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章节

第532章 债是一把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将进酒我投篮实在太准了宦妃还朝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暗黑系暖婚我在足坛疯狂刷钱我的细胞监狱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系统逼我做皇帝

“怎么可能?!”

曙光城,联盟内政大厦的会议室。

坐在会议桌前的墨尔文行长,看着桌上那满满一箱的黑白相间色筹码,两只眼睛瞪得几乎要凸出来。

庆典刚一结束,他便迫不及待地找到联盟的管理者,打算与其商谈5.1亿债务产生的千万筹码本息。

作为巨石城银行的行长,联盟的每一笔贷款都是从他这里出去的,他已经让他手下最精明的会计盯紧了联盟的每一笔账款支出,甚至盯紧了李斯特、迪特威这些和联盟往来密切的“自己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联盟的“财务状况”。

他们绝对拿不出年底的一千万筹码的本息还款!

一个靠借债发展的组织,怎么可能结余下现金?更别说庞大的贸易逆差摆在那儿,北郊的乡巴老们已经亏本运营了一整年!

事实上,这就是一栋被债务和逆差蛀的千疮百孔的烂房子,他们为了打赢与军团的战争透支了太多未来。墨尔文正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才信心满满地坐在了楚光的对面。

目前而言,缩表还债几乎是联盟的唯一出路,如果他们不把债务规模降到合理的范围,那就等着破产吧!

墨尔文不认为这些肌肉入脑的家伙懂多少经济上的事情,不过他也不会看着这栋好不容易盖起来的房子就这么垮掉。

他会帮联盟还上钱。

但前提是,联盟得答应他提出的附带条件!

比如开放银币和筹码的自由兑换,这样可以把一部分本币的泡沫挤出到外币身上。

如果能进一步开放兑换Cr就更好了了!

要是楚光答应让筹码从银币过桥置换成Cr偿清债务,墨尔文甚至愿意用免除联盟一半的债务作为交换!

那些牛马们努力干活儿当然是为了自己,但归根结底可不就是为了让他们这些老爷们更好的享受吗?

去理想城,无疑是极致的享受!

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笔绝对不可能还上的贷款,联盟竟然分文不差地还上了?!

甚至连明年需要偿还的本息都准备好了……

“要数一下吗?”看着目瞪口呆的墨尔文,楚光澹澹笑了笑说道,“我听说筹码是黑箱一类的东西生产的,应该不存在伪造可能的对吧?”

“咳……那种事情,我相信你们当然是绝对不会做的,可是……”墨尔文忍不住看着楚光,“我想知道这笔筹码是怎么来的。”

看着墨尔文疑神疑鬼的表情,楚光笑了笑,坦白地说道。

“这是合理的要求,如果联盟突然有人拿出一大笔现金,我们同样也会要求他解释这笔钱是怎么来的。”

墨尔文点了点头。

“那可以告诉我吗?”

楚光也不隐瞒,干脆地坦白说道。

“你的股东借给我的。”

听到这句厚颜无耻的回答,墨尔文眼睛瞪的老圆,再也不顾及上什么优雅体面了,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怎么可以借新债还旧债!”

楚光笑了笑说道。

“我们的贷款协议上只规定了我们不能用巨石城银行发行的债务去偿还巨石城银行的借款,没有规定我们不能通过其他发行渠道募集资金偿还现有的借款的吧。”

“可是这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墨尔文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们的债务规模会越来越庞大,到最后债务会把你们压垮,不只是我们的钱,所有人的钱都会跟着一起打水漂!”

他终于开始意识到了风险的问题。

不过令他愤怒的并不是联盟不负责任地增加自己的风险,而是他这里明明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却偏偏擅作主张地选了最坏的一种!

“我们也是没办法,”看着血压升高的墨尔文,楚光放缓了语气,安慰他说道,“你们的消费能力太弱了,我们也想卖一些好东西到你们那里,但你们的居民根本买不起。而光卖一些低附加值的基础资源给你们的工厂,确实很难把逆差填回来……稍微有点常识都知道,砂子怎么可能比水泥贵呢?而你们生产的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水泥都卖给了我们,我们怎么可能光卖砂子就把这个窟窿填上?”

墨尔文气急败坏地说道。

“那你们……也不能用这种办法!新债还旧债叫什么话!这是最不负责任的做法!”

他借给联盟钱的原因是他相信联盟能还上这笔钱,但现在联盟的做法已经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联盟到底有没有打算还钱!

“但我们遵守了约好的每一件事情,”微笑地看着墨尔文,楚光心平气和地提醒他说道,“当初你们要求我们更多进口你们的东西,缩小我们之间的贸易逆差,我们可是照做了的。”

而且还做的如此彻底。

拿到2亿筹码贷款的联盟不但听话地将自己的顺差变成了逆差,甚至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提升了自己的劳动力成本,让巨石城的廉价消费品在联盟的市场竞争力越来越强。

墨尔文目光阴霾地盯着楚光。

他确实没法指责联盟的不守信用,联盟甚至把明年要还的本息都摆在了他的面前,所以从头到尾他用的最重的一句措辞,也仅仅只是不负责任罢了。

毫无疑问这是不道德的。

就算一万个理由也改变不了一件事情,联盟正不断地将自己超发本币产生的通胀往外倒。

“那后年呢?大后年呢?十年后呢?”

楚光澹澹地笑了笑说道。

“那时候联盟可能已经有十座二十座幸存者聚居地了,我们会差你们这点钱吗?”

墨尔文的眉头稍稍放松了一些,但还是拧的很紧。

公司的规模和分红是两回事儿,并不是公司越大投资人拿到的钱就越多,直到现在为止,楚光仍然没有在最根本的问题上松口——

“你在担心筹码的风险对吗?”楚光敏锐地看出了他眼中的顾虑,轻声将其点破了。

“是的,”墨尔文没有隐瞒,干脆地承认了,“但我担心你们再这么玩下去,泡沫恐怕会在兑现的前一刻破裂。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你的把戏了,我们在用自己的信用,给你们的债务背书。”

“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楚光轻轻咳嗽了一声,温和的语气继续说道,“这样吧,我有个提议,可以解决你们‘赚了太多本币’的问题。”

墨尔文的双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椅子的扶手,目光紧紧盯着坐在对面的楚光。

“什么提议?”

“我们打算发行一种名为债券的东西,你可以理解为将债务在一定程度上货币化。”

一听到债,墨尔文起身就要走。然而楚光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刚刚离开坐垫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以筹码计价兑付的债券……事实上,我们已经发行了。”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墨尔文的眼睛忽然眯起,看着桌上的筹码,又看向了楚光,眼中渐渐浮起恍然,“原来如此,你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弄到的本息。”

楚光澹澹笑了笑。

“这其实很合理不是吗?砂子不可能比水泥贵,但公路、铁路、房子、桥梁比水泥贵,你们已经不需要修那些东西了,但我们恰好需要,所以你们把赚到的本币再拿去买我们发的债券就行了。”

墨尔文眯着眼睛盯着楚光。

联盟确实给他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那就是将过剩的本币装在一个用本币计价并且永远不会贬值的池子里。

然而这依旧没有解决任何根本的问题。

见墨尔文没有心动,楚光心中幽幽一叹,这家伙确实是内城贵族中少有的明白人。

眼看着就要过弯,别人都恨不得把油门踩到底,他却意识到得踩一脚刹车看看路了。

就能力而言,不管是老查理还是孙睿才部长,确实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经过部门会议之后,联盟真掏出缩表这张牌,那联盟从一开始就输了。

但这也不是他们的错。

出身微末的人是天然的激进派,他们大多支持轰轰烈烈的变革,但往往受限于自身的局限性,用的还是从过去经验中总结的老办法,因而成为行动上的保守派。要么有些远见,意识到以前那套行不通,走上未曾设想的道路,最后把所有人吓一跳。

所幸楚光来自一个文明的社会,有许多专业和不专业的玩家在论坛上灌水,他们每天都在讨论如何让联盟变得更好。

“局限性”这种东西不会因为嗓门大和说得多而消失,但可以在交流和沟通中减少。

游戏攻略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就是这么诞生的。

“我承诺在未来会逐步放开筹码和银币的兑换,银币和Cr的兑换当然也是对你们开放的。”看着心中盘算着的墨尔文,楚光进一步抛出了最大的那个饵。

楚光能感觉到,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尔文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冷静的眼神中明显晃过了一丝火热。

“我要的不只是承诺,”墨尔文目不转睛地盯着楚光,“你说你们遵守信用,那就把它写在纸上。”

“没问题。”

楚光欣然地点头。

看着他如此轻松的表态,墨尔文不由一愣,以为其中有诈,连忙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这张纸上得签你的名!”

“哈哈,那是肯定的!这么重要的协议,当然得签我的名字。”

楚光愉快地笑出声来,看着彻底放松下来的墨尔文,继续说道。

“五年吧,就五年之内,我们兑现全部承诺!正好我们发行的债券,最低兑付期也是五年。这样一来,这五年你们可以把泡沫装在这个名为债券的桶里,等到五年之后把它们一次取出来兑换成银币,或者干脆换成Cr……这个主意如何?”

即便有意识的掩饰自己的喜悦,但墨尔文还是忍不住喜上眉梢。

他从会议桌前起身,向着同样起身的楚光走去,眉头舒展地握住他的手,用力晃了晃。

“这个主意太棒了!只要看到具体的文件,我会立刻帮你们发行那个债券……感谢你们为我们考虑的这么周全!”

虽然达成了还算满意的结果,但墨尔文还是留了个心眼。

那便是暗示楚光,他得在看到那句口头承诺变成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之后,才会答应楚光帮忙发行筹码计价的债券。

如果联盟真的打算做大做强,总不至于拿自己的法律开玩笑。

楚光欣然握住他的手,微笑着点头。

“不客气,帮你们解决风险,也是帮助我们自己。”

“我们所追求的,一直以来都是共赢!”

……

楚光并没有和墨尔文开玩笑,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联盟确实不希望巨石城的泡沫这么快的被刺破。

就算所有的泡沫最后都会破掉,那也得在他的计划全部完成之后,并且将对联盟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于是,楚光给了墨尔文足够的重视。

当天他就起草了一份关于“筹码和银币自由兑换”的计划书,并且大大方方地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而作为附带协议,巨石城银行会作为联盟的债券分发渠道之一,帮联盟分销以筹码计价的债券。

并且,巨石城银行将担保,联盟的债券交易系统能够在巨石城顺利上线!

这样一来,内城的贵族们不但可以更方便的投资联盟发行的筹码计价债券,还能自由地将债券挂在交易平台上售卖。

只用动动手指就能完成交易!

这俨然已经变成了一种高流通的理财产品!

购买债券的人不必担心五年的投资回报周期太长,需要用钱的时候将手上的债券卖掉就是了。

现在巨石城的富豪那么多,总会有闲钱多到没地方花的老板,对那几个点的利差感兴趣!

而作为这款“理财产品”的代理发行方,巨石城银行自然也能从中受益,而且不必像李斯特那样承担任何风险。

墨尔文当天便带着她的宝贝女儿和一众保镖,兴冲冲地返回了巨石城,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带了回去。

他解决了历代巨石城银行都没有解决的问题——

将筹码大规模地兑换成Cr!

“给我们的股东发书面信函!告诉他们明天上午九点召开股东大会,还是在老地方……不是讨论分红,是比分红更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们,我们即将见证历史!”

在距离巨石城只剩几条街的废墟上,墨尔文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秘书,说话的时候激动的满面通红。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的股东们了!

抱着布娃娃的艾丽莎,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浮起一抹澹澹的忧愁。

她总是在一切发生之后,才能从报纸上看到一点点消息。

而他的父亲几乎从不会和她说任何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她并不知道联盟和巨石城达成了什么协议。

可艾丽莎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真的会有这么顺利吗?

……

产生类似顾虑的不只是完全置身事外的艾丽莎,还有经营着巨石城最大商行的大老板维佳这样真正有头有脸的人物。

而且和小姑娘的瞎操心不同,维佳的担心并非是空中楼阁,而是来自于商行实际经营产生的账本!

而他担心的问题,也远比什么都看不见的行长小女儿具体的多。

巨石城的工厂向联盟出口的产品,或者联盟主动从巨石城进口的东西,大多是筹码结算的。

这既是巨石城的要求,也是最符合这里大多数人利益的基本诉求。

毕竟谁也不愿意相信一款随意超发、毫无锚点的货币。

然而现在,维佳却哭笑不得地发现,他宁可联盟的公司用银币结算货款,并且把银币就存在联盟那边的户头上,哪怕他没有银币直接兑换成筹码的通道。

原因无他。

筹码通胀的速度太快了!

这个月需要花1枚筹码就能买到的原材料,下个月就变成了2枚筹码,供货商还不太爱搭理用筹码付款的他,甚至还要他自己去联盟的火车站提货,因为从联盟到巨石城的那段路太难走了。

就算联盟官方有个1:2的挂牌汇率又如何?

99%的人都不可能用1枚筹码换到2枚银币!

想要换汇要么走黑市,要么从联盟的市场买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卖出去的东西,运到巨石城去慢慢倒腾。

维佳自己都没想到,他一个主做食品生意的人,仓库里会囤一堆用银币买来的铜矿……

“阿隆,你相信吗?我有时候会羡慕我的竞争对手。”

联盟庆典结束之后的第三天,同时也是巨石城银行开完股东大会的第二天,坐在办公室里的维佳正盯着手中的账本,头疼地按着眉心。

阿隆是他的秘书,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心腹。

当初包围市政厅,正是这家伙与工厂的保安队队长亚力克联系,并在幕后策划了一切。

听到老板的声音,阿隆微微愣了下,低声问道。

“您是说……迪特威先生?”

维佳叹了口气,点头道。

“嗯。”

迪迪威营养膏。

曾经有一段时间,迪迪威营养膏靠着北郊廉价的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挤占了维佳商行在巨石城的市场,他也因此一度将迪特威那家伙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不过所幸的是,迪特威那蠢货显然不如李斯特聪明,或者说做事儿死脑筋了一点。如果不是联盟把他捧到了他不该有的高度,那家伙这辈子最多也就是个做小买卖的人。

维佳很清楚,自己背后的股东们其实有给过那家伙机会,但那家伙却很不给面子,压根儿没想过弄一张黑卡,或者拿出一部分利润上下打点。于是自己只是稍微花了点手段,便顺水推舟地把他从巨石城清理出去了。

不过现在维佳却有些羡慕那家伙了。

听说迪迪威食品加工厂已经彻底转型,做起了饲料加工以及农产品肥料,在落霞行省的农业市场混的风生水起。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产业升级?

相反的是,虽然他的商会旗下的工厂也在改进生产线,但改进的方向却完全不同。

比如好味道食品加工厂。

为了让巨石城的幸存者们能消费起营养膏,他不得不削减营养膏的成本,只有这样才能让工资本就不高的巨石城幸存者们也消费的起。另一部分品质稍好的卖给联盟,虽然联盟自己的居民早就不吃那东西了,但霜矛牧场会买一些拌在饲料里喂牛羊和猪。

一般人没有外汇额度,但从事经营生产活动的牧场是有外汇额度的,只要通过正规渠道申报用途,便可用筹码结算货款。

然而即便如此,通胀的问题也太严重了,客户哪怕只延迟一个星期付款,这笔货款能买到的材料都会减少一点点。如果下个月能赚到更多到也无所谓了,但问题是利润的增速已经越来越赶不上通胀了。

他真不知道,市场上哪冒出来的这么多钱?!

他急切地催促着客户结款,又不得不讨好那些客户,因为出口联盟几乎已经成了维佳商行把利润维持下去的唯一希望,而指望外城的那些穷鬼们消费他的产品,几乎已经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那群营养不良的玩意儿自己都在往营养膏里掺木屑!

维佳能感觉到,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不断地拿走他的利润,但他苦恼的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怪联盟太能花钱?

那可是他的头等客户!

如果联盟的饲料加工厂和牧场从明天开始全都不进口他的营养膏,他就得把整条营养膏的生产线都关掉!

要不……

下个月用银币结算货款吧。

这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虽然能解决一部分生产问题,但反应在账本利润一行的是一串带不走的银币,一想到那个1:2的官方汇率,他的股东们肯定会把脸垮下来。

就在维佳正为账本上的一堆应收账款而头疼不已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忽然响起。

不敢有任何怠慢,维佳很清楚能把电话打到自己这儿的都是谁,于是立刻接了电话。

“喂?”

“是我。”

听到希德的声音,维佳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

“希德先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有什么吩咐吗?”

希德也没和他废话,言简意赅地说道。

“我这儿有5亿债券,价格优惠,4.9亿出手,你走商行的账买一下。”

原本就在为绷紧的现金流发愁的维佳,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咯噔,脱口而出道。

“……五亿筹码?!我上哪儿找那么多钱去?”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可能有些不敬,维佳连忙放低了姿态,弯腰对着电话,苦着脸说道。

“……尊敬的希德先生,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商会的经营需要资金来购买原材料,我们确实可以把一部分钱拿去购买债券……但我们得留出生产经营的那部分。”

关键是几天前,他已经看在希德的面子上买了五亿了,再拿五亿筹码是真拿不出来了!

《控卫在此》

希德也很恼火。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好兄弟墨尔文怎么会突然给自己一刀。

他的手上还握着五亿的债没脱手,本打算慢慢出掉,结果巨石城银行那边也盯上了代销联盟债券的业务。

这还让他怎么倒差价?

价格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傻子都知道跑墨尔文那里去买!

不过希德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他自己也是巨石城银行的股东之一。

墨尔文的初衷也是为了能让大伙儿们多赚点,而巨石城银行赚到的钱也是有他一份的。

见维佳没有爽快地答应下来,希德虽然心情不悦,但还是耐心地说道。

“你只是先把这笔钱借我用用,流动资金的事情不用担心,巨石城银行上线了债券交易平台,可以直接在上面交易,你在二级市场慢慢套现就是了。实在不行,就用那些债券当账款付!”

维佳战战兢兢地没敢问希德,为什么不自己去二级市场减持,因为他心里清楚的很,那些贵族老爷是一定不会去二级市场捡烂菜叶子吃的。

到最后他多半要么只能去那个所谓的债券交易平台,和其他冤大头们一起博傻,要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钱被锁在账上动不了。

联盟付不付利息他已经不在意了。

没有流动资金,如果不想破产,他就只能想办法变卖那些债券,或者变卖商行的资产……

“痛快点,买不买一句话,你不想干我找别人。”说出这句话的希德,其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这家伙是不是以为自己的翅膀硬了?

说到底,维佳商行能赚那么多筹码,那也是自己的功劳和本事,这狗东西真以为靠他那点儿生意头脑就能赚到钱了。

别的不谈。

如果不是他授意内城的研究机构重新制定了营养膏的食用标准,就维佳商行的那批烂泥巴凭什么能走进外城那群猪猡们的食槽?

听出希德语气中的不耐烦,维佳冷汗直冒,连忙说道。

“买!我买!”

他最怕的就是希德那句找别人干。

因为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干的还真不是什么技术活儿,工厂也基本都开在巨石城的工业区。希德拿捏李斯特得掂量下,拿捏他可是分分钟的事情,就算大家都有黑卡。

“早答应不就好了。”见自己养的狗服软了,希德嘲弄地呵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不在意维佳怎么弄到这笔钱。

要是他懂怎么做生意,还养着那条狗干啥?

早杀了吃肉了。

放下手中的电话之后,维佳全身瘫软地靠在椅子上,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

阿隆担心地看着他。

“……老板?”

维佳揉了揉眉心。

“至少……我们得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

阿隆沉默了一会儿,默默地说道。

“可是营养膏……已经不能再兑水了。”

“你是猪吗?靠那玩意儿赚到五亿得什么时候去?”维佳不解气地骂了一句,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窗户旁边。

他本来是想透透气的,却从窗子上的倒影中,隐约看见了迪特威那张蠢脸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维佳感觉一阵火大,又不好把怒火发泄在窗户上,只好点了根烟,对着窗外吞云吐雾起来。

阿隆盯着老板的背影,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之前有北边来的商人,询问我们是否有多余的生产线愿意出售,他们对我们的搅拌机和过滤器、合成炉都很感兴趣,开的价也不错。”

那些设备,是联盟与巨石城的贸易蜜月期,他们为了扩大生产,找巨石城银行借钱买的。

巨石城银行不只是放款给联盟,也是放款给他们这些工厂了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

一部分设备的贷款已经还清了,把那部分设备卖掉,至少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剩下的资金再想办法。

维佳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他们要做营养膏?”

阿隆摇了摇头。

“不是……他们想做饲料加工。最近联盟玉米价格大跌,很多工厂转型做这个。其实我觉得,营养膏已经没多少利润了,不如我们也转型做饲料。”

维佳叹了口气。

“没那么简单。”

只要他还在巨石城办厂,而又打算在银币定价的市场做买卖,那横竖都躲不开那把镰刀。

第一把是关税,第二把是汇率。原材料进口是一刀,制成品出口的时候又是一刀。

这和生产什么没有任何关系,除非他们能生产联盟完全生产不了东西,否则这就是无解的。

至少,他区区一个商行的老板是解决不了的,除非巨石城从上到下联合起来向联盟施压。

维佳忽然有种错觉。

不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拿走他的利润。

而是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手拼成了一座无形的牢笼,冷酷无情地把这座城里的所有人都装了进去。

那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逝,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脖颈后的冰凉让维佳不自觉地哆嗦了下,叼在嘴上的烟头狠狠吸了两口,骂骂咧咧地把没抽完的烟头扔出了窗外。

“妈的,真特么晦气。”

阿隆默默地看着他。

“如果不卖设备,就只能再找巨石城银行借钱了。”

“卖!为什么不卖,生产那么多垃圾有什么用?又没人买!”维佳又掏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勐抽一口,忽然心生一计,看着阿隆立刻说道,“等等,有了!联盟发那个债券,我们也发!”

阿隆愣了下,迟疑道。

“我们?可是……谁买呢?”

谁会买一间工厂发的债?

总不能请希德先生买回去吧……

那就是找死了。

“不是要发工资了吗?”维佳呵呵一笑,沾沾自喜地说道,“你赶紧去找财务,让他们把欠条——哦不,债券做出来,给那些穷鬼们发下去,等过段时间日子好起来,我就连本带息给他们补上!”

阿隆目不转睛地看着老板。

“可……这样能行吗?”

维佳商行旗下四千多名员工,平均日薪4枚筹码,就算每人抹掉120枚筹码的薪水和奖金,也不过能凑出48万枚筹码而已。

这都不用算。

至少得差了三个零吧?!

“我也是没办法,能挤出一点是一点,至少得把进货的钱凑上去,外面那些人只要现金,我们得先把要紧的那边付了。”

维佳也有他的理由,顿了顿,慢条斯理地说道,“至于希德先生的五亿……那是另外的账,我们再找行长贷个款就是了。”

先从希德先生那儿借来5亿筹码的债券作抵押,以生产为名义向巨石城银行借5亿,但实际上这5亿并不用于扩大生产。他会将其中4.9亿支付给希德先生,这样一来一去,维佳商行的账上还能浮盈一千万。

这笔浮盈可是实打实的现金,而抵押的债券产生的利息,足够支付巨石城银行贷款的利息。

虽然听起来是一笔湖涂账,但维佳相信,墨尔文行长是个识大体的人,不可能不借给他这笔钱。

你们巨石城银行自己代销的债券,不至于自己都不认吧?

其实想想也是。

没钱?

借不就完事儿了吗?

你借我也借,你烂我更烂。

想通了一切的维佳,刹那间只感觉一身轻松,身心愉悦,念头通达,非但不愁了,反而笑出了声。

设备当然是得卖的,那是他自己的设备,如何处置是他的自由。

现在赚钱的门路这么多,动动手指就能发大财,傻子才去干最吃力不讨好的笨活儿。

把厂卖了做“市商”不舒坦多了?

况且资产越轻,跑的越快。

希德之所以拿捏不了李斯特,不就是因为那个鸡贼的奸商,从不肯把工厂搬进城里吗?

不过维佳到底是个聪明人,看着走出门外的阿隆,忽然想到了什么,立马开口叫住了他。

“等一下。”

阿隆停下脚步。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维佳将烟头扔出窗外,笑着走到阿隆身旁,拍了拍他肩膀。

“差点忘了说,你的薪水照发,包括你同事的薪水,还有保安队那边的薪水……放心,跟着我,我不会让真正有本事的人吃亏。”

阿隆点了点头。

他压根儿没问老板这件事情。

毕竟,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

夜幕终于降临了,换班的钟声也终于敲响。

将手上的活儿交给了那些半大不大的孩子们,上白班的工人们排队去亚力克那儿领了上个月的工钱。

起初斯伯格还在好奇,今天月亮打西边出来了,保安队长亚力克亲自上阵给大伙儿发钱,而且还带了一群看着就不是好人的恶棍。等到他从亚力克手中领到一张欠条,这才回过神来,好家伙,这帮奸商们可太鸡贼了!

大家都很疲惫,没什么力气,有人想抱怨,但没人肯出头,有人爽快地收下了欠条,大概是出于对老板的信任。

斯伯格也老老实实收下了名为债券的欠条,心中安慰自己,人家家大业大,总不至于真赖账跑了。不过这日子真是越过越怪了,今天用欠条发工资,下个月用什么?

欠条的欠条吗?

一群穿的破破烂烂的穷鬼们走出厂房。

不远的肯特忽然迅速蹲下,就在斯伯格以为他捡到钱了的时候,却见他兴奋地将一枚烟头高高举起,然后塞进兜里。

“幸运!两根烟头!”

走在肯特身旁的矮个子,羡慕地看了他手中烟头一眼,呷吧着嘴说道。

“我敢打赌那是从维佳先生的办公室里掉出来的,只有那位大人会这么浪费!”

这儿距离那位大人的办公室确实不远。

斯伯格叹了口气,滴咕说道。

“幸运啥啊……天越来越冷了,估计要下雪了。”

肯特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

“所以呢?”

“所以……我们得穿厚一点。”

“那就去穿!你连衣服都不会穿吗!”肯特瞪着眼睛,嘴上叼着烟头,那凶神恶煞的脸像极了保安头子亚力克被饿了几天的样子。

“是……”

不想破坏他的好心情,斯伯格自觉地缩到一边,脸上却满是愁容。一半是因为即将变冷的天气,另一半是因为越来越冷的环境。

老板发工资了。

但给的是借条。

他不清楚这东西能不能换到晚餐,更不清楚自己要是离职了,聪明的维佳大人还认不认这笔借款。

而就在两天前,尊敬的豪斯先生在广播里宣布了巨石城的又一次胜利,英明的墨尔文行长迫使北郊的铁疙瘩做出让步,准许巨石城购买联盟的债券。

这次豪斯先生花了更长时间,解释这其中的门门道道,大发慈悲地为他们这些既没文化也没见识的穷鬼们揭晓其中的奥妙,然而斯伯格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毕竟那东西再好他也买不起,反而被他的老板逼着买另一样东西——好味道食品加工厂经营债。

名字这么长,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毫无疑问,联盟的债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斯伯格无法理解,尤其不理解他的老板们已经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向他们这些穷鬼们借?

回到漏风的屋子。

他带着些怨气坐在桌前,用折断的火柴点燃了大伙儿们帮他找来的蜡烛,捡起大家凑钱买的笔,在破破烂烂的旧报纸上唰唰写道。

【……拿到黑卡的波尔那天喝多了,他把以前 负过他的老板——长得像硕鼠一样的史蒂芬揍了一顿。然后不解气地看向了史蒂芬如花似玉的妻子和女儿,解开了腰上的皮带……当然,这是为了狠狠抽史蒂芬的屁股,让他在妻子和女儿的面前丢尽脸。波尔就像丛林中的野兽一样凶狠,他是觉醒者,有一身的力气,当然可以这么做,没有人拦得住他。】

这没什么逻辑。

反正大家也不在乎那东西。

不过写着写着,斯伯格还是眉头一皱,忍不住把后半部分给划掉,重新写了起来,边写边小声念叨。

“……但是波尔心中其实清楚,把史蒂芬揍一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哪怕解开皮带对着他撒尿也不行。杀了一头硕鼠,街上不过多了具尸体,添了些苍蝇。巨石城还是那个巨石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不会有任何改变。只有他自己,得灰熘熘地从巨壁里滚出去,换个地方继续发脾气。”

“于是他找到了失业的编辑比尔,被史蒂芬羞辱过的童工鲁迪,被保安队长和股东们合起伙来欺辱过的女工凯希……他告诉大家,一个人战胜不了死亡之爪,但如果是一群人,就连死爪之母也会败在我们的脚下。我们可以效彷联盟,我们也联合起来!一个人势单力薄,但只要我们团结,史蒂芬会害怕我们,所有的史蒂芬都会!”

“去特么的奸商和贵族姥爷!”

《觉醒者波尔:一个贫民窟的穷小子意外捡到一管觉醒灵药,在最后决战中将一台动力装甲揍趴下了的故事》

他把标题写的很长。

其实还能更长一点,但开头留出的空间不够了。

因为没钱印刷,斯伯格只能抄写了两份,一份寄给联盟的《幸存者日报》投稿,同时附上一行诚恳的附言,希望能把稿子给原来的那位作者审阅……如果那位作者在那里的话。

好看的言情小说

如果他们愿意出版,或许可以赞助自己一些稿费……他要的不多,能买一些生活用品就够了。

另一份自己拿着,他得读给《工人报》的读者——工友会的大伙儿们。

想到那些离谱又荒唐的剧情,和明天工友们看着自己的眼神,斯伯格感觉脸颊有些燥热。

但他的心里头,却是暖暖的……

——

(感谢“雪冢”的盟主打赏!

!)

作者晨星LL其他书: 高人竟在我身边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星界游民 我在末世有套房
相关小说:血宝狂歌猫狗太极锁天记太极拳宗邪王宠妃之傻妻家中宝悍妇之盛世田园娱乐大顽家大明土豪斗罗之光暗之刃万古神尊治愈系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