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重生飞扬年代章节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你说什么?人……死了!

推荐阅读: 国民法医仙逆混在洪武当咸鱼惊悚练习生邪恶力量黄金召唤师铁血残明红楼之挽天倾机武风暴我是剑仙

李威在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知道不能搪塞。

也没扭扭捏捏的,直接答道:“是我表弟,我二姨家的,他叫刘金龙,不在咱京城,是辽拧锦洲的,据他说宁锦丽也是锦洲的……”

杜飞静静听他说完,并没有询问更多细节。

而是直接站起身,走到办公桌旁边拿起电话拨出去。

片刻后,那边接通。

杜飞道:“喂,三舅,我小飞,您帮我查两个人,一个叫刘金龙,一个叫宁锦丽。”说着看了一眼李威:“都是锦洲的,刘金龙是古塔区南街街道的,宁锦丽是师范学院66届的……”

这个时候刚到下班的点,杜飞估计陈中原应该还在单位,直接打过去,果然接通了。

陈中原现在是锦洲市局的头头,查这点事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甚至没有问杜飞,为什么人要查这两个人。

当即说了一声‘给我两小时’就放下电话。

李威不知道电话那边是谁,却隐约听见了‘两小时’的字眼,不由暗暗吃一惊。

转又不以为然,心说谁这么大口气,大老远的两小时就能查到锦洲的情况?

但汪大成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暗暗庆幸。

这不是正中下怀了么~

要是换个地方,想查这两个人还真挺麻烦。

偏偏是锦洲,陈中原就在锦洲。

放下电话,杜飞走回来,看了看汪大成,又看看李威,问道:“你俩还没吃饭吧~”

李威没应声,汪大成嘿嘿一笑。

杜飞道:“要是不嫌弃,坐下一起吃一口,我这儿还有两个午餐肉等我切一下。”

这话主要是跟李威说的,毕竟不太熟。

汪大成立即代替李威回答:“那敢情好,你这一说,我还真饿了。”

说话间,拉着李威坐下。

杜飞则去柜子里假装拿出两个午餐肉罐头和一包盐焗的花生米。

坐下来之后,闲聊起来。

李威本来就是敞亮性格,很快就没那么拘谨,尤其喝了两口酒,脸颊微微泛红,开始吧啦吧啦说起来:“杜经理、李厂长,不瞒您二位,当初我表弟找我说这事儿,我就觉着奇怪”

杜飞抬头看向他,接茬儿道:“怎么奇怪?”

李威道:“您想呀,一个东北小城市的姑娘,家里还没什么特殊背景,凭什么到京城来……“

虽然李威没往下说,但在场的都是明白人。

哪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

外地的小姑娘,想到京城来,无非两条路,要么嫁进来,要么考大学考进来。

宁锦丽两种全都不是,全凭找人硬上。

这是什么概念。

户口、工作,拐着弯的找人托关系,单是这个没一千块钱就下不来。

而且花了一千还不一定能成。

在这个年代,什么家庭能随便拿出一千块钱来挥霍?

既然有这样的实力,又为什么一定要来京城?

这些疑点其实不难想到,只不过之前李威不愿意多想罢了。

他就是当个中间人,把宁锦丽介绍给连副厂长,至于别的,少说少问,这是他为人处世的原则。

却没想到,这次却踩到了坑里。

李威嘴上没说,心里却后悔极了。

真要在宁锦丽身上查出什么东西,他肯定得受牵连。

四个人简单吃了几口。

杜飞和李明飞早就吃差不多了,李威虽然饿了,心里挂着事,也吃不下去。

倒是汪大成真饿了,后来开的午餐肉,还有剩的熏鸡大部分进了他嘴里。

并没有等两小时,大概一个多小时,办公室的电话铃忽然响起来。

杜飞过去接起来,立即传来陈中原的声音:“小飞,你记一下……”

一边听着一边拿笔记录一些重要内容。

等陈中原说完了,杜飞不由皱着眉头。

陈中原调查的情况,跟李威说的差不多。

他表弟家是二轻局的,在当地算是有一些能量。

宁锦丽的确是锦洲师范学院的毕业生,但宁锦丽的家庭却对不上。

李威听他表弟说,宁锦丽父母都是老师,从小住在锦洲城里。

但陈中原查出来的却不一样。

根据陈中原的资料,宁锦丽老家是义县牤牛屯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

陈中原直接查档桉,大概率不会出错。

至于李威表弟,是被宁锦丽骗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暂时还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陈中原还查到,在来到京城前,宁锦丽因为品学兼优,毕业后分配到锦洲中学当老师。

刚刚陈中原联络了锦洲中学的校长,了解一些情况。

几个月前宁锦丽一直好好的,谁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辞职到京城去。

根据那位校长的说辞,毫无理由,十分突然。

并且陈中原已经给义县那边打去电话,要求看一看宁锦丽家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不过这个得明天才能有结果。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一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外力,促使宁锦丽离开家来到京城。

这个‘外力’才是关键!

杜飞撂下电话,并没有一丝轻松。

根据陈中原的反馈,愈发可以笃定,宁锦丽有问题。

杜飞当即道:“汪哥,不等了,你现在立即叫人,先把这女的抓起来再说。”

汪大成点点头:“我明白~”

杜飞又看向李威:“李威同志,暂时请你委屈一下,先跟汪哥回去。”

李威连忙道:“杜经理,您太客气了,一点不委屈,我一定配合工作。”

汪大成的效率很高,当即带李威离开。

然而此时杜飞的表情没有一点放松,反而更加阴沉。

李明飞瞧出他的心情,不由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

杜飞摇头:“说不好,总觉着好像漏掉了什么事……”

李明飞道:“别胡思乱想的,等下把人抓了,好好审审,就一姑娘,她能有多大能耐。”

杜飞揉揉太阳穴,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此时按捺住情绪,让自己放松下来,等待消息。

然而,半个小时后,汪大成那边却传来了坏消息。

杜飞手握着电话听筒,不由拔高音调:“你说什么?人……死了!”

电话那头,汪大成郁闷道:“我们来的时候,人已经死透了,没有明显伤口,也没有中毒反应。”说到这里,汪大成顿了一下,稍微压低声音:“暂时怀疑,急病猝死,或者被武术高手用特殊的手法击打要害穴位。”

听他说完,杜飞并没有太惊讶,反而印证了他刚才的担心。

宁锦丽死了,说明对方非常警惕,而且行动力非常强。

发现风声不对,立即动手,断绝后患。

很显然,凶手就是躲在宁锦丽后面的人。

这个人试图通过李明飞接触朱爸。

至于见到朱爸之后想干什么,宁锦丽没有说,应该也不知道。

这个女人充其量就是个工具人罢了,一有风吹草动,就被当成弃子。

也令杜飞警惕起来。

对方为什么这么果断杀死宁锦丽,是因为发现了他们这里的聚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赶巧了?

如果是前者,是不是表明那个人就在附近,某个能够观察到这里的地方。

或者,是跟着李明飞或者李威来到这里的。

想到这里,杜飞的心念一动,立即让附近的乌鸦升空,通过视野同步俯瞰下面。

看看是否有可疑的人。

可惜找了半天仍是一无所获。

而在李明飞看来,就成了杜飞接完电话,坐那闭眼睛待了半天。

杜飞睁开眼睛,乌鸦没发现在他预料中,也没特别沮丧。

如今敌暗我明,连对方是谁,想干什么,都不知道,被牵着鼻子走并不奇怪。

然而,此时杜飞心里却想到了一个人。

正是上回在香江遇到的那位自称是东北张家分支的张大师。

对方也是想通过杜飞,去找朱爸的门路。

甚至抛出了‘长生不死’的诱饵。

双方的套路居然有点像!

“难道是那张大师在自己这里吃瘪,转又另辟蹊径,去找李明飞?”

下一刻,杜飞摇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

虽然那张大师自称是东北张家的,但看他情况应该不常在国内活动。

很可能是当年一起被裹挟到夷州去了。

宁锦丽却是从东北来的……

杜飞想来想去,终究因为信息太少,没法笃定两边真有联系。

然而,杜飞忽又想到另一件事。

如果宁锦丽这次到京城来,是冲着朱爸来的。

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别忘了,朱威现在就在锦洲任职。

为什么不在朱威身上想办法,反而跑到京城来?

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不知道朱威身份,不过可能性不大。

第二,已经试过了,结果失败了。

第三,有两拨人,各自分工,找朱威的另有其人。

想到这里,杜飞不由得心中一凛。

涉及到朱威的安全,令他不得不重视起来,当即抓起电话给朱爸办公室打过去。

李明飞见状一愣,不明白杜飞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反应。

本来他跟杜飞商议,先看看情况,再酌情汇报。

在电话里,跟邓秘书说了要过去。

杜飞撂下听筒,一边拉着李明飞一边往外走:“姐夫,咱们现在就过去,我大哥那边可能有危险!”

相关小说:误入光之国的百特星人成为奥特曼身为假面骑士的我穿梭诸天穿到八十年代成了大佬的白月光青铜殿深空战甲夸那林的奇妙秘典这个明星你看不惯他却干不掉他家族修仙,我能提纯真气飞升从家族修仙开始超级仙帝呼吸都在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