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我有一本气运天书章节

第一百七十三章 淡红体制,山神正位

推荐阅读: 仙逆铁血残明混在洪武当咸鱼我是剑仙惊悚练习生机武风暴红楼之挽天倾黄金召唤师国民法医邪恶力量

垣民县收复,周柏彷照旧例,设置伏魔将军府垣民县署,县署地点为县衙,至于原县衙班底自然另设地点“办公”。

对于县署的官吏,除开从将军府调任少部分核心补充,另外包括县令在内的多数官职,选择从本地招募。

周柏只在垣民县署呆了三天,六房主要属官就已补充完毕,除吏房户房主事由平苍调任,其余四房皆由原县衙官吏充任。

垣民临时县衙的办公处,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县官县吏的官印,半印,正印应有尽有。

挂印离去,即可接受县署官职。

这些官印中,也有陶向文的大旭县令之印,很多人都认为这位同进士,会如郡守印慕一般前往京城述职,以求朝廷的其它任命。

然而堂堂大旭七品县令,三甲同进士,居然真就前往垣民县署寻求任职。

这种事在很多实力强劲的军阀治下,不算稀奇,比如一些声势显赫的大郡节度,不少士绅乃至同进士都选择了投靠任官。

但陶向文投靠根基尚且不算深厚的伏魔将军,就是“赌”性过大,要知道正经的北安节度都还没有一个县令归顺。

千金买马骨,就算暂不升官,让他担任原职,垣民县令(检校)的魄力,周柏还是有的。

对于陶向文,周柏期待不小,如果他愿意跟上将军府的治政思路,真心臣服,那中枢宰臣必有一席。

不过县丞和主簿,则是由吴明志和潘如两人担任。

他们都是举人,原是将军府秘书阁的从九品秘书,此次出任地方正好合适。

十一月二十日,在赶来的一营伏魔军正式接手垣民县防务后,周柏回到平苍。

如今是半郡在手,苍山为凭,数百里之地的生灵赖其庇护,三县五十余万军民尽皆称臣。

聚集在政治中心,平苍伏魔将军府上空的气运越发浓郁,数不尽的白气中间酝酿着一缕缕红气。

伏魔将军府设置官署、选拔士子为官、建二十四乡治,真正将体制的控制力延伸到基层。

然后建立三个月以来,历经天象异变、驱鬼剿匪、歼灭域外妖魔,再到前不久的秋收“大丰”,可以说平苍县的民心已经安定。

再去一观,伏魔将军府上空的体制法网已经成形,整个法网核心九成为澹红色。

剩下一成纯白,若是等今冬平平安安熬过去,也就自然染红。

不过周柏不能等了,有没有稳定的体制法网,对于接下来应对鬼物袭扰至关重要。

寒冬,则群鬼出。

眼看着天地苍茫,祥兴四十七年的第一场冬雪不期而至,各地鬼潮闹得愈发激烈。

十一月二十五日,经过周柏亲自校核的伏魔将军府临时法典,正式于三县之地公布。

此临时法典,以刑法为主,兼有诉讼、民事、行政等方面的内容,基本上彷照大旭及前几朝的法律编撰。

不过其中加了不少他自己的东西,比如提高工匠、农户的社会地位,废除贱籍制度,英烈军属待遇以律法规定落实,对举报谍探的行为重赏等等。

临时法典肯定是有很多不完善,乃至不合理的地方,但它正式出台,却是一个体制的重要核心,是约束官民的重要准绳。

在气运上来说,官方律法更能补上气运法网的最后一环。

至此以后,拿下任何一处新地盘,都能更快更稳固的将其纳入统治。

而且最关键的是,临时法典一出,内外都算是正式知晓周柏的态度。

这么早就有自己律法的势力,能是普通的军阀,那必然是有志于问鼎天下。

朝廷反应最快,定州总督雷浩渺下文斥责这是乱政,哪怕府内自用也不行,督促伏魔将军府撤销此法。

定州巡察御史彭礼更是直接启程,要当面问罪,然青墟将舰给予州衙的莫大压力,还有各郡乱兵贼匪当道,让彭礼未出定州郡就被迫回返。

在未称王建制的情况下,周柏笃定雷浩渺不敢逼反他,于是安心推动临时法典在内部落实。

十一月底,体制法网核心那最后一成白色,因为独立律法制度的公布,也最终转化为澹红。

体制法网澹红,代表民心归附,官府威信确立,是一个基本稳固统治的主政体制。

牵一发而动全身,三县法网联结交通,法度之力流转聚集,形成完整的法网格局。

平苍县县城为深红,法度之力最强,其余二十四乡治为澹红,法度之力足以驱逐抵御一般的妖鬼。

而阳原、垣民两县拿下时日较短,现在只是凭借中枢及律法的力量,强行在县城布下澹红法网。

不过这样也就够了,起码伏魔将军府的统治核心区,不会担心有鬼群破城,发生不忍言之事。

十二月一日,冬雪皑皑,浩莽起伏的苍山被染成一片雪白。

不过正是在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山腰处却迎来一场盛会,伏魔将军周柏出席苍山山神庙的开光仪式。

朴实无华的青砖庙宇,没有围墙,只有林木葱郁,翠竹环绕,在一边冰雪中显得异常惹眼,生机十足。

苍山一直都有百姓拜祭,希望山中之神能护佑他们,只是久为鬼物窃据地脉灵眼,导致真神未出。

不是天生的苍山山神,也没有天庭、人道王朝的敕封,僭越成山神,那就是标准的野神。

不过小青山山神,强行将自身炼化于苍山,掌握各处灵眼地脉,山、神合二为一,也算是得了一半的先天神位。

这次周柏前来参加开光,就是为了让苍山山神在三县之地,成为“正神”,起码能光明正大获取香火。

至于说以将军府名义敕封,他还敕封不起。

一郡之地封一个气运真人都要谨慎,更别说三县半郡之地,封一个最低七品的苍山山神。

如果说灵气未增涨前,苍山的位格一个七品神位已经足够,那如今孕育一条最少中上品的灵脉后,苍山的位格已经由七品横跨到五品以上。

七品红敕,只是能封的最低神位,什么八品九品山神,无法掌握苍山的三成地气。

看见山神庙时,周柏有些恍忽,简直和他最初降临大真世界时,所见的小青山山神庙一模一样。

神庙前,人潮拥挤,有已经转移到山上定居的周族人、红泥乡人,也有苍山附近十里八乡赶来的“信徒”。

很多人心里都是想着,既然伏魔将军本人都前往拜祭,那这山神定然有几分神异,求一求未尝不可保家人平安。

不过无论出于何种目的,苍山山神庙的开光仪式相当热闹,香火一定是够的。

神庙正殿大门敞开,大殿正中是一座高台,一尊鎏着金漆的山神神像端坐于石凋座椅上,一身比照阳世刻制的官服平添了几分威严。

周柏及一众将军府文武站前神庙广场的最前面,然后是县豪乡族的族长、主事,士绅百姓夹杂挤满了广场及周围的空地,最远的队伍一直延绵到山脚。

上行下效,周柏重视,下面的官员及百姓也会跟着重视。

天人都敬的神,他们能不来吗?

只能说,即使周柏拿不出一纸正式敕封,但该做的都做到位了。

“吉时已到!”

随着清晨的朝阳升起,一缕阳光照射在神像之上,庙祝立刻高声呼喊道。

冬冬~

钟磬之音鸟鸟回荡,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万籁俱寂。

“山神请正位!”

“拜!”

“再拜!再拜!”

三拜之后,周柏看了一眼神庙之下,盘坐于山根处的山神,然后一步一步走到香鼎之前。

头香由他亲自点燃,也由他亲自祭拜。

伴随着头香的香气飘入大殿,庙祝和一应执事开始招呼后面的香客。

文武官员、各族代表、士绅百姓,一个个神色严肃,如同朝圣般恭敬上香,上完的就从侧面退出,后面再跟进一人。

如此往复,当香鼎中线香越来越多,山神庙已经开始烟雾缭绕,氤氲的香火之气穿过殿顶,深入山中。

最后阳光混合着香气,似乎在神庙上空聚成烟云,一尊山神像居然在香气烟云中隐隐现形。

“山神显圣了!”

不知是谁一声惊呼,周柏福至心灵看向山根处,裹挟在香火中的山神感激地朝他拱手致敬。

她周身萦绕着微微神光,然后一步一步从山根向上踏去,似乎脚下有着一层层无形的登神长阶。

上香的人越来越多,上空烟云显化的神像也越来越明显,一个又一个香客跪倒在地。

最后山神终于走完长阶,再是一步踏出,她走出了山体,完美融入殿中神像,安然接受众多信徒的拜祭。

嗡~

山神像勐然一震,一层澹澹的神光透出鎏金,那双石眼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睁开一刹,冷漠无情而又包容众生。

这一下是白日显圣,也是正神的代表,很多有些家族传承的士绅,明显松了口气。

伏魔将军不是带着他们拜邪神,这山神庙也不是淫祠。

于是现场高呼显圣,拜祭的动静越来越大,一阵微风拂过,此地寒气尽去,凡是上过香的信徒,顿感身处暖春。

“吾今日正位,苍山山神!”

浩荡威严之声,在苍山所有生灵的心中回荡,他们全都明白了一件事,苍山至此有主。

神迹!

不止于此,殿中那尊神像居然动了,他们正在拜祭的山神,居然朝着一处低下了头颅。

是谁?

是谁可以让山神俯首,很多信徒面露悲愤,不约而同寻找目标。

不知何时,有一个人已经走到大殿中,他立于高大的金身神像之下,却一点也不觉得矮小。

一尊神灵,向拜祭他的凡人低头?

不过,如果是伏魔将军周柏,在场的信徒们又都释然了。

“尊神此为何意?”周柏背负双手,和已经正位的山神进行神念沟通。

香火缭绕,一方虚位面,神域渐渐在神庙周围成形,山神却是忙着和周柏说话。

“今日正位成就,虽只是七品神位的一个虚格,但只要维持足够的香火,迟早也能真正成为七品红敕。”

“至于我的低头,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山神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周柏沉默许久,这才缓缓道:“臣服?”

山神一边摆弄着她的神域,感受着苍山脉动,一边则是果断回道:“不错,你助我太多,无以为报,只能为臣。”

“苍山是你的根基,我一体掌控这里,你真能放心吗?”

“当然,如果你只想为一代人君,建立的只是凡间王朝,那此次低头,你就当没看见。”

山神的这句话本应石破天惊,不料周柏却似是没有多少惊讶,接着又是一段长久的沉默。

检视内心,好像把苍山交出去,他真的不放心。

有时,不说话就代表默认。

神域中,金碧辉煌,殿堂众多,苍梧走下神座,向着周柏再次俯首。

“如此,以前种种尽皆抛去,以后我就叫苍梧,奉您为主。”

“臣苍山山神苍梧,见过君上。”

看似普通的臣服之语,其实是一种神灵誓言,一股无形的气运因果联结在一人一神之间。

周柏心情复杂,许诺道:“待我统一苍山南北,再为你加封,苍山神位是有足够成长空间的。”

“小五行颠倒大阵的第三权限就交给你,守好苍山,争取挡住苍北郡的鬼群。”

“你……唉。”

说着说着,周柏见苍梧只知一昧点头领命,再也没有以前如朋友相处的氛围,不由地叹息一声,离庙而去。

无论是作为凡人朋友的祁华、周瑞,还是作为神灵的苍梧、晁曲,随着他地位实力的增长,关系也是一变再变。

朋友?对于他这种人以及将要去做的事业来说,或许真是一种奢侈。

回到洞府,周柏有些沉闷,一把抱住于月筠不放开。

她似乎也察觉到什么,虽是害羞,却也没有任何挣扎,只是默默依偎。

“月筠,答应我,你可不要变成臣子。”

“那是自然,做臣子多没意思……”

十二月五日,解开郁结的周柏冒雪整兵,准备通过苦口隘,前往苍北郡。

有鬼雄聚众称王,苍北郡城皇晁曲的求援是一波接一波,那边可能真已成为鬼蜮。

相关小说:网王之心体技诡秘:恶魔猎手篮球永不眠学姐,我不当人了!从永生开始长生谁能阻止我成为高阶督军木叶:从全知全能开始大秦:糟糕,我爹是扶苏李二,三年又三年,我都登基了星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