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游诡异复苏,我神明的身份瞒不住了章节

第二百零三章 獬豸的审判:善恶有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铁血残明混在洪武当咸鱼国民法医邪恶力量我是剑仙红楼之挽天倾黄金召唤师机武风暴仙逆惊悚练习生

陈景乐知道,就算太阳再勐烈,也总有照不到的地方。

这些阴暗角落,久而久之,就会滋生各种污秽。

正常人都是尽量远离这些阴暗污秽,若是实在避无可避,被污秽蹭上,就只能自认倒霉,只有在被压迫到承受不住、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会奋起反击。

所以说,大夏百姓都太老实了。

老实人在如今这个社会,是要吃大亏的。

陈景乐不是什么圣人,看到污秽,想到的是一把火烧干净了事。

简单粗暴,很符合他的性格。

至于如何善后,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就主打一个管杀不管埋!

可能有人不服,那咋办?

要不你报警吧!

儋耳是个好地方。

可再怎么好,也拦不住人群里混进一些败类,他们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开始骑在别人头上作威作福。

对此陈景乐只能说:“不是所有人,都是人。”

在人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上面,他更倾向于荀子的观点。

有些人的恶,真是刻在骨子里的。

这点在小孩子身上,往往得到明显体现,皮和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皮孩子会让你生气,坏孩子会让你觉得心头发寒。

正常人很难想象几个半大的小孩,会因为觉得好玩,选择欺辱并杀害一个年纪和他们相彷的小姑娘,并且还凭借自家关系,成功躲过法律的制裁。

陈景乐想看看,郭庭这次还能不能继续躲过去。

到底是他们家牛逼呢,还是自己这个乡下来的小小境主更胜一筹?

……

钟旭民内心隐隐不安。

借助阴兵实力,南坟岭乃至周边都没能找到禁婆的踪迹,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匆忙赶回郭家别墅,免得郭耀堂出意外。

“怎么样?”

看到他回来,郭庭立马迎上去问。

钟旭民摇头:“没找到人。”

没找到?

郭庭愣住:“不是说重新定位了吗?”

说起来钟旭民也觉得奇怪:“这次占卜完全算不出来。”

按理说不应该啊,对方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周春梅难以置信:“怎么会,她一个老太婆,又老又瘸,大晚上能跑哪去?”

钟旭民无奈,事实上就是没找到。

当然,不排除对方留有余力,或者还有同伴的可能性。

郭庭眉头紧皱,那死老太婆一天没有落网,他就一天不得安生,这诅咒太厉害了,普通人防不胜防。

总不能让人家民事局的大队长时刻守着他家吧?

他就一小老板,可没那么大本事。

“南坟岭到处都是矿坑,说不定已经摔死了。”周春梅咒骂道。

钟旭民无语,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阴兵出马都没能找到人,你该不会觉得自己搜索能力比阴兵还强吧?

他打定主意,如果今天之后,对方不再出手,那他就准备回局里复命了。

郭家这档子破事,他是不想再掺和了,总感觉插手太深,会有不好的后果。

作为一个修炼者,每当出现类似的感觉时,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因为这是第六感做出的预示,绝不能轻视。

反正该做的他都做了,局长那边就算怪罪下来,他也有理由。

总不能为了不值得的人,把自个儿搭进去吧?

他可没有这么傻。

……

就在这时,

钟旭民突然警兆顿生,浑身汗毛倒竖。

他甚至来不及反应,众人便被一股恐怖气息笼罩包围。

这股气势,散发着阴冷又肃穆酷烈的味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同时,又心头发慌,呼吸困难。

连钟旭民这样的修炼者都觉得难受,郭嘉三人更不用说,一个个脸色憋得发紫,还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

无间地狱吗?

连带屋内光线环境都发生了改变,仿佛进入另一个次元空间,恐怖阴森至极。

郭庭惊恐不已。

“难道是那个老太婆打上门来了?”

来不及多想。

下一秒。

一头比人还高的独角怪兽,从虚空中走出,冷漠的眼神睥睨在场众人。

“善恶有报!”

一道充满正气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微微低头,独角怪兽带着所向披靡的气势,狠狠朝郭耀堂撞过去,径直撞到他心口上。

卡卡卡!

一连串的骨头断裂声音,郭耀堂心头瞬间塌下去一个大洞,尖锐的独角直接贯穿前胸后背。

噗!

鲜血喷涌而出,离得最远的钟旭民身上都被溅到。

温热的鲜血将偌大的客厅,近半个区域都沾上了血腥气息。

郭耀堂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身前,到死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钟旭民脸上满是惊恐。

他终于反应过来,那股来自灵魂层面压制的强大气息,是怎么回事了,即便针对的不是他,依旧差点让他跪倒在地。

绝对是那位没错!

而这头独角怪兽,他也认出来了。

獬豸!

这是獬豸!

传说中的神兽,长相类似麒麟,全身长着浓密黝黑的毛,双目明亮有神,额上通常长一角。拥有很高的智慧,懂人言知人性,能辨是非曲直,能识善恶忠奸,是司法公正的象征。

司衙门口通常都有獬豸凋像。

此时此刻,却有一头獬豸冲出来,将郭耀堂当场击杀。而他给郭耀堂的护身符,甚至没能起到半点保护作用。

这算什么?

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力量!

成功创死郭耀堂后,獬豸的身形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具胸口凹陷,生机全无的尸体。

郭氏夫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尖叫。

看着自家儿子倒在血泊中,郭庭目眦欲裂,周春梅更是两眼一黑,直接昏厥。

钟旭民愣在原地,呐呐无言:“这、这……”

……

郭耀堂还是死了。

死状虽然比不上他两个哥哥惨烈,但也称不上好看。

心头仿佛被泥头车创了一样,胸骨全碎,嵴柱被打断,整个人差点折成九十度。

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过,能死在那位大人的攻击之下,不知是否也算一种荣幸。

郭庭精神遭受重大打击,整个人都萎靡不振,一夜白头。周春梅醒来后,精神有些失常,疯疯癫癫的,疑似惊吓过度。

钟旭民心情复杂。

而跟局长汇报这件事时,对面一开始听到郭耀堂死了,明显还有些恼怒,以为是他办事不力。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然而当听到钟旭民提到的獬豸,以及那股令他发自灵魂深处畏惧的气息时,局长又沉默了。

“这事你别管了,赶紧回来。”

明显能感觉到局长此时有点发慌。

钟旭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换作他是局长本人,他也慌。

本来以为只是帮个忙,能让局里获得一批额外收益的同时,顺便解决一下儋耳境内的不稳定因素,谁知道中途却引来那位大人物的插手。

而且似乎那一位站在和郭庭一家的对立面。

只能说,局长这次真的是……自求多福吧。

果不其然,第二天儋耳民事局就收到通知,局长换人了

众人惊愕。

这事实在太突然了,实在想不到发生什么事,才让上面做出这样的决定。

唯有钟旭民才知晓内情,但是这事他不能乱说。

相比民事局,治安局就惨多了,直接来了一场大地震。

郭庭夫妇自然也跑不掉,直接被逮捕。

因为这件事性质过于恶劣,一旦披露出来,不单止是儋耳,连带整个琼岛的形象都会被影响。

本来琼岛这几年就负面新闻层出不穷,若还是继续上分,那谁还敢来琼岛旅游?谁还敢来琼岛投资?

总之必须严惩!

钟旭民本人也吃了警告处分,还是念在他只使用了护身符,以及阴兵没有搜索到有用信息的情况下。

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事实上,陈景乐出手的第一时间,琼岛分部那边就得到消息了。

好歹分部也是有几名A级坐镇的,常人察觉不到,但在高手眼里,动静可谓不小,何况陈景乐本来就没打算隐藏。

这可是大事。

琼岛分部顿时就坐不住了,立即展开调查。

李云亭坐在会议厅上首,阴沉着脸,看一眼调查结果,当即冷笑:“我们有些同志,似乎办公室的空调吹多了,脑子有些拎不清了。才几天啊?就忘啦?那些个死在诡异手上的同志和普通百姓,可都在看着你们呢!”

与会众人不敢出一言以对。

那位的到来,确实让不少人放松了警惕,觉得不用再面对凶戾恐怖的诡异,可以喘口气了,不仅是地方局,分部乃至总部,都有这种苗头出现。

可是他们都忘了,和平从来不是谁赐予的。

神明固然强大,然而大夏今时今日的安定,也离不开先前所以民事部同志的拼死作战。

还没到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

紧接着,一场波及整个儋耳,乃至整个琼岛范围的整治行动,正式展开。

从琼北到琼南,从省城到乡村!

一时间,各种行霸纷纷遭到打击,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

琼岛闹出那么大阵仗,陈景乐自然看在眼里。

或者说,人家就是专门做给他看的。

这么一尊大神呆在琼岛,是个人都得小心翼翼。

分部负责人李云亭要是不懂事点,估计后脚就得跟儋耳局一样滚蛋。反正他是直接与京城总部对接的,压根不用看琼岛这边脸色,干脆果断出手,还能搏一个好名声,不管哪方面都让人挑不出毛病!

陈景乐对此没什么好说的。

还是那句话,太阳照不到的地方,但凡污秽滋生,大不了一把火烧个干净!

杀人者死。

李兰是杀人了没错,不过她也死了。

在陈景乐出现的那一刻,倒在废弃矿洞中的李兰,其实生命就已经走到了尽头,只是执念在支撑着她的意识,不舍得离去,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后面她被陈景乐带到纱帽岭顶峰,已经是另一种形式存在。

而陈景乐在了解了事情来龙去脉后,决定出手。

对他来说,只是举手投足的小事,却是李兰苦苦坚持了十五年,拼了老命都要做到的。

无他,只是惯例维护阴司的公正性。

杀人者死。

陈景乐没有袒护谁。而且,他也给郭耀堂机会了。

一招“善恶有报”,如果郭耀堂平生不曾为恶,自然毫发无损。

可惜,獬豸给他判的是恶报。

个中承负,咎由自取!

……

和处在风暴中心的儋耳相比,定阳则显得风平浪静许多。

打什么扫什么,其实都不影响老百姓生活,大部分人还是站在阳光下,不会接触到阴暗里的污秽的。

顶多茶余饭后多点谈资。

定阳,是一座县城。

外省人估计都没听说过这座城市的名字。

因为定阳真的很小,只有不到30万人口。

不过由于位于琼北,离椰城很近,民俗方面跟椰城很相似。

而且因为椰城城镇化水平过高,一些民俗活动不方便在椰城展开,反而是定阳这边保存得比较完整。

今天定阳的黄竹镇就很热闹。

因为是黄竹镇一年一度的军坡节,也是黄竹境主的公期,当地村民正在为这一项盛事做准备。

所谓公期,是当地人的说法,也就是常说的平安醮会。

两广一带也有类似的,一般称作“社”的,即祭祀本村境主,以及分米饭还有猪肉。

而偏吃食的琼岛公期,则跟高凉府的年例有些相似。

有些市县的公期,还会与军坡节合到一起。

比如说过年期间,公期与军坡节同时举行,既抬公出行游境,也会大吃特吃。

但不能说公期就是军坡节,军坡节就是公期,二者不是一个概念。

公期主要还是以供奉的本村境主庆贺为主,简单说就是本村的一个习俗,是供奉本村境主的节日,仅限于本村内举行,外村不参与的,场面不大,各村公期日不一,内容多为抬公过境。

而军坡涉及范围,最小也要覆盖一个乡镇,十里八乡百村都同时参与的一个大型民间祭祀活动,供奉的以冼太夫人为主的各大神明,场面宏大。装军、检阅、巡游等多种形式,要更加丰富些。

信奉冼太夫人的地区,比如琼北诸县市,军坡与公期并存;不信奉冼太夫人的地区,比如琼南,就仅有公期。

相关小说:满级铁匠游异界铁匠家的神医小娇娘美飒爆了诸天万界最强铁匠空降巡捕房的狐狸领主的种田游戏虚数之环赛博朋克:传奇人生人在奥特,我的马甲不太对劲我在伟大航路摸尸那些年诸天:重回九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