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气哭,穿成假千金还要赚钱娇养反派章节

第三百二十五章 坐等伊人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宦妃还朝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在足坛疯狂刷钱暗黑系暖婚将进酒我投篮实在太准了

燕楚走之后,还是给沈星晚来了个明箭。

很快谣言四起,都说流萤的首领是镇南王世子妃沈星晚。

这几天营地的大门快要被人踏破了,都是上门来打探消息的。

甚至白凤和叶逸也递话过来问,外面的流言是真是假?

北栖问,“要否认吗?”

江岁还算淡定,“不承认也不否认吧,保持沉默。”

反正傅景朝已经自立成王,沈家也早就知道和朝廷翻脸,虽然比她预计的快了一点,但是现在暴露身份也无妨。

“我堂堂正正,随便外面怎么说。”沈星晚相当看的开,只是不爽燕楚的作风。

“让人传出天下要信燕的传闻,做的真实一点,在把燕楚在漠北的野心传出去。”沈星晚交代。

必须要反击一波,她可不喜欢吃哑巴亏。

几天之后有人在大漠里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天降帝王星,燕氏男儿一统天下。”

流言像插了翅膀一样,迅速发酵。

同时又传出燕家家主出山,和第一雇佣军团北极狐达成联手协议。

两条流言放在一起,很难不让人多想。

外面纷纷扰扰,沈星晚依旧专注于傅司夜那边的事情。

忙了大半个月,终于把人挑齐。

在一个没有月光的晚上,蓝蝶低调的带着人走了。

“团长,我一定不负众望找回傅小将军。”

沈星晚,“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

燕南,傅景朝坐在位置上看着新鲜到达的圣旨嗤笑了一声,“他还挺会做美梦的。”

他傅家军和父王的命,皇帝几句安抚的话就想带过,实在是白日做梦。

沈墨尘挑眉,“这还没正式打起来,他就扛不住了?”

王府的谋士接话,“新帝没有经历过事情,不是个有能力的,真打起来他抗不了多久的。”

现在爆发的冲突,在他们看来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皇帝这就坐不住了。

“王爷准备怎么做?”青山老怪问道。

傅景朝轻笑了一声,“当然是看戏了,没那么容易攻进来的。”

大启其实本身国力不差的,土地面积也宽广,没那么容易沦陷。

“真破国了,那我趁机分一杯羹好了。”傅景朝道,“放出消息去,只要有百姓愿意来燕南,我燕南敞开大门欢迎。”

整个燕南地大物博,人却相对稀少。

沈墨尘眼睛一亮,“好主意,又可以吸引人来,又可是摆脱置百姓于不顾的名声。”

“进了燕南,就是燕南的百姓,我自会庇护。”傅景朝道。

消息一出,又引起一片哗然。甚至有不少人真的心动了。

还在观望的各家,也确定傅家这次是真的和朝廷闹翻不回头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猜测傅景朝是什么意思?

最近的流言一出又一出,虽然天下局势紧张,街头巷尾倒是热闹的很。

沈星晚的事情一传出来,沈家就开始紧张了。

沈清然担心的道,“还是让星晚回来吧,她现在身份敏感。”

老夫人赞同的点头,“她也该回来了,我老了,沈家我该正式交出去了。”

在天下之争里,沈家这个百年氏族能走到哪一步,还是要看他们年轻一代。

老夫人准备等沈星晚回来,就彻底交权。

沈家盼着沈星晚归,傅景朝更盼着她归。

于是沈星晚半个月后收到的信里,傅景朝除了向以前一样写了很多事情以外,在结尾还写了一句,“坐等伊人归,共赏桃花开。”

沈星晚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是春末夏初了,是时候归了。

沈星晚很快宣布了要回归燕南的决定。

北栖道,“早点走也好,漠北这边交给我,你放心。”

他一直都知道沈星晚不会一直留在漠北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所以很快接受了。

江十一郎脸上露出了笑容,“终于要回去了。”

回到燕南,意味着沈星晚正式加入天下之争里。

走的那天,漠北是个大晴天。

北栖带人亲自互送沈星晚走出漠北的范围内,流萤的旗帜一路随风飘扬。

他们走的光明正大,并没有掩饰。

也没有掩饰的必要,因为沈星晚这次离开带走了一千雇佣兵,也带走了不少佣兵榜上有名的精英。

这样的队伍,除非出动大量军队围剿,不然还真没人敢轻易招惹。

北栖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字一句的道,“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流萤永远在你身后,永不背叛。”

曾经她拉他出泥泞,给了他一条路,让他看见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现在她要做凤鸣九霄的凤凰,他自然要倾力相住。

沈星晚笑的明艳,“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沈星晚策马带着人离去,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漠北。

接到消息的白凤,“呵有意思,要是一群男人最后输给了一个女人,就更有意思了。”

《仙木奇缘》

底下的人问,“团长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白凤打了呵欠,“什么也不做,我到要看看她能走到哪一步。”

彼岸这边心情就格外的复杂了,叶逸站在高楼上,“时隔多年之后,没想到又出了一个这样的女郎。”

“听说她和那位傅世子情深意重,希望不要又是一场悲剧才好。”当年姜笙身边的老人叹息。

他们跟在姜笙身边的,一步步看着她强大爬起来,看着她情根深重,看着她满心欢喜。

最后等来的是悲剧,是爱人反目成仇。

“爱情在权利面前一文不值。”叶逸显然不看好江岁,“希望她不要后悔也不要重蹈覆辙。”

不过,他也没空关心沈星晚的事情。

他接到最新消息,南楚皇帝的人在靠近北源。

北源冰下的最深处,冰棺里放着姜笙的尸体。

“他什么意思?”叶逸的神色冷的吓人,“人都死了,他还不放过她吗?”

当年那场围剿里侥幸活下来的男人道,“每年祭日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己关起来喝的大醉,现在他身边最得宠的女人长的有几分像团长。”

“呵,他最好不要后悔,不然我会为团长感到悲哀。”叶逸神色复杂,“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相关小说:我有熟练度外挂修仙从成为转生者开始惊悚世界,开局响雷果实位面老司机路边捡到一只猫我的训练家模拟器科研大佬从相亲走错桌开始天珠奇缘寻天珠百家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