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求求了,快回家练琴吧章节

105. 小车初露锋芒,角落里的秘密听众

推荐阅读: 国民法医我是剑仙铁血残明邪恶力量黄金召唤师惊悚练习生混在洪武当咸鱼仙逆红楼之挽天倾机武风暴

指落琴响。

两条短小的连音如蜻蜓点水般,在平静的舞台上点出两道不规则波纹。

自由的涟漪顿时在整个舞台荡漾而起,几口呼吸的功夫,便填满整个大厅。

三拍子的右手旋律像是偏偏起舞的舞者,每每第二拍到来,便疼腾空而起,在第三拍坠落,然后进入下一小节。

如此进行到六小节,就在观众们正沉浸在这轻盈的韵律中,忽然,键盘上的十根清脆的手指慢了下来,音乐跟着迟缓,又是一个忽然,引子的第一小节在下一秒重现,这次没有蜻蜓点水,两道加速中的小连线带着肯定的口吻,将音乐送至主题。

一前一后,一静一动,牵动着台下每一根听觉神经。

紧接着,“当——当—”两枚巧丽音符腾空飘起,在摇摆不定中,就这么进入了伯格的舞曲世界。

流畅的旋律一经进入主题,便再也没有给人分神的机会。

好的音乐需要流畅,在钢琴音乐的世界,流畅的演奏需要扎实的手指技术。

音符越少的轻快作品则越考验演奏者的指尖能力,而指尖的背后还有三关节、手腕手臂等等决定性因素。

吴复生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孩子可以如此流畅的演奏一首华尔兹,就比如他小时候,就比如他曾教过的两名小学生,就比如他来蓉城前在老师家见过的那个孩子。

包括他在内,四人无例外,都是来自海院附小。

所以他很难不震惊,要知道他们四人都是从小接受最正规的钢琴学习,天赋碾压无数同龄人,加上炼狱般的练习,才能在这样的年龄做出如此流畅的演奏。

千万别小看这样一首小曲子,能把简单的东西弹得让人听见来简单,还如同丝滑,这里的学问可大了去了。

这孩子是个天才。

听到一半,吴复生便下了这样的定论。

音符、指法、节奏、线条、强弱、层次等等等等,老师都可以教,随着课程升级,老师能教的东西会更多,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哪一个老师都教不了的。

感觉,音与音之间最细小的拿点东西,老师教不了。

就比如从A音到B音,若想弹出一种前轻后重的和谐感,决不能只想着前面用小点的力,后面用重点的力,若是用一种力量比例的观点来将这种轻重做量化,再去按照力量比例演奏,那更是落了下乘。

其实就是两根手指先后按下两个琴键,有人生来就能弹出一个圆,有人学一辈子可能都弹不出来。

夸张了么,吴复生周围许多朋友最后被迫放弃走钢琴演奏这条路的原因就是画不出这个圆。

懂得都懂,丝毫不夸张地说,车琳是个天才。

吴复生并不遗憾这位小演奏者不是李安的学生。

显而易见,这位小女孩只是和李安演奏钢琴时的神情相似,可触键后没有丝毫控制,与李安之前那名学生完全不一样。

一个钢琴老师不可能让自己的学生按照与自己不同的触键方式去演奏,这种情况他只在那些大师的学生中见过。

比较出名的有劳恩斯和福来,两人的触键天差地别,但年轻时共同戴特马尔门下求学。

触键可以说是一个钢琴演奏者所有习惯的集合,哪怕最不刻苦的琴童掀开琴盖随意按下的那一声,也是从大脑到身体的自然反应。

戴特马尔是二十世纪最伟大钢琴教育家之一,其门下产出的世界级演奏家遍布世界各地,演奏风格各不相同。

吴复生承认,论钢琴教学能力,自己不如李安,他清楚李安钻研钢琴教学,同时也相信李安未来在钢琴教育上会有一定成就,但他们此刻还都还太年轻。

所以他倒是想一会儿看看这位孩子的老师究竟是哪位,又怎么会把这样的孩子送到这样的比赛。

虽然他不喜欢金佳琪对这类比赛的定义,但他知道对方说的也没错。

他要是车琳的老师,一定不会让车琳报名参加这样的比赛,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参加的意义都不大。

听到车琳为止,他心里的第一名已经很明确了。

说的在不客气点,这不就是降维打击么。

比起前二十五位小选手,哪怕算上李安的学生和那位车尔尼139女孩。

根本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听到后面见车琳在主题第三次出现时采用了另一种踩踏板方式,那一刻他忍不住再次赞叹。

真是会玩,玩的是真熘。

这小踏板猜的,要是穿个带点后跟的鞋,出来的效果能更好。

不可对于一个这么大的孩子,他又能再苛求什么呢。

又不是两大附小出来的,已经非常非常棒了。

除了演奏时的表情。

哎,和某人似的。

就像谁欠了他们钱似的。

小小年纪,如此老派,一点都没有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活力。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孩子的老师一定是个爱皱眉的老头子。

大概全场只有吴复生的想法最为复杂,金佳琪早在车琳开始演奏前就知道这是李安的学生,说没有期待是不可能的。

结果她现在已经晚忘了这是李安的学生,这女孩的音乐感觉太好了,美国求学这几年,她改变最大的便是拉琴的状态,要打开,要出去,要融入音乐,她没想到在这样一个赛场,能出现让她进去的音乐。

老汤给海院钢琴系丢人了,他并不知道伯格是谁,也没听过这首曲子,但他和吴复生的看法不同,即便他事先不知道这是李安的学生,他也敢肯定这是李安的学生。

非常确定的那种肯定。

原因是车琳演奏时的右手尤四指,用不到的时候会微微勾起,如果说这种反生理结构的细微动作背后没有人指点,他是不信的。

从他做的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车琳整只右手的演奏过程,曲子速度不快,足够他看对方的食指四指动作。

而这个动作,他和李安在真假车尔尼之夜那晚深入的交流过,当时吴复生和X老板正在讨论亚青公开赛。

李安说自己右手四指小时候没练好,所以后来专门和魏老师请教,找到了这个练习方法。

从局部到整体,再看这孩子的演奏架势,和李安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说这不是李安的学生,他是真的不信。

无论天赋多好,在初学阶段,有的东西也只有老师能教

弹得好啊。

老汤有点羡慕李安,能收到这样的学生。

作为一个喜欢客观看待任何问题的人,他依然忍不住想说这孩子的天赋万里无一。

随着音乐平稳的来到结束句,李安没什么太多可说的,中规中矩的一遍吧。

挺好,小妮子的状态不错,各方面都明显比上次比赛表现得更加稳定。

可以明确地说,车琳新海杯结束之后这半年,综合水平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车琳蓉城杯能弹成这样他就心满意足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第三遍主题的踏板踩得有那么一点死,死的很微弱,除此之外他再挑不出任何毛病。

毛病?

谁要说车琳弹得有毛病,他王小虎第一个跳出来不服,车琳弹得太好了,和车琳一比,自己弹得简直就是一坨...

徐丽最近天天在家听儿子弹这首曲子,自然能听出差距。

哎,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非专业人士,徐丽也只能听出车琳弹得比王小虎好,弹得很自如,弹出了美感。

再往深里说,她也说不清楚。

徐丽的想法几乎代表了现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家长。

而小北的想法则只能代表自己,她喜欢车琳的演奏,不同于王小虎带着某种有色滤镜,她是发自内心的感受到车琳演奏的音符带着一种她很羡慕却弹不出的灵巧,这首曲子的谱子就在群里,她也悄悄试过。

不认识车琳的小朋友,有的已经睡着了,有的在玩手机,剩下的多数都在为自己的登场做准备,所以说,台下真正被调动听觉神经的也只有一部分大人。

然而这些人里,高级专业人士可不止只有吴复生金佳琪和老汤。

最后一排角落里,不自何时出现了一个魁梧的长发背影。

上午他从桃子那里要到钢琴组的选手出场顺序,然后安排好八楼工作,特意抽出一点时间来看看李安这位得意门生。

现在现场的掌声响起了,他也跟着舞台上的车琳站起来。

他得回去了。

怎么说,听完了车琳的芭蕾旋律他还是挺满足的。

但是他不知道李安有没有给这个孩子讲过伯格这位西方音乐史中的边缘小人物。

是的,像伯格这样的小人物们自然无法在艺术领域群星涌现的十九世纪末被人注意到。

可当我们今天我们再研究音乐史,会发现那些巨人脚下的小人物们,也有别具一格的研究价值。

伯格晚年以创作喜歌剧为主,这首芭蕾旋律就是在这一时期创作的。

喜歌剧,自然离不开平明百姓的生活日场,也离不开启发式的对白。

如果再把伯格这位具有奥地利血统的欧罗巴人是在法国安度晚年这一情况考虑进去,是不是又得把那一时期的沙龙音乐文化和伯格的晚年创作联系到一起。

那么再看这首舞曲在钢琴上的演绎,是不是画面里应该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出现了。

方正暂时能想到的就这么多,老实说,对于伯格,他了解的也不是特别多,大概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被流传保留下来的作品实在太少。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今天能找来研究参考的资料寥寥无几。

他打算等李安忙完这段和李安讨论一下伯格,李安能选到这首作品,自然是对其有所了解,他感兴趣对方了解的那一部分

可他不知道的是,李安了解个JB。

掌声落下,方正已经消失在音乐厅。

‘100’

‘100’

‘100’

评委席,众人已动起了笔。

车琳的三个一百分别出自刘志、吴斌、夏老头。

黄娟为了避嫌,给了99。

其余老师的分数也基本都在97以上,每个人都送出了自己目前的最高分。

孩子弹得没什么可说的,再加上李安的学生,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分数合乎情理。

97,李安也给出了自己的分数。

不偏不倚,他很客观。

早晨的会议已经明确了评分要点,本次蓝天杯钢琴组的评分从四个角度打分。

1.作品呈现,包含音符时值和休止、节奏速度指示、音乐术语标记。

2.基本演奏技术,包含清晰的手指触键、手腕手臂的易用性、合理运用指法。

3.音乐流畅性,包含音色音质的顺滑、速度适宜表现音乐风格和形象。

4.曲目难度,各评委综合对曲目进行考量。

车琳在前三点都做到了极高的标准,但是曲目难度他清楚,和那几个弹中级小奏鸣曲的孩子比,芭蕾舞曲显得是那么的讨巧。

呵呵,就这么着吧。

下一个就是小北了,李安放下笔伸了伸腰,当评委可真是累。

右边随意一瞅,他看到了夏老头的100分。

他实在想看看如果没有指导老师姓名一栏,这老头能给车琳打多少分。

“A组028号选手,宋世哲...”

吴复生忽然觉得耳边什么都听不清了,‘指导老师—李安’

看着跟在车琳后面的指导老师姓名,他...她怎么会是李安的学生?

这不科学啊!

不该啊!

不玩了,吴复生接着往下快速翻阅。

A组名单剩下的人里,只有一个李安的学生,排在倒数第二个,A033于小北。

“海盗塔兰泰拉。”

吴复生喃喃着点了点头,又是一首小众曲目,这首罗琳的作品非常适合初学的孩子参加比赛。

从刘丰瑞的哥布林之舞到车琳的芭蕾舞曲,再到这位于小北同学的海盗塔兰泰拉,他懂了。

李安作为老师的选曲思路果然是可取之处。

只是这首塔兰泰拉未免也有点太简单了吧?还是说这个孩子程度不好?

如果是程度很差,那这首曲子只要节奏弹稳的前提下再上一点速度,确实比较容易出彩。

吴复生已经没心思再听别的孩子里,他只等这名叫于小北的孩子登场。

-

此刻小北正在老爸的陪伴下去往后场的路上,刚走到后场入口,她就看见不少人围在车琳妈妈站周围再悄悄观察似的,一旁车琳仰头正大口喝着矿泉水。

“车琳!”

“于小北。”

“叫我小北就好啦。”

“嗯。”

两个女孩明显比刚才在台下显得热切许多,互相鼓励一番,小北带着车琳的祝福走进后台。

“小北加油。”

小北进门前再次听到身后传来车琳的声音。

相关小说:怦然心动:宝贝儿,别闹魔法世界科技侧御龙灵字歌疯狂的骨头也修真御龙五行金仙异界:刷属性领主被转职暴君转职修真的魔法学徒全球灾变:我的模拟器横推一切爆红顶流从做国民学神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