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华娱璀璨时代章节

第575章 你个大骗纸

推荐阅读: 我是剑仙国民法医混在洪武当咸鱼红楼之挽天倾黄金召唤师邪恶力量铁血残明惊悚练习生机武风暴仙逆

《甄嬛传》的戏全部集中在横城,没有《赤焰传奇》长途转场的烦扰,《甄嬛传》剧组比《赤焰传奇》早杀青十天。

杀青了,蔡绍芬和孙荔他们各自回家休整了段时日。

昨晚《赤焰传奇》杀青宴结束回房睡觉前,楚轩在群里和蔡绍芬他们再次联系了下。

听到楚轩那边也已杀青,蔡绍芬和孙荔他们各自休整得也差不多了,便在今天赶来京城汇合。

原本在各自进组前就商量好的,杀青后组团去纽黑文那边旅游。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在这次旅游情侣团中,新加入了吴金和谢南。

自九月份吴金来京,并和璀璨时代影视达成初步合作,让《战狼》成功立项。

吴金就暂时把自己的演绎事业搁置,全心全意为自己的“战狼梦”奔忙着。

这一个多月也一直待在京城,多数时间都在璀璨时代影视和文化部里的编剧老师们讨论剧本,也在为投资、建组和拍摄场景的事提前做规划。

期间也不时和楚轩沟通寻求意见,聊着聊着就聊进了“永不分手情侣群”,这个名字很中二的群聊也就多了吴金、谢南这对夫妻,也自然而然就加入了他们的旅游计划。

“卧槽!你怎么这么黑了!”

“楚轩你干嘛去了!”

“差点没认出来。”

“你去挖矿了?”

“拿有折莫夸张?”

楚轩刚进包厢,就迎来朋友们的各种打趣和诧异的目光。

就连服务员妹子也不禁莞尔,因楚轩的变化感到惊讶和有趣。

这样的调侃多了,楚轩也免疫了,和吴金、张进、邓朝碰了碰拳头,用男人式的方式打了个招呼。

他低眉看了眼地面上的酒箱:“又是一件12瓶的茅台,跟你聚餐真的有点恐怖。”

茅台有一箱4瓶的、6瓶的和12瓶的,对于这种酱香型的辣喉咙的高度白酒,他只在吴金这里见过每次都带12瓶一件的来的,这仿佛是吴金的标志性聚餐行为。

“喝多少另说,酒必须管够。”吴金说道,看向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好的。”服务员妹子关门退去。

楚轩在邓朝旁边的空椅子上坐下,看了眼在场朋友们,道:“最近还有什么事?没事的话过两天就走?”

他这边倒是无事,只需空半天时间出来在公司把该签字的文件签了就行,就看朋友们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有,处理完了的话过两天就走。

和刘艺妃分开近两月,他心里也很是想念。

“我们要做个采访,就是《甄嬛传》的,就在这个星期六。”蔡绍芬磕着瓜子道。

孙荔“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楚轩抓了把瓜子,虽然他是公司老板,但并不是什么事都要去知道。

听到蔡绍芬的话,他也大概能捋清楚《甄嬛传》在宣传方案上的情况。

借蔡绍芬的人气在港台宣传,借孙荔等演员的人气在内陆宣传,以作《甄嬛传》在全国播出前的准备。

他也能大概猜到采访的重点,《甄嬛传》在“韩流门”的舆论中就拉满了知名度,当时很多网友对里面的人物及历史背景参与了激烈争论。

以他对公司营销部的了解,这采访估计就是旧事重提,把舆论中网友们争论的点让蔡绍芬这些参演剧的演员来回答,从而在开播前再次拉起足够高的热度,以期《甄嬛传》的首播周有个最好的开局收视。

这样的宣传方式,深得花姐的借势手段,他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但想来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我们这边倒没什么事。”吴金双手环抱,靠在椅背上,双腿岔开像扎马步似的坐着。

“27号我要去拍个广告。”邓朝说道。

“我也要跑个通告,28号。”孙荔附和。

“都这么忙的吗。”谢南磕了枚瓜子。

“那就月底吧,31号出发,行不行?”楚轩说道,依照孙荔和邓朝的档期安排,把出发的时间定在月底。

听到这个时间,大伙儿互相看了看,碰了碰目光明确了下。

“行。”

“那就31号。”

“可以。”

楚轩点了点头:“那就这么说好了。”

经过简单的相商,出发纽黑文的日子就此定下。

服务员敲了敲门,推门进来上菜。

吴金和谢南拿了两瓶酒,一边放一瓶。

等菜上齐,服务员离开,众人正准备端酒喝第一杯,楚轩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楚轩的手机放在桌上,邓朝下意识睨了一眼道:“茜茜。”

“我来接!”蔡绍芬兴致高昂,站起来跑到楚轩这里就拿起了手机。

楚轩从玻璃转盘上拿了杯倒满酒的分酒器,就听蔡绍芬接通了电话,还点了下免提:“茜茜,你猜猜我是谁?”

对面的刘艺妃愣了下,估计是打楚轩电话接电话的却另有其人让她猝不及防,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挨打你当我傻吗,就你那口音还用猜?”

楚轩和大伙儿忍俊不禁,这蔡绍芬简直是掩耳盗铃,她那港普玩这种听音辨人的游戏属于是可以直接认输的那种。

听到他们的笑声,刘艺妃也猜到了他们应该是在聚餐:“朋友们,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呀?”

楚轩刚想说“月底31号”,可“月”都还没说出来,就听蔡绍芬说道:“下个月中旬的样子过来,你乖乖等我们哦。”

“啊?还要下个月中旬?”刘艺妃很惊讶,两边都杀青了,怎么还要二十来天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过来?

楚轩怔色,看蔡绍芬故意骗刘艺妃的模样,他和张进、吴金、谢南相视一眼,一时间乐趣横生。

“茜茜,我们还要跑几个通告!”孙荔为了让刘艺妃相信,帮蔡绍芬说话。

“还有采访,帮剧做宣传。”蔡绍芬接着道,和孙荔互相笑看了眼。

“好吧,让楚轩接电话。”刘艺妃说道。

蔡绍芬把手机递给楚轩,还特意给楚轩使了个眼色,让楚轩不要暴露了。

楚轩拿过手机道:“是我。”

“你没什么事吧,那你先过来。”刘艺妃心中最渴望见到的自然是男朋友,朋友们有事那就先处理事,男朋友先过来才是最重要的。

楚轩刚想说什么,不料蔡绍芬又跑过来冲手机道:“楚轩先过来了我们怎么办,我们可找不到路。”

蔡绍芬冲楚轩挤眉弄眼,让楚轩配合。

在小伙伴们充满趣味性的目光下,楚轩无奈又好笑,道:“我还是和他们一起过来吧。”

刘艺妃沉默了下,语气有些失落地道:“那好吧,我等你们,你们吃饭吧,我起床洗漱了。”

楚轩挂了电话,刘艺妃的失落让他很不想撒这个谎,但蔡绍芬这货把话都说全了,他也就顺着蔡绍芬的话来。

他把手机放下,道:“你们倒是骗得开心,到时候被骂的还是我,真的坑。”

“哈哈哈……”大伙儿欢笑一堂,蔡绍芬和孙荔这两个始作俑者乐得拍桌子。

他们这边倒是欢乐,大洋另一头的刘艺妃就有点郁闷了。

——洛杉矶。

早上的阳光透着些凉意,这边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周文琼家的别墅里,刘艺妃在二楼卧室洗浴间刷着牙。

镜子里,她杵在嘴里的牙刷有些无力的摆动着,眼神也有些低落,脸色看起来很纳闷。

楚轩他们到来的时间,跟她想象的很不一样。

本想着很快就能见面呢,哪想到还要那么久。

原本今天要去小姨服装厂观看的愉快心情急转直下,变得很不美好。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耐着性子多等一些时日。

“茜茜,吃饭了。”表姐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就来!”刘艺妃把心情收拾好,加快速度洗漱完,出门下楼和小姨一家吃早饭。

花了些时间吃完早饭,她坐上小姨的车,跟随小姨一家前往小姨的服装厂。

她本来想打电话给爱兰德,问问爱兰德要不要和她一起去玩,爱兰德家里也是搞服装生意的,估计会对小姨家的服装厂感兴趣。

可想想还是算了,如果她和楚轩在一起,也不愿意有人来打扰她,换位思考下还是别去打扰爱兰德和杰克的二人世界吧。

小姨和姨夫到了服装厂就各自忙活去了,表姐带着她四处转悠四处看。

洛杉矶和娱乐文化紧紧相连,那时尚元素自然也是这座城市的标识之一。

当初姨夫就看中了这一点,和小姨便在这座城市开了服装公司。

但生意难做,这么些年来都依赖于有限的廉价市场,推出自己的中高端设计却没人青睐,去上层时尚圈推广又没那个渠道和引路人,想为豪来坞制片厂搞定制也接不了单,竞争不过大厂。

发展发展不开,扩张扩张不了,只能随波逐流跟风时尚浪潮喝点汤,维持住看起来已经到顶的客户圈子已是很不容易,到如今小姨一家离大富大贵很远,但衣食无忧小富即安也挺幸福。

表姐毕业后就进公司帮小姨姨夫的忙,属于是继承家业的那种。

看厂子里员工忙碌的样子,刘艺妃突发奇想。

如果马克龙夫妇接受她的提议,让爱兰德家里的服装生意接入马克龙的影视服装产业链,那能不能让小姨家的服装厂也一并加入?

咦?

这好像是有一定可行性的耶!

但又有一个问题,马克龙帮助爱兰德家,是因为爱兰德能够成为马克龙的儿媳,他们是一家人。

她想让小姨家也掺和进去,这好像没说得过去的理由。

主要是小姨家的业务并不是影视服装制作,想要转行就完全依赖于马克龙的带领和帮助,可马克龙凭什么帮小姨家?

光靠她和爱兰德的朋友关系,还不足以达成这项阶层差距过大的利益上的合作。

除非,璀璨时代能和马克龙明确合作,她或者楚轩趁机把这件事提出来。

对于双方能够达成商谈中的战略合作下,帮小姨家只是顺手的小事。

如果真成了,那小姨一家应该会很开心吧,妈妈外婆舅舅他们肯定也会对她和楚轩赞赏有加。

刘艺妃把这事放心里,又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

“小姨,再见。”洛杉矶机场,刘艺妃和爱兰德分别跟周文琼和杰克挥手告别。

在小姨家玩了几天,明天就要上课了,刘艺妃和爱兰德也要回纽黑文了。

对于刘艺妃来说,此行的目的圆满达成,就等马克龙夫妇的电话,再来进行下一步的商谈。

但在她想来,下一步商谈也应该没问题,她谈的所有条款都是很有诚意的,璀璨时代也是有和马克龙合作的实力的。

从资本角度来看,马克龙还不如璀璨时代呢。

从各自地位来看,马克龙在豪来坞的地位,更是远不如璀璨时代在华国娱圈的地位。

如此情况,即便有金在熙这位竞争对手,她对下一次商谈也有信心。

而对于爱兰德而言,此行称得上是完美的,经由刘艺妃的帮助和建议,这几天去杰克家里,马克龙夫妇对她的态度明显有变化,那偏见的目光也在慢慢消失。

如果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又能获得双方长辈的认可和助力,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幸福的呢?

这一切的转变,让爱兰德和杰克对刘艺妃很是感激。

正如老杰克说的,刘艺妃是他们真正的朋友。

“妈妈,我回来啦!”从纽约下了飞机,在杰斯开车迎接下,刘艺妃和爱兰德、凯特琳顺利从纽约回到了纽黑文。

爱兰德在中途下车回了公寓,刘艺妃到家后就呼唤着妈妈,宣示着她这个宝贝女儿安全归来。

刘小丽穿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女儿回家,她心里的石头就此落下。

因为对女儿的溺爱,茜茜说什么“长大了要独自办事”之类的话弄得她失去了判断,和妹妹周文琼通话后被骂了一顿才反应过来洛杉矶的安全系数并不高。

她双手叉腰,摇头叹气:“以后出门把团队带上,不然你小姨又要骂我脑子进水。”

刘艺妃“噗嗤”一声,跑过去扑在妈妈的怀里,眯着眼感受着妈妈的气息:“以后一定,绝不让你们担心。”

回到了温暖的家,这次洛杉矶之行也就彻底结束。

她也期待下一趟的洛杉矶之行,不知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

她在笔记本电脑上记录着,把这次经历的感受写了出来。

刚到洛杉矶下了飞机的茫然,到了那座奢华酒店的不适,遇到张义谋和江之强两位大老的惊讶,再到去马克龙夫妇家里的紧张和谈完事的开心、放松……

点点滴滴,值得回味。

最后她写道:“楚轩,我要追上你了哦。”

她看了看自己所写的一切,然后ctrl+a全选,按下back键删除。

正经人谁写日记呀,她只是因这段难得的经历兴致一起回味一下罢了。

只是,楚轩不能如预料中的到来,还是让她有失落。

而这份失落,在回归校园生活中,在离楚轩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的日历画圈下,渐渐又化作满满的期盼。

……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又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上午,天气越来越凉,同学们注意保暖,我们下周再见。”

课堂,斯嘉老师温柔地道,宣布下课。

十来位同学收拾课本,各自起身准备离去。

“茜茜,今天去我家吃饭,你说的火锅我搞懂了,器具齐备,就等你和我去买食材。”爱兰德把书本放进挎包,把挎包拉链拉好后起身,将包包放右肩上挂着。

爱兰德对大盆水煮肉和火锅傻傻分不清,这些天通过刘艺妃的讲解加上自己去查了些资料,才搞懂了两者间的区别,也明白了火锅要怎么弄。

刘艺妃表示,跟外国人解释华国菜真的好难,主要是华国对一些事物的叫法用英语翻译不到位,外国人理解不到点子上。

被爱兰德缠了这十来天,她才终于把爱兰德教会了。

“行,那我下午过来。”刘艺妃怀抱着课本,和爱兰德往教室外走。

“好,早点来,带我去买食材,给我说说哪些好吃。”爱兰德和刘艺妃转道,走向教学楼的出口。

“OK。”刘艺妃应下,出了教学楼后刮来一阵微风,让她感到股冷意,把双手插进衣兜。

今天10月31号,就要进入十一月份了,纽黑文也是彻底变天,温度来到了十度以下。

“哈喽,凯特琳。”爱兰德跟凯特琳打了个招呼。

茜茜的这位女保镖在这片教学区已经出名了,学校里有保镖的人不少,但没一个像凯特琳这么酷的,就跟黑寡妇一样浑身透着飒气,这也是凯特琳的魅力。

凯特琳双手抱臂稍稍倾斜着身,用肩膀靠着树干,头上戴着黄绿色军帽,鼻梁上架着副黑色墨镜。

这是凯特琳的招牌动作,也是她常用的扮相。

只是让刘艺妃稍微不解的是,以往她从教学楼下课出来,凯特琳就会收回动作来跟她汇合。

可她现在离凯特琳只有几步之遥,凯特琳却还没半点反应,依然保持着她的动作,并没有和她离开的意思,这让她感到有点奇怪。

凯特琳摘下墨镜,眼里含着笑,往刘艺妃身后看了眼。

“嘿。”

刘艺妃倏然怔住,身后传来声音,而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她转身一看。

爱兰德完全没反应过来,刘艺妃飞快地将怀里的书本就塞到了她的手上,她猝不及防下“啪啪”两声还掉了两本书在地上。

爱兰德一头雾水,就见她的姐妹一阵风似的扑进一个东方面孔的男人怀里。

“楚轩,你个大骗纸!”

相关小说:我成了异界主宰签到:开局解锁无双仙体绿茵绝杀之王系统绝对是毒瘤息影后他成了电竞大神重生后她带着空间修古董我真的不能言出法随重生后太子开始追求我木叶之六道净眼开局往生堂契约胡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