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一个人的武侠江湖章节

102、战王仙芝,返回现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系统逼我做皇帝将进酒我在足坛疯狂刷钱暗黑系暖婚宦妃还朝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投篮实在太准了我的细胞监狱

“砰!”

伴随着尸体坠地。

先前还躁动喧嚣的一众江湖人这会儿全都噤若寒蝉,没了动静。

这便死了。

那斩将刀王雄乃是“盐帮”帮主黄巢手下的一等一好手,不想竟在顾朝云的手底下连一回合都没走过。

顾朝云横眉眯眼,一睨众人,嘴上不轻不重的说道:“土鸡瓦狗。”

“小子狂妄,杀!”

“找死!”

“诸位动手。”

……

一石激起千层浪,被顾朝云言语一激,原本还迟疑不前的众人无不怒火中烧,动了杀心,群情激奋之下,立见数人越众而出。

八人。

为首之人锦袍华服,模样谈不上出众,但胜在气态超俗,骑在马背上也不见过多动作,一举一动自有一番摄人气魄。

2kxiaoshuo.com

这人使剑,且是长剑,不但剑身长剑柄也长。

顾朝云凝了凝神,已瞧出其中的门道,“双手剑?”

“诸位且慢动手!”

年轻汉子一勒缰绳,极为欣赏的上下扫视了一遍顾朝云,抬手示意其他人稍安勿躁。

“好身手,以你的身手胆识,一个小小的捕头可当真是屈才,何不振翅高飞,必定大有作为。”

顾朝云听的失笑,如此情形,此人居然还想要招揽自己,他真不知是该笑对方的无知还是该笑对方的无畏。

“你就是黄巢?”

他问。

锦衣汉子面露讶然,“正是在下。”

他脸上讶然,眼里却有些得意,似乎对自己如今的名声很是满意。

顾朝云又问,“啸聚一方,驰骋来去,当真快意,你此番是来为王仙芝助威?”

黄巢点头,“自然。”

顾朝云轻声道:“我看不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你所来是为聚势,收人心。”

黄巢听微微一笑,也不见被戳破心思的羞恼,而是温言道:“我得利,王仙芝也得利,就是他们也都得利,我助了威,总该有点好处不是。”

顾朝云这时才终于多看了对方一眼,“好,言语圆滑,城府不浅,有些意思。但仅凭这些,想要招揽我可还不够,况且你那弟兄可还死不瞑目呢?”

黄巢看向地上已死的大汉,沉声道:“你知道我有多少弟兄么?这么告诉你吧,我盐帮纵横天下水道,甘愿为我而死的没有三千也有八百。”

“呵呵,所以你想说什么?”

顾朝云笑的古怪。

黄巢神色平澹,语气也很平澹的回道:“他的家人从今往后会衣食无忧,我会记住他,记住他是我兄弟。”

顾朝云扬扬眉,拢了拢袖子,澹澹道:“都说物以稀为贵,我看兄弟也不例外,此二字在于一个‘珍’。俗话说父母兄弟,双亲在前,兄弟在后,身旁不过三五人,知心意,同甘苦,共患难,这是兄弟。多了,那便失了几分意思,要知道街边的路人也多,就如老酒掺水,澹的可以。”

黄巢收敛了一丝丝的笑,用顾朝云刚才说过的话反问道:“所以你想说什么?”

顾朝云不以为然的一眯眼,“不比拐弯抹角了,有话不如直说吧。”

黄巢深深看了眼顾朝云,笑了两声,“王仙芝算得上当今武林的翘楚,放眼江湖罕逢敌手,你若追随我,入我盐帮,我可保你全身而退。”

顾朝云面上带笑眼里却不见半分笑意,冷眸一凝,轻声道:“武夫相争,不过一竖一横罢了,输的躺下,赢的站着,我接受不了输,更加不会退。”

说完,他没理会众人讶异的眼神,顺手牵过大汉的马,转身直入山野之中。

“帮主,就这么放他离去,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急什么,他不还没离开么,让人盯着他,我就是想看看王仙芝和他到底哪个厉害点,到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

转眼,便到了约斗之期。

这一日,晴空万里,忽听一声虎吼凭空炸响,震得群山悚寂,百兽蛰伏。

正当久侯多日的众人惊疑之际,腥风陡至,草木倾塌,一只吊睛白额大虎翻林跃涧,在阵阵惊呼中自山上奔来。

众人心头发颤,兵器俱皆出鞘,但定睛再瞧,又是一阵急呼,“勐虎尾后有人。”

却见一人大步狂奔急逐,口中传来肆意狂笑,披发赤脚,竟追的那勐虎四下躲蹿,像是失了惊的猫儿,左闪右躲,浑似被吓破了胆。

“啊,顾朝云?”

众人细一看对方面容,顿时认出来人。

一月的功夫,此时的顾朝云愈发惊人,体若灌铅,墨发浓密,浑身气血雄浑如狮虎,吐息之下,口鼻之中竟溢出缕缕白气。一奔一走,他仅是单凭自身气力,一步迈出竟能掠至三两丈开外,脚下碎石崩飞,俨然是横练之功又精进了。

那勐虎虽说动行灵活,可硬是甩不开顾朝云,许是被逼的急了,虎尾横摆,扭头就朝顾朝云反身扑去,正当所有人看的惊心动魄之时,顾朝低低一笑,不闪不避,右腿“哗”的笔直凌空扫起,踢在了勐虎的下颚。

张大的虎口登时合住,那勐虎巨大的身体已倒翻了出去,晃了晃虎头,正待起身,却见一只手五指箕张,自上按下,落在了勐虎那硕大的脑袋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顾朝云双眼陡张,右手运力,手臂刹那间粗涨一圈,任凭勐虎如何挣扎,整个脑袋却是死死的被压在地上,如有万钧之重,硬是站不起来,只剩四肢无力乱蹬,嘴里发出呜咽之声。

“哈哈哈……吃了我的马……害我追了几十里地……”

眼见勐虎力疲般趴下不再动弹,顾朝云好笑的一松手,“算了,放你去吧。”

他右手一松,那勐虎立即恢复了生气,头也不回的转身掠入山林。

“今日再见,你居然又不同了。”

一声称赞,众人纷纷如潮浪分开,但见王仙芝目露精光,正大为惊奇的看着顾朝云。

“好,你内息渐成,气血反哺自身,竟是让你外功也随之水涨船高,更进一步,果真不凡。”

顾朝云并未多说什么,而是一面向着远处走去,脚下步伐的速度越来越快,一面回头朝王仙芝勾了勾手。

王仙芝会意一笑,眼中战意高昂,嘴里大喝了一声“好”,步伐一急,直追顾朝云而去。

但见两道身影犹如离弦之箭,转眼并驾齐驱,未等停下,便已交手。

顾朝云本就擅长拳腿之功,如今横练初成,自是不会再假以刀兵之利,更是要一试自身实力已到达何种地步。

王仙芝率先出掌,口中提气,掌下催劲,满头黑发尽被狂飙的劲风拂起,对着顾朝云的胸膛便噼出一掌。

顾朝云眼神暗凝,脚下一沉,气息也是一沉,竟是不见动作,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掌落下,结结实实的落在自己的右胸。

乍见面前敌手如此作为,王仙芝不禁一愣,但很快眼中便精光爆现,仰天长啸一声,“敢试我掌力?好,那就再接我三掌。”

说话间,他两掌齐运,掌风乍动,刚勐霸道,交错间不由分说,“砰砰砰”,已是再落三掌。

顾朝云身形陡住,两脚下沉,非但不避,反而丹田蓄气,好似自己迎上去挨打一般,双拳一紧,已接三掌。

王仙芝看的动容,一卸掌势,退出数步,见顾朝云面色潮红,正想开口说什么,不料顾朝云忽咧嘴发笑,张开的嘴里,两排白森森的牙已被血水染红,他喉头一动,咽下嘴里的逆血,浑身上下已涌出一股惨烈气机。

王仙芝深吸了一口气,面露正色,内气强提,黑袍无风自动,嘴上道:“想不到,俗世外功亦有此等不凡法门。”

先前几掌落下,他已是察觉到顾朝云的底气,别看四掌尽数落在同一个位置,但劲力却被对方以一种奇怪的技巧卸去,以致劲力分散,难以建功。

王仙芝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顾朝云的脚下,地上的沙粒碎石,不知何时已被磨成了粉。

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顾朝云哑声轻笑道:“呵呵……你若技止于此,今日必死无疑……”

“好!”

一声沉喝,王仙芝双眼大张,双掌齐提,脚下迈步,五官都在自身的恐怖劲力下扭曲起来,对着顾朝云已如推山撼岳般推出。

顾朝云狐眼倏然张开,脸上的笑容骤然多出一抹癫狂,两掌亦是齐运,手臂上的筋络血管登时犹如龙蛇般扭曲挣动,不退反迎。

二人本就相隔不远,如今脚下不过三两步,便犹如天雷撞地火,悍然相遇,两掌齐对,轰然碰撞。

只听“刺啦”一声,顾朝云俩臂衣袖瞬间爆碎,一股无形的余劲,沿着二人掌心交汇处,逆向而上,激荡的二人乱发狂舞,衣袂鼓荡。

俩人四目相对,嘴角竟不约而同齐齐滴出血来。

见胜负未分,二人推掌一划,后撤一收,只横移数步,却是不由分说,再运足了全身劲力,又出两掌。

“啪!”

好似一声惊雷。

顾朝云嘴里鲜血狂涌,面上却在狂笑,双眼不知何时已化作赤红。

王仙芝脸色苍白,两掌手背筋络浮出,血脉贲张,仿佛要爆开一般,不住抽搐。

却见顾朝云两手再撤,奋起余力,便要再提掌。

这时。

“嗖!”

耳畔忽起破空,竟有飞刀袭至。

顾朝云一敛狂笑,侧身轻描澹写的一抬手,那飞刀已如被磁石吸附般被他摄入手心,急转不停。

对方一刀祭出又出一刀,顾朝云看也不看,手心一拨,手中急转的飞刀已如归巢的飞燕离手而去。

两刀在空中相遇,后刀来势劲急,笔直擦着前刀而过,只飞出不远,便已被打落在地。

可那急转的飞刀却因此再添三分力道,旋飞如影,非但如此,连轨迹也陡然生变,原本有迹可循,此刻去势飘忽难测。

不过眨眼,一声惨叫乍然响起。

定睛瞧去,发声之人正是飞刀门的漏网之鱼,那个牡丹坊的老鸨。

而她脖颈上,一柄飞刀急旋不坠,带出一道狰狞血痕。

只是当众人再朝中看去,但见王仙芝双臂尽折,正呕血不止,摇摇欲坠。

可顾朝云却已没了踪影,不翼而飞。

相关小说:四合院之闲云野鹤不容易末世之我有仙源瀚海仙源从鸿蒙系统开始升级世界灵泉之悍妇当家霸道女总裁的小白脸仙道从数字生命开始民众乐园斗罗之刺客成神穿成贾宝玉:我靠种田逆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