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三国:我觉醒了数据面板章节

第八十六章 尔曹身与名俱灭(4200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系统逼我做皇帝宦妃还朝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将进酒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暗黑系暖婚我的细胞监狱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好家伙,原来是有一个圣道属性在作祟,难怪这帮文人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听风便是雨。”

望着脑海中的属性面板,潘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神思之际,孔融在太史慈和武安国的掩护下,骑着高头大马,缓缓上前,用那与生俱来、高高在上的姿态,冷笑质问道:“潘凤,你可知我大汉,以何立国?”

“本将自然知道,尊儒术而立,循礼乐而存。”潘凤没有一丝迟疑,脱口而出。

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道便成了国道,上至士大夫诸侯,下至寒窗众生,无不推崇敬仰。

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更遑论拥有现代灵魂的潘凤了。

“好,好得很......”

耳听潘凤回答,孔融微微点头,语气中的威势更甚几分,继续质问道:“既然阁下知道儒教大义,那为何还勾结黄巾,迫害百姓,荼毒社稷!如此作为,莫不是在亵渎大汉传承,蔑视当今天子!”

若是寻常人说这番话,那可能就是个笑话。

但这话倘若是从儒学大家孔融的口中说出,那便是公然揭露潘凤藐视朝纲,将普天之下,古往今来,无数读书人苦苦追求的大义,视若无物。

千百年来,最容易被带节奏的,就是文青,更不必说有圣道属性加持的孔融。

果然,在话音刚落的须臾,那城上的才俊仕子,便开始相互私论起来。

一个淮北仕子愤懑道:“这区区一介武夫,真是猖狂到头了,竟敢如此小觑我辈文士,还敢蔑视礼教儒道,这不是赤裸裸的对当今天子不敬么!”

另一个幽凉才俊,咬牙切齿道:“莫说是他潘凤,就算是当今天子敢如此藐视礼法,也必然会被天下文人千夫所指!勾结黄巾、亵渎朝纲,我辈读书之人,羞与此等莽夫为伍!”

还有一个荆楚诗客,也挽起袖子,朗声笑道:“早就说过,《春江花月夜》是本人早年写的诗作,只是被那潘凤剽窃去了而已,不然这诗中哪来的青云浦,哪来的明月楼。”

......

被孔融这么一带节奏,城楼上立时是暗骂声渐起。

耳听那些微词,潘凤身后那三千原本隶属黄巾的将士,此时此刻,无不双目喷火,刀枪震颤。

简直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上城去,将这帮叽叽喳喳的文人,全部杀个干净。

但当他们看向主帅潘凤时,却发现潘凤是一脸平静,平静得出奇,就像是根本没听到这些流言蜚语似的。

“主公......”郭嘉那漫不经意的俊脸上,也掠起了几丝狐疑惊奇的神色。

他原本以为潘凤之所以坚持要与孔融谈判,是想诱骗孔融出城,然后施展自身的绝世武道,于万军之中取敌首级

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耳听这汪洋泛滥的谩骂,众将士尽皆恼火不已,唯独潘凤一人,无动于衷,他究竟在想什么。

即便智谋高如郭嘉,一时也看不明白,更别说藏在人堆里的糜贞了。

她那一双杏眼里,流转着的,满是困惑之色,总不能潘凤执着要见孔融,为的就是讨一顿骂吧?

孔融的目的就是想激怒潘凤,让他残暴的本性暴露,将他无能狂怒的样子在天下仕子面前揭露无遗。

但他却意外地发现,潘凤不吱声了,态度之平静,竟似沒有丁点怒气。

这让孔融一下子心里有了落差,颇有些不爽。

沉吟片刻,孔融继续大义凛然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本相统领北海军,本就快要平定青州黄巾之乱!却不想你潘凤觊觎青州,与那黄巾勾搭成奸,再将我青州百姓拖入水深火热战乱的之中,如此生灵涂炭,苍生何辜!?”

说着,孔融伸出手指,指向潘凤,痛心疾首地说道:“我青州黎民何辜,要因你一己之私欲而变得家破人亡。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本相为平青州之祸,呕心沥血,夜不能寐,虽道不高却能得天下人相助也!而你潘凤,非但不思为国除贼,相反还勾结黄巾,拥兵自重,你如此卑劣行径,失道寡助,与那披着人皮的禽兽,何异之有?”

字字珠玑,句句诛心。

孔融的话便如一把无形的锋刃,无情地刺进了潘凤身后每个将士的心窝。

说罢,孔融儒袍一挥,昂首挺胸,满脸愤慨地凝视着眼前的敌军战阵。

而在那愤慨的神情中,还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方才那一番话,他已然立于道德的制高点,而将潘凤一脚踩进了深渊的最暗处。

“是啊,此子妄造杀孽,涂炭生灵。还想染指孔北海的青州,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原本以为孔北海只是做做笔下文章,如今与那潘凤一比,方见孔北海的大公无私呐!”

“跟这种莽夫,还有什么可说的,他迟早会受到天下人的唾弃!”

“前有董贼,后有潘贼,真乃大汉之不幸呐,孔北海果真不枉为圣人之后,我辈楷模啊!”

在一片嘈杂的喧嚣声里。

蓦然,起风了。

那东风携裹着城上众多文人那嗤之以鼻的暗骂声,传彻到了旷野之上。

流转在了每个潘军将士的耳畔,听得他们无不拳头紧握,目色厉然。

一个个士卒,无不拳头紧握,指节咔咔作响,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边际,但当他们不约而同看向潘凤时,却惊奇的发现。

潘凤依旧默然不语,甚至还低下了眉头。

潘凤啊潘凤,现在你终于知道,你在本相面前,是多么渺小了吧。

看到潘凤低头沉默,似乎在忏悔一般的神态,孔融脸上的得意之色,终于开始汹涌泛滥。

只见他捋着须髯,高声喝道:“潘贼,你民心丧尽,悖逆礼法,当遭天下万夫所指!”

“如今朗朗乾坤,炽阳高照,你还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还有何颜面与本相谈判罢停戈矛,休战之事?还不赶快领着你身后的贼军,下马受降,杀你污我刀耳!”

孔融这一番洋洋洒洒的话语,瞬间将潘凤推到了天下大义的对立面所在。

“无耻贼军,滚出青州!”

“无耻贼军,滚出青州!”

“无耻贼军,滚出青州!”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城上其余文士才俊,纷纷跟着叫嚣起来。

一时间,谩骂声,狂风骤雨般的朝潘凤大军扑卷而来。

“一个莽夫,一帮绿林,也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也不看看本相的地位,是多么尊贵......”

欣赏着那漫天的谩骂声,孔融心中一边默想着,一边那深陷眼眸中,也掠起了深深的志在必得。

环顾四周,感受着这一声声的谩骂和一张张嘴脸时,武安国和太史慈的脸色上,都掠过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复杂。

因为他们觉得,潘凤还什么都没说,孔融就直接站在制高点,拿出身来压人,这似乎有些不妥,有些仗势凌人。

但碍于局面,他们也就没说什么,只能继续沉吟。

正当孔融以为胜券在握,准备命后方兵马杀出时,潘凤却在数万人的注视下,忽然抬起了头,旋即以一种冷绝若冰的语气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清高,你了不起,我潘凤佩服你......”

“只是天若留你孔北海,这儒道万古将是如长夜漫漫,再无明日......”

此话一出,城下仕子先是微微一怔。

随后便是发出了哄堂般的笑声,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荒谬的笑话那般。

一个只懂上阵动粗的莽夫,竟敢嘲讽孔圣之后。

居然当众质疑入今天下第一儒学大师,还嘲讽孔融给儒道抹黑。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这简直就是无知到了极致!

“此子莫不是魔怔了?居然胆敢质疑当今公认的儒尊孔公。”

“我看他是被孔老逼得狗急跳墙,开始胡言乱语了。”

“此等狂妄之徒,上不知天道,下不承民运,连对儒道最基本的认知都没有,也有脸立于天地之间,还不快快自刎?”

一时间,城楼上的舆论愈发激烈,不少仕子甚至开始直接斥责潘凤的狂妄。

“骂吧......骂吧......”

潘凤却是剑眉如刃,眼神冷峻如冰,横扫那城上千夫所指,却是不起一丝波澜。

“他到底在想什么......”糜贞看向潘凤的眼神中,迷茫之色愈发浓烈。

而听到潘凤这番嘲讽的时候,孔融眼眸一眯,冷笑一声,眼眸中寒芒闪烁,极尽不屑地质问道:“本相身为孔圣之后,习读儒道四十余载,门下桃李近千。念你年轻,不与你计较,你却还敢出言不逊,嘲讽本相?”

紧接着,孔融振臂一挥,话锋厉狠道:“殊不知,天下就因为尔等不学无术,却还嚣张跋扈的野心之徒,才搅得战火四起,烽烟不息!本相为天下苍生呕心沥血,你有何脸面敢质疑老夫?”

东风愈加凛冽,拂动起潘凤的赤色战袍。

潘凤依旧脸色如冰,只淡淡道:“好一个呕心沥血,我问你,你真的懂什么叫儒家大义么?”

见潘凤不卑不亢的同时,还沉稳淡定的继续追问嘲讽。

孔融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高声道:“本相说了,你没有资格来质疑老夫,你莫不是心中理亏,才在此胡搅蛮缠?若是不安,快快下马来降!”

“下马受降!”

“下马受降!”

“下马受降!”

在孔融那一声呵斥的引领下,城上仕子纷纷振臂一挥,又开始叫嚷起来。

一时间,这浩荡的旷野上,充斥着的,满是对潘凤的痛斥怒骂。

有人骂他有眼无珠,有人骂他不识泰山,有人骂他乱臣贼子......

三千黄巾步骑,无不满脸憋屈地望向潘凤,包括糜贞和郭嘉在内。

潘凤一身武艺,横绝天下,当世敌手寥寥无几,何曾被这帮舞文弄墨的书生,这般羞辱过。

他身后那一个个久经沙场,刀锋舔血的男儿,也何曾受过这等指责侮辱。

他们不明白,不明白潘凤为何要忍受如此耻辱。

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让孔融,让这帮臭儒生这般辱骂。

“君子不平则鸣,骂得好,骂得真好啊!”

就在那几万人的中央,潘凤战袍飞扬,在萧瑟的狂风里,豪然回应了他们的怒斥。

骂声渐停,众人都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潘凤。

公然承认他们的辱骂,那他这是准备认错服软了么?

但在下一刻。

潘凤慢慢扬起青龙偃月刀,凛冽的刀锋,横扫满座俊杰才子。

最后他那犀利刀锋,落在身前这位所谓的儒学至尊,孔融的身上。

潘凤冷笑道:“论出身,我的确没有资格质疑你孔北海......”

“但你这不忠不义不仁不孝的臭老儒,还有你们这群自命清高却假仁假义的伪君子,以为搬个孔字放名前,满口夜香都能变成儒道大义了么?可笑!”

fqxsw.org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此话一出,激起一片哗然!

“狂妄,你傲视老夫也就算了,但你岂敢蔑视这满城的天下名士,和流传数百年的儒道学说,你配吗!”孔融勃然大怒,厉然一声大喝。

“太猖狂了,居然敢看不起大汉立国的儒学!”

“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有什么脸指责孔老,有什么脸抨击我辈文士?”

“此人枉活一世,不可开化!”

一声,两声,三声......

风声渐起,雷声涌动,城上的喊骂声也随即愈演愈烈。

“主公,你难道是吃饱了撑的......”

郭嘉握着酒葫芦,眼中的迷茫上升到了极致,他看不懂为何潘凤要公然挑衅孔融,公然挑衅这帮自命清高的文士。

要知道,否定孔融就相当于否定儒道,而否定儒道就是质疑大汉传承。

质疑大汉传承,就是质疑天子,质疑天命!

“哈哈哈哈~”

面对千夫所指,孔融本以为潘凤会羞愧难当,语无伦次。

但他又错了。

在这种情形下,换来的,却是潘凤一声仰天狂笑。

笑声回荡在苍茫的天地间,是那般狂然不羁,那般肆意豪迈。

孔融身形一震,咬牙喝问道:“你笑什么!”

“你问我笑什么?”

潘凤的笑声慢慢停下,只见他那双寒眸里的冷光,竟变得如秋霜刀刃一般犀利。

“那我就告诉你,我笑你号为圣人之后,却做着奸人之事,犯下四大滔天大罪!”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大唐小闲王斗罗之战歌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三国之帝图三国之小君子三国之献帝无双穿越三国之龙霸天下全球领主游戏:百倍人口战宠百倍增幅:开局镇杀兽王黑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