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章节

第六二一章 两道视线,三方反应

推荐阅读: 仙逆红楼之挽天倾机武风暴惊悚练习生铁血残明我是剑仙国民法医黄金召唤师混在洪武当咸鱼邪恶力量

某个莫名空间。

一个黑光人影指着眼前的窗口画面中的龙圣,哈哈大笑道:

“哈哈……刚睡醒就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哈哈……龙,这个又怂又装的家伙,就是你的容器吧?哈哈……什么因果牵连,不就是害怕那个变数,想要赶紧有几个圣人复活和他做伴,分担压力吗?竟然说的这么清心脱俗……哈哈……真是一个人才啊,哈哈……”

一个白光人影随口回怼了一句:

“总比谁都发现了你容器的身份,千方百计的阻止他复活强。”

黑光人影满是无奈的说道:

“咳咳……龙,你这样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

白光人影眼中充满恨意瞪了对方一眼的低吼道:

“哼,谁和你是朋友,吾恨不得你一直沉睡,永远不会苏醒。”

黑光人影却浑然不在意的用充满回忆的语气嘿嘿怪笑着感叹道:

“嘿嘿,龙,我就是喜欢你恨不得杀死我,但是无能为力的模样,这让我想起了我们还是神兽时的日子,那段日子,真是,让人怀念啊。”

白光人影一阵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开口道:

“这个提前让人族凝聚种族大道的变数,如何处理?”

黑光人影走到窗口前,随手点了两下,瞥了一眼满屏的绿光:“啧啧,好强的污染啊!”

随后又随手划动了两下,看着整个世界夹杂的点点绿光,摇了摇头道:“这家伙,还真是满世界跑,这是要污染整个世界的节奏吗?”

最后将屏幕的画面定格在中原上空,看着满屏深绿色的屏幕直摇头:“这个我们曾经布局的中原地区,污染最为严重,我们之前的布置,全白搭了。”

最后再次在窗口画面上点了两下,画面中的绿光消失,出现了正常肉眼看到的中原的模样。

“不过,这个变数将人族发展的倒是很好,为我们后面的事,省了不少的工夫。”

白光人影冷哼一声道:“就算没有这个变数,也废不了什么工夫。”

黑光人影笑着说道:“能省些事,不是最好吗?”

黑光人影打了一个哈欠道:“至于处理,这个变数已经成了气候,现在处理起来太麻烦了,还是等最后收尾的时刻,一起处理吧。”

白光人影冷哼一声道:“你就不怕这个变数,把吾等的计划弄乱了?”

黑光人影闻言,好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谈似的,哈哈大笑道:“若是他真的有这个本事,那我还真是高看他两眼呢。哈哈……”

说着,不再理会白光人影,打着哈欠,冲白光人影摆了摆手道:“不行,太困了,我再睡会儿,等时间到了,再叫醒我。”

说着,黑光人影的身影越来越澹,快消失的时候还不满的都囔了一句。

“你这家伙,精力真是好啊,这么早就醒了,不困吗?”

说完,黑光人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白光人影紧紧握着拳头,望着对黑光人影消失的方向,愤怒的低吼道:“这个爱说风凉话的家伙,吾为下个纪元布置的人族容器提前一个纪元苏醒了,吾能不醒来看一眼吗?”

白光人影最后瞥了一眼中原人族繁华的影像,冷哼一声,随手一挥,窗口消失了。

“不过,猿有一句没有说错,人族的潜力这么快被挖掘出来,倒的确省了吾不少工夫。”

说完,白光人影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

等窗口消失时,秦翌若有所觉的抬头看了一眼东方的天空。

“这个感觉是……”

那个幕后黑手吗?

秦翌眼眸低垂,一边凋刻着手中木凋,一边呢喃道:“终于发现我了吗?呵呵,可惜,已经晚了,只差最后一步,我就可以站到和你们一样的高度了。”

秦翌视线中出现游戏面板的界面,看了一眼第三个任务,守护人族,摇了摇头。

“不急,不急,慢慢来,守护人族任务,还没有完成,等完成这个任务,我就可以完美的晋级了。”

想到这里,秦翌手中动作,为之一滞:“到时……”

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就另说了。

……

九千丈高空之上,云雾深入和整个中原差不多大的悬空岛上,中央大殿之中,坐在王座上的金发金眸少年,低头看了一眼中原那道冲天而起的人族大道:“还真的让人族给起来了,呵呵,有趣!”

站在王座旁边的一个长着鹰钩鼻的老者,皱着眉,低头看了中原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皇,就这么放任人族这么逍遥下去吗?”

金发金眸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摆了摆手道:“这不是挺好的吗?说不定,对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助力呢。相比较于我们,那些将浊灵之地当成他们自家地盘的妖魔只会更急,而且……”

金发金眸少年心中补充了一句。

“说不定,这个变数,可以影响到龙神那个总喜欢躲在幕后搞事的阴险的家伙的布置,也说不定。”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值得期待不是吗?

到了他这个境界,还有多少值得期待的事呢?

金发金眸的少年,转头看向鹰钩鼻老者,凝重的说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妖魔战场,那是我们唯一的生机,若是不能赢下妖魔战场,一旦魔界降临,你应该明白,我们妖族,会是什么下场?”

说到这个,鹰钩鼻老者立刻移开了视线,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黑洞,郑重的点了点头道:“皇,我明白。”

不过,鹰钩鼻老者脸上还是有些犹豫,迟疑道:“皇,真的要,将那个消息,公之于众吗?万一……我们岂不是还没决战就输了。”

金发金眸的少年用自信的笑容说道:“鹰老,要相信我们妖族,他们绝对不会被这个消息打垮的,相反,只要公之于众,让所有的妖族明白当下的情景,我们才能万众一心,赢下妖魔战场。”

鹰勾魔老者还是不放心。

“皇,当下我们占据上风,自然没有问题,但是,万一战局受挫……”

金发金眸少年哈哈大笑着摆了摆手,自信道:“之前,我们不用全力,就占据上风,现在我们用尽全力,怎么可能反而处于下风?我就是要在魔界降临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取得胜利,鹰老,你要明白,越早取得胜利,我们的时间,就越充分。”

鹰钩鼻老者还是不安的说道:“魔族之前绝对也没有施展全力,现在提前决战,他们一旦施展全力,我们的胜负依然在两可之间。”

说到这里,鹰钩鼻老者小心翼翼的四下张望了一眼,看到大殿中没有外人,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皇,那个秘境,真的,不行吗?”

金发金眸少年无奈的看了鹰钩鼻老者一眼,摇了摇头道:“自然是真的,若是躲到秘境就可以避开的话,本座现在也不会死磕妖魔战场了。”

说到这里,金发金眸少年不知想到了什么,唏嘘道:“你们啊,就放弃空上不切实际的幻想吧,它们当年就是失败者,怎么可能有办法帮我们偷渡过去?”

鹰钩鼻老者眼中依然心存侥幸,不过害怕被金发金眸少年发现,赶紧低下头,将视线藏了起来,恭敬的以右手抚胸,左后抚腰回答道:“是,皇,遵从您的意志。”

鹰钩鼻老者行礼之后,就退出了大殿。

金发金眸少年坐在王座之上,看着离开的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我又做了无用功啊。”

显然,刚才他的一番话,并没有打消对方心中的侥幸。

金发金眸少年,摇了摇头道:“算了,该说的都说了,他们不信,有什么办法呢?就对当年养育之恩的回报吧,这么些年下来,当年的养育之恩,回报的差不多了吧,接下来,再让他们去死,应该没有人再反对了吧?嘿嘿……”

……

鹰钩鼻老者一回到家,就被三十几个老者围在了中央。

“鹰,怎么样?皇怎么说?”

鹰钩鼻老者摇了摇头道:“还是公开的那套说辞。”

一个老者不甘的道:“连对人这个老祖宗都是这个套说辞,难道,真的不行?”

鹰钩鼻老者冷哼一声道:“自他当上了妖皇,对我这个老祖宗的态度,你们也是知道的,虽然恭敬有余,但是要说多亲近,那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本座认为,此事,还是按我们的原计划进行吧,只是,力度小一些即可,总归,是条退路。”

其它老者相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认同了鹰钩鼻老者的说法。

其中一个老者,迟疑着问道:“既然我们已经有退路了,那个妖魔计划,是不是可以……不执行了?”

鹰钩鼻老者冷哼一声道:“虽然我不喜欢皇,不过皇那个人还是很有诚信的,我相信他没有骗我,我之所以依然心存侥幸,不过是觉得,皇太过自负,连神魔之事都敢如此断言,有失准确,不过,这条后路的确风险很大,我们必须有其它的后路,否则,我们岂不是连灵植一脉、蛊虫一脉和鬼神一脉都不如吗?”

其中一个老者迟疑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和他们一同商量的,毕竟他们有经验。”

鹰钩鼻老者嗤笑一声:“我们的处境不一样,你凭什么认为,他们会和我们站在同一个立场,为我们出谋划策?怎么,当年如何迫害他们三族的事,才过去几万年,这么快就忘了吗?当年可是因为我们逼迫他们转移领地,差点让三族灭族啊。这样的大仇,他们出的主意,你们敢信?就算是真的,他们种族特殊,你确定,我们其它妖族也可以用?还是省省心吧,别因为你的疏忽,把我们的计划泄露了出去,你们可别忘了,皇对这件事,可是看得很紧的,一旦被发现……呵呵,后果是什么,不用本座说了吧?”

大殿中所有的老者,一阵沉默。

终于有一个老者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孤注一掷,不给自己留一点儿后跟,何至于此?”

鹰钩鼻老者不知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冷哼一声道:“年轻人,年轻气盛,自负轻狂,可以理解。”

终于有一个老者,叹了口气,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唉,若是皇可以站在我们这一边,为我们出谋划策,那该多好啊。”

可惜,皇选择了另一条和他们完全悖离的道路。

鹰钩鼻老者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冷哼一声道:“好了,抛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吧,我们最后,还是要靠自己。”

说完,鹰钩鼻老者一脸严肃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道:“事关各族存续,请诸位尽心尽力,切勿疏忽懈怠。”

……

秦翌的动作为之一滞,抬头看向西方的天空,挑了一下眉。

“这个来自九天之上的视线是……妖皇?”

感知着那道视线中隐藏的些许期待,秦翌连连摇头,啧啧称奇道:“果然,能够站在此界最顶点的人,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

显然,妖皇也察觉到幕后黑手的存在了。

“他的意思是,让我牵制住幕后黑手……”

秦翌笑着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凋刻手中的木头。

“两不相扰,正合我意……那就看看我们,谁的手段高超,笑到最后吧。”

……

九幽之下,魔界之中,最低层的深渊之中,一个赤发赤眸的少年,站在一个犹如黑洞般的湖面前,看着湖面中折射出的妖魔战场的画面。

一个全身是刀疤的大汉,站在少年的身后,嗡声嗡气的道:“皇,魔界所有不服您的人,都已经送到妖魔战场了,现在整个魔界,都是忠于您的士兵。”

赤发赤眸少年转头看了大汉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终于在决战之前完成了清洗,现在,我们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全力备战了。”

说到这里,赤发赤眸少年眼中闪烁着红光,仰天大笑道:“三十年,再等三十年……金,我们的决战之日,终于要来了,本座等这一天,等的太久太久了,哈哈……”

相关小说:我能观想神魔禁地:开局搞基建,疯狂薅羊毛双生御兽师:金属系让我被迫打铁在港综里浪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这个捕快不正经LOL:这个选手有点狂LOL:你也有过遗憾么重生1987开始全民修炼:我的身体自己会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