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我能提取副作用章节

第六百五十一章 海外临床邀约,家属的困局

推荐阅读: 机武风暴混在洪武当咸鱼黄金召唤师我是剑仙邪恶力量铁血残明红楼之挽天倾惊悚练习生仙逆国民法医

昆市,三清总部。

就在丁黄二人为人体临床而焦虑之时。

卫康比他们更早一步想到了这个局面。

“指望卫建委尽快做出改变,推进脑死亡立法,这根本不现实。”

“一来影响太大,二来方方面面要协调的关系也太多。”

“只是一个人体临床而已,公司完全没必要着急,又不是等着这个项目救命,大可不必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毕竟华夏文化圈里,民众的普通思维,就是很难接受一个身体温热,心脏还在跳动的亲人已经彻底死亡的事实,更难接受将还有呼吸的亲人推向手术台,去做人体实验。”

“所以就算明确了脑死亡的死亡结果,民众也很难接受,不接受的话也没有什么办法,遗体捐赠确实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事情。”

“同一个文化圈的棒国和樱花国,早都明确立法脑死亡了,民众捐赠遗体的比例也非常之低,远不如西方国家。”

“从这一点看来,不得不承认文化差异确实存在,鹰国那边的人就是要更想得开一点。”

“国内对人体实验的接受度很差,临床研究的数量不少,动辄需要几十个病例,要对这么多脑死亡患者剖心挖肾,很难不让人想歪啊。”

“贸然开展人体临床研究,恐怕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就算以三清的口碑,估计也很难顶住,没准还会成为一段黑历史。难,真是难。”

这样思来想去,留给他的选择就不多了。

“看来只能去海外开展临床,才能达到目的的同时,将三清从道德困境中摘出去了,就算不去鹰国,也可以去其他地方,比如天竺,菲洲等地。”

“我看丁冕提交的报告,人-猪的器官嵌合度最高的只有92%,还会含有一部分猪的细胞,虽然经过基因修饰,导致免疫排斥反应的可能性很低,但生物安全性方面,还是要从长计议。”

“如果海外临床证明了安全有效,这些临床数据在国内也会得到认可,到时候可以直接在国内申请临床一期实验。”

“这样看来,海外临床未尝不是对国内患者的一种保护。”

卫康略作思索,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要不然,干脆直接在承认脑死亡的国家做海外临床,然后拿着数据回国申请临床一期实验吧。”

“国内进度哪怕落后一点也无妨,安全第一,稳妥为上。”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选择哪个国家呢?”

“鹰国?欧罗巴?还是天竺?”

“先试试FDA?我记得鹰国也有一些异种器官移植的研究,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出色的医生也多。”

就在这时,卫康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一看来电显示,顿时笑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想到FDA,就有熟人找上门来。

“亲爱的卫,好久不见,恭喜三清在器官移植领域做出了突破性的成就。”

电话一接通,安德烈熟悉的声音瞬间响起,颇有些急不可耐的感觉。

卫康嘴角翘起,表面上却还维持着云澹风轻:“谢谢你的赞美,这主要是公司员工努力的成果,我这个老板其实没怎么参与,惭愧惭愧。”

安德烈打了个哈哈,按惯例寒暄几句,便迅速直入正题。

“亲爱的卫,请问这个项目进展到哪一步了?人体临床开始了吗?”

“据我所知,异种器官移植要进入人体临床,中间还有一个必须跨越的门槛,那就是脑死亡患者的临床研究吧。”

卫康也没打算隐瞒,人体临床是否获得审批,这种事在官方直接就能查到,内部消息就更不用说了,同行想要了解,非常容易。

他很痛快地就承认了:“这个人体临床还没开始,临床前研究目前遇到了一点问题。”

“你在华夏呆过几年,应该知道脑死亡在这里不被承认,所以要想对脑死亡患者做临床研究,非常困难,光是家长就很难说服,更不用说监管方面了。”

“不过我相信很快就能解决,无非是慢一点罢了,这点时间我并不在乎。”

安德烈听卫康如此坦白,不由心中窃喜,他正是了解到华夏的特殊情况,所以才自告奋勇来做中间人,打算说服卫康将临床研究放在海外进行。

这样一来,三清的临床研究能够顺利进行,而鹰国的患者也能尽快从中受益。

要知道他身后的一些金主,年纪都已经很大了,迫切地想要看到这一成果在现实中落地,越快越好。

毕竟一项技术要想达到成熟可用的地步,前期是需要大量练手的,如果能把应用时间从十年压缩到两三年,那无疑将获得巨大的利益。

至于卫康说自己不在乎时间问题,直接被他视为嘴硬了。

在他心目中,这么重大的项目,三清肯定投入了巨额的研发费用,谁不希望尽快获得回报呢。

因为一些规定卡住了研发进展,肯定是非常焦急的,但是为了面子,就只能说自己不在乎了。

这样的反应非常合理,而他,也正是为此而来。

多年交道打下来,他自认还是非常了解卫康的性格和想法,遇到了困难,对方是不会直接求助外人的,这个时候,就需要他这样的朋友主动出面了。

“华夏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管多么直白,或多或少都有点爱面子。”

想到这里,安德烈微微一笑,露出了胜利在握的神情。

“卫,这么多年,我们的友谊始终深厚无比,作为朋友,看见你遇到困难,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事实上在我们鹰国,脑死亡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梅奥诊所的一个医学团队,就是在脑死亡患者体内植入了一颗猪心,虽然患者没撑下来,但后续的研究却没停过,这方面我们的经验非常丰富。”

“相信我,如果你愿意来鹰国做海外临床,绝对有大把的医院抢着跟你合作,FDA也会一路绿灯,畅行无阻。”

“这方面我们的法规也是非常成熟可靠的,一切以药企的利益为重,噢,应该说是一切以医疗科研的发展为重。”

“所以,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海外临床吗?”

“那肯定了,你们大鹰帝国做人体实验的经验,绝对是举世无双,那都不能用丰富两字来形容了。你们要是敢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卫康心里默默吐槽道。

虽然心中早有决断,但面对安德烈的盛情邀约,他还是装模作样地思索了片刻,做出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

“安德烈,你说得很有道理,我都差点心动了,但是我的下属找到了一个新的办法,就是将猪体内的人肾直接连接脑死亡患者的血管,先做体外透析,看看能撑多久。”

“如果这个办法能够证实安全有效的话,也许可以推动临床研究在国内往前一步。”

“所以我打算先看看结果再做决定,作为我的朋友,你应该能够理解吧。”

安德烈心中一片火热,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作为朋友,我当然会理解并全力支持你的决定。”

“不过,容许我善意地提醒一下,任何事做两手准备也是不错的,你完全可以一边申请国内临床,一边提前做好海外临床的准备,毕竟海外市场也不能放弃,您说呢?”

他这么一说,卫康也就顺水推舟了,笑道:“这是自然,有道理的建议,我肯定会听。”

“一会我就让三清的鹰国分部向FDA递交临床申请。”

安德烈欣喜万分地点了点头:“那太好了,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有什么问题,我随时为您效劳。”

******

与此同时,昆市第一人民医院,ICU病房外。

一名头发斑白的老妇人正哭得死去活来,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旁边一名30岁出头的男子正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耐心劝导。

“妈,爸都这个情况了,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医生都说脑死亡了,那是真的没救了。别哭得太伤心,反而把自己身体给搞垮了。”

说完他给妻子使了个眼色,眼见对方心领神会地扶住了老母亲,便朝着一旁的重症监护科崔主任走了过去。

“崔主任,你看我爸这个情况,能在ICU呆多久?”

崔主任在一旁站了有一会,他也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新鲜的脑死亡患者,为了完成方院长交代的任务,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你爸的诊断书已经出来了,深度昏迷无任何反应,脑干死亡,脑电消失,脑血流停止,确诊为脑死亡,继续治疗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也抢救不回来。”

崔主任斟酌着说道:“当然如果家属想让患者继续呆在ICU,维持着身体状态,也不是不行,就是花费会比较大。”

“我个人建议,家属还是要量力而行,因为大部分脑死亡患者的存活期都在一周左右,很难超过两周,虽然呼吸机能让患者保持呼吸和心跳,时间一久,都会因为血压无法维持,身体机能彻底衰竭而亡。”

男人眉头紧蹙,神情有些烦躁道:“这些话你们医生说了好几遍,我耳朵都听出茧来了,我又不是不知道脑死亡咋回事。”

“问题是我接受,我妈她不接受啊,我一说要拔管,她就跟我闹得要死要活的。”

“妈的老子总不能为了这事背个不孝的罪名,搞得家宅不宁,让我妈恨我一辈子吧。”

崔主任点点头:“家属的情绪,自然也是要考虑到的。”

在ICU久了,他见多了人情冷暖,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因此没有立即劝说对方去做人体实验,而是慢悠悠地等待着。

对方肯定会问起那个最关键的问题,他确信。

果然,男人犹豫着问了起来:“那个,如果我爸在ICU呆着,一直维持着到死,大概要花多少钱?”

崔主任沉吟着开口道:“如果一直呆在ICU,做必要的心肺支持,血压支持,以及营养支持,大概能坚持一周左右,极小可能坚持到两周。”

“每天的药物费用和器械费用,大概将近3万,一周就是20万左右,如果坚持到两周,大概要将近50吧。”

“什么?这么贵?”男人瞬间膛目结舌,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

崔主任耐心解释道:“是这样的,人一旦脑死亡后,就无法自主呼吸了,各种内分泌功能也随之停止,维持身体新陈代谢和器官功能的一些重要激素,比如甲状腺素就不能再分泌了。”

“因此要上EMCO人工肺维持呼吸,还要注射各种药物维持心,肝,肾等重要器官的功能,最后还要注射营养剂。这些器械和药品的费用是相当昂贵的。”

“而且坚持得越久,对药物敏感性越差,后期需要加大药量,可能要翻上两三倍,所以价格也会更贵。”

“其实我觉得撑到两周的希望是比较渺茫,因为大部分脑死亡患者都活不过一星期。”

“对家属来说,基本上就是出一周ICU的钱,让病人走得自然,让自己活得心安。”

“可是,就算在ICU呆一周,20万也太贵了啊,我们家根本负担不起。”

男人喃喃自语道,听了这话,他不但没有感到丝毫安慰,反而更加愁眉不展。

20万的费用,加上之前抢救和治疗花掉的钱,起码要30来万,足够让他倾家荡产了,甚至还要背上一身债务。

这一刻,他万念俱灰,甚至有了彻底放弃的想法。

他不能为了让老父亲多活一周时间,就把整个家毁掉啊。

10万的医疗费已经掏空家底了,万万不能再背上20万的医疗债了。

只不过,男人心中刚冒出这个想法,就回头看了一眼哭成泪人般的老母亲。

“放弃吧”三个字瞬间卡在喉咙里,始终无法说出来。

这时,崔主任善意地提醒道:“你父亲如果有医保的话,可以报销大部分的费用。”

男人茫然地摇摇头:“我们就是普通打工的,我爸是个农民,哪有医保。”

崔主任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长长叹了口气:“那确实是难了。”

“唉,我知道,谢谢主任跟我说这么多,我再考虑一下吧。”

男人心中纠结万分,跟崔主任道谢,他打算一会就跟母亲说清楚,这个钱是真的出不起,只能愧对老父亲多年养育之恩了。

却听崔主任突然说了一句话:“如果家里困难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遗体捐赠?”

“你爸才50多岁,还算年轻……”

话还没说完,就见男人脸色大变。

“崔主任,别说了,这种事打死我也做不出来。”

男人涨红了脸,额头上青筋一根根凸起,一声断喝,立即打断了崔主任的话。

但是崔主任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放慢语速,轻声细语道。

“我很理解你的想法,不过你先听我说完。”

“我说的不是把遗体捐赠给医学院做研究,也不是器官捐赠,而是三清的一项临床研究。”

“你爸会继续呆在ICU,哪儿也不去,我们也不会动他的身体,只是会在腹部和大腿的血管上连接一个外部的人造器官,靠他体内的血供维持个两三天。”

“然后记录下整个过程的身体状况,就完事了。”

“不会对你爸的身体有任何损伤。”

“但是你爸的所有医疗费用,还有呆在ICU维持生命的后续所有费用,他们都会以临床研究的名义报销。”

“你要不考虑一下?”

男人顿时愣住了,一开始听到三清的名字,他的对抗情绪就没有那么激烈了。

后来听完崔主任的所有话,紧绷的心情竟意外地松懈下来。

这个临床研究方案,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不用在老父亲的身体上大动干戈,也不会切除什么器官,只是连接一下血管而已,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最重要的是,能够报销所有医疗费用,还能让父亲呆在ICU自然去世。

这一下,不但缓解了他的经济危机,还彻底解决了他和母亲之间的争执,原本的道德困境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他瞬间心动了,只是还有些犹豫,感觉这事太像天上掉馅饼了,好得让人怀疑会不会是个骗局。

对方不会做完手术就翻脸不认人,直接不给钱了吧?

不过,崔主任随之而来的一句话,彻底打消了他心中的所有疑虑。

“你放心,三清会跟你签署正式的协议,只要你签完字,他们会直接付医药费,从头到尾不用你掏一分钱。”

男人立即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在哪签字?”

崔主任露出了久违的一丝澹澹笑容,右手往前一挥。

“跟我来,去办公室签字。”

相关小说: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捡个师妹是妖帝无敌双宝:娇妻,悔婚无效爱情公寓:我的女友胡一菲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穿越修仙从收集信仰开始长生不死,我以武道证人仙修仙从红楼开始我家师兄太怂了诛天镇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