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刺杀男主角章节

第7章 作者的本命技

推荐阅读: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将进酒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宦妃还朝

作者的本命技当然不仅是忽悠。

作品是他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人物也是他塑造出来的,纵使不清楚所有的细节,人物性格总是清楚的。

甘瓌和他的父亲甘宁一样,好勇斗狠,却没什么政治头脑。

当然也可以说,甘宁未必不懂政治,但他不屑于背后搞人的权谋,宁愿在战场上拼杀。

五大都督中,甘宁最好战,走得最远,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倒在战场上。

这和他的性格有关。性格决定命运,这件事本身并没什么稀奇。甚至对甘宁本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带点浪漫色彩的结局。

只不过对其他人来说,这件事成了一个可利用的话题,因此引发了爪哇大议。

老庄当时只是在《尾声》里提了一笔,没有展开,所以细节如何发展,他无从把握,哪些人会兴风作浪,他也不清楚,只能借势而行。

势,他是清楚的,这才是他最大的优势。

至于细节,忽悠别人有难度,忽悠甘瓌还有难度吗?

作为十年老作者,他的成绩虽然惨不忍睹,智商还是在线的,绝不会出现百万大军无后勤作战那样的奇葩情节。

老庄用诚恳的眼神看着甘瓌,一步步地诱导他开动脑筋,猜想可能存在的幕后黑手。

作为京城纨绔圈的一份子,甘瓌虽然和刘禅一样是边缘人,终究要比刘禅了解的情况多一些。没费老庄多少心思,他就逼近了目标,只是脸色也跟着跟着越来越难看。

“怎么了?”老庄循循善诱。

甘瓌的嘴角抽搐着,脸色有点泛白,无力的争辩道:“家父……家父向来不问朝中事务,又没得罪过他们,他们……怎么能这么干,在家父背后捅刀子?”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不共戴天。”老庄含糊其辞的说道。

甘瓌瞥了“刘禅”一眼,转身就走。老庄连忙叫住他。这么好的机会,他可不愿错过。“老甘,你准备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甘瓌气急败坏。

“认怂?”

甘瓌咬着嘴唇,不说话,眼中闪着不甘的光芒,却又有些犹豫。

“想报仇吗?”

甘瓌瞅瞅“刘禅”,语气有所松动。“公嗣,你有办法?”

“办法肯定有,只是不敢保证有用。万一没用,你可别怨我。”

“那当然,那当然。”甘瓌连声说道:“你快说。如果有用,我必有重金相谢。就算没用,我也不怨你。”

“好,一言为定。”老庄举起手。

甘瓌不假思索的举起手,与“刘禅”击掌为誓。“一言为定。若有食言,死全家。”

老庄暗自撇了撇嘴,自动忽略了这句毒誓。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能解脱罪名,甘家的下场也比死全家好不到哪儿去。至于他“刘禅”,全家一共两口人,其中一个还不能算人。

“你仔细想想,谁能镇得住那些人?”

甘瓌眨了半天眼睛,用力地摇摇头。“那些人最喜欢抱团,又能说会道,宫里还有皇后和几位夫人呼应,谁能震得住他们?”

“陛下也不行?”

“陛下……”甘瓌迟疑着,半天没说话,眼里却闪起一丝希冀的光芒。

老庄接着说道:“你真以为这些人是冲着安东大都督来的?才不是呢。他们是冲着陛下开拓四海的方针来的,安东大都督只不过是牺牲品。”

甘瓌目光闪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老庄再接再厉,又浇了一大勺油。“不过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堂堂的安东大都督,他们也敢下黑手。如果不严惩,以后岂不是要对陛下动手?陛下那么英明,自然清楚其中的利害,绝不会坐以待毙。有陛下撑腰,你有什么好怕的?”

“好像是这样。”甘瓌再次点头,用力拍着大腿。“这可是叛逆的大罪啊,要诛连三族的。”

“对啊,诛他们三族,为安东大都督报仇,够不够本,解不解气?”

“就这么干!”甘瓌激动起来,起身又要走。老庄连忙一把拉住他。“你着什么急啊,我还没说完呢。”

“你还没说完?”甘瓌惊讶的看着“刘禅”。

老庄暗自警醒,好像是有点太兴奋了,一开口就习惯性的灌水。不过这件事真不能不说,让甘瓌这么莽撞地去告,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你说有人害安东大都督,有证据吗?”老庄提醒道:“诬告可是要反坐的哦。”

甘瓌眨着眼睛,也愣住了,连忙又坐了回去,一脸讨好地看着“刘禅”。“公嗣,你说,我该怎么办?爪哇远在万里,我就算想去找证据,也来不及啊。”

“所以说,你不能去告,要让陛下觉得其中有问题,主动派人去查。”

甘瓌一头雾水。“你刚才不是也说了,陛下英明,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吗?”

老庄鄙视地看了一眼甘瓌。“可是陛下不能自己说,需要一个由头。”

“什么由头?”

“这样,你别的什么也不要做,回去之后,让你阿母上书请罪。就说安东大都督兵败爪哇,不仅葬送了将士的性命,有损国威,更让人有机会以偏概全,质疑陛下开拓四海的国策,影响甚大。请陛下彻查安东大都督兵败之过,引以为鉴。”

“什么,请陛下查家父?”甘瓌眼睛瞪得溜圆,叫了起来。

“你懂个屁。”老庄忍不住抬手敲了甘瓌一记。“不查,怎么知道有人捣鬼?再说了,爪哇万里,一来一去,没半年不会有结果。结果出来之前,谁敢说这肯定是安东大都督的责任,就是别有用心,欲加之罪,明白吗?再说了,你家都主动请罪了,他们那些正人君子,还好意思痛打落水狗?”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甘瓌连连点头,拱拱手,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眉头微皱。“公嗣,你刚才说谁是落水狗?”

老庄微怔,随即跳了起来。“比喻啊,比喻懂不懂?夫子还说自己是丧家之犬呢,你当一回落水狗怎么了?这件事扳不回来,你可就真成了落水狗了,那些人不拍死你,我跟你姓。”

见“刘禅”理直气壮,甘瓌莫名的弱了几分,讪讪地笑了两声,翻身上马,带着侍从们飞奔而去。

老庄松了一口气,坐了回去。

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站在老庄身后,幽幽地说道:“看不出,你还真能……”

话音未落,老庄突然跳起,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抽得那年轻人眼冒金星,抬腿又是一脚,将年轻人踹倒在地。

“干你娘,能不能别在老子背后突然出现。人吓人,吓死人啊!”

作者庄不周其他书: 策行三国 三国大航海 神话三国 全能国师 百变国师 曹冲 霸蜀
相关小说:继后守则刺杀穿越者刺杀斯大林1939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刺杀信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