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龙族抽卡,开局成为高天原头牌章节

第二百零八章:何止是冲冠,连天都给冲破了

推荐阅读: 仙逆铁血残明国民法医红楼之挽天倾机武风暴混在洪武当咸鱼惊悚练习生我是剑仙邪恶力量黄金召唤师

此刻在满是废墟的卡塞尔学院,林夜紧紧拥抱住了绘梨衣,他将女孩搂的很紧很紧,生怕对方从自己怀里熘走。

只有当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到底有多么浓烈。

就算林夜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实力,足以能将卡塞尔学院毁灭,但他内心深处是充满彷徨的,他生怕绘梨衣被有心势力掳走,然后进行那些惨无人道的试验,这对于林夜而言,未来绝对是一种痛苦折磨。

他无法想象失去绘梨衣的日子,更无法想象绘梨衣被日日夜夜的进行解剖与研究,好在这一切都没有成为现实,好在这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对不起阿夜,是绘梨衣没有照顾好自己,绘梨衣在先前听到了一种棒子声,然后就被吸引到了一个很大的地洞里面,绘梨衣非常担心你,生怕那个公卿人再出现,可是绘梨衣找啊找,都没有找到那个带着公卿面具的人,反而找到了一个带着奥丁面具的人,他想对绘梨衣下手。不过最终绘梨衣没有让他得逞,对不起阿夜,是绘梨衣让你担惊受怕了……”

绘梨衣在林夜怀里哭泣,虽然她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能感受到林夜为了她而彻底陷入疯狂,对方直到现在内心也非常痛苦,似乎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责当中,这让绘梨衣很难过,觉得都是自己的错。

“绘梨衣,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林夜将绘梨衣紧紧拥在怀里,泪水不可抑制的流淌下来。

他真的没有责怪绘梨衣,虽然绘梨衣说的语无伦次,表达的也不是很清晰,但他也同样知道这其中凶险,他了解龙族剧情,知道带着奥丁面具的家伙有多么诡诈。

哪怕对方可能只是奥丁的傀儡,想要从那种诡异东西中摆脱出来,也绝对不是轻易的事情。

好在绘梨衣最终脱离危险,并没有被带着奥丁面具的家伙得逞,否则林夜真的不敢想象接下来绘梨衣所面对的是什么。

根据林夜的猜测,很显然幕后势力应该是奥丁的手笔,奥丁很有可能是龙族世界里的某位龙王,或者是一位混血君主,但不管如何对方也必然拥有着龙王级别的实力,哪怕是目前的林夜也无法针对这样的存在。

那个出现的家伙大概率是奥丁的傀儡,这一次绘梨衣也是实属侥幸,若是奥丁的真身前来,绘梨衣没有任何机会逃脱,就连林夜也无法针对对方。

绘梨衣很有可能已经被奥丁针对,如果接下来他的实力不继续增强,真的很有可能会失去绘梨衣,而这一次就是给林夜敲响的警钟。

一旁的诺诺则一脸汗颜,她好几次张了张嘴,但都没敢吱声,她觉得林夜与绘梨衣这对情侣抱得这么紧,她现在说话的话,属实有些不礼貌了。

而且诺诺也不敢插话,生怕搅扰了这两位的温馨时刻,要知道这可是一对黑白双煞,真将俩人惹急眼了,一个眼神就能够灭了她,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诺诺觉得还是让两人将这份甜蜜温馨的动作结束了之后,她再发表自己的言论。

虽然她什么也没问,但通过两人之间的交流,诺诺也大致能猜到这场毁灭的前因后果,大概率就是这个带着奥丁面具的家伙从暗中催眠了绘梨衣,让绘梨衣离开了卡塞尔学院,至少离开了卡塞尔学院的视野范围,从而前往了冰窖底部。

至于为何没被发现,很显然冰窖系统被入侵了,否则不可能查不到绘梨衣出现在那里的踪迹。

紧接着对绘梨衣自身安危非常担忧的林夜选择了爆发,那时候林夜不得不爆发,哪怕不是卡塞尔学院的人掳走了绘梨衣,可既然幕后势力已经在卡塞尔学院下手了,那么林夜也就只能施展出自身力量,将那幕后势力之人困在整个卡塞尔学院里,这才是最保险的决断,否则幕后势力暗中带着绘梨衣熘走,林夜才是真正的绝望。

因为自始至终他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所为。

这次卡塞尔学院全体所有人也同样表示崩溃性无奈,他们当然理解林夜的心情,心爱之人被掳走,未来也可能会承受惨无人道的折磨,任谁也不可能就此放弃,哪怕是毁掉整个卡塞尔学院也在所不惜,很多人都理解林夜,他们心中其实更痛恨的是幕后势力。

若非是幕后势力对绘梨衣下手,局面怎么可能会演变成这种地步。

以施耐德为首的卡塞尔学院的执行部专员们都在紧急搜索着关于幕后势力的线索,但凡能够找到一些也能够给予林夜提示,某种程度上而言,整个卡塞尔学院跟林夜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都是想要快速的找到隐藏在卡塞尔学院里的幕后势力,从而能够找到绘梨衣。

但值得一提的是,幕后势力隐藏很深,若不是对方亲自现身想要擒拿绘梨衣,可能绘梨衣还发现不了对方,而且对方很显然是判断失误了,对方天真的以为通过梆子声就能够控制绘梨衣,却没想到早在东京的时候绘梨衣就在林夜的帮助下,自身的白王血统迎来了成长,至少在控制那份紊乱血统的时候,绘梨衣已经有了一定的掌控力。

所以绘梨衣才能相对从容的爆发出那股血统实力,从而将带着奥丁面具的家伙硬生生焚烧而死。

在解决掉了这个家伙之后,绘梨衣自行走出了冰窖底部,从而与天上的林夜会合,如此一来,那暗中笼罩的阴谋也就不攻自破了。

林夜第一时间解除了自己的爆发力,紧紧拥抱住了绘梨衣,只要能够找到绘梨衣,就相当于找到了他的全世界。

诺诺在真正联想到了这一系列事件的前因后果之后,她哭笑不得的同时,内心有一种深深的感动。

哭笑不得则是因为林夜毁灭了卡塞尔学院,也同样是因为林夜的这份举动,让她内心有种深深的感动,这个男孩儿真的是将所谓的冲冠一怒为红颜演绎的淋漓尽致,那何止是冲冠啊,简直就连天都给冲破了。

“咳咳……”

诺诺故意咳了两下,她心系卡塞尔学院师生们的安危,所以不由得想找林夜这个当事人问一问,至少也要弄清他们的下落。

直到林夜看向诺诺,后者浑身勐的一激灵,有点不敢说话了。

“如果你想要问卡塞尔学院师生们的话,就到冰窖的那个地方找他们好了,他们都在那里。”

林夜语气冷冷的说,也同样给诺诺指明了方向。

诺诺不由得眼前一亮,顺着林夜手指方向,她知道那里是卡塞尔学院装备部研制装备的地方,名为瓦特阿尔海姆,由装备部那群狗贼们亲自打造,至少在防御力方面还是比较靠谱的。

波—

前方瓦特阿尔海姆的方位,废墟里,一个狗狗祟祟的脑袋探了出来。

相关小说:带核弹去修仙穿成宝可梦的那些年危机游戏做不了帝婿就只能成贤圣斗罗:若坨救我!开局躺平,截胡五星女帝老婆大唐小侯爷农家美娇娥小林的半岛生活我在霍格沃茨做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