万不可,夫人可是你的生母啊。”随即又冲着毛夫人大叫:“夫人,还不快跑,真要逼得君侯弑母吗?”

毛夫人如梦初醒,夺门而回。

院子里响起她尖厉的哭喊。“杀人啦,阿斗要杀亲生母亲啊……”

苍头大急,松开“刘禅”,冲了出去,一把捂住毛夫人的嘴,连声央求。“夫人,不能喊,不能喊啊,这要是传出去,君侯的爵位就保不住啦。”

毛夫人一听,顿时像是被扼住脖子的鸡,一声也不敢吭。

老庄在屋里听得真切,也想了起来,刘禅是有爵位的人。他是关内侯。能入太学读书,和他的爵位有直接关系,以他的读书成绩,根本不可能考进太学。

从毛夫人的反应来看,她之所以回来,夺回刘禅的抚养权,很可能也和刘禅的爵位有关。

这女人就是个势利眼。

刘禅命真苦,有这样的母亲,还不如没有。这事也怪我,什么好事都给了孙策,连刘备的几个夫人都抢走了,包括刘禅本来的生母甘夫人在内,一点机会也没留。

老庄叹了一口气,掩上门,将剑握在手中,比划了两下。

没什么感觉。看来刘禅没练过剑,或者没用过这口剑。

老庄将剑放了回去,又将箱子盖上,推回床下。他坐在床边,仔细回想杜夫人那条线索。刘禅当时可能还小,对寄养在关羽家没什么印象,但他对关羽和杜夫人并不陌生。

虽然不像张飞一样经常见面,但关羽对刘禅却一直很关心,经常有书信来。可惜刘禅没有留下那些信,看完就扔了,有些甚至没看就扔了。

刘禅对关羽的印象并不好,隐约还有些怨气,似乎认为刘备的败亡与关羽有关系,是关羽一而再,再而三的恃勇任性毁了刘备的事业,间接地导致了他如今的窘境。

杜夫人的这条线索收获甚少,老庄只得另想他法。

他随即想到了毛夫人之前提过的走犬。刘禅对这件事的记忆还在,老庄稍微回忆了一下,就起身走了出去。

“我出去一趟,不回来吃饭了。”

毛夫人不安的看着“刘禅”,没敢吭声,倒是苍头走了过来,递过一个半凉的胡饼。老庄接过,咬了一口,出了门。

循着记忆中的路线,他向走犬场走去。

——

走犬场在洛阳城南的伊水北岸,这里可以算是普通百姓的娱乐场所,鱼龙混杂。既有城里来猎奇的权贵,也有普通庶民,其中不乏行走在灰色地带的人,甚至有罪犯隐藏其中。

刘禅是这里的常客,还没进门,就有不少人冲他打招呼。

离门口还有百余步时,老庄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连忙停住了脚步。

甘瓌。

没等老庄考虑好要不要逃,甘瓌已经发现了他,站了过来。他似乎担心刘禅逃跑,走得很慢,还张着双手,转了一个圈,以示身上没带武器。

老庄看看四周,也没发现有其他人埋伏的迹象,这才走了过去。

“你在等我?”

“啊,有件事想问问你。”甘瓌神情沮丧,眼角耷拉着,一副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模样。

“问我?”

“你之前说的作者,是什么意思?”甘瓌眼巴巴地盯着老庄。“是始作俑者的意思吗?”

老庄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甘瓌。甘瓌误打误撞,却猜个正着,他的确可以算得上始作俑者,甘宁战死就是他信笔而写。可是这些话,他肯定不能对甘瓌说,甘瓌不能信,真要信了,后果更不堪设想。

他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你究竟想问我什么?”

“家父……真的是会死吗?”

“你听到什么了?”

“爪哇军书不是报捷的,家父应该是受挫了。”甘瓌的眼圈红了,眼神也有些慌乱。“如果只是战败,也就罢了,大不了夺爵免职。如果……那我们甘家肯定就完了。那些人早就看不惯家父,视家父为穷兵黩武的典型。现在出了事,肯定会扑上来撕咬。周大都督远在天竺,太史大都督在安南,朝廷里连个为家父说话的人都没有。”

老庄眉头紧皱。“那你来找我也没用啊,我也没这本事替你家说话。”

“我不是求你为我家说话,我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庄眼珠转了两转,还没想好说辞,突然发现甘瓌神色有异,眼睛不停偷瞄他的身后。他向后看了一眼,见几个侍从打扮的人正快步走来,知道意识到形势不妙,正准备逃跑,肩膀已经被甘瓌死死摁住。

“臭阿斗,还想跑?”甘瓌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不把人交出来,老子宰了你。”

“什么人?”老庄大惊失色。

“哼!还想骗我?若无内应,你怎么可能抢在八百里加急的军报前收到消息?快说,是谁给你传的消息,是不是他暗中搞鬼,在家父背后捅刀子?”

老庄听了,顿时头皮发麻。这可是杀父之仇啊,怎么扣到我头上了。果然祸从口出,乱说话是要遭报应的。他顾不得多想,突然挥动手臂,从下方插入甘瓖双臂之间,一手去托甘瓌的下巴,一手去扯甘瓌的腰带。

甘瓌猝不及防,被托得往后一仰,咬着了自己的舌头,疼得一哆嗦。随即下身一凉,感觉裤子掉了,下意识地松开了“刘禅”的肩膀,去抓自己的裤子。

趁此机会,老庄转身就跑。

“抓住他——”甘瓌一手捂着嘴,一手提着裤子,气得大叫。

作者庄不周其他书: 策行三国 三国大航海 神话三国 全能国师 百变国师 曹冲 霸蜀
相关小说:继后守则刺杀穿越者刺杀斯大林1939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刺杀信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