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破云2吞海章节

149、Chapter 149

推荐阅读: 锋芒霍先生,太偏执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女神的超级赘婿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十万年龙抬头异世无冕邪皇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小村医

“明光路汽配店有多少警力?”

“不多, 那个店仓库布局藏不了人。”宋平脸色不太好看:“专案组派特警潜伏布控的重点是一公里以外的金寨路轮胎总店,更大更全而且在搞促销,妈的!早知道让她俩去那边了!”

宋大老板明显有点关心则乱了, 步重华却很清醒:“不,她俩去那边也没用。那么大的促销店只有两个女人守着太可疑了, 毒贩照样不会进去的, 最终还是会选择明光路那个小店。”

宋平狠狠嘿呀一声, 吩咐技侦:“紧急调遣八号行动组撤出金寨路,转去明光路潜伏点布控,务必不能打草惊蛇!快!”

“是!”

“十二条啊?行。”孟昭冲着那疤脸男笑容满面地答应了,把钞票丢给蹲在柜台后玩手机的“娘家妹妹”:“妹你帮我守一下哈。待会要是有客人来, 就说我在后边给两位老板查个货, 两分钟就回!”

娘家妹妹一心专注手机上劲歌热舞的韩国爱豆, 头也不抬嗯了声,熟练地弹开收银机把钞票扔进去:“姐你快点啊, 我这儿忙着打榜呢!”

“你还看,你还看,整天就知道看这个,油头粉面有啥好看的?”孟昭忍不住回头数落:“这么大的女娃不知道赶紧找个对象, 给明星花钱他能娶你不?”

“你倒是给我介绍个好的呀!不然怎么样, 嫁了人吃苦受罪伺候老的小的去啊?”

“那也比你这整天不务正业的好!”

“什么不务正业,”妹妹不干了,一摔手机要吵:“我不管,在我心里我已经跟爱豆结婚了!”

“咳咳!”

眼看这姐俩竟然要吵起来, 疤脸男不耐烦地咳了两声,孟昭立刻回过神来,赶紧赔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稍等哈,我去去就回。”说着一猫腰钻进后堂去了。

店里只剩下疤脸男和他那个戴棒球帽的同伙,两人对视一眼,棒球帽向后门方向瞟了眼,意思是没问题吧?

疤脸男瞅瞅玻璃柜台后那个一心盯着手机、吭也不吭声的小妹,眯起眼睛沉思片刻,故意咳了声,从后腰摸出匕首来慢条斯理剔了剔指甲。

果然那小妹觅声望来,这才看清他脸上的疤和手上把玩的寒光闪闪的刀锋,脸一下都白了,躲躲闪闪不敢与这俩男的对视,赶紧把板凳往柜台里面又挪了挪。

鲨鱼这帮手下都不是新手了,杀人越货贩毒的事情一干多,眼力和警惕性自然会磨得更敏锐。疤脸男一眼就看出那小妹挪板凳时连小手指都在哆嗦,神态、表情、身体蜷缩起来的形状都完全不似假装,确实是没经过什么事的丫头被结结实实吓住了。

疤脸男视线溜向同伙,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示意放心。

“黄毛丫头。”棒球帽小声嘀咕一句,站在店门边抽起了烟。

“妹!”这时脚步声去而复返,孟昭从后门探出头:“那箱子卡住了,帮我过来搬个东西!”

小妹求之不得,立马抓着手机哎了声,在两名毒贩的密切注视中急急忙忙钻进了后门。

哐当门一关,孟昭压低声音:“怎么样?”

十来平米见方的“仓库”里除了孟昭只有两个男警察,“娘家妹妹”宋卉终于绷不住了,一脸泫然欲泣:“孟孟孟姐,我我我怕……”

“怕就对了,就是要你本色出演,要是让别人来假装害怕那一眼就被看穿了。”孟昭看了眼时间,“必须把他们再拖上四十分钟,待会我出去想办法,你藏在仓库里别动。”

宋卉忧心忡忡问:“不能想个理由把他们差到其他店吗?”

“可以是可以,但不方便。”技侦耳朵上戴着无线耳麦,明显也有点紧张:“外面街上有特警,八号便衣组已经到位了,就怕待会目标驾车离开时发现异常。另外一旦目标进入视线最好别轻易放走,否则从离开这里到进入下一家店中间会产生监控缺失,终归是……不好!他要打电话了!”

监控屏幕上,外面的疤脸男似乎有些不耐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四双眼睛同时紧紧盯住屏幕,却见疤脸男只是看了眼时间,又把手机放回怀里,所有人同时松了口气。

“不行,我得出去了。”孟昭起身挽起头发,按住特警扛过来的轮胎:“他们催得非常急,我尽量能拖多久拖多久。实在不行的话还是让他们去别家店,不方便归不方便,总比万一发生意外的好。”

技侦跟特警都点头赞同,孟昭拍拍宋卉:“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待会外面危险,藏在后面别出来,明白了吗?”

宋卉不由恐惧地:“孟姐……”

孟昭却已经推着轮胎走向后门,回头向她一笑,打了两个熟悉的手势——不要出声,原地埋伏。

那天深夜暴雨河滩上搜索被绑架的彭宛时,她也回头打过同样的手势,然后像一头警觉矫健的母狮,眨眼便持枪冲向了树丛下绑匪的车。

宋卉咬着嘴唇站在了原地,两手紧捏着身侧衣角,眼睁睁望着她推开门走进店堂,少顷前面传来她爽朗的声音:“就是这个吧?看看我们家的货,绝不是翻新胎,外面上哪找我们这么低的价格?……”

四点半,镇郊入山口。

天色渐渐灰暗,风掠过旷野时吹动枯黄的草滩,发出悉悉索索声,掩盖了远处匍匐在地的特警。

“呼叫指挥中心,呼叫指挥中心,这里是第一抓捕现场。”特警汪大队整个人隐蔽在一棵手腕细光秃秃的小树后,一手持枪一手按步话机:“抓捕组已与观察哨会合,距离目标直线距离800米,正在确认目标,完毕。”

通讯频道对面滋啦作响,随即只听宋平问:“满足突袭条件吗?”

汪队长迟疑一瞬,还是实话实说了:“不满足。”

隔着步话机他都能感觉到对面专案组沉重的气氛。

“天色太亮,目标周围地势平坦缺少掩护,一旦发动围剿则势必导致激烈交火。我方火力可以完成全歼,但可能会有伤亡,更关键的是,”汪队长为难道:“可能无法保证生擒匪首。”

——无法保证生擒匪首。

确实,在这么平坦的旷野上太难靠近目标了,稍微一动就有可能打草惊蛇。如果不趁夜靠近再发动奇袭,就只有依仗高火力强行推进这么一条路可以走,而有着冲锋|枪和土制|手榴|弹的鲨鱼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他很可能会在激烈交火中被击毙。

但死的鲨鱼没有价值,马里亚纳暗网服务器中储存着全球无数毒品、军火、色情、违禁交易买卖数据,必须先撬开鲨鱼的嘴,才能把罪恶的帝国一网打尽!

“后方会帮你们尽力拖延时间。”对面终于传来宋平凝肃的声音,“不惜一切代价,鲨鱼一定要抓活的,听清楚了吗?”

汪队长心神一紧:“是,明白!”

就在这时对讲机里滋啦两声,另一个频道接了进来,赫然是前方二百米外的杨成栋:“呼叫指挥中心,呼叫抓捕组,这里是观察哨,我们好像发现了一个情况不对。”

宋平:“怎么回事?!”

汪队长心里一沉。

他当了七八年特警,经历过无数各种大小抓捕围剿,也见过很多惨烈的事故现场。他知道很多突发变故和惨痛牺牲,最初都是从观察哨一句“好像有个情况不对”开始的。

果然下一刻,耳机那边只听杨成栋充满狐疑地问:“线人确定目标是三辆大车、三十四名毒贩吗?我们好像只数出二十七八个人和两辆车……”

连宋平都愣了下。

“而且,”杨成栋在望远镜后皱起眉,说:“我们至今没找到鲨鱼。”

同一时刻,四十公里外。

陂塘镇明光路。

一辆换了牌照的越野车停在路边,巧妙隐藏在挤挤攘攘的车位里。街道两侧所有来去匆匆的车辆和行人都透过单面可视玻璃,尽数映在鲨鱼冰冷的蓝色眼底。

前后座上满是荷枪实弹的的保镖,后箱里还装着几箱土制|手榴|弹。司机收回警惕观察周围的目光,低声请示:“好像没什么异常,我们现在去另一个汽配店吗,老板?”

人行道上的小树被北风刮得簌簌作响,很多商店已经关了,远处街角那家不大的轮胎店却还亮着白炽灯光。店门口台阶下停着一辆越野车——那是他们的人,司机正守在车里,等待进去买钉胎的两个同伴从里面出来。

偶尔路过的行人无一不拢着厚厚的围巾羽绒服,路边摆摊的小贩正哆哆嗦嗦搓着手,远处年终促销的服装店正有气无力地重复播放:“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机会难得,实惠多多……”

一切都是那么萧瑟冷清,没有任何异常。

鲨鱼终于沉沉地点了下头:“走。”

司机依言发动汽车,这时远处街角有两个结伴而行的男子经过轮胎店门口,似乎被打折招牌吸引,稍微放缓脚步往里瞅去。

鲨鱼的视线蓦然定住了:“等等。”

司机疑惑道:“老板?”

鲨鱼没回答,他的视线穿过车前窗,直勾勾望向上百米外那两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数秒后眼皮一跳,陡然望向街角、商店、红绿灯下的所有的商贩行人,紧接着脸色剧变!

“我们被发现了,附近有警察布控。”

所有保镖瞬间神情大变,司机失声:“什么?!”

“那两人和红绿灯下那小贩穿着一样的裤子,对面那发传单的跟蹬三轮的穿着一样的鞋。不可能那么巧,应该是摘了标识的制服,他们是便衣。”鲨鱼峻声道:“慢慢开出去,不要引起任何注意,通知营地那些人立刻出发进山!”

“是!”

前排保镖双手发抖,立刻打电话给郊外旷野上等候的那两辆车,司机迅速倒出成排满满的停车位。鲨鱼沉着脸在手机上输入一条文字信息,这时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点击群发出去——

【已暴露,迅速撤离进山。】

嗡!

手机震动的同时阿ken正张开口,第四次徒劳地尝试插进吴雩和汽配店老板的争执。这时新消息来了,他眼角余光一瞟,刹那间表情微变。

“怎么了?”

阿ken猝然抬头,正对上吴雩疑惑的注视,电光石火间他心里转过好几个念头,但紧接着稳住了自己的语气:“没什么,‘朋友’说他已经买到轮胎了。”

正蹲在地上检查轮胎的吴雩愣了下,羊羔皮大衣的“汽配店老板”也呆住了,竟然结巴起来:“什……什么,你们不买了?”

“对,不买了。”阿ken目光隐含警惕和探究,似乎要穿透眼窝看进吴雩的大脑里去,看清他此时每一丝心理活动:“‘朋友’叫我们立刻走。”

仓库角落布帘后,紧盯着监控屏幕的专案组人人一惊,步重华霍然起身。

“……”

吴雩慢慢站起来,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面上确实恰到好处地露出了惊诧和迟疑:“你……你确定?”

这一刻仿佛被凝固住了,空气中无数尖针密密麻麻扎着所有人的皮肤和神经。

就在那僵持中,阿ken一手探进怀里,同时向仓库门方向退了半步,紧盯着吴雩:

“我确定。现在就走。”

“什么?”孟昭扶着地上的轮胎唰地站起身:“你们不买了?怎么说不买就不买了?”

疤脸男和棒球帽互相使了个眼色,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孟昭岂能轻易放他们离开,立刻扑上去抓住店门把手:“两位老板,两位大哥,你看看我们到底是货不合适还是价不合适,如果您想再便宜点儿的话……”

到底是哪里不对?难道他们发现了?四十公里外的抓捕现场是不是出了任何意外?!

孟昭的思考速度如闪电般,焦虑、疑问、紧张和戒备同时冲上脑顶,但脸上却丝毫不显出来,一味殷勤地赔着笑:“您看我们这两个女人操持小本生意,天寒地冻的也不容易,要不我们再便宜三百块钱?五百?五百怎么样?”

疤脸男冷冷道:“不用,我们朋友已经买到轮胎了,下回再光顾你家吧。”

“可是……”

“让开!”

孟昭闪身挡在玻璃门前:“大哥您朋友是在哪儿买的轮胎,不管什么价格我这里都给您便宜两千,真的我们是整个镇上最底的价了……”

疤脸男怒吼:“我叫你让开!”

——话音刚落地,技侦从柜台后的侧门口冒险探出身,从两名毒贩身后焦急比划什么,那意思是情况有变,让他们走!

孟昭终于退开半步,边让还边软语哀求:“大哥您看我们这小本生意是真的不容易……”

两名毒贩心急火燎,狠狠把她一推,大步冲出了店门!

稀里哗啦几声,孟昭被推得撞上了玻璃柜,顾不得起身便焦急望向技侦:“怎么回事?”

技侦一脸惊慌:“不知道,‘总店’那边人也要溜,难道是打草惊蛇了?!”

——打草惊蛇意味着来不及对鲨鱼发动突袭,也就意味着毒贩可能会逃进深山,再抓捕的难度要平添十倍!

紧急关头来不及商量,孟昭一眼瞟见柜台下的折扣宣传册,一个极其惊险豪赌的念头突然划过脑海,登时紧咬住牙:“……等等,我有办法。”

“孟——”

技侦来不及阻止,孟昭已经迅速拆出自己手机背面一个硬币大小的微型定位器,然后抓起宣传册塞进塑料袋,转身狂奔出店,风一样追上了正打开门要上车的疤脸男!

“老板,老板你看,”孟昭跑得气喘吁吁,强行把塑料袋塞进疤脸男手里,毫无惧色面对车上三个惊怒交加的毒贩,满脸是笑地赔罪:“买卖不成仁义在,这些都是我们店最近打折的产品,您拿回去看看吧?啊?拿回去看看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10 23:28:13~2019-12-12 00:06: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江教授的小馄饨 2个;吱吱喳喳、黄昏落影、谷谷光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残雪飞花、潘潘、六九缺一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谷谷光、今天吞海更新了吗、夕凪、不爱吃葱花的停停、夏x章 3个;停停麻麻爱你、六九缺一、时光若客、41330271、psmpsbsxd 2个;容曦、玖玥晞、21650583、步大花、威武霸气月牙儿、慕雨、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添哥什么时候喝望仔呀、一哚哚的趴趴兔、陆袭澄、风染、吴雩的奶黄包、叶叶叶如故、naolla357、一瓶黄酒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时光若客、慕雨、谧弥弥 2个;希_希、有君兮、梁烻、bliss.极喜、21650583、麓草、玟宝宝、流觞、停雩的奶黄包、鸠。、岚枫0220、玖玥晞、binderclips、ruyouuuu、奥斯卡双影帝葱花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四倍弱冰 45个;宝三热吻林炡 22个;老大世界第一可爱 13个;兔兔兔子 10个;吴雩无求、psmpsbsxd 9个;君离笑、伊丽 4个;月兮溯流光、甘棠、时光若客、41330854、糖糖炒、流觞、雩我所欲也、钥砂 3个;六九缺一、km18yj、bing蹦三天、葱花和天使宝贝阿雩的、受受相遇、羡羡羡羡羡、wwc123、萌新养成号、沈傲烨、宅到天然呆呆呆、玖柒、蛋白是白的、云升远岫、夜雨微凉617、舞猾、miss-m 2个;bzr、维萚、狗倾书、??嘘、擎葵、瑶山xxx、乜仝、正版沉荩、imlir、小茗啊、小鲤鱼喵喵叫、和光同尘、cherrydeer、妈妈我也想玩奇迹停停、雾润嘉木、教主大人、一大只贞、影の像、眠眠山、何小邪、添哥望仔长长久久!!、小雩好饿、容曦、啃石头的兔子、吴彩虹吴鱼鱼、权公子、中了麒麟的读、解千山、裴之之、阿归将归、严峫怎么这么可爱、283、墨、小火没有苗头、是长白山!、一点儿都不圆润、可爱雩?、风乎舞雩、鲮鲤、寒风朔雪、掉粉的粉肠君、霡霂、杜沈言、噢吼、芥末酱、简肆、z.u.coco、啊姝姝姝姝姝、千山唤行、pride、沈识堂、夜小豆、葱花的闪耀鱼鱼、蘑菇爱吃肉爱大在在、葱花爱吃鱼呀、东方镜君、毛球毛线毛钱、三儿吖、无与伦比的美丽、陆矜颐、步雩、空想肥闲鱼、十一呀、y_ng_____、长月烧酒、烛兮、小腐怡情、暮华堇年、葱花撒在鱼身上、苏妗妗、小小木头人、盐姜葱花鱼?、kk从缝里蹦出来啦、啊啦雷、霸道警草俏警花儿、antu、不知名小鹅、ruka000、致iris、鱼在我这里、在水一方、子晞、蓝色颜料、27164205、烟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8041219 94瓶;沙皮胶 90瓶;咸口粽子 89瓶;雪琳枫 71瓶;_钟遇 63瓶;郁梓绛、希_希 60瓶;和光同尘 57瓶;、绯色__?、骨骸、微凉、38489008、郝芳妮 50瓶;sherry、暮黎烟、一个喵喵喵、miguel、顾念 40瓶;米粒米粒米 37瓶;37841470、停停的老同兴、chenancy26、剪风、shackles、suzypp、五行缺钱维他电、谁不是谁的宝宝乜 30瓶;你缺 27瓶;左千秋 26瓶;irtctm、苏妗妗 25瓶;不葱花的弟弟不生姜 23瓶;不吃鱼的猫、pride、单字单、鸿信、小米椒、1只洋芋、惨绿蛤蟆、易柠君、神奇葱花、玥下兔、潜尘、狗蛋开文踢我、许愿愿的小熊抱、美腻的一朵小花、长安醉鱼、风乎舞雩、紫苏、灌汤小笼包、米诺诺、flechazo、田野嘟噜噜、长月烧酒、十年灯、项诚大王的莲子粥、barrer 20瓶;朝般昙、坂田茜、亿涵么么哒 17瓶;haluhi、wadanuki、没有鱼他嫂子、曉語 15瓶;飞鸟wings、墨墨、淮庭、武陵春 14瓶;夜小豆、木兰星 13瓶;沉谕、clover、咖喱鱼蛋、三三得九、垃圾中单zzz、aiolos、cinderella、荭蜻蜓、宣纸纸、江槭、慕子、墨羽、既深情不句读、雪球、想要老同兴和奶黄包、栖鸦、妧胥、eeeeeyyyyy、菌君、停云霭霭、沈傲烨、十三不想加油鸭、初壹、葱花雩、其实0909、我真的太难了、朽瓷、贝贝妈、宇宙小甜包儿、风遏云停、阿七、绍一哥胸口不舒服、佐卡卡、电荷守恒、车梨子、40201767、阿米驴、毛球毛线毛钱、stephanie、喵咪呜嗷、foolbear、啾哩个啾、祁醉说你菜!、知雩、胖橙yolo、打鱼的伞、rizzzha、芬芳馥郁、骆闻舟媳妇儿是我老公、停停的普洱茶、ing、红尘壮怀、qaq、始于初见、2333、27869217、凌迟、楓蕊雪、daha、飞舞的泪、喵君、芫钰、咻小蛮、client、无与伦比的美丽、桃子霏、朵夫朵、tina、王大可、榛子爱果酱、鸠。、37004090、二藤、公子包、朱一龙的老婆 10瓶;馨冉、严江忠粉、小可?爱` 9瓶;coolwater2012 8瓶;风染、云升远岫、hikaruyu 7瓶;兰陵昕薇、張涵、30630181、雾润嘉木、朴轩轩啊喂 6瓶;花花吖、施清衍、恩予、居居的依依、山、我就叫这个吧、得想个办法绿了严峫、咖啡燉老鼠、今天是程恪干三哥吗、漓、七块玺糖、喵喵?它喵的、水渠啊、哔哩吧啦、爱卿、长亭、xiaoyyz、喵ゝ、沐风zncu、盐姜葱花鱼应该多放糖、青云去、cherrydeer、叶飘零、38831554、a、花雩儿 5瓶;东漓 4瓶;28763262、某某俊啊、oo、~秦宝钏的大老婆~、北门丢肥皂、琪语喵、千玺女朋友、13469013 3瓶;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猫丞丞、玉阶生白露、倚清秋、amelia0723、39783736、shiofumi、阿愉、雩海、薄荷_mint、啊啊啊啊啊、不上曲朝、aurora?、飞屿、落花时节、蒋丞选手 2瓶;toosue、echo小木、甘棠、沐子离、不知名人士、。260+呀、赜渊、溢芳香的瓶子、啊啦雷、沉迷仙女、小美人雩儿、墨水鱼、五十弦、荒腔走板、是染澈啊、张大、小嘟脸白二哥、ruka000、喝老同兴吃东星斑刀鱼、亓千鹤、停峫雩目击秦川吻林炡、落夕、16226908、妈耶妈耶!!、破云女孩绝不认输、39316246、药师丹枫、咸豆沙包、与有荣焉、晓梦大师、卷毛熊、墨循大旗不会写原耽、曼梵、我独泊兮、刘茗、十一呀、小無sama、玛格丽特辣子鸡、灼灼琉璃夏、燕云承、阿波尼斯圆、黄不白、南乡子兰、km18yj、落翎、念桥知生、林静恒、停萌萌、骨拓、树映照流年、贝母、葱花雩、啊恙、白姽、无忧、你撕大可爱、39876657、林忱、allrisesilver、山牙子怀里的刀鱼小馄、暖风·风、花无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相关小说: 霸情恶少赖上我1984之狂潮冷傲首席,娇妻不好惹都市阎罗狂少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冥河传承斗破之无限穿越系统霍先生今天吃什么武侠世界最强公子我从仙界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