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章节

第176章:意想不到的封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推荐阅读: 暗黑系暖婚我在足坛疯狂刷钱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我投篮实在太准了将进酒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我的细胞监狱系统逼我做皇帝宦妃还朝

待方源醒来后。

他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压着。

努力睁开眼,发现有个女人趴在他的身上。

头发长长的遮挡着脸,以致于方源一时间不知道是谁。

伸手撩开对方头发的时候,方源总算是看清楚了对方容易。

“妙颜?!”

方源轻声呼喊。

还是这么近看着杜妙颜。

这是一张弹指可破的绝色俏脸。

睫毛长长的,一颤一颤似乎表示主人即将醒来。

眼角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水,似乎在此之前曾经哭过。

樱桃小嘴摸着胭脂,泛着微红的色泽,令人有种一尝究竟的想法。

不过正在这个时候,杜妙颜从睡梦中醒来,被方源刚才的呼喊醒过来。

“方源?!”

“方源你醒了?!”

杜妙颜大为激动。

眼睛顿时就红了。

她连忙向外大叫,叫来大夫检查方源的情况。

“我无碍,感觉好很多了。”

方源笑了笑说道。

他清晰感觉自己身体好了很多。

身体多处还很疼,但已经没有在山上那么疼了。

“还是得让大夫给你检查检查。”

杜妙颜强调道。

她太担心方源了,不希望方源留下后遗症。

方源昏迷期间,全城大夫都自发来检查一遍,动用最好的手段医治方源。

不仅如此,杜妙颜还拿出宫廷金仓药,远比外面的金仓药要好数倍,用于医治方源。

这才使得方源这个时候感觉好了很多。

很快,外面的几个大夫进来。

检查一番之后表示恢复了很多,按照这样养伤很快就会好过来。

“我昏迷多久了?”

方源挣扎着要坐起来。

杜妙颜见状,立即坐在床边扶着方源坐起。

刚坐起,方源就觉得浑身疼痛,但好在还在承受范围之中。

“一天了。”

杜妙颜疼惜道。

昨天昏迷,今天醒来。

方府众人无比担心,更有百姓自发起祷告,希望方源能尽快醒来。

“现在情况怎么样?”

方源点点头,沉声道。

“情况相对乐观!”

“辽州没有百姓伤亡,但骑兵损失了三百八十九人。”

杜妙颜如实说道。

她本来是坐镇刺史府的。

后面战胜,方源被扛回方府养伤,她则赶过来。

因为方府不少人将杜妙颜认为是未来的主母,杜妙颜也乐意,所以一直留在方源的房间。

期间,张三和杨思讷以及尉迟敬德等人到来,看到方源还没有醒来,将辽州城的情况告诉杜妙颜。

以便于方源醒来想要第一时间得知情况。

“让张三厚葬!”

方源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

将近四百损失,差点就过半,损失真惨重。

“你不要难过,这些不能怪你。”

杜妙颜见方源脸色沉重,安慰道。

“嗯......你刚才哭过了?”

方源叹息一声,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若不是自己,其实他们不用死去的。

但若不是自己,可能会更多的人死去。

人生有时候就是操蛋,不管怎么选都难。

“哪,哪有?”

杜妙颜当即脸色一红,连忙将头转移其他地方去。

她对方源的情愫早已经表达,但不代表被方源发现自己为他哭不害羞。

而且她和方源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实质的变化,依旧是比朋友好,尚且没有达到情人地步。

主要是......方源一直不主动,她被动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谢谢你。”

方源柔声道。

伸手握住杜妙颜的玉手。

那一瞬间,杜妙颜的娇躯一颤,脸更红。

但似乎为了回应方源,她再次回头看向方源,眉目含情。

片刻之后,杜妙颜红着脸慢慢向方源靠近,脸越来越近,脸越来越红。

不会吧?

方源有些震惊,也有些期待。

看着杜妙颜的樱桃小嘴越来越近,心跳加速。

但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传来声响。

杜妙颜顿时像是被吓到的兔子。

她神色变得慌乱,立即起身。

方源顿时心中一叹。

错失良机啊。

“老爷,老爷,您醒啦?”

红絮和青媱的声音响起。

巨子和杨秀兰以及赵梓萱也进来。

看到方源真的醒来,顿时喜极而泣,眼睛红红的。

众人的注意都在方源的身上,以致于没有发现杜妙颜此时的窘迫。

“让你们担忧了。”

方源笑了笑说道。

“你小子真不省心,搞这么严重的伤回来。”

“方源,下次不要这么拼了,你坐镇幕后就好,拼命的事让属下去办。”

“源哥你真厉害,大大的英雄,我要嫁给你,我回家就让我爹做主把这门亲事定了,嘻嘻。”

众人三言两语。

但最后都被赵梓萱的话吸引过去。

杜妙颜顿时就急了,敌视着赵梓萱,正想说话。

“胡闹!”

“小屁孩一边去!”

方源顿时板着脸道。

赵梓萱太小了,两人年龄也相差太多。

尽管自己无法改正这个时代女人成婚早的习俗,但自己不接受就行。

“我哪里小?!”

赵梓萱顿时气得跺脚。

傲然地挺了挺胸脯,神色间略带自信。

以她的年龄,这个身材其实已经不错。

但在方源的眼里,却还是小萝莉而已。

与她身旁成熟富有润味的杨秀兰相比差太多。

“干嘛呢?”

“找打是不是?”

杨秀兰当即尴尬推了推赵梓萱。

这丫头真不害臊,这么多人面前还这个样子。

“我怎么了?”

“这里又没有其他男人......白爷爷老了,不算男人了。”

赵梓萱不服,气呼呼说道。

但很快发现巨子也在这里,于是连忙解释。

众人一愣,随即忍俊不禁,方源更是没忍住哈哈大笑。

“你这女娃,咋不会说话!”

巨子黑着脸说道。

特么的,老了就不是男人了?

像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玉树临风。

“白爷爷莫气,我不是说你不算男人,是不能男人......”

赵梓萱看巨子生气了,连忙解释。

但却越解释越乱,越解释就让巨子的脸色越难看。

“巨子,我管教无妨,我这就拉下去打一段。”

杨秀兰大感尴尬,气呼呼将赵梓萱拉走。

赵梓萱嚷嚷着,但最后还是被拉走。

“妈呀,笑得我浑身都痛。”

“巨子,男人否?”

方源还是没忍住在笑。

这笑是好事,但身骨没好啊。

于是这样笑着,让方源浑身都痛。

“你去死吧,笑死得了。”

巨子板着脸离开。

看方源没事,他懒得留下。

很快,府上更多人知道方源醒来,都纷纷走过来。

消息也传了出去,刺史府的官员知道后立即前来问候。

尉迟敬德正住迎宾馆,也收到方源醒的消息,动身去方府。

张三和杨思讷等人是最先到来的。

他们向方源汇报更加详细的情况。

辽州一城四县恢复了之前的情况,并且似乎更加热闹。

司户柳文石接手原司功汪温书手上的工作,动员州府对方源进行宣传。

在州院学子们的推波助澜下,方源赫然已经是一个拯救辽州,拯救河东道的大英雄。

仅仅是一天的时间,方源之名再次响亮河东道,远比之前护送红砖到猩州更加让人震动。

毕竟那是东突厥千骑,已经在河东道不少州县破坏过,整个河东道甚至整个大唐都知道其厉害之处。

但任它怎么厉害,最终还是被方源带着辽州逐渐的骑兵剿灭。

辽州从一个小地方,彻底成为河东道的新贵。

张三等人刚刚禀报,尉迟敬德就到。

“拜见尉迟将军!”

张三等人连忙行礼。

“尉迟将军,请见谅不能行礼。”

方源在床上郑重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

“方刺史英雄少年,不要太在意虚礼。”

尉迟敬德摇摇头,客气说道。

不过眼睛都在方源的身上,认真审视着。

“尉迟叔叔。”

这时,杜妙颜缓缓开口。

“妙颜你也在啊。”

尉迟敬德当即看向杜妙颜。

两人闲聊几句,尉迟敬德便再次看向方源。

“方刺史,我代表朝廷向你问话。”

尉迟敬德沉声道。

话落,现场众人脸色皆是一正。

“请问。”

方源也是正色道。

“请问你是怎么击败东突厥千骑的?”

尉迟敬德看着方源,沉声道。

所谓的代表朝廷问话,其实是他的问话。

但他的意思也没错,因为他就是代表朝廷来支援。

只是没想到,人才刚刚到,辽州城就在方源的指挥下取胜。

“靠李丹秋和李思文姐弟英勇善战。”

“靠辽州百姓义愤填膺帮忙守住城。”

“考自愿参军的士兵们奋不顾身搏杀!”

方源沉吟片刻说道。

对于尉迟敬德这个问话,他感到很奇怪。

但奇怪就奇怪,还是得认真回答,毕竟对方现在代表着朝廷。

“那请问四边城门坍塌是怎么回事?”

“我赶过来的时候,听到辽州有惊天的爆炸声。”

尉迟敬德再问道。

这才是他最注意的地方。

城门坍塌砸死东突厥骑兵,这肯定才是取胜的关键。

因为战场他去观察过,大部分死的都是在四大城门附近。

能让城门坍塌的爆炸,可能是非常可怕的武器。

作为将军,尉迟敬德天然反感这些武器。

若是这么可怕的武器出现,还有他们将士什么事?

“这是秘密,暂时不能告知。”

“我会向皇帝如实说明的。”

方源沉声道。

果然,炸药才刚刚出现就被人盯上。

但这种炸药方源不会让别人得到的,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个时代人们对炸药还没有概念,是非常可怕的武器,可以用于震慑宵小。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不能由本将通报上去?”

尉迟敬德眉头微微一皱道。

他盯着方源,眼神的审视更浓。

“抱歉,不能。”

“此事事关神迹!”

方源摇摇头,沉声道。

“那行吧。”

“我的话就先问到这里,其他事就问刺史府吧。”

尉迟敬德听到神迹二字,童孔缩了缩。

想了想,于是没有逼问下去,回头如实写给皇帝就对了。

以自己的功绩,事后问皇帝应该能够问到其中的关键吧。

“谢尉迟将军。”

方源神色依旧,但心中松了口气。

没有逼问就好,以后就拿皇帝做挡箭牌吧。

至于是否真的如实禀报皇帝,方源的答桉是否定的。

“我先告退了。”

尉迟敬德露出笑容。

与方源和杜妙颜告别离开。

他走后,张三等人也觉得自己差不多离开。

“张三留下,其他的先回去。”

方源叫住张三。

杜妙颜在一旁,看方源没有叫她出去,心里甜甜的。

自然,红絮和青媱也在这里,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人。

“州尊有何吩咐?”

张三上前几步,小声问道。

“城门坍塌的事有对外说明过吗?”

方源沉声道。

“没有,不少人看到巨子他们放炸药,所以没有对外说明。”

“据我所知,普通百姓对炸药没有太多关注,但世家都在打听炸药是什么。”

张三小声说道。

现在百姓都在传着方源的神迹。

对于城门坍塌一事,讨论的人并不是很多。

“慢慢放出消息,就说那是神迹,故事你自己编。”

方源沉声道。

“是。”

张三张张嘴,最后只能应是。

编故事他没问题,但编神迹的故事他有点慌。

可是方源的命令他也不敢拒绝,于是只能乖乖应是离开。

“方源,你担心炸药会被人盯着?”

杜妙颜小声问道。

她没亲眼看过炸药的威力。

但能够炸倒四大城门,必定威力很大。

“盯上就盯上,他们也得不到。”

方源摇摇头,冷声道。

世家什么的被盯上他无所谓。

但如果朝廷想要,这就是个麻烦。

杜妙颜一听,也就没有继续问其他。

她还想说可以跟她爹说,但看方源有把握,就不再说话。

时间缓缓过去。

下午,李丹秋姐弟和薛娇燕姐弟到来看方源。

几人都没有受伤,但情绪似乎显得有些低落。

第一次上战场,又见证那么多同伴死亡,对他们影响很大。

方源安慰他们,他们的情绪才慢慢得以恢复。

众人正要离开,张三等官员再次到来。

“州尊,好消息,圣旨来了,是封赏!”

张三拿着圣旨激动说道。

“本官看看。”

方源激动接过圣旨,激动打开。

不是朝廷文书,而是圣旨,说明是皇帝直接封的,意义更大。

李丹秋几人留下来,期待地看向方源手中的圣旨,想知道会不会有他们的封赏。

“恭喜,你们都有封赏。”

“丹秋封为正七品上致果校尉,思文封为正七品下的致果副尉。”

方源看一眼李丹秋姐弟恭喜道。

他们两人一个是统帅,一个是副统帅,直接封七品,朝廷真舍得。

李丹秋和李思文一听,顿时露出骄傲的神色。

“我弟呢?”

“我弟呢?”

薛娇燕连连追问。

“博武也有封赏,从九品上的陪戎校尉。”

方源继续看下去说道

这次和东突厥之战,杀敌最多的就是薛博武。

不过只是一个小兵,估计也是因为没有后台,所以封为从九品上。

“欧耶!”

“弟弟你好棒!”

薛娇燕大喜。

激动地在薛博武身上捶捶打打。

薛博武憨憨笑着,也是很开心。

“那你呢,方源。”

杜妙颜在一旁问道。

红絮和青媱也是好奇看着。

真正的功劳着应该是方源才对。

李丹秋姐弟和薛博武与都封官了,方源总不能落下吧?

方源笑了笑,继续看下去。

他对自己的封赏并不是很在意。

以自己的年龄和就任辽州刺史的时间,还没有到升官的时候。

不过看到自己的封赏后,方源顿时一愣。

这是个意想不到的封赏。

“怎么样?”

众人看向方源,紧张问道。

“正五品上,长安令!”

方源有些复杂,又有些震惊道。

不到一年,竟然又升职了,而且还是长安令。

“长安令?!”

“太好了,太好了!”

杜妙颜一愣,随即激动大叫。

升为长安令,方源就能搬去长安城了。

那里是真正的权贵中心,自己也不用再奔波辽州。

“恭喜州尊,贺喜州尊!”

张三等人立即向方源道喜。

“从刺史变成县令,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薛娇燕不明所以,好奇问道。

“这你就不懂啦。”

“长安令虽然是县令,但却是帝都的县令,直接归陛下管,吏部无权任免。”

“关键是,品级从以前的从五品下升为正五品上,而且还是在权贵比树叶还多的长安城做县令。”

杜妙颜在一旁解释道。

尽管是从刺史改为县令,但却是长安的县令。

薛娇燕哦了一声,似懂非懂,没有再问下去。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休息休息。”

方源摆摆手道。

情绪并没有太激动。

众人见状,相视一眼,纷纷离开。

方源也不是不开心,而是有些舍不得。

辽州一城四县才刚刚起步,自己付出那么多在里面,却还没有开花结果就走,多少有些伤感。

但当官也是为了升官。

做那么多政绩其实也有升上去的想法。

只是自己若是升上去,辽州刺史该由谁接替?

这么好的位置,不能像武陵县一样被别人摘桃子!

可张三不行,他长史的位置才刚刚坐下,不够资格。

汪温书和周凯乐以及孙泰河这三个县令更加不够资格。

想了一圈,方源一时间想不出到底谁够资格又是自己的人。

相关小说:赛博朋克:地狱边缘[猎人]团长遗弃史寒门齐天虐杀原形从成为祖宗人开始九叔:尸甲天下首富从货柜寻宝开始全职驱魔师超甜!隐婚老公每天哄妻入睡隐婚:影帝老公花样宠女儿患癌症那天,我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