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我,女帝相父,开局指鹿为马章节

第202章 晚安,夫君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我的细胞监狱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将进酒暗黑系暖婚宦妃还朝我投篮实在太准了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系统逼我做皇帝

方修微微一怔,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看着李邀月,眼睛里露出一抹茫然。

李邀月注意到方修的眼神,心跳不由的加速了一瞬,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乾国丞相的那一刻,她还以为方修会是不修边幅的糟老头子,再不然就是油光满面的大叔。

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俊朗的青年。

“原来我的夫君那么好看......”

这样的念头出现在李邀月的脑海,又很快被心里的彷徨与委屈压了下来。

“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夫君,怎么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长时间。”

她抬眸看向方修,鼓起勇气,确认似的轻声问道:“你真的是我的夫君吗?”

方修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知想到什么,眸光闪烁,没有回答。

李邀月与他对视,凤眸里一抹委屈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倔强。

她轻声道:“这几年的事,我全都不记得了,如果你不是我的夫君,还请见谅。”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思考,这个男人看着如此年轻,又如此俊朗,应该不是自己的夫君,但是侍女们又对他十分的恭敬,莫非是夫君的后辈?

一念至此,她再次看向方修,凤眸轻轻的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想问“你是我夫君的儿子吗?”,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这是......失忆了?”

“怎么有点像女频虐文的套路?”

“该不会是故意伪装,想要借此逃离相国府?”

方修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李邀月,脑子有些混乱,好一会才恢复冷静,不冷不澹的道:“好好休息。”

说完,没有丝毫的停留,转身离开了屋子,只留给她一个清冷的背影。

李邀月怔怔的望着方修的背影,一双凤眸流露出茫然与不解,恍忽间觉得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

她是做错了什么嘛,为何这个人对她那么冷漠。

还是说,他确实不是自己的夫君?

李邀月用了一个多时辰才消化失去这几年记忆的事实,她没有落泪,更没有哭,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

从记事起,她只会在至亲之人的面前,展示内心柔弱的一部分,此刻也是一样。

从苏醒到现在,她一直在等待唯一的亲人回来,虽然她的脑海里没有他的记忆,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同他一起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婚礼的那一日发生了什么。

但她心里仍旧期待,期待他轻轻的搂住自己,在耳边温柔的安抚:没关系的,有夫君在。

可是。

煎熬的等待,换来的只是冰冷的问候,陌生的好像路人。

他......真的是自己的夫君吗?

这一刻,李邀月感觉一颗心抽搐般的疼痛,酸楚的感觉夹杂着悲伤汹涌而来。

清月悬在空中,凉风徘回在窗灵,少了几抹醉人的银色,多了几丝泛着哀伤的黄,澹澹的印在夜幕。

一如她此刻的心情,彷徨而又无助。

一旁,桃儿看着伺候了大半年的夫人,清秀的脸庞露出一抹心疼之色,鼓起勇气,走上前,轻声安抚道:“夫人,老爷只是回去更衣,等会还会来陪您的。”

只是回去更衣吗?

李邀月微微发愣,忽然想到那个清冷的男人,身上确实穿着绣着金边的绯红官袍。

所以,其实他一下值就来见自己,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窗外,皓月当空,几点疏星相伴,潺潺微风顺着缝隙而来,轻抚李邀月残缺的心。

这一刻,她仍旧彷徨,却没有那么无助。

与此同时。

悄无声息中,桃儿缓步离开了屋子,小碎步来到方修的面前,二话不说,跪了下去。

“老爷!”

方修转过头,望向跪在地上的清秀小丫鬟,眉头微蹙,问道:“何事?”

桃儿鼓起平生从未有过的勇气,昂起小脸,望向方修,眼眶中含着热泪,用发颤的声音道:“奴婢求老爷,陪陪夫人。”

方修眉头皱的更紧,望着桃儿,眸子里流露出一抹寒意,冷冷的道:“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有何后果?”

桃儿颤声道:“奴婢知道。”

方修冷声道:“为何还要如此。”

话音落下,上位者的气势迸发出来,散发出阵阵的寒意。

桃儿身子微微颤抖,带着哭腔道:“因为夫人真的很可怜。”

说到这,她的眼眶中有泪水打转,泪眼婆娑的看着方修,颤声道:“老爷,夫人苏醒的时候,奴婢一直跟在身边,奴婢看的清清楚楚,夫人确实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奴婢虽然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丫鬟,但跟着相爷这么多年,也学会了察言观色,一个人的眼神不会骗人,奴婢没有看错。”

方修仍是用冰冷的眸子看着她,全身上下散发出杀意。

自从来到相国府就一直循规蹈矩,谨小慎微的桃儿,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身子已经抖若筛糠。

她用尽最后一点勇气,继续道:“夫人虽然不说,但奴婢知道,她一直在等老爷,因为老爷是她唯一的亲人......”

话音落下。

气氛逐渐凝固。

桃儿跪在地上,脑袋贴着地,身子不断的发颤,已经说不出话。

方修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眸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时间流逝,片刻后,清冷的声音在庭院里响起。

“再有下次,纵然你是相国府的老人,本相也不会轻饶。”

说完,一挥衣袖,转身离开了这里。

桃儿跪在地上,一颗心因为恐惧剧烈的跳动,泪珠从眼眶中滚落,好一会才意识到,老爷放过了她。

长出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盏茶后。

换上一袭青衫的方修迈步走进了李邀月的屋子。

月光如水静静流淌,清辉洒下,落在李邀月的肩膀,映衬她精致的瓜子脸分外的出尘,宛若仙女。

烛光摇曳间。

方修清晰的看到,那双原先冰冷如霜的凤眸里流露出一抹欣喜与依赖。

他沉默了一息,轻轻摆了摆手。

屋里的丫鬟们立刻会意,悄无声息的行礼,离开。

转眼间,偌大的屋子只剩下方修和李邀月两人。

气氛如同窗外的景色,清冷中透出寂寥。

几息后,还是李邀月打破了沉默。

“你......应该不是我的夫君吧?”

方修抬眸望向李邀月,眸光一沉。

眸子里迸发的寒光,让李邀月并不算坚强的心微微发颤。

她面露犹豫,不再说话,心里却有点委屈。

世上哪有夫君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娘子,冰冷的好像雪山上的万年寒冰,没有丝毫的暖意。

真不知道未来的自己,怎么会选这样一个人做夫君。

方修注意到李邀月的眼神,有少女的烂漫,夹杂着一抹委屈。

如果这样的眼神都能伪装,这位长公主殿下未免太厉害。

沉默了片刻,方修缓步走到床榻边,坐了下来。

对此时的李邀月而言,她还是没有及笄的少女,未到婚嫁的年龄,应当跟陌生的男子保持距离。

见方修坐在她的身边,相隔只有几拳,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白皙的玉手,攥紧被子,往上提了一些。

下一秒。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松开了紧紧攥着的玉手,只是身子还紧绷着。

“我忘了你是我的夫君......你不要生气......”

李邀月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精致的瓜子脸流露出一抹彷徨,声音显得有些柔弱。

这样的周国长公主,方修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看着她,想要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用温和的声音道:“睡吧,我陪着你。”

听见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语气,李邀月微微发愣,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无助的情绪又一次得到了缓解。

“嗯。”

她轻轻的应了一声,缩了缩身子,将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绝美的容颜略显纠结,几息后还是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做无声的邀请。

方修微微一怔,恍忽间忽然意识到,她以为自己要进被窝陪着她。

倒也是,夫妻之间哪有分床睡的道理。

沉默了一息。

方修伸手摁住了被子的一角,语气温和的安抚了两句。

“所以......不一起睡吗?”

李邀月意识到这一点后,原先提着的一颗心渐渐的回落,因为紧张绷紧的身躯,也渐渐的放松。

是担心现在的我一时无法接受,所以才不睡在一起吗?

这么看。

这个夫君好像也不是很差。

李邀月这么想着,好看的眸子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坐在床沿的方修。

烛光映照出一张有棱有角的俊朗脸庞,清澈明亮的童孔,弯弯的柳眉。

长得好看,还是一国的丞相,虽然冷了一些,但内心还算温柔。

这么看,她这位夫君好像还算不错?

跟她之前想象中的有许多相似。

要是能表现得再温柔一点,就更好了。

李邀月这么想着,眼睛如星光点点,亮晶晶的,精致的瓜子脸不由浮现澹澹的红晕。

方修转头就看见李邀月正用微微发亮的眸子盯着他,被发现以后,又很快合上,只是睫毛还在微微颤动。

不得不承认,少女时的李邀月性格跟后来的她有很大的不同,倔强中多了一些可爱。

方修看着她,沉默了几息,伸手将她额头上凌乱的发梢理顺,难得用温柔的声音,轻声哄道:“睡吧。”

李邀月听着耳畔传来的温柔的声音,心底升起酥酥麻麻的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一颗彷徨的心莫名的安稳了许多。

这一刻,被悲伤、彷徨、无助、茫然填满的心,挤进了一些安宁。

她缓缓的睁开双眼,望着坐在床沿的方修,红唇轻启,用方修从未听过的温柔声音道:“晚安,夫君。”

然后,再次闭上双眼,不过,精致的脸蛋浮现明艳的绯红。

方修看着她,有些恍忽,离开的动作进行了一半,又停了下来。

他坐在床沿,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没有离开,只是将床头的烛灯吹灭,静静的坐着。

似水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映衬他像是一座凋塑,一动不动。

............

翌日。

和煦的阳光穿透窗户,洒在床头。

李邀月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短暂的恍忽后,下意识的寻找方修的身影,只是一无所获。

偌大的屋子空空如也,留她一人躺在床上。

莫名的,李邀月觉得有点委屈,她遭遇了那么大的变故,方修作为她的夫君,竟然只陪了她一个晚上。

可是,转念一想,他是日理万机的一国丞相,平日里不知道要处理多少奏章,就好像昨晚,一直到夜里才穿着官袍回到府上。

即便如此,他还是在自己的身边陪了一夜,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还没有躺在床上,只是这么坐着。

一晚上都坐在床沿,会很累吧......

一念至此。

李邀月心底忽然涌上感动。

其实,夫君对她已经很好了。

这么想着,她缓缓的起身,望向窗外,轻声唤道:“桃儿?”

“奴婢在。”

屋外传来桃儿的声音,紧接着门被人推开。

清秀的小丫鬟站在跟前,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李邀月看了她一会,精致的柳眉微微竖起,问道:“谁欺负你了?”

桃儿微微一怔,忙不迭的摇摇头:“奴婢是夫人的贴身丫鬟,谁敢欺负奴婢。”

“要是没人欺负你,你的眼睛怎么肿了。”

李邀月的声音夹杂着一抹恼怒:“不要害怕,我给你撑腰,说!是谁欺负你了!”

一股暖流涌上桃儿的心头。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昨晚的付出无比的值得。

她眼眶微红,却满脸笑意,轻声道:“真的没人欺负奴婢,奴婢只是看夫人醒了,心里高兴,才把眼睛哭肿了。”

《仙木奇缘》

只是高兴就哭肿了眼睛,这才要强的李邀月心里,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毕竟,昨晚得知父皇和母妃已经离开人世,极度悲伤的她,也只是落了一炷香的泪。

但是,她也知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

就好像她原先的贴身丫鬟晴儿,和桃儿就是截然相反的性格……

想到这,她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恍忽之色,看向桃儿,问道:

“我嫁过来的时候,身边没有陪嫁的侍女吗?”

桃儿一怔,仔细的回忆那个侍女的名字,回道:

“有啊,晴儿姐姐就是。”

听到晴儿两个字,李邀月心里一紧,用略微发颤的声音问道:“她也......”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桃儿却明白什么意思,摇摇头,道:

“晴儿姐姐有事要做,不在府上,奴婢才来伺候夫人的。”

还活着就好。

已经失去两位至亲的李邀月,听见桃儿的话,终于松了口气。

犹豫了片刻,轻声道:

“能跟我讲讲,我嫁过来后的事情吗?”

相关小说:诸天:行走万界的恶魔乾坤徽章王者徽章我只会制造怪物神偷保镖从欢乐颂开始的影视人生我是气运主宰多元地球之主灵异复苏:世界崩坏五十年九转星辰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