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猎魔人世界的魔剑士章节

第185章 准备好,对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宦妃还朝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将进酒系统逼我做皇帝我的细胞监狱暗黑系暖婚我投篮实在太准了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居然是小哈?

“小哈?!”她轻呼一声,直接坐了起来。

刚才战斗太激烈,她和哈士奇忙于躲避攻击,现在她才意识到从哈士奇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这气息……是月亮?

和现在头顶的血月有所差别,至少没有那么强烈的暴虐。

带着希冀,她都没有察觉到声音中的颤抖,询问道:“我……可以吗?”

“借……你……”

随后,哈士奇停在了原地,距离战场已经有了一定距离,并不会波及。

苍白色、冰冷的辉光从它每一寸皮毛溢出,包裹着它的周身,还有它身上的普西拉。

……

鲍尔温慢慢适应了恶魔的力量。

他的嘴中不断念诵着法术的词句。

每挥出一剑,口中都会迸射出一道道白热的光束,刺穿空气,烧灼袭来的触手和白骨。

月之魔物刚才偷袭普西拉的行为,让他更加警觉。

不会再给它机会了!

猩红月弧从重剑甩出。

隆隆巨响随之而来。

密密麻麻的触手和骨刺组成护盾挡在魔物身前,随着刺耳的摩擦声,月弧“掠过”。

但月之魔物的状况并不乐观,粗重的喘气声和刺耳的尖啸中,“护盾”解体,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封住了鲍尔温能够躲避的所有地方,甚至地面也不能幸免。

大地在尖叫,在怒吼,在龟裂,绽开宛如蛛网的裂纹。

灼热的磷火被恶魔的巨口喷射而出,手中巨剑如猩红闪电般点燃夜色!

在滋滋作响与恶臭之中,触手和尖刺在瓦解。

帷幕般的烟尘冲天而起。

四周的废墟和坍塌的建筑仿佛同时朝着远方褪去,融入烟尘之中。

紧接着,武器旋转的啸声在空中回响。

鲍尔温凭借上古之血的优势,能够发起意想不到的突袭。

月之魔物终究是由无数骨骼和触手组成的,它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能成为它的武器。

宛如暴雨般的尖刺再一次降临,飞速激射,迎向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猩红巨剑。

tsxsw.la

伴随着金属与骨骼的巨大噪音,鲍尔温空出来的爪子撕裂空气,连带着不多的血肉扯掉了魔物胸口的骨头。

啊啊啊!

痛苦的惨叫几乎要穿透人的耳膜。

“叫那么大声干嘛!”

鲍尔温咒骂了一声,扑扇着翅膀快速退开远离,躲开了雨点般激射而出的尖刺。

接二连三的尖刺乱射射出,贯穿墙体,数不清的碎石块噼里啪啦地朝着四周飞溅。

他展开翅膀滑翔,躲开刺骨。

月之魔物正在发出震耳欲聋的嚎叫,但突然,一条苍白的、由魔法组成的眼镜蛇缠住了它的下肢,将苍白的火焰注入到它的躯体。

这突如其来的帮助让鲍尔温愣了愣,然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抓住这一个机会,快速闪身到达月之魔物身边。

即使是恶魔状态下的它,面对月之魔物还是显得有些渺小。

但力量从来不是靠体型衡量的。

他右手抡起大剑砸开了魔物保护腹部的骨骼,左爪划出猩红的轨迹。

滋滋滋……

爪子与骨骼摩擦。

咔嚓……

骨骼断裂。

噗呲……

利爪撕扯血肉!

右手再次翻转握住剑柄,看也不看便劈飞了二十多支激射而来的骨刺,撞出一连串雷鸣般的声响。

片刻之后。

月之魔物挣脱了苍白眼镜蛇的束缚,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嚎叫。

其中更是混杂着交辉相应的痛苦和怒火。

它一挥胳膊,刹那间飞出上百支嗖嗖飞射的骨刺,目标正是苍白眼镜蛇的来源——地面!

哈士奇一个跳跃,落地……带着普西拉化作银色闪电!

突突突的骨刺根本追不上自己的目标,不屈地深陷土地之中。

鲍尔温也没有想到刚才的魔法是哈士奇释放出来的。

是的,在他看来,普西拉并不会魔法,那么释放魔法的只能是哈士奇了。

不过,这一次他想错了,哈士奇又怎么会去给魔法塑形?

他当然不可能让月之魔物攻击普西拉,直接冲了上去。

猩红的眸子在夜空中拖曳出一条红线。

随后,猩红的光从他那仿佛狂笑般裂开的额骨中倾泻而出。

与此同时,地面也射出了一道苍白的光束!

两束颜色不同的光线刺破天空,划出笔直的线条,撕裂尘埃。

攻击让他面前的月之魔物身形不断震退,它能够使用的骨刺越来越少了。

腹部的苍白之血不断流出。

它可是【古神】!【上位者】!

月之魔物狂暴地挥舞着触手,凄厉的吼叫在空中回响。

骨刺和触手掀起一阵狂风!

飒飒作响!

但也就那样。

深呼吸。

鲍尔温再一次瞬移躲开攻击,突兀地出现在月之魔物身侧。

左爪裹挟着炙热的火焰,右手重剑势如雷霆!

他全力横砍,划出扇形的诡异,继而以人类难以达成的发力姿势收剑突刺!

剑与骨骼交击,竟撞出雷鸣般的回响。

鲍尔温振翅踏空,锋利向前,手腕青筋暴起!

“这都是你自找的!”他咬着牙说。

随后,一只只燃烧的苍白火鸟从地面上冲直到天际。

目标,月之魔物的脊背!

滑翔、冲刺,以生命的爆炸带来铺天盖地的致命伤害!

鲍尔温嘴角一勾,他能感受到对方越来越弱的气息。

他可不是一个人。

而小喽喽被恶魔虐杀干净的月之魔物,可是孤军奋战!

宛如战船风帆的黑色蝠翼在他背后张开扑扇,鲍尔温发出一声低吼。

他分开如狰狞的下颌,宛如瀑布般的炙热血焰再一次在他熔炉般的肺中凝聚……最后……

吐出!

如同巨浪般冲向身形颤抖的月之魔物!

令人目眩的恶魔之焰使得这附近都变成了猩红的地平线。

将整个月之魔物包围其中,穿透它的烈焰射向废墟。

射向废墟之中那个星辰钟楼的巨大的钟轮!

就仿佛是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反应,刺眼的光芒像是海洋一般填满整个空间。

鲍尔温似乎感觉到了空间的气息,他看了一眼只剩下一半骨骼的月之魔物,它身上的骨骼无时无刻都在发出碎裂的声响。

那本来坚韧到能与钢剑【诱惑】对砍的骨骼,现在是那样的脆弱。

它的力量就要耗尽了,生命也该到尽头。

鲍尔温燃烧了几缕灵魂,内心默念‘直击灵魂的痛’,巨剑血光大盛!

他抡起巨剑,使出最后一记全力劈砍。

咔嚓嚓的声音接连不断,鲍尔温振翅扭身,不再去看月之魔物。

它的结局已经注定,连灵魂也被泯灭。

然后直接冲向地面的哈士奇和普西拉,而从月之魔物那掉落躯体之中射出的红光追在身后。

但是他并没有领会,因为那个始终射出的光芒,正在影响着整个空间。

现在正是离开这个世界的好机会!

“抓紧!我感觉到了空间的颤动,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白色的辉光同样照亮了普西拉的脸,照亮了她因痛苦紧皱着的眉睫,照亮了她尽量保持平静的湛蓝眼瞳。

他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语气和动作都温柔了不少。

他坐在了哈士奇的背上,抱住了她。

蓝色的光芒从他身体之中涌出。

普西拉同样抱住了他。

她的脸色像是大理石一样苍白,嘴唇被咬得像是血一样鲜红。

那眼睛之中含着竭力压抑的剧痛。

蓝色的光芒照着她单薄的衣衫,覆盖二人一狗的周身。

他将她抱得很近,想要用恶魔胸腔的火热抵御蓝色光芒带来的冰冷气息。

她的牙齿低声厮磨着,额头紧紧地贴在了他身上。

“准备好,对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蓝色光芒与耀眼的白光充满了整个世界!

鲍尔温只感觉,有大量的魔力从他体内倾泻而出!

下一秒,他的画面被迫中断了。

一个硕大的蓝色漩涡在他们背后形成,将他们吸了进去。

……

风轻轻地吹过。

蓝色光芒连同漩涡一同消失了,但是,整个噩梦空间依然明亮如白昼。

天亮了……不是黄昏,而是黎明。

在废墟之中的石板开始颤动。

随后,一只握着匕首、伤痕累累的手突破了重物,伸了出来。

碎石在滚落,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露出了血红色的碎布,紧接着便是一个灰头土脸的女人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光景。

在她耳边不断回响着玻璃咔嚓咔嚓碎裂的声音。

地上红的、黑的、绿的……不断传来滋滋的声响。

它们正在被分解,化作尘埃一般的物质,随着风慢慢上升。

随着它们越飘越高,它们失去了自己本来的颜色,化作一个个黯淡的苍白小光团。

慢慢往上。

眼前的一幕是那样魔幻,女人呆愣了一会儿。

但她很快焦急地站了起来。

强忍着全身的剧痛,四处张望,寻找着什么。

“玛利亚……玛利亚小姐!?”

她,艾德琳,自然听到了星辰钟楼倒塌的动静,还有外面毁天灭地的战斗。

她知道,善良的玛利亚肯定也参与到了战斗之中。

可是,战斗结束了,玛利亚小姐呢?

她将脚从碎石之中拔了出来,可当她跨出第一步,这直接摔倒在了废墟之中。

低头一看,她的脚裸已经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但这并不重要,没有什么比拯救了她的玛利亚小姐更重要了。

尽管腿不听使唤,但是,她还有手!

血圣女的脸是肿青的、甚至还带着大大小小的刮痕,但是,这也无法掩盖脸上的焦急之色。

她想要亲眼看到玛利亚,即使是尸体也应该留下了吧?

就算开始变成了光团,那也还没有完全消失吧?

于是,她爬啊爬,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玛利亚的存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光团铺满。

耳边玻璃破碎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这个空间很神奇,没有月亮也没有太阳。

只有钟轮还是不断照射着强光。

充斥着光团的空间使得艾德琳再也看不清画面,她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也在慢慢溢出一个个光团,慢慢变得透明。

她只觉得自己被剥夺了感知,极端的光明便是黑暗。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她想明白了。

玛利亚小姐应该是先走了一步,正在前方等着她。

随着她的身体化作最后一个光团,这个空间唯一的“活人”也消失了。

它们身体被分解,灵魂向上飘转,回到它们该待的地方。

而在潮湿的小渔村,在那地下的洞窟之中,科斯的身体同样是虚幻的。

这是它留下了最后一点力量,边上一团灰黑色的烟雾正围绕在它的身边。

这是它的孩子,本就没有发育出形体,它只是回归到了最初的形态。

听着耳边的喀嚓声,它没有五官的脸抬了起来。

穿过洞窟,它看到了天际。

“噩梦与现实的连接即将断裂……那些要回到它们该去的地方,现在只有我们了,孩子……

我们不会再去接触人类,只会,也只能待在这个空间,无论如何,我们的存在并没有被抹去,即使失去了力量……”

烟雾上下晃动着,科斯伸出了虚幻的手,放在上方。

它们就这样看着这个空间回到最初的状态。

没有人类。

没有建筑。

这里是【古神】存在的噩梦,它们并不需要这些。

……

风轻轻吹过猎人梦境。

火焰越来越盛。

格曼从轮椅上站起,向前走去。

看着眼前的火海的猎人工坊,他没有任何停下的欲望。

破旧的礼帽下,他的眼神格外有神。

他进入了火海,即将拥抱死亡。

他渴望的死亡。

没有所谓的【古神】控制他,他可以解脱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花树下,也是格曼经常做噩梦的地方,人偶靠着树干一动不动地躺着。

琉璃珠映射出橘红色的光芒。

噼里啪啦的声响之中,掺杂着崩坍的轰响。

……

(噩梦和现实的时间流速不一样,噩梦与现实失去联系有一点点延迟!)

风轻轻吹过。

血月褪去血色,慢慢下落、远离。

一半浸入了观月湖之中。

月光不再透着那股令人心悸的冰冷,而只会令人感到平静

乌鸦猎人爱琳凝视着这如镜般的湖水,这下面曾经掩盖由威廉大师埋下的“真相的钥匙”。

相关小说:离婚后的我真的好强先知系统被迫营业先知的我被迫揭竿起义春日信徒红楼之春心圣手美漫里的虚空行者西幻:我在异界做兽医迦娜玄学大佬空降娱乐圈,靠捉鬼爆红亲子综艺,小奶团靠卖萌爆红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