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开局赠送天生神力章节

第七百二十九章隐世四族

推荐阅读: 黄金召唤师混在洪武当咸鱼机武风暴铁血残明仙逆邪恶力量红楼之挽天倾国民法医我是剑仙惊悚练习生

紫藤聚居地。

横竖两条大道交叉的中心路口,一座三层高的竹楼伫立于道边。

八分酒楼,作为聚居地内顶级势力,居委会常务主事之一,八方众所开设的酒楼,不少人情愿前去捧场,

加上味道确实不错,平日也无人敢于中闹事,慢慢的,八方楼也成了紫藤聚居地中,最为有名,最为有排面的聚会场所。

此时三楼,即使要求入场者需有宗师境界,往日每到饭点,也座无虚席,如今却是静悄悄的。

十余张横桌摆列其间,各坐有人,一个个气息强悍,仪态非凡,一看便身居高位。

图南一身黑袍,半依在座椅上,坐在正中,端起一杯茶,轻轻吹了吹,也不饮,随后将茶盏放于桌面,环顾四周,

看着那一张张算作熟悉的脸,目光深邃平静。

紫红牛马端午义,虎臂单刀客狄云,飞云破月温萍,迁客松人莫绝……

这些人都出自紫藤聚居地的大型势力,顶级势力,即使在益州江湖也有不斐的名声。

不久前第二次兽乱,太阿山脉势力洗牌,他得林末首肯后,当即快刀斩乱麻,以强硬手段,真正掌控山中各聚居地。

如今轮到紫藤聚居地,他便用了些手段,将一众人聚集于此。

“我的意思很简单,如今太阿山脉越发混乱,想要保全自身,就必须联合起来,

这非是为一己私利,而是愿紫藤聚居地安稳,眼前就是这样。”

图南说着微微正身,扭动脖颈,发出卡察卡察的声音,

话音落下,一片沉默。

场中众人,眼观鼻,鼻观心,不出一言。

“抱歉,血手兄,我来迟了。”就在这时,噔噔噔,上楼声。

楼下,一个身着紫色劲装,长发以红绸带束成朝天辫的童颜壮汉大跨步走了上来,环顾四周,朝上座的图南抱拳,尬声道。

“在聚居地外,碰到了一只不长眼的畜牲在外游荡,费了一些手段才将其解决……抱歉……”他小孩般的面容,满是讨好之色,不住抱拳。

“不长眼的畜牲……”图南面带微笑,理解地点了点头,正色道,

“不知何贵兄碰到的是什么样的畜牲啊?”

他眉头微皱,声音放轻,甚至于屁股都朝前挪动,很是关心的模样。

然而见对方这个模样,何贵却是心头一凛,声音越发讨好:

“碰到的……我碰到的是一只双头银狼,那畜牲大宗师左右实力,而且很聪明,带着一群银狼……不好对付……所以费了些时间……”

“大宗师……呵呵。”图南笑了笑,身子往后靠,头一歪,环顾四周,看了看周遭之人。

“我们平日猎的,杀的,都是真君,都是大真君层次的兽王,

你杀个大宗师左右的银狼王……都要浪费这么多时间,这个实力……”

他再度看了看两旁的温萍,莫绝等人,随后抿嘴摇摇头,眼珠子一转,目光落在身前一脸忐忑的何贵身上,

“你杀个大宗师都这么费劲,你根本没有资格来参加这个会啊!”

“我……我……那狼王带了很多狼,很难……”童颜壮汉还在分辨。

“你迟到了半盏茶时间,就是不重视这个会,就是看不起我们,杀个大宗师都这么费劲,那就是没有能力,

既没有能力,又没有心意……”图南轻拍座椅扶手,下一刻,面色一冷,厉声道:

“滚出去!”

“我……我……”童颜壮汉一愣,喉结滚动,呆若木鸡,看了看四周之人,结果无人回应,

顿时面色惨白,看着前方的图南,在此抱拳躬身:

“血手老大……这……这是我的错,老大后面要是有需要,随时……差遣一声,老何我必……全力以赴!”他涩声道。

图南闻言依旧一言不发,只是摆了摆手。

童颜大汉如释重负,再度抱拳,连拜三次,这才踉跄着走下楼。

场中人面色各异。

图南则眉头舒展,拍了拍手,笑着环顾四周:

“好了,大家应该考虑的差不多了,我话也讲明白,组成的这个联盟,暂时就由我们影楼领头,这样也好保护大家的利益。

至于之后,诸如定价权,摊位费,税收,也由我等统一公平分配。

不知在座各位,谁赞成,谁反对?”

众人再度沉默。

“我反对!”这时,坐在一旁的紫红牛马端午义突然出声,他是八方众的主事人,

“血手,你之前就想加入居委会,好,现在可以,我认,但现在是什么意思?另起炉灶?你拿我们当什么?”

此言一出,在场其余人,尤其是原本居委会势力之人,彻底不作声了。

他们同样有相同的想法,只是碍于后者实力,不愿率先出声,当出头鸟罢了。

一时,一道道视线飞快落在了图南身上。

处于众人焦点位置的图南,却是双手置座椅扶手上,神色平静从容:

“另起炉灶也好,加入居委会也罢,我会尽量保全大家利益。”

“尽量?玩些话术有意思?血手,你真的不要觉得自己能只手遮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事情说个明白,我就是反……”

彭!

话音未落,原本安然坐在一旁的图南身形一闪,瞬息时间不到,居然直接出现在端午义身旁,

随后一巴掌盖在其脸上,将直接拍飞,狠狠砸在中心空地之上。

巨大的声响,犹如平地惊雷,让人在场之人忍不住心头一跳。

“血手!”瘫倒在地上的端午义一个鲤鱼打挺跳起,皮肤瞬间变成紫红色,额头骨骼凸起,目眦欲裂。

然而刚爬起,一只染满黑色咒印的手臂便横亘于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颈,将他提起,

图南低头看着前方的端午义,眼神阴冷。

“我不管你是受谁指使的,你想要搞破坏?那我就……”

他五指用力,黑色咒印符号飞速流转,直接将其压制。

“成全你。”

“杀了我,来!杀了我!杀了我你也要死!嗬嗬嗬!你背后有人,莫不是以为我等背后没人?”端午义狞声道。

“是吗?”图南不怒反笑。

在坐之中,有几人见此顿时眼神交流,缓缓起身。

“这么热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忽地,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一时间众人目光被汇聚于门口,正好见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人影一身黑色袈裟,脖颈挂有大串黑色拳头大的念珠,黑发披肩,

肤色则皮肤无比苍白,甚至给人一种妖异感,与锐利的五官棱角,形成鲜明对比,

再加上魁梧强壮的身材,汇成一股难以言表的观感。

图南看见来人,顿时心中一喜,连忙起身恭敬行礼:

“大人……您……您怎么来了!”他声音有些颤动,上次绿烟聚居地一战…那等恐怖的存在,被林末数击击溃……他算是真正认清了后者的实力。

每每回想当时场景,他都忍不住心潮澎湃!

那是真正无人可挡的强大力量!

“我来找你是为了了解血肉古树的情况,随便看一看这边的事处理的如何了。”林末平静道。

说到这,他视线转动,在在场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我……同意。”这时,号称飞云破月的暗器高手温情忽地开口。

“我也同意。”接着发声的是惯使一手九节丈的迁客松人莫绝。

“我这边也同意。”

“我也同意!”

……

很快,诸如发生了连锁反应,原本不动声色的众人,此时纷纷出声。

林末轻轻点头,目光最后落在图南手下的端午义身上。

后者童孔一缩,已完全凝结成紫红色的皮肤,顿时传来犹如针刺一般的痛感。

血手……大人?

这是这所谓影楼背后之人?

端午义面色迅速变换,面上露出浓烈的讨好笑容:“我……我也同意,方才在下只是想清楚更多细节,因此言语有些过激,还望原谅!

讲白来说,如今这个世道,有人能站出来,是极好的……”

他背后是有人,对方,的确有强大武力,但这不是他的。

因此他敢赌图南不会朝他下死手,却不敢赌后者的大老不会随手将他解决。

林末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朝外走去。

图南转过头朝温情,莫绝等人笑了笑,随后快步跟上前。

楼外十几个黑手楼之人则如潮水般继而挤入三楼。

聚居地内,街道两旁的商铺,十之三四都没有开门。

道上也很少,即使有,也都是行色匆匆。

周围的石屋木屋,有不少挂满白绫,封闭的大门中,隐隐传来细微的哭声。

青石铺砌的大道,还能看到暗红色血迹,以及澹澹的血腥味。

图南与林末一起,走在聚居地中,最为宽阔的大道上。

偶尔路过之人,大多都会与图南恭敬招呼,不过行为举止都极为僵硬,可以看见他们内心的恐惧与不适。

“你这边好像还是有些难处。”林末忽然开口。

图南亦步亦趋,侯在一旁,闻言愣了愣,随后摸了摸头,微微苦笑。

“阵器一破,明面上,各大聚居地所谓的居委会,便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耍些手段,露露实力,还是好搞,

只是大人应当也知晓,山中那几家隐世势力,在这次大兽潮中,虽然也损失不小,但终究还在,

因此他们所扶持的一些势力,虽然不像以前那么嚣张,也在让步,但终究是硬骨头,涉及底线便不会退让。”

林末微微点头,对于那阵器,即使没有兽潮,他其实也计划人为进行破坏。

毕竟阵雾只要还在,聚居地控制权便在那几个势力手中,外来势力很难插足。

至于那几个隐世势力,与益州明面上那几个恐怖实力有联系,本身也有不少高手,加上地头蛇的缘故,自然也有张狂的资本。

当时的他,之所以让图南带人温水煮青蛙,便是顾忌这方面。

只是现在……

“这太阿山脉中,隐世势力有四个,分别是涂山芦氏,药王谷,风灵门,月影宗,这四个隐族在益州,都是能比拟五门七派的大族,大势力,

在界域出现,太阿山脉扩张时,便久居于此,其中有大圣级武豪坐镇。

像这紫藤聚居地的八方众,背后便是月影宗,月影宗之后,隐约为益州三大家,那号称四世三公的印氏……”图南快速解释。

“无事,对于愿意配合我们的,不要太过苛刻,至于一些刺头,该扫清就扫清,早解决早轻松,也能杀鸡儆猴。”

林末轻声说道,倒并不在意这什么隐世四大势力。

如今的他,破入大圣层次,凝聚法相赤明态,达到朝赤明境界后,真正能入眼之人,在益州,也就那几方势力,那一些人,

至于后者,充其量有几个五朝大圣,还不够格和他对杠。

“血肉古树有消息没?”他接着问道。

“有线索了,半月前查到的,不过不确定,这段时间,都在查证,正准备禀告大人。”图南点头,出声回应。

“怎么说?”林末来了兴趣,步伐微滞。

“半月前,太阿山脉靠近重北道的一方山域,有人发现,那出现一片奇异山谷,所有大树,无论品种,皆结有一种异果,

常人服食,能强壮气血,山兽异兽同样如此,以至于围绕了诸多兽类,武夫莫不能进,

那个猎人运气好得到过一枚,据其所言,那片山谷中,便有一株血色大树,其上结有累累赤果。”

“异果……引得兽类齐聚,在重北道那边。”林末若有所思,“那人在哪?”他继续问。

“死了,拿到果子后,突然暴露身形,被群兽围殴,逃回来后,已经去了大半条命,最后来我们这卖情报,想要换救命之物,

换了枚救命地丹,但只苟活了十几日,还是死了。”图南摇头叹息,

“不过留下了张粗糙的堪舆图,最近属下派了数批人负责搜寻,如今负责此事的是血蛇,铁鹰,

铁鹰现在就在这边养伤,我带大人过去。”

“养伤?又受伤了?”林末皱眉。

“先前的伤,还没好全……”图南解释道

相关小说:无限世界神秘之旅[泰坦尼克]真爱永恒[泰坦尼克号]心之所向我在人间摆地摊[美食]八零娇俏农场主仙侠文女配觉醒后神级辅助:从双生器魂开始我制造了末日混制造圈的道道我是神豪打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