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章节

第七十六章 天刀八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系统逼我做皇帝宦妃还朝将进酒我的细胞监狱暗黑系暖婚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北镇抚司。

大堂。

刘镇远站在最前方高台之上,下方是两位千户、四位副千户和十八位百户,在京锦衣卫高层有大半集聚在此,人人面目严肃。

“今天,召大家来有件急事。”

刘镇远拿起一封文书:“接兵部紧急军令!山东蓬莱、登州等地发生近海地震,波及渤海周边地区,损失惨重!

魔教太平宗护法周邦珍,趁机以‘天怒人怨’之名义,率教众煽动流民叛乱!

不足旬月,已辗转祸及山东、河北、河南、南直隶四省!

老三和老四已经先行一步,现着尔等即刻赶赴山东,捉拿太平宗贼子,杀无赦!”

“是!”

大堂之上声震如雷:“属下领命!”

刘镇远点头,正要命各人四散,突然有校尉快步进大堂禀告:“禀镇抚使大人,曹大人苗疆平叛回京,正在门外求见。”

他这一句话,直接让本来准备四散的人群又定住了。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外。

苗疆平叛,曹大人……

曹谨行吗?

这位可是大名人啊!

先是苗疆平叛有功,皇上亲赐飞鱼服,命其升任第十三太保,接着琅琊榜遍传天下,又在无数青年高手中脱颖而出,排在天骄榜探花之位!

无论江湖还是朝堂,此人都是声名大噪,让人艳羡。

不少没见过他的,都想看看这位第十三太保,到底是何等风采,只用短短两月,竟能闯出如此声名……

“这臭小子,磨了二十多天,终于肯回来了吗?”

刘镇远轻笑:“让他进来。”

“是。”

那校尉退出大堂。

很快,门外传出校尉恭敬的声音:“曹大人,镇抚使大人召见。”

“嗯。”

有淡淡的声音响起。

接着脚步声传来。

大堂之内一众锦衣卫高层听着那脚步声一点点接近,越来越清晰。

随即,一道身穿银灰色飞鱼服的人影,刺入眼帘。

锦衣卫飞鱼服衣饰本就华丽,尤其千户一级,银灰色泽,更加惹眼。

但很多锦衣卫出身较低,学武之后凌厉有余,淡雅不足,穿不出该有的感觉,只当是普通官服。

直到此刻,他们才明白真正的好马配好鞍,该是什么样的。

在一众高层的目光注视下,曹谨行面不改色,气度从容,大步走进。

人,剑眉星目,英挺俊朗。

衣,简洁大方,精美绝伦。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曹谨行一路行来,既有为官者该有的上位威严,又有江湖之人的潇洒写意,矜贵气度一展无遗。

许多原本对他不以为然的高层,看到这种骨子里散发的骄傲和自信,也不禁有所改观,能有如此气度,绝非常人!

“属下曹谨行,见过大人。”

曹谨行穿过人群,躬身行礼。

“很好!”

刘镇远上下打量着他,很是满意,点头道:“先天五重,有进步。不过……称呼上有点问题。”

曹谨行一愣:“什么问题。”

刘镇远微笑:“来人。”

看曹谨行回来,刘镇远的贴身随侍心思玲珑,马上把早该交给曹谨行的东西带了过来。

听到他叫人,随侍迅速取托盘捧着那些东西进了大堂。

来到曹谨行身前。

曹谨行一看,是一套崭新的官服,还有一部秘籍,名为《隐元诀》。

“这是皇上亲赐飞鱼服,以上品云锦制成。另有一部《隐元诀》,乃吕公公所赐独门秘术。”

《仙木奇缘》

刘振远郑重道:“你如今声名鹊起,为人瞩目,这部隐元诀可以帮你遮蔽气机,隐藏自身。好好修炼,不要辜负圣上和吕公公的期望。”

“是。”

曹谨行躬身道:“属下谢圣上赏赐,吕公公赏赐。”

他看着那秘籍,心说这时候送这种秘籍,应该也算告诫了,让他“隐”于声名之下,戒骄戒躁,一如既往。

这部隐藏气机的秘法,能当的起吕符“独门秘术”四个字,品级应该不低,倒也省得他再去秘库挑了。

“现在说回称呼的问题。”

刘镇远背负双手,笑道:“十三太保同气连枝,亲如兄弟。十三,你该叫我什么。”

“……”

原来是这个。

曹谨行心中哭笑不得,不过既然刘镇远这么给面子,曹谨行也不怯场,直接抱拳道:

“大哥!”

“这还差不多。”

刘镇远由衷地笑了,看着他就像看到曾经的自己,一样的意气风发,一样的从容不迫。

就是有一点……

这小子可比他当初英俊太多了。

刘镇远甩手扔出一块令牌:“还有一部五品功法,去看吧。顺便带上你那几个属下,一人一部六品。”

然后对其他人道:“都散了,军情紧急,出发吧!”

“是!”

一众高层快步走出大堂。

曹谨行捧着新官服和秘籍也跟着人流退了出来,外面四名锦衣卫正在守候,看到他出来,紧张地关注着他。

曹谨行微笑着亮出令牌:“走吧,去秘库。”

四人不禁露出喜色。

这次行动,他们很多时候插不上手,也没帮上什么大忙,能得功劳全是曹谨行事儿办的太漂亮,上面爱屋及乌。

不过为了日后能帮上大人,这种难得的进秘库的机会,也只能厚着脸皮领受了。

一行五人再进通道。

龙虎山的那位老道士还在,老远就感受到曹谨行特殊的冰寒气息,心说才一个月不见,这小子竟然又跨了一层!

这可是先天境界啊!

没见过这么离谱的!

“前辈,又见面了。”

曹谨行对这个老道士观感很好,当初挑《御冰绝》全靠他指点迷津。

这一次回来,特意带了几坛铜仁府鸣泉阁特产的梅子酒,送给他。

那几坛酒一摆上桌案,老道士一愣:“给我的?”

“当然。”

曹谨行揭开酒坛盖子,酒香扑鼻,老道士喉头滚动,闻出是好酒,心中多了几分亲切。

“难得你出趟远门还记着老道。”

“前辈指点的恩情,谨行牢记在心,这几坛酒是苗疆特产,味道独特,送给前辈尝尝鲜。”

“小事而已,哪值得挂在心上。”

话是这么说,老道士已经迫不及待地举起坛子灌了一口,眼前一亮:“好酒!除了上等的梅子,好像还有五毒精华,别有一番风味啊。”

“前辈慢用。”

另外四人很快挑好了秘籍,跟曹谨行说一声,先进秘库,曹谨行这才开始慢慢挑。

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刀法。

“前辈,知道琅琊榜吗?”

曹谨行一边翻书一边问道。

“嗐!”

老道士灌了口酒,咂咂嘴:“这事传的热火朝天!老道躲在这儿都没少听人议论。这榜单一出来,有人喜有人忧啊。”

这倒是。

不喜麻烦的人怕是要恨死琅琊阁!

曹谨行两眼扫过目录,随口接道:“那前辈觉得,这个琅琊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是为了什么?”

“敛财!”

老道士毫不客气道:“这什么榜单只是为了提升名气而已,而且这帮人排的很古怪,不招惹皇室,不招惹魔教,尊正道,抑旁门。你没发现吗?不满排名的都是小门派和一些旁门左道,但这些人,根本对琅琊山造不成威胁。”

“确实。”

曹谨行笑了:“没想到前辈隐居在这儿,也能一针见血。”

“这不算什么。”

老道士满不在乎地说道:“能看出来的人不少。他们主要目的还是贩卖消息,借机敛财,但之后是为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听说天机门源远流长?”

“是……”

说到这儿,老道士脸色微变,没好气地白了曹谨行一眼:“好你个小子!你是拿几坛酒跑我这套消息!”

“咳……”

曹谨行轻咳一声,也不尴尬,笑道:“主要还是给您尝鲜,顺便,顺便问点问题。这不是懒得去案牍库查……”

“哼!”

老道士哼一声,其实根本没生气。

他镇守秘库也有几年了,每天除了练功无所事事,能有个后辈“找麻烦”也是乐在其中。

“案牍库也不是全知,天机门创立于唐朝,但真正的源头能追溯到三国,这伙人闹出如此动静,所图甚大,你自己千万小心。”

果然不简单……

曹谨行暗记在心,笑道:“知道,放心吧,我这点本事,估计他们也看不上眼……前辈,我挑好了。”

曹谨行举起目录给老道士看。

老道士打完一扫,那一页写着醒目的四个大字:《天刀八诀》。

相关小说:未来之当妈不易医神出狱华娱:这个明星有点忙!我与东京少女的石器时代我在东京送外卖灵气复苏:扛着墓碑去斩妖灵气复苏我得天意加持步天路属性点慈善家斗破:我竟然是净莲妖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