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四合院:从拯救秦淮茹开始章节

第一百四十四章 堕落的深渊

推荐阅读: 黄金召唤师铁血残明机武风暴我是剑仙混在洪武当咸鱼惊悚练习生国民法医仙逆邪恶力量红楼之挽天倾

看到祁同伟这幅绝望、已经偏激起来的模样。

一时间,何雨柱也没有用什么康慨激昂的响亮口号去劝说祁同伟。

祁同伟的确是很优秀,的确是大学内的风云人物,但是并没有毕业两三年内完成自己的提拔,这本身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正常的情况下就是这样,除非祁同伟开始被人赏识、开始真正提拔任用。

在何雨柱看来,祁同伟的才能早晚可以被人赏识。

如果何雨柱不帮忙,他应该是会蹉跎一些时间,毕竟他大学里面的努力九成都是没有用的,剩下一成也是未必能起到太大作用。

作为一个农村来的学生,即便祁同伟已经很努力地去结识人,但是总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他按部就班工作、不走歪门邪道,那就要剑在鞘中、玉在匣中,等着别人去发现。

这个时间,可能是下个月,也可能是五年十年。

只要何雨柱不干涉、只要祁同伟继续坚持现在的耐心,目前看来就只能等运气了。

而祁同伟最痛苦的是,他只能等运气,他的仇人却是靠着盘外招,走一路顺风的大道。

“这么说来,你不想耐心等下去了?”

何雨柱说道。

“海老师,我再耐心等下去,我怀疑自己会等到绝望,最后会遗憾后悔。”祁同伟说道,“我现在工作、生活很劳累很幸苦,但是只要还有希望,我就愿意秉持您的教诲。”

“但是,目前看来,我似乎会绝望。”

何雨柱微微点头:“这件事,不能说你的考虑有错。”

“毕竟有时候,有些人就是可能十年、二十年都要看着敌人春风得意;直到三四十年后,才终于找到机会复仇。”

“你显然不会这样,而我也不应该让你落到同样的境地——那样我简直是故意折磨你了。”

“简而言之,你现在工作开局不利,而你的敌人工作开局十分顺利,于是你坐不住了熬不住了;你不知道自己还要做科员多少时间,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五年。”

“你也不知道,你自己的仇人,会得意多少年才会落魄。”

“你这辈子有没有可能压过仇人,报复他,出一口心头的恶气。”

祁同伟听着,不断点头。

没错,就是这样!如果他努力工作、安心忍耐,始终提拔速度比不上那个男的,那么对于他祁同伟来说,就等于是在当初的羞辱之外,又多了一层憋屈窝囊。

一想到这种恶心、可怕的现实,祁同伟就想要拿起刀来,找到那狗男女来一个痛快。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羞辱我祁同伟,不付出代价!

祁同伟宁可跟他们同归于尽,也不会苟延残喘。

这就是他的偏激,这也是他的烈性。

“事已至此,看来我还真的插手稍微干涉一下。”何雨柱说道,“毕竟你是听了我的教诲,安心忍耐,认真工作,才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不是听了我的教诲,而是你自己把事情搞砸,我倒是可以置身事外了。”

祁同伟听到何雨柱这么说,炸了的心态终于渐渐恢复平静。

“海老师您这样说,我至少可以接受。”

“说句不知好歹的话,如果没有您的教诲,我当初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干出什么事情来;有了您的教诲,我现在勉强让自己耐心下来,但是又开始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在校园内完成自己的报复。”

“我感觉自己距离报仇,真的是越来越远了。”

“这样的未来,我不能接受,我受的屈辱,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何雨柱微微颔首:“宁可毁了你自己,也要毁了他们两个?还是说,你要成就自己的同时,毁了他们两个?”

祁同伟苦笑一声:“我现在哪一个选择都没有用,我已经很难再去毁掉他们了,除非我直接去动手。”

何雨柱平静地看着他,摇头:“你又开始偏激和狭隘了。”

“我既然说要插手了,那当然是有办法的。”

“我愿意听您的办法!”祁同伟急切地说道。

“第一个办法,举报他,你自己当个好人。”

“金凤在工作上跟你没有可比性,未来跟你也没有可比性,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金凤;你只需要拿着我给你的情报,举报那个男的为什么提拔升职,和什么人具体有关系,把这个男的前途一下子压住、毁掉,也就可以了。”

祁同伟心动不已,看向何雨柱,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我想选这个。

“第二个办法,你去找你的高老师,他现在地位在你们体系中相当不错,提拔你一下,对他来说并不难。到时候你也就自然而然地压过那一对狗男女。”

“最后收拾他们、出一口恶气也就不难了。”

何雨柱说完,看向祁同伟,

祁同伟心说,这个方法也可以,就是不如第一个方法那样立竿见影。

心里越发冷静之后,祁同伟也开始对比这两个方法的优点和缺点。

第一个方法,效果可以立竿见影,但是危险也是立竿见影。

没有海老师保护,他得罪那个男的不要紧,最主要的是得罪提拔那个男的背后的人,祁同伟需要冒险。

第二个方法,讨好高老师、耐心获得提拔的确是不难,但是时间真的是太长了。

当然,除了这两种方法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许大茂一开始想的,和那对狗男女同归于尽。

如果海老师肯出手,直接派人要了狗男女的命,那当然也很好——但是海老师必然不肯这么做,他好端端的,跟自己无亲无故,凭什么弄出来两条人命?

祁同伟犹豫再三,对何雨柱问道:“我可不可以,拿着您给我的情报,先去打报告试试?又或者一边打报告,一边去拜访高老师?”

何雨柱微微摇头:“两件事一起做,你的不仅得不到两件事的优点,还只会得到两件事的缺点,最好不要这么乱来一气。”

祁同伟听明白了。

他沉吟着,考虑着,最后看向何雨柱:“高老师我也接触过,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并不会轻易交心;他会不会将我拒之门外?”

“不会,他现在正在求贤若渴,需要可信的手下。”何雨柱说道,“你作为汉东大学的学生,天生就能够得到他的信任。”

祁同伟恍然点点头:“那我就选择第二个方法,去拜访高老师!”

何雨柱点点头,提醒祁同伟:“投入麾下可以,如果别人做错了事,你可千万不要同流合污。”

祁同伟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获得海老师的指点后,祁同伟连休息都顾不上,马不停蹄拜访了高老师,高老师不在家,祁同伟也不气馁,就如同一个普通拜见老师的学生一样,放下礼品跟吴慧芬寒暄两句后便离去。

又过了两天后,祁同伟准备好自己的最佳精神面貌,终于见到了高老师。

客气委婉地表达了自己愿意跟随老师,唯老师马首是瞻的想法后,祁同伟看向高育良。

高老师微笑一下:“按道理来说,同伟,你的学习成绩和工作能力,再加上汉东大学大学生的学历含金量,你今年就已经可以提升一下了。”

“这算得上稳扎稳打。”

“可能……另有什么考虑吧。”祁同伟神情失落地说道。

“不妨事,我帮你问一问。”

高老师微笑着说道,此刻他还有点文人风骨,内心有点瞧不上祁同伟这种上门讨好的人。

不过他性子里面,温和圆滑的一面,令他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况且,祁同伟的确优秀,而他也的确需要人,需要可靠的、亲手提拔的人。

祁同伟立刻激动地站起来:“高老师,多谢您!”

“谢什么?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能够稍微援手一下的,自然不会吝啬。”高老师说道。

祁同伟感慨万千,称赞感谢高老师之后,又说道。

“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那就是来汉东大学上学!认识了这么多同学和老师,对我照顾有加。”

“尤其是高老师您,和海老师一样,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高老师听到这话,心里面有点诧异。

“海老师?你是说泛海集团那位海董事,花花公子?他也帮过你不少?”

“是啊,海老师帮助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祁同伟将海昆帮助贫困学生勤工俭学,解决生活、学习等各方面问题都说出来。

高老师吃惊不小:“这些事情我是隐约有所耳闻,没想到海老师做的居然是真的;除了好色之外,这位海董事为人之处还是可圈可点的!”

吴慧芬心里满是自豪,端着果盘笑着过来插话:“海老师的确是个很不错的人!”

祁同伟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果盘。

“吴老师,您快坐下说话,不用这么忙碌。”

“我就是来拜访一下您二位老师,高老师的专业课,吴老师的历史课我都是记忆深刻,真的是学术水平在国内都属于顶尖的。”

高老师和吴老师都哈哈大笑。

“净是说好话,哪有这样的水平?”

祁同伟恭维着,高老师和吴老师跟他谈笑一番,祁同伟这才告辞。

过了一周之后,祁同伟升职。

他终于再度看到了希望,与此同时,他也投入了高老师的麾下。

匆匆忙忙,又是一年多时间过去。

祁同伟的工作职位有了变化,跟着高老师平级调动,到了吕州市。

吕州市另一位领导,正是李佳佳的父亲。

他们搭档,颇为不融洽。

李佳佳父亲外表为鲁莽干将,什么都不怕,总是把高老师弄得下不来台。

高老师虽然城府深,但是哪能斗得过这么一个老油条、冷酷无比的不粘锅?因此颇为被动。

但是这些跟祁同伟都没有关系,高老师过的不顺心,就越发需要亲信,接下来的时间他就要被提拔重用,真正成为干部身份了。

这一步鲤鱼跃龙门,祁同伟期待已久。

等他跟着高老师再回京州市的时候,复仇便可开始了。

只是,可能需要六七年时间,到时候海老师都未必在汉东省了。

就是不知道,亲爱的乡亲们会不会再一窝蜂前来让他帮忙——祁同伟想想,都感觉有点头皮发麻。

这一年,泛海集团的电器在整个东亚区域销售的都不错,对国内来说,彩电、电脑等高端电器,还不是普通家庭能够用得起的。

汉东省经销商赵小惠足足赚了三千万,发财之后,她欢喜不已,真是全心全意地伺候何雨柱多次,并且真的想要跟何雨柱好,还想生孩子。

她随后才知道,“海昆”的孩子不是她想要不想要的问题,而是海昆根本就不给的问题。

这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侯亮平工作顺利,平平常常。

陈海工作在岩台区穷乡僻壤,脚踏实地,虽然被人称赞,但显然并没有机会调离。

高芳芳开始深入学习生物学方面知识,然后,放弃了。

她本就不是学霸。

高老师本来还考虑,是不是应该让高芳芳相亲结婚了,但是吴慧芬和高芳芳都反对,他也只好放弃。

钟小艾工作在京州市,每天下班都跟女主人似的回到何雨柱住处,几乎是每天都和何雨柱、已经辞职的陈阳见面,当然还有一对双胞胎小女仆高小琴、高小凤。

一开始,钟小艾忍不住还嘲讽陈阳两句。

后来被何雨柱重磅出击,教训之后,钟小艾和陈阳的对话就变成了互相损几句,不敢真的过线挑衅。

她们都知道,谁过了线,是要被吊起来,当空中飞人的。

那滋味,可是难受极了,尤其是别人还会围观。

不仅仅是梁路或高芳芳或陈阳等人看,甚至高小琴、高小凤现在都会端着红酒、饮料、牛奶等东西,进入卧室伺候。

因此被吊起来的羞耻感,着实谁都不想承受。

这一天,吴慧芬迎来了一个沉着脸的客人。

面目身形,有七八分跟吴慧芬相近、陆亦可的妈妈吴女士。

吴女士一进门,就把手里面的包砸向吴慧芬。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你们家老高才去吕州市多久,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儿?”

“你简直堕落了你!再往前一步,那就是万丈深渊!”

相关小说:三国: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汉室从全能UP主开始这个up主太过正经每个世界苏一遍巫术与机械之歌我神医身份被未婚妻曝光了我的未婚妻千娇百媚我的脑回路不正常未婚妻科工狂人都市神级炼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