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家父朱重八章节

第一百七十八章 紫禁城飘香(二合一)

推荐阅读: 黄金召唤师铁血残明机武风暴我是剑仙混在洪武当咸鱼惊悚练习生国民法医仙逆邪恶力量红楼之挽天倾

金陵紫禁城,文华殿,朱爽端坐于书桉后喝茶。

东厂管事太监曹纯,则站在一旁,汇报关于茅山烟草的后续处理事宜,表示原秦王府烟草司的人,在曹国公李景隆跟句容知县冯默的配合下,已在当地搭建烤烟房,准备烤制香烟了。

又提了李景隆收了白举人家产、女卷的事,且提及白胡氏的姿色。

“那的人,都夸白胡氏国色天香,国公爷好福气!”

朱爽澹然一笑,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曹国公收了白府的家卷,对那些女人而言,反倒是件好事。

李景隆真若不管,有些侍妾怕要被卖入青楼的。

“就这些?”

“呃,还有一事,最早发现烟草的猎户林强,说在山中发现一种从未见过的水果,个头很大,果肉似面团,吃起来甜甜的。曹国公命人摘了一车送过来,小的已命人试吃,目前还未发现问题。”

朱爽哈哈一笑,“拿几个过来,给本宫瞧瞧!”

曹纯迟疑,“呃,那几个小太监吃完不到半个时辰,是否等……!”

朱爽道:“不必在等,拿来便是!”

心里想,老子自己种面包树,结出的面包果,我还不知这东西有没有毒吗!

曹纯闻言,忙命人取六个面包果来,用托盘装着拿进殿内。

朱爽拿一个在手捏了捏,发现果皮很厚实,冲小春子道:“把这东西送……算了,找个地儿,咱们自己烤吧!”

朱爽本想让小春子,把面包果送到光禄寺。

之所以不是御膳房,是因为御膳房是清朝才有的机构名称。

而在明朝前期,一般由光禄寺为皇上做饭,到了后期,则是由太监们来做,称为“内庖”。

在明朝前期,皇帝都老老实实吃光禄寺做的饭,从流传下来的菜单看,洪武皇帝的一日三餐,可不像后人想的那么简朴。

早膳四个菜,而午膳则有:胡椒醋鲜虾、烧鹅、燌羊头蹄、鹅肉巴子、咸鼓芥末羊肚盘等十二道菜。

不过到了后期,皇帝们就不爱吃光禄寺做的菜了,原因也很简单,就两个字,难吃。

万历时京城流行的谚语“四大不靠谱”叫:翰林院文章,武库司刀枪;光禄寺茶汤,太医院药方。

其中“光禄寺茶汤”光荣上榜,可见其饭菜的难吃程度,在整个京城都出了名。

然而光禄寺这样的机构,油水太多,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纵然是皇帝之尊,也不愿轻易改动。所以嘉靖时,便命司礼监司礼监掌印、秉笔,掌东厂太监等人包办。

而在此刻,有洪武皇帝的威名在,光禄寺的饭菜虽不至太过难吃,但也没好到哪去。

老朱依旧是简朴的性子,饭菜好吃难吃的,不会太挑。

然朱爽却早就受不了了,看着手中的面包果,心中有了主意。

“小春子!”

“奴婢在!”

“你带人,在东华门附近,找个空闲的院落,搭建个简易厨房,先把这东西,放在火上,给咱烤熟了!”

小春子一愣,旋即道:“奴婢遵旨!”

身为太子心腹的小春子,在宫中的权势还是不小的。出去后很快寻找空闲院落,按朱樉的吩咐,命人搭建简易厨房,准备炊具、调料。

这番举动,自然被人报到朱元章处。

老皇帝听了直按太阳穴,这太子优点不少,缺点也是很多。本性奢靡,喜爱享受、美食,瞧这架势,是不打算吃光禄寺的饭,准备开小灶吗?

这习惯可不好,得去管管啊!

想到此处,冲贴身太监庆童道:“走,咱也去瞧瞧,这太子开小灶,要弄什么好吃的!”

因为是在宫内,便只有几名太监随行。一路来到东库附近,远远的便闻到一股香气,那味道似麦香,又带奶香。

朱元章好奇,不知朱樉弄的什么。

冲有喧闹声的院子进,见朱樉、太子侧妃邓氏、太子妾室李氏,以及朱樉的几个儿女,都在院内吃东西。

见朱元章突然进来,朱爽忙带着妻儿子女见礼。

老朱见儿子一家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心中颇不是滋味。瞧见王氏不在,没好气道:“太子妃呢,怎么单单背着她,莫不是没把她当成一家人?”

朱爽忙道:“禀父皇,儿臣命人请她了,只是观音奴这几日胃口不佳,所以才不来的!”

老朱哼了一声,没再说其他,毕竟还有太子侧妃与妾室和几个孙子孙女在,也不好苛责朱樉。

这时,年仅五岁的朱樉幼女,未来的长安郡主用小手捧一块切好的面包果,递过来道:“皇爷爷,你尝,可好吃啦!”

朱元章铁血冷酷,可瞧见这乖巧可人的小孙女,一颗心瞬间柔软起来,蹲下来笑道:“谢谢咱的乖孙女,这么好吃的东西给爷爷,你舍得吗?”

小女孩道:“当然舍得啊,这的一切都是皇爷爷给的,我怎么会舍不得一点吃的呢!”

朱元章大笑,“这小东西,还真机灵!”

小女孩道:“我不小,我都长大了,什么都知道啦!”

朱元章童心大起,笑着道:“那你跟咱说说,你都知道啥?”

“我知道,皇爷爷很辛苦,不过有父王替你,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朱元章又笑:“你父王现在就替我做事,皇爷爷已经不那么累啦!”

“真的吗,那皇爷爷能带我玩吗?”小女孩认真道。

朱元章道:“当然可以啊,你有什么愿望,皇爷爷都答应!”

小女孩道:“那你能管管我父王吗?”

朱元章笑:“哦,他怎么啦?”

“他昨天凶我啦!”

朱元章表情严肃,认真道:“他怎么凶你的,你好好说说?”

“昨天我找父王玩,结果他说,上一边玩去!”

“哦,那你想我怎么管他啊?”

“你也训他一顿呗!”

朱元章眼泪都快笑出来了,道:“好,我一会训他!”

小女孩道:“你光说你训他啊!”

朱元章笑,“晚一会,晚一会!”

小女孩道:“为什么晚一会啊,为什么现在不训,你是不是舍不得他啦!”

“好,我现在训,算了,还是打他一顿吧!”

朱元章站起身,望着朱樉的一大家子,忽觉鼻子酸酸的。

他现在虽是九五之尊,儿子、女儿一大堆,孙子孙女也不少,却没有那种天伦之乐的感觉。

瞧身边的这个小丫头,真的是太羡慕了,要是再能有小女儿,该多好!

老朱想到这,越发有揍朱樉一顿的冲动。

然不等他做什么,大腿已经被一双小手抱住了。

低头一看,那小丫头抱着他的大腿,脆声道:“算了,皇爷爷,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朱元章见状,哭笑不得,“真原谅他?”

“嗯,原谅他吧!”

“好吧,看在乖孙女的面上,今天原谅他了!”

小女孩冲朱樉道:“父王,看到没,我今天救了你一次,下次注意点幼!”

朱爽见状,也有些忍俊不禁,上前抱住小女儿,在其娇嫩的脸蛋上捏了下,“嗯,我谢谢你啊!”

小女孩一把搂住朱爽的脖子,显得无比开心。

然其他几个孩子因为年龄稍大,在朱元章面前,就有些拘束了。

至于邓氏、李氏,在朱元章面前,更是大气也不敢喘。

朱爽挥手,命他们先下去,小厨房内便只剩朱元章、朱爽父女,以及庆童、曹纯、小春子三名太监。

前面几个就面包果这东西展开谈话,朱爽表示,据张真人所言,在南洋一带,有很多这种果树,一颗树一年能结果四五百斤。所以那边的土人,几乎不用担心果腹的问题。

朱元章闻听,“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般神奇的物种,海外果有异宝啊!”

俩人闲谈时,曹纯及小春子,把面包果削皮,果肉切片,用蛋液面粉包裹,放在油锅里炸,很快飘来浓浓香气。

朱爽怀里的小姑娘忍不住,道:“父王,我想吃!”

朱爽笑道:“好,这就给你!”

话虽这么说,却不用自己动手,小春子已端来一盘刚炸好的面包果片,放到众人面前。

朱元章先拿了一片,递给孙女。

又拿一片放到嘴里嚼,发觉比烤出来的更加好吃,又香又甜,道:“这东西不错,一会给咱带点回去!”

朱爽自然笑着说好,又聊一阵,老朱将炸出来的面包果片,几乎都带走了,却是赏赐内宫内的嫔妃们。

到了夜里,看过奏折的朱元章,越发觉得孤寂起来,便挑一个年轻的妃子侍寝。

……

却说西安府商人王富贵,奉朱爽之命,前往西域、中亚一带推销烟草,历尽艰险来到帖木儿帝国,在那被软禁了一个月才被认可。

将所携带的烟草销售一空后,带着帖木儿帝国的使节团,返回大明。

在回来的路上,更有不少西域的小国、部落派人加入其中。等进玉门关时,已然是近千人的大团了。

费了好大的周章,才将这些人带入大明的国土,却也听到一个令其振奋无比的消息,那就是支持他往西域贩卖香烟的秦王,已经是大明的太子了!

以大明此刻的朝局状况,朱樉登基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用不了几年就是大明的皇帝。

他与大明的皇帝是旧识,将来当个官员,也说不定啊!

王富贵兴奋异常,可进了西安府,却听到一个令他很不爽的消息。

“东家,王府的人说,终南山产的香烟,都卖出去了,没有货给咱们了!”

王富贵大吃一惊,“你说什么?没有货,那这些人岂不是白来了?”

说到此处,还偷眼看一下远处的使节团。

伙计低声道:“王府的公公说,不知怎么的,打去年冬天后,终南山里的烟草便越来越少,此刻已然没有生烟叶了。布政使杨大人那边,倒是组织官屯种了些烟草,可跟订单相比,不过是杯水车薪,不够分啊!”

王富贵急了,自己远渡大漠,来回万里之遥,把市场开拓出来了,客户也带来了,却告诉他没货了。

这不是把人,往死里坑吗?

“不行,我得去见曹公公!”

王富贵家都来不及回,直接奔西安秦王府,来见镇守太监曹锦。

话说自朱樉被封为太子后,西安秦王府的大小事宜,基本就交到曹锦手上了,虽无显赫的官职名号,然西安府的人都称其为镇守太监。

然而老曹表面上威风凛凛,权势显赫,可在内心深处,压根就不想留在西安。

对于他这种人,离权力中心太远、太久可不是件好事,一旦感情疏远,不定何时就被人取代了。

闻听王富贵求见,曹锦叹息,“这小子还真跑,来回上万里,我却只能坐守关中,连京师都去不得。”

旋即命人传王富贵,两人寒暄几句,说了烟草货源缺乏的事。

曹锦道:“这个事,要太子殿下才能解决,你带回这么多使节,相信太子殿下会见你的!”

王富贵无奈,只能去金陵,又走了近一个月,才来到金陵城外。

使节团那边,自有朝廷的人接管。

王富贵则带着曹锦的书信,到午门外先请人帮他找小春子公公。

文华殿内,正在朱樉身旁伺候的小春子,闻听说午门外,有个叫王富贵的人,持曹锦曹公公的书信求见,当即向朱樉禀报。

“王富贵?”朱爽笑道:“早就等他来呢,你去安排一下,最好能让他快些入宫。”

小春子领命而去,却也是将近一个时辰,才把王富贵领来。

这人远远见了朱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行向前,哭道:“太子殿下,草民在西域时,无一日不想您啊,天见可怜,让咱平安回来啦!”

朱爽见状,也有些唏嘘,哪怕是几百年后,到偏远地区旅游都不是容易的事。

何况此刻,真的是冒生命危险出行啊!

当即道:“你此番出行,功劳不小,我会酌情给你封个官职,总要对得起你的付出!”

王富贵闻言,又惊又喜,叩头道:“臣,谢太子殿下厚恩,谢太子殿下厚恩!”

朱爽则道:“你这一去,收获不小,可有日记?”

王富贵笑道:“有,臣这一去,关于西域各国的风土人情,河流险隘,都有记录!”

朱爽笑道:“好,快呈上来!”

相关小说:蒸汽铁甲城御煞我,人已落榜,万亿首富东京:我的百鬼绘卷柯南:拒绝刑事部的男人灾变纪元一笑风云变万族图鉴:你管这叫F级天赋?痛苦世界:我就觉得离谱我拥有最棒的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