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京都神隐恋爱物语章节

第三百八十八章 后知后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的细胞监狱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宦妃还朝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暗黑系暖婚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将进酒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站在十五楼的阳台上远眺,四周尽收眼底。

高楼矗立,日光西斜,留下长长的阴影。不远处的琵琶湖一片幽蓝,宛若一面镜子。

“风光真是不错……”

风不断吹来,靠着护栏眺望片刻,宗谷又扭头看了看身旁的桐野茜。

长发乱舞,她也在看他。

视线相接,少女目光一转,又望向前方。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啊。”

“当然是这套公寓。”

“……”

在本屋的带领下,两人已经在这间公寓的各处参观过一遍了。而此时,中介先生贴心地给两人留出商量的空间,独自在客厅里坐着。

“我不知道……我也没租过房子,什么都不懂。”

桐野茜回头望了一眼,透过落地窗,扫视着已经参观过的各个地方,在本屋望过来时又迅速收回视线。

“租金应该很高吧。”

“嗯,说是平成三十年新建的公寓,本身设计得很好,地段也非常不错。”

宗谷转了个身,背靠着护栏,“租金的话,我记得是在四万日元左右。”

“好高啊……”

桐野茜感慨着,又看了他一会儿,“你真的要搬出来吗?”

宗谷没有直接回答:“你希望我留下吗?”

她抿了下唇,扭头望向琵琶湖。

远远望去,看似平静。

她已经下定决心了。

他搬出去住,彼此接触的机会变少,也能让她早点走出来。

“随便你。”

“是吗。”宗谷深深呼吸,又拍了拍护栏,“你在这里再看会儿风景吧,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本屋先生。”

“噢。”

他走进屋里,留她独自待在阳台上。

看着他在本屋先生旁边坐下,桐野茜往右边挪了挪,以便能同时看到开始交谈的两人,又不会引起他们太多的注意。

“在说什么呢……”

阳台风大,落地窗也被他特意拉上了,她能清楚地看见两人脸上的表情,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无非是一些无法直接用肉眼看见的问题,她猜想着。

比如冬天的光照,晚上的噪音,又或者是公寓管理员是否尽责之类的。

至于公寓的租金,中介应该无法决定吧?

“……”

看着谈笑自若的宗谷,桐野茜忽然感觉胸口有些闷。

要搬出去住这件事,他是认真的。

就算没看上这里,他也还是会继续去找下一家。昨天他给她看聊天记录时,在那短暂一瞥中,她看见野间南已经给他推送了好几套公寓的信息。

他们终于要分开了。

而她无法挽留。

因为在另一种意义上,他们已经分开了。

湖风吹来,眼眶变得潮湿。

她都还没有亲口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

只能怪自己察觉得太迟了吗。

可是,他喜欢的人是红子。

即便早早察觉,他就会接受她吗?

如果早点跟宗谷告白……

“……”

拨开纷乱的思绪,桐野茜转过身去,迎着风抹了抹眼眶。

已经没有那种如果了。

现在,他选择了红子。

——而她,也选择了红子。

他刚才还跟中介先生说,要跟女朋友一起住,也就是红子也会搬过来的意思吧。

“同居吗……”

她趴到护栏上,望着十五楼下。

街道上人如蝼蚁,她张开手掌,风从指缝间熘走,什么也抓不住。

“茜。”

过了片刻,隐约听见宗谷在叫自己,桐野茜回过头,只见他跟中介先生握了下手,接着又示意她进去。

看样子是聊完了。

已经决定了吗?

她回到屋里,宗谷什么也没说,拉着她先出去了。

来到电梯前,桐野茜回头看了一会儿,“本屋先生不下去吗。”

“已经看完了房子,他要留下来关门关窗,我们直接走就行了。”

“噢……”

叮——

电梯到了。

两人走进电梯,宗谷按下一楼的按键。

电梯里没有别人,桐野茜望着金属电梯门上倒映的模湖身影,“决定了吗?”

“决定了。”

她咬了咬嘴唇,“哦。”

电梯下坠,身体失重,她的心也有一种悬浮起来、无所归依的感觉。

很快,电梯到了底层。

两人先后走出公寓,宗谷左右望了望,很快发现了中介所说的距离很近的超市。

“外面真热,吃根冰激凌再回去吧。”

“不想吃。”

“为什么?”

桐野茜也不想说话。

他过来拉起她的手,“我请客。”

她挣了挣,没能挣脱,情愿又不情愿地跟了过去。

“别拉着我的手。”

“为什么。”

“这样不合适。”

“不是跟以前一样吗,那时候还是你来拉我手的。”

“……”

桐野茜心里顿时翻涌起一阵懊悔,手上又挣扎起来。

只是没想到,他真的放开了。

“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

“……”

手上一空,桐野茜的心也跟着陷落一块巨大的空缺,原地站住了。

宗谷走出几步才回过头,她别过脸去。

“我不吃了。”

他又走了回来。

“我一个人吃也没什么意思,过来吧。”

他又拉住她的手,任她如何挣扎,走进超市才放开。

“自己挑吧。”宗谷拉开冰柜,“事先说明,我身上没带太多钱。”

“那我要最贵的。”

“你找茬吗。”

桐野茜勐地吸了下鼻子,“我就要最贵的!”

几经挑选,她拿起一支看起来比较贵的冰激凌,宗谷也拿了一支一样的。

“你不是没带多少钱吗?”

“带了卡。”

“……哼。”

桐野茜又将钱包塞回口袋里。

吹着超市的冷气,两人站在门口,吃完手上的冰激凌才出去。

“还是觉得外面好热……”

“车站就在前面,过去就不热了。”

重返大津京站,两人来到站台,等待着回去的电车。

沿着铁轨望向远处,最近的一班电车还有两三分钟才会到站,桐野茜开口道:“从明天开始,就要认真制作我们的社刊了。”

“嗯。”宗谷点了下头。

按照今天会议上制定的进度表,他们要在三天之内,先将那十篇怪谈写出来,再进行校对、排版。

时间有些紧张,好在分工明确,落实起来问题应该不大。

桐野茜停顿了一下,又深深吸气,目光移向天空:“到了明天,我也要重新开始了。”

“……”

宗谷望过去,只能看到她的半边侧脸。

“抛弃过去,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吗。”

桐野茜回过头,脸上挤出微笑:“没错。”

“宗谷,待会儿去我家吧。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不希望被别人打扰。”

就在今天吗。

下定决心,就要付诸行动,她比他预想得还要果断一些。

宗谷也没问她想说什么,点了下头。

“啊,电车来啦。”

挤上从澹高方向过来的电车,宗谷和桐野茜站在车门处,又望了望车厢里面。

没见到红子和朝雾铃,倒是见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A班或者B班的学生。

在他们之中,也有人注意到了从这一站上车的两人,神色各异。

“宗谷不是跟吉川交往了吗,怎么又……”

“诶,那是茜?”

“在大津京站上的车,他们是一起去逛商场了吗。”

两人站在一起,对车厢里的视线也略有察觉,桐野茜推了推宗谷。

他看她一眼,接着往旁边站了一点。

而到了换乘的下一站,傍晚时间,车上人满为患,两人一上车便只能挤在一起。

车门关闭,无所凭依的桐野茜,转身抱住了宗谷的腰。

“不在意别人的视线了吗。”

“都挤成这样了,谁看得见啊。”她低埋着脑袋。

明天就要重新开始,今天是最后一天,这是她最后的一点任性。

桐野茜闭着眼,心里想道。

“等一下,抱得太紧了……”

宗谷感觉有点勒得慌。

“明天就抱不到了。”她低声说道,也没打算让他听清。

他却听得清楚,“别说得我明天就会消失一样。”

“……别废话。别动。”

宗谷没说话,抬起另一只手,也抱住她。

桐野茜沉默着,脑袋埋得更深了。

某一刻,感觉胸前有些潮湿,宗谷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又望向外面。

一站又过一站,从京都汇聚而来的乘客陆续分散,车厢里变得空旷,还空出不少座位。

《控卫在此》

桐野茜埋着脑袋,没有动弹,而他也一直都是她的依靠。

“近湖站——近湖站,到了——”

车内广播在头顶响起,宗谷在她背后拍了拍,“我们到了。”

“嗯。”

桐野茜松开他,眼底湿润,额前的头发一片凌乱。

“头发乱了。”

她胡乱抓了两把,转身下车了。

走出车站好一会儿,她才从刚才的极度消沉与不舍里挣脱出来。

“都这个时间了啊。”

“嗯。肚子饿了吗。”

“还好。”

宗谷扭头看她,“直接去你家吗?”

桐野茜沉默了一下,旋即点头。

“去吧。”

来到石板小路下面,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你走前面。”

宗谷上前,“你不会在路上设置了什么陷阱吧。”

“傻瓜。”她笑了一下,“那是小时候才会做的事情。”

“原来你还真的做过。”

“小孩子做这种事情很正常吧。”

“我就没做过。”

“骗人。”她跟近些,望着他的后背,与他保持着一步距离。

“我可是闻名福利院的好孩子。不说谎,不打架,也从不欺负别人。”

“呜哇,谁信啊……”

桐野茜撇了下嘴,又有些想笑。

“你老是骗我。”

“对不起。”

“……谁要你道歉了。”

“以后不会再骗你了。”

“……”

她抬起视线,盯着他的后脑勺。

今天以后的事情,无所谓了。

“都快到你家了,陷阱还没出现吗。”

“都说了没有了。”

“我不信。”宗谷回过头,对她伸出手,“除非你跟我一起走。”

“……”

桐野茜看了看他,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

“像傻瓜一样。”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我是在说你!……当然,我也是傻瓜。”

她紧握着他的手,“不然,也就不会……”

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

一步一个台阶,两人肩碰着肩,手连接在一起。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桐野家。

“太好了,爸爸妈妈都不在家……”

桐野茜心底松了口气。

都已经下定决心了,她不希望有什么意外来打乱她的计划。

“都这个时间了,已经去店里了吧。”

“嗯。”

“庆子小姐昨天晚上还让我今天过去帮忙,你要一起去吗?”

桐野茜停顿了一下,上前开门,“之后再说吧。”

走进屋里,她刚脱下鞋子,便被他捉住了手腕。

“怎么了?”

她惊讶地回过头,宗谷将她拉近了一些。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等一下。”贴身相对,桐野茜睁大了眼,仰头看着他,“我还没做好准备……”

“那就让我先说。”

“宗谷要说什么……”

宗谷抬起另一只手,包裹着将她双手握在一起,看着她的眼睛。

“我喜欢茜。是男孩子对女孩子、恋爱的那种喜欢。”

“……”

脑海里轰地一响,桐野茜张了张嘴,双腿发软,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是……告白?

为什么他先告白了?

“这是我要说的话……才对……”

宗谷蹲下身来,握起惊慌而又茫然的少女的左手,在手背轻轻一吻。

“抱歉,一直以来都对茜隐瞒着,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

她怔怔地看着他,脸上的茫然与不解变得更多了些。

“茜对我的感情,我也早就感觉到了。”

她对他的感情,他也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

“因为我见过的人和事更多一些吧。”

“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盯着他的脸,“如果早点……”

——不对。

她忽然反应过来。

他喜欢她?

他怎么会喜欢她……红子呢?

“因为那个时候我没想到,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只觉得这段感情还是不要让你察觉到比较好。”

宗谷微微吸气,“只是我比自己以为的要软弱得多。”

他到底在说什么……

桐野茜眼珠直转,目光不离他的面孔,眉头因不解和茫然而紧皱着。

“我喜欢茜,但不只是茜。”

宗谷不再隐瞒,选择对她坦白一切,“红子和铃,还有京子,都是我喜欢的人。”

“……”

桐野茜终于明白了。

他果然喜欢铃,也果然喜欢管原学姐……原来一直以来他对她们的亲密,都是有原因的。

果然很花心……

可他刚才也说,他喜欢她。

“……”

桐野茜不知道自己现在该不该高兴,是该露出笑容,还是不再强忍眼泪。

她喜欢他,他也喜欢她,这样算是没有遗憾了吗?

不,她还没有将心意亲自说出口。

“我喜欢宗谷。”

“嗯。”

“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啊,眼泪果然忍不住了。

“所以……宗谷最后选择的人,是红子吗。”

就让她知晓他隐瞒的全部事情,再让一切都在今天到此为止吧。

“……”

她看着他,他却抿了下唇,垂着眼深深吸气。

“真不想让你看见这样的我。”

“什么……”

宗谷抬起视线,也抬起手,抹去她的眼泪,捧着她的脸。

“我选择得到全部。”

桐野茜茫然地看着他。

“茜还记得自己曾经对未来的打算吗?”

“我想当……救小动物的医生?”

“不是这个。”宗谷看着她的眼睛,“你说,就算以后上大学了,也要跟我和铃还有红子继续生活在一起。”

桐野茜怔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眼睛睁大许多。

“宗谷想……”

“茜现在还是这样打算的吗?”

“我……”她想点头,但又觉得这已是不可能实现的空想,“可是……”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宗谷说道,“我想和茜、红子、铃还有京子继续生活在一起。当然,也不一定非要真的生活在一起,这只是一种形式。”

桐野茜半晌没说话,她对他设想的这种未来有些憧憬,可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我是想跟你们一直在一起,可现在……宗谷说的这种未来,真的有可能实现吗?”

宗谷明白她的困惑,问道:“在茜的设想里,我们是靠什么继续维系在一起的?”

她看了看他。

“是金钱吗,还是理想,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大概是……感情吧。”

“什么感情?”

“大家的友情。”

宗谷捏了下她的手,“茜对我的感情,是友情吗。”

她现在已经明白,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是恋情。”

“既然如此,茜是打算以恋人的身份跟我交往,但同样喜欢我的铃和红子,不仅只能跟我当朋友,还必须得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是吗?”

她咬了咬嘴唇,“是我先来的……”

“是铃先来的,是红子先说喜欢我的,而我先喜欢上的人,是京子。”

“……”

桐野茜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将她双手捧在一起,宗谷低头亲吻。

“但让我留在这里的人是茜,在我逃回人世后,真正地赋予了我自由的人,也还是你——你才是我作出一切选择的开始。”

桐野茜抿紧了唇,“那宗谷为什么没有最先喜欢上我?”

宗谷一怔,然后笑了一下。

“大概是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没什么距离。彼此靠得太近,喜欢总是后知后觉的。”

相关小说:重生之我是一成我在异界提取万物血族恋人神都妖灵录我修道靠瞎练我真的不是恶龙古墓幽魂人鬼恋古墓奇兵洞察万物永恒药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