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法海穿越唐三藏章节

第四百九十八章 从此背上了贼头的锅;他们究竟为什么要反目成仇?

推荐阅读: 黄金召唤师仙逆国民法医红楼之挽天倾惊悚练习生混在洪武当咸鱼我是剑仙机武风暴铁血残明邪恶力量

尤其是太上老君的兜率宫,那可是在三十三重天之上的离恨天...

而他的齐天府,则是同诸多神仙们的府邸都建在九重天...这可不是用醉酒之后,不小心走错路就能解释得清的。

故而当他把金丹吃了个饱,解了酒气之后,却是勐然惊醒,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这才干脆又反下天去。

相对比起来,只是在蟠桃园偷吃蟠桃的事情,到是算不得什么大事儿了...甚至还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桩谈资。

也正是从此之后,大圣就成了三界之中有名的“贼头儿”。

如今大圣拜三藏法师门下,专心正道修行,但此事传扬出去之后,却还引动了另外一场风波...那就是大唐的盗门众人,开始祭拜大圣的排位神像了...并且还想要供奉大圣成为盗门的又一位始祖。

以往他们拜的是盗跖与东方朔...

盗跖又名柳下跖,乃是在春秋时期一位豪雄,据记载,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但其又奉行盗亦有道的行事准则,说是名为大盗,其实是一位带领奴隶们反抗压迫的义军首领。

而他的兄长,则是当年的鲁国贤臣柳下惠。

至于东方朔,以凡人之躯,跑去天庭蟠桃园偷桃,还当真让他偷下两枚来,由此可见他的技艺之高超...要知道他可不是如大圣一般的“监守自盗”。

盗跖已经死去多年,东方朔久在蓬来,更是不应这个盗祖的名头...大圣就不一样,在得知是这些小偷儿在拜自己的时候,便直接顺着香火之力处处显灵,将那些贼盗抓了个现行,该教育的教育,该送官府的送官府...

总之,他们被大圣一番教化之后,一个个算是从此改邪归正了,这也是大圣不负师父的教导,自是一桩功德事。

也就是他们做些偷盗之事,并非谋财害命,否则把大圣招来...可不见得还有改邪归正的机会。

当然,也有些冥顽不灵的不听大圣劝善...大圣不得已之下,便稍微念了几句经文,那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

盗贼们一个个痛哭流涕,表示自己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大圣对此十分满意,并且同意了他们在一心向善的情况下,可以继续供奉自己的牌位。

因此有些盗贼小心询问:“祖师,我们以后能不能劫富济贫?不是我们手痒,主要是这手艺如果就此失传,也太可惜了...”

大圣思索一阵,才道:“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们要记着,只能劫那些为富不仁的,若是让俺老孙知道你们对良善之辈下手...哼哼,你们知道后果。”

“这个简单!”有一个小子开口笑道:“我们去偷那些强盗的...民间的富商其中或许有良善之人,但那些打家劫舍的强盗,绝对不在此列。”

大圣一听,倒也觉着不错...当年他们师徒西行时的财货,正也是得自那些占山为王的山匪遗留。

这些偷儿们若是以自己为祖师的话,也是算是一桩传承。

而后的江湖上,便多出了一批劫富济贫的“侠盗”来,他们一个个全都带着猴儿面具...自称是大圣门弟子。

大圣:...

这贼头的锅,大圣也就因此而背得死死的,轻易摘不下来的那种。

只是后来同师父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师父对此事可是持了肯定的态度的,唯独只有一点...大圣门弟子的所作所为,必须要有一个核心纲领为引导,如果只是口头约定,行事毫无顾忌...那么日后大圣门若是为有心人所用,恐怕也会好事变坏事儿。

三界人间,此类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了。

用师父的话来说,这是因果...大圣门之兴起,完全是因自己而起,那么这个责任就得自己来承担,而大圣自然也不会推卸。

并且还特意拜托了六耳猕猴,让这位后入门的师弟,时不时就帮忙听听看大圣门中的情况,若他们有什么出格的时候,便直接通知到自己。

并且留下了以自己猴毛制成的通讯法器。

此等法术,六耳猕猴也只是向大圣了解一下其中的原理,便轻而易举的学会了...这也为真君神殿办事提升效率,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原本一直用来跑腿传信的孝天犬,也因此空余出了许多闲暇时光...嗯,能更加专心的陪伴小杨公子了。

杨府之中最紧张小杨公子也不是旁人,正是孝天犬...虽然小杨公子自能开口说话之后,便一直称呼孝天犬为叔叔,但孝天犬始终还是把自己放在狗的位置上,将小杨公子当成是自己的少主。

即便是杨戬说话,也不管用。

这也正是孝天犬的忠心之处...当年梅山兄弟还奇怪,明明能够跟二爷当兄弟,可孝天犬偏偏心甘情愿只当二爷的狗...后来知道他们主宠有过一段共患难的经历,甚至二爷为了孝天犬甚至能放弃自己的性命,才明白孝天犬对二爷为何如此忠心。

同时也让他们对二爷更加敬佩,甘愿拜在二爷麾下。

法海收了蟠桃,蟠桃在特殊的花篮之中盛放,是能够长时间保存的...不似那人参果,取下若不及时享用,便就失去效力。

众人稍微盘算了,心说王母娘娘算的是准...三藏法师门下正巧是有八位弟子,算上三藏法师本人一共九人,一个一颗正好把这九只蟠桃分完。

旁人也不用多惦记了。

八妹与杏仙下了祭台,却见姐姐龙吉公主向自己招手...杏仙表示自己就不过去了,八妹便同杏仙耳边轻言了几句,一个人走到了龙吉公主身旁。

“姐姐,姐夫。”

龙吉公主看着自己这个幼妹,笑道:“在真君神殿办差可还习惯?”

“二郎表哥待我极好,我在真君神殿学到了不少东西。”

见小妹在下界还算如意,龙吉公主稍稍点头,然后又说道:“此番我下界来,参加唯识宗的开宗大典只是一节,另还有一桩要事在身上,需要往真君神殿跑一趟...等大典结束之后,咱们正好顺路一同过去。”

“好啊。”八妹当即笑道:“那这些时日,小妹可就要缠着姐姐了...”

说着,八妹瞄向了一旁的洪锦,故意说道:“姐夫,且把姐姐借我几日。”

洪锦眉梢微抖了两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姐妹两个以往压根就没怎么见过,这会儿倒是一派姐妹情深的样子。

早知道这位八公主精灵古怪,如今也算是见识了。

但不论如何,洪锦在这件事情是不会提什么反对意见的...正好也趁这个机会,让她们姐妹两个好好熟络一下,联络一下感情。

她们姐妹在人间待的时间越长,洪锦自己也能多在人间放松些时日,对于他们这些身在封神榜的正神来说,想要有个正当的理由下界,那还真是不太容易。

龙吉公主执掌姻缘殿...她之所以忽然叫住了这个基本没怎么见过面的八妹,自然是从这小妮子的身上,看出了一些什么端倪。

其实在场众人身上的姻缘之气,也全都在龙吉公主的探查之内...大多数人身上姻缘之气,还是比较简单明了的。

少数有些纠缠成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但这也都不算什么。

唯独龙吉把目光望向大唐皇族那边儿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大开眼界...可没几个善茬!

“南无大慈大悲观音菩萨。”

而正此时,寺中上下齐齐念动了菩萨的圣号...这是菩萨上了祭台。

“阿弥陀佛。”

菩萨与法海相互一礼,口中同时念了一声佛号,而后相视一笑。

“距贫僧上次来长安,选取经人前去西天灵山大雷音寺,才不过十五年...却不曾想,当年凡僧唐三藏,已然证道圣佛...如今更是在这慈恩寺中开宗立派,当真是佛门之幸事,三界之幸事,众生之幸事,可喜可贺。”

面对菩萨的夸赞,即便是法海完全有资格照单全收,但还是谦虚了几句,并且表态道:“小僧一日是凡僧,终身是凡僧,圣佛之号加身,诚惶诚恐,但渡化三界众生之志,始终不改;斩妖除魔之心,更不会变。”

“三藏,你且看——”

菩萨也不跟三藏过多拉扯,却直接飞身云上,而后以杨柳枝一指,却见这慈恩寺内,划出一道青光来,直奔寺院后园。

众人的目光连忙追随那青光而去,却见那青光直接在慈恩寺后园假山之中,打了一道泉眼出来。

咦?

有人发出了一声轻咦之声。

原本他们以为是在这慈恩寺中藏了一处仙泉,但细细感应了一番,发现这泉也寻常,并不算什么仙灵之水。

正当他们不明所以的时候,却又见云中的菩萨,直接将自己的羊脂玉净瓶横过来,藏于其中的“三光神水”,便好似不要钱一般,被菩萨倒入了那泉眼之中。

轰!

一时间,周遭的灵气向着那泉眼处疯狂汇聚。

而菩萨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原状,一手托着玉净瓶,一手捏着瓶口处的杨柳枝,缓缓落下云头,嘴角隐含笑意。

菩萨表示:不是仙泉不要紧,造一口出来就是了。

旁人想要造仙泉,那是有心无力,但对于菩萨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而且,这其中可是倾注了小半瓶的三光神水...君不见那些龙族们一个个眼光放亮,他们甚至想要来这处假山仙泉之中,做个泉龙王。

菩萨出手就是大手笔,但众人也知道菩萨与三藏法师的关系,便也不会觉着此事有什么不妥。

但是还没完。

菩萨在祭台之上站定之后,却是从袖口之中取出一物来,只是她将此物握在手中,众人只能看到那物件的佛光,竟能透过菩萨的手,向四方透射出来...却始终未能看到被菩萨握在手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菩萨不是喜欢卖关子的人,但有些事情确实得往后压一压,只听菩萨开口说道:“我佛如来坐镇灵山,不能亲至慈恩寺为唯识教开宗贺,故而委托贫僧送上这一颗舍利子,为开宗之贺礼。”

舍利子!

“这是灵山前任教主优婆罗陀佛坐化之后所留。”菩萨将手摊开,任凭佛光在人前辉耀,“我佛如来言说,三界得小乘教法大乘者,唯三藏一人耳,此舍利子何当归于小乘解脱天处。”

嘶——

在场众人听了这话,就没有一个还能保持澹定的,即便是镇元大仙与黎山老姆这两位,也多多少少是有些意外的。

没想到如来竟然如此大的魄力。

要知道优婆罗陀佛留下的舍利子,绝非寻常舍利子可比。

那祭赛国金光寺原本供奉的那一颗舍利子,与这一颗比起来,那简直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差。

同时...当年的一桩悬桉,也算是在今日有了结果。

当年灵山前任佛祖坐化之后,可并没传出佛祖舍利子的下落...毕竟是佛祖坐化,怎么可能不留下舍利子呢?

其中如来佛祖自然就是“嫌疑人”之一,另外便是“接引佛祖”,“弥勒佛”等,甚至还有人怀疑是太清圣人收走了。

但是今日实锤到了如来佛祖的身上,解开了这个疑团。

可这个烫手山芋,却落在了三藏法师的手里。

没错,在众人的眼中,无疑认为这一刻舍利子是烫手山芋...甚至有些喜欢脑补的,已经开始构思出一部灵山大雷音寺与慈恩寺唯识宗的恩怨情仇。

尤其是原本作为师徒的如来佛祖与金蝉子,为什么一个自立门户,脱离灵山创建唯识宗;另一个为什么打着送贺礼的名号,实际上却是做祸水东引之事?

他们究竟为什么要反目成仇?

而最让他们想不通的就是,明明菩萨与三藏法师关系匪浅,为什么还会答应佛祖,来送上这一颗前任佛祖优婆罗陀佛的舍利子?

“多谢佛祖赐宝。”

法海并没有拒绝,他还向着西方灵山的方向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

“有劳菩萨了。”

法海又向菩萨一礼。

二人对视一处,菩萨见法海心志毫无动摇之色,心中更是赞叹不已...要知道当自己得了佛祖所托时,一时之间都是有些难以平静的。

相关小说:我在东京养赛马预判之王这个江湖不太一般这个江湖不太萌我有一家古艺店斗破里的鸿蒙灵宝人在柯南朝五晚九力道神尊忍界,从砂隐村开始变革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