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刺杀男主角章节

第69章 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推荐阅读: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将进酒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宦妃还朝

杜小鱼转身走了,黄月英也停住脚步,看向一旁。

郭嘉从一座帐篷后面走了出来,向黄月英拱拱手。

黄月英蛾眉轻蹙。“祭酒,我冒昧的问一句,严飞燕有什么可疑之处吗?若是可疑,为什么又让她接近将军的小妹。”

“靠得近,才方便观察。”郭嘉笑眯眯地说道:“大匠,你觉得严飞燕可信吗?”

黄月英摇摇头。“我看不出她有什么问题。架设浮桥对江南人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她这个主意虽然巧妙,却也可能是灵机一动,未必就是有问题。再说了,能有什么问题呢,有人在暗中指点她?”

郭嘉眼神微闪。“大匠知道南阳郭家吗?”

黄月英点点头。“略知一二。郭家是南阳穰县数得上的世族,我姑母嫁给穰县的张家,说起郭家时常有羡慕之意。”

“前任会稽太守郭异就是南阳郭家人,他的侄子郭允之现在就在查渎。”

黄月英会过意来,没有再问。孙策在南阳推行新政,不可避免的积聚了一些怨气,尤其是那些拥有大量土地的世族。黄家、蔡家和南阳多有姻亲,她不便过问太多。

郭嘉与黄月英拱手作别,回到中军,远远地看到“严飞燕”正与孙尚香身边的女卫对练,便兴趣盎然的走了过去,抱着手臂,站在一旁观看。

杜小鱼看得真切,却佯作不知,专心致志的与女卫对练。

她知道,暗中观察她的不仅有站在明处的郭嘉,还有站在暗处的,甚至可能包括孙策本人。别人也就罢了,孙策却是个穿越客,如果她使出二十一世纪才有的招式,很难逃过孙策的眼睛。

所以她只用严飞燕练习的武技,主要就是指长刀。

警校没有长刀这一类训练项目,尤其是这种全长超过一米,看起来更像单刃剑的直刀,甚至这种刀具都看不到,只有博物馆里才有。

不得不说,这种刀很霸气,尤其是双手使用时,硬打硬攻,尤其过瘾。

杜小鱼挥舞环首刀,与另一个女卫战在一起,有来有往,难分难解。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严飞燕,一个生这个时代,长在这个时代的汉家女子,要用自己手里的长刀,砍出一片天地。

之所以有这样的愿意,自然和孙策的新政有关。早在孙策渡江之前,女子能读书、能做官的消息便传到了江东,也传到了严飞燕的耳中,点燃了她心中建功立业的希望之火。

只不过当时的严飞燕并不知道孙策是个穿越客,只知道他是个横空出世的少年英雄。

“丁丁”两声脆响,杜小鱼双手持刀,与女卫顶在一起,又迅速分开,收式,倒持长刀,拱手施礼。

“妹妹好身手。”女卫钦佩的说道:“你的步法真灵活。”

杜小鱼笑道:“姊姊在山里多呆些时日,步法就会和我一样灵活了。”

女卫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站到一旁。杜小鱼转身看了一眼郭嘉,拱手示意,却没搭话,与孙尚香攀谈起来。孙尚香刚刚看得入迷,此刻还没回过神来,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杜小鱼。

“严姊姊,我要你做我的部曲将。”

杜小鱼谦让道:“我是新附之人,如何当得这样的重任。”

“当得,当得。”郭嘉笑道:“从今天起,你就跟着尚香一起读书吧。武艺好还不够,想带兵作战,还要学点兵法才行。”

杜小鱼稍作犹豫,便躬身领命。“能得祭酒指点兵法,真是三生有幸。”

“以前读过什么书?识得多少字?”

“呃……”杜小鱼露出几分尴尬。“除了我自己的名字,实在有限。”

“那最好了。”郭嘉点点头。“你就先学认字吧,《仓颉篇》必须精通,字字能讲。”

杜小鱼点头答应。

郭嘉转身回去了,孙尚香拉着杜小鱼入帐,取出一只书箱,推到杜小鱼面前。“喏,这就是《仓颉篇》,你拿去读吧,我都会了。”

看着厚厚的书箱,杜小鱼吓了一跳。“这么多?”

“多吗?才三千多字而已。”孙尚香笑嘻嘻的说道。

“三千多字……而已?”杜小鱼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孙尚香才六岁,就认识三千多字,她是神童吗?老庄可没提过这个信息啊。

“也没那么难啦,沉下心,啃上半年就行了。”孙尚香挠了挠头,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愿提及的痛苦时光。

杜小鱼看得真切,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读书时的情景,暗自感慨。

果然学习都是痛苦的,亘古不变。

——

让杜小鱼痛苦的不仅仅是读书、识字,还有写字。

严飞燕是真文盲,认得自己的名字,却不会写,平时签字都是画个圈,或者干脆摁个手印。杜小鱼是正经的警校毕业,但她从来没用过毛笔。细细的笔管握在手中,比长刀还不听使唤,费了老大劲,手都累成鸡爪了,也写不出一个端正的字来。

每当这个时候,杜小鱼就有些羡慕老庄,就会拿出老庄给她的地图,心情复杂地看两眼。

地图上标注地名的字还是相当不错的。至于那是老庄自己的书法,还是郭允之的书法,她就说不清了。

她也看不出其中的区别。

但她很清楚,没有了老庄出谋划策,仅凭她自己,露出破绽几乎是迟早的事,甚至可能现在已经露出了破绽,只是孙策、郭嘉没有挑明而已。

让她读书、识字,练习书法,何尝不是困住她,让她无法分身。

那一双双有意无意的眼睛,她不用特意去看,心里就清清楚楚。

自己在这边担惊受怕,受苦受累,还要苦逼的学习,老庄却在那里游山玩水,还有人侍候,这待遇差距也太大了吧?

杜小鱼越想越郁闷。如果不是郭嘉看得紧,她真想立刻过江,去找老庄的晦气。只要看到老庄那无可奈何的模样,她心里才能平衡一些。

咦,我这是什么心态?我为什么会想起他?杜小鱼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想将老庄的身影甩出去。

但是,那可恶的笑容就像在脑子里生了根,不时的冒出来,冲着她呲牙咧嘴的乐。

“可恶!”杜小鱼用力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杀了你这老贼!”

作者庄不周其他书: 策行三国 三国大航海 神话三国 全能国师 百变国师 曹冲 霸蜀
相关小说:继后守则刺杀穿越者刺杀斯大林1939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刺杀信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