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与龙之辩(二合一,求订啊亲们!)

推荐阅读: 将进酒宦妃还朝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投篮实在太准了暗黑系暖婚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

前一天还是晦夜般的瓢泼大雨,雨流狂落,淋得整个世界天地倒置;今天芝加哥这天气又骤然转晴,温度高得让人想脱掉衣服跳到芝加哥河里去降降暑。

好像随着那个叫“夏弥”的女孩的到来,缠绵悱恻又多雨的春天都被匆忙忙的赶走,忽然就夏至。

Hyatt Rency Chicago酒店的套房里,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正播着一部美国的大热卡通电影《飞屋环游记》,七十八岁高龄卡尔和八岁孩子罗素在牵着飞起来的屋子在旅程中互怼,美式幽默充斥整个房间好像是此时世界的背景乐。

路明非正在擦拭自己的观世正宗,阳光透过窗口肆意泼洒进来,被透白的刀锋切割成两个金灿灿的方块。

楚子航正捧着一本牛皮书翻看,这是“炼金化学三级”的参考书,注释《翠玉录》的古籍。

《翠玉录》是本公元前1900年的古书,刻在绿宝石板上,在一座金字塔下的密室中被发现。它被看作炼金术的起源书,作者自称是埃及神话中三位一体的赫耳墨斯神,一共只有十三句,却包含了炼金术的一切真理。

丰满的小熊维尼气球顶在天花板,长长的白绳末端还栓在楚子航手腕上,不知道是忘了取还是不想摘。

这间凯悦旗下五星级的酒店矗立在芝加哥河的河边,推开窗户就可以见到帆白色的游轮在河水中缓缓驶过,船头热情洋溢的黑胖导游正跟一帮外国游客渲染这座城市奠基的黄金岁月。

“师兄,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身上偷偷带了点钱。”路明非贼猫猫地望卫生间的方向望了一眼,压低声音和楚子航说,“五星级酒店我开不起,住个民宿啥的没问题,要不然我搬出去,你单独给师妹做入学辅导?”

卫生间的水声哗啦啦的流,像是世界上最动听悦耳的清泉流响,夏弥正在卫生间里洗浴。

“路明非。”楚子航也低声说,他和这个师弟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有话直说很少直呼路明非的名字,但凡他喊出了这三个字,就代表着他接下来的话会很认真。

“从控制室你提出给新生做入学辅导的时候就很不对劲,指名拉上我,一路上都在问奇怪的问题,偷偷砍断火车轨道让我们无法回学院,又提出自己开房,你到底想做什么?”楚子航严肃地问。

我想让你娶一条母龙为妻?并且让你把这条母龙诱骗到我们阵营充当一个免费的强力打手……路明非心里打着这样的算盘,但这些话在脑子里过过瘾就行了,他当然不可能开这个口。

“我想……”路明非正在飞快的编瞎话呢,水声戛然而止,夏弥洗漱完毕,正好救他一命,不用编造理由来应付师兄了。

“嗯?你们在讨论给我入学辅导的事么?”夏弥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脖颈上还挂着未干的水滴,就像翠玉藤蔓上的露珠。

“我们的对话……你全部都听到啦?”路明非望着出正在擦拭长发的夏弥,心中悚然。

“也不是全部吧,听了个七七八八。”夏弥掏了掏耳朵,“忘了告诉你们,我听力其实挺好的哟。”

的哟……个鬼啊!吓死人个了好不好!

这妞还有这技能?还好自己刚才没有选择和师兄坦言,不然他们现在面对的就不是一只出水芙蓉般的萌妹,而是一头恼羞成怒的母龙!路明非后怕不已。

“咦,师兄还没把气球摘下来么?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小熊维尼啊。”夏弥看着楚子航手腕原封不动的白绳,掩嘴轻笑。

楚子航却对夏弥这番调侃置若罔闻,他只是捧着《翠玉录》译本,嘴里念念有词:“从地升天,又从天而降,获得其上、其下之能力。如此可得世界的荣耀、远离黑暗蒙昧。”

这是牛顿对《翠玉录》的译文,这位科学家本身也是个知名神棍,对炼金术和神学论也推崇无比,在中世纪神学和科学分得不那么清楚,炼金术也算是科学的一类分支。

路明非望了披着浴袍的夏弥一眼,貌美如花肤若凝脂,那香肩滑嫩的好像不管放上什么东西都会滑下去一样,反观楚子航这家伙却对如此娇俏可人的师妹的调侃置若罔闻,啃书不止,活像个心如止水禅定不移的得道老僧!

可能连楚子航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缠着绳子挂着气球的那只手正躲在书本后悄悄的微颤。

“这一段我也读过,有人说它可以翻译成‘太一从大地升入天空,而后重新降落到地面,从而吸收了上界与下界的力量,如此你将拥有整个世界的光荣,远离蒙昧。’”夏弥擦着头发,很自然的接上了楚子航的述论,“要理解这句话的关键在于那个‘太一’,到底指代什么。”

楚子航这才抬头看了夏弥一眼,他原本还以为这个师妹是芬格尔那种不着调的学渣类型,但没想到在她活泼贪玩的外表下,居然还有这么丰富的涵实,他内心深处隐隐约约有点……惊喜?

“可以理解为炼金术中使用的材料,也就是被火焰灼烧的金属或者其他物质。”楚子航继续盯着古籍,不动声色说。

“也可以理解为‘精神’。”夏弥说。

“精神说在1972年之后就没有什么进展了。”

“但是去年精神说又出了新的论文哦。”

路明非听着这俩人对《翠玉录》如火如荼的讨论,他默默地给自己倒了杯开水,没有选择插进话题里。

师兄啊师兄,我费尽心思给你制造共处一室的环境,美女披着浴袍珠玉在前,还找你主动搭话,你却只想着课业和古籍?

但楚子航……就是这么个人啊,路明非在心底唉声叹气,算了吧,聊聊《翠玉录》也挺好的,至少两人找到了共同话题在交流不是么?这也很符合楚子航这人的兴趣爱好,总比待在一起相顾无言只能干瞪眼来的强吧?

“路师兄,你觉得这里的‘太一’代指的是什么?你更赞成物质说还是精神说?”夏弥的目光投了过来。

“呃……”

路明非懵了,你们俩争论就争论,别扯上我啊,就楚子航这性子好不容易能和女生单独聊起来,虽然讨论的是丝毫没有粉红泡泡的纯学术性话题,但怎么也是跨里程碑式的飞跃了!人家苏晓樯柳淼淼陈雯雯哪个能有这种待遇?要知道这家伙性子拗得连近水楼台的苏茜都拿不下!

你倒好,有了机会还要硬生生扯进来一个电灯泡,路明非恨恨的看了夏弥一眼,眼里满是恨铁不成钢。

“嗯?路师兄不是历史系的么?历史系的学生对《翠玉录》这种龙族典籍的残章应该很有研究吧?难不成师兄你是不太爱学习的那种类型么?”夏弥皱着好看的眉毛问道。

她误会了路明非的眼神,以为对方埋怨她为什么要突然提问学术问题。

她已经尽量把措辞换成“不太爱学习”这种隐晦的说法了,而没有直接用“坏学生”这种直白的形容,毕竟是第一次见而且这位路师兄刚请她喝了可乐人挺好的,上来就吐槽人家的成绩会不会不太礼貌?

路明非真的很想狂点头说师妹你猜的没错自己在学校就是一超级学渣平常只知道瞎玩鬼混,对这些学术性话题就好似蛤蟆听经一窍不通……但还没等他开口,楚子航的话就插了进来。

“路明非确实很有研究,他是学院唯一的‘S’级,所有课程都提前修完全门优秀,还辅修了不少旁科。”楚子航放下书本,同样抬头望着路明非,“我也想知道你对这句话的理解。”

见鬼,我不插话尽显低调就是为了不遮掩你的光芒啊师兄,我费尽心机让你和妹子开房是为了让你们把这儿搞成一场小型的学术研讨会么。

你们俩人,我一个都带不动……路明非盯着楚子航,幽怨地腹诽。

“哇……好优秀!完全看不出来诶!”夏弥瞪圆眼睛望着路明非,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那就别藏着掖着了,路师兄,请发表你的看法!”

夏弥一只手提着胸前的浴巾,一只手卷成握话筒状伸在路明非面前,一副学术记者做专访的模样。

“非要二选一的话,我还是比较支持精神说吧。”路明非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耶!”夏弥蹦了起来,朝楚子航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路明非师兄也站在她这边,现在是二比一。

楚子航看着这个性格像男孩的师妹,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事都可以拿来当作比赛这不是小男孩的性格么?至少从小到大楚子航基本上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很少有人会主动和他进行比较,那与自取其辱没什么分别了,进入卡塞尔学院后倒是有一个,恺撒……也确实是个大男孩吧,反正楚子航一直觉得恺撒确实没长大。

“可是我之前交给我导师的报告里,我的观点是‘本我说’。”路明非打断了夏弥的胜利庆祝。

“‘本我说’?”夏弥和楚子航对视一眼,得,现在三个人各执一词,他们分裂成三个派系了。

“怎么解释?”楚子航问向路明非,他看起来对后者提出的这个新名词很感兴趣。

“中世纪《翠玉录》的研究者中曾经有人认为,这是一本假托神名的作品,但是作者‘无限逼近于神’,是‘窃取神的法则’,因为畏惧这种法则被普通人洞悉,所以使用了密语。”路明非看着楚子航说。

“古埃及文中的祭祀体?”

“对,祭祀体只被中世纪的僧侣掌握,公元七世纪阿拉伯文就取代埃及文成为埃及的通用语了,所以祭祀体很难解读,楚师兄你用的牛顿译本可能错误百出……”夏弥补充道,她和路明非击了一掌,以庆贺他们率先联手把楚子航的“物质说”给Pass了。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mimiread.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可是精神说我也不是完全赞同的,如果人类能进化为龙类,她既没有必要也没任何方法能返回人类世界……哪怕她深谙人类世界的法则精通模仿人性与感情,可她仍然无法回归,因为她的骨子里……依然不算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啊。”路明非这段话是看着夏弥说的。

夏弥听得有些沉默,眼底好像有什么隐晦的东西迅速划过,然后她抬起头,与路明非对视着,笑着问:“那她要怎么样才能回归为人呢?”

“这就涉及到我所说的‘本我说’了。”路明非沉声道,“本我升入上界,而自我留在下界,一方掌握龙类的力量,一方保有人类的灵魂……”

路明非突然沉默着低下头,因为他没来由想到了他和路鸣泽……他突然意识到这番话描述的真他们像啊,不是么?

“很有意思的说法。”楚子航一边点头,一边飞快的在本子上记下笔记。

夏弥深深地看了眼路明非,好像对方话里藏着什么能刺入她骨髓的话,她像变了个人似的,从花痴妹变成了阴沉女,心里暗自盘算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么?本我保有人类的灵魂?原来还有这么一条道路么……夏弥眼底金光一闪而逝,心里的知心大姐好像又冒了出头。

然而这种诡异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客房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送餐服务。”门外的人礼貌地轻敲三下房门,然后说道。

“请进。”离门口最近的路明非开了门。

穿着黑色马甲的侍者推着一辆银色的餐车走入,白色的崭新餐布耷拉在上面,侍者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

“楚子航先生预订的,三份菲力牛排,七分熟,三份意大利面,两份黑椒和一份番茄,鲜榨橙汁三倍,外加各位入住套房赠送的水果拼盘,请慢用。”侍者将白布抖开,牛排煎烤过的肉香味瞬间溢满整个房间。

“啊啊啊,最爱你啦,楚师兄!”夏弥兴奋地蹦跳向餐车,差点走光。

在侍者离去之际,这位黑人侍者悄悄地把一张Hyatt酒店的信纸塞到路明非手中。

淡黄色的信封上印着眼熟无比的标志——半朽的世界树。

相关小说:超级系统之1刀99级月夕美人图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全球震惊!你管这叫普通男人?斗罗之你管这叫玩具天煞孤星你是谁我明明只想当龙套回到宋朝当王爷穿越宋朝当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