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破云2吞海章节

30、第 30 章

推荐阅读: 锋芒霍先生,太偏执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女神的超级赘婿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十万年龙抬头异世无冕邪皇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小村医

深夜十点多, 宁河县中心的夜市一条街却还人头攒动,烧烤、凉粉、钵钵鸡、小龙虾的味道飘满大街小巷,ktv夜总会的霓虹灯争相竞彩。

瓶盖被起子撬飞, 叮一声稳稳落进柜台下的垃圾篓里,步重华摆手示意不用找零, 走出了便利店。

“帅哥!”“帅哥来玩呀!”“ktv包厢九折酒水消费满千返五百!”

……

满大街莺歌燕舞香风阵阵, 红男绿女成双结对。步重华一手插在口袋里, 冷着脸推开那几个穿旗袍的酒水推销小姐,沿人行道走到十字路口,看满街露天大排档的塑料棚下热热闹闹坐满了人,索性随便找了家坐下。

“两筒钵钵鸡, 一碗凉粉少辣, 一份红油素三丝儿——”老板娘一边点单一边老道地抛了个媚眼:“帅哥一个人没女朋友呀?”

步重华懒得啰嗦:“凉粉跟三丝打包带走。”

老板娘立刻给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女朋友在家里等——好嘞!”说着裹挟满身烤串香气, 一阵风似的走了。

宁河虽然是县城,但夜生活开放程度一点不比津海逊色, 步重华才坐了没一会,就接二连三有好几拨路过的女生回头瞧他,上下打量这个旁若无人坐在街边的年轻人,然后嘻嘻哈哈地互相打闹着走了。

如果坐在这里的是吴雩, 应该会有小姑娘主动过来搭话——他确实有那种看似松松垮垮、却随时随地都能和背景融为一体, 永远都不会让人感觉突兀的独特气质。

步重华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硬生生咽了回去,望着远处交错点亮的霓虹灯,许久后又有另一种更凄凉厚重的感觉涌上心头:

即便再多人愿意主动, 不会有任何一个能把他搭讪成功。

对吴雩来说,这些青春活泼光鲜亮丽,既不砍人运毒混社会、也不卖笑风尘抽大|麻,甚至都不曾吞云吐雾出现在边境某个黑赌场里的女孩,都是生长在另一个名为“现实社会”的世界里的花朵。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生畏,清新的芬芳让他抵触,只要按照“现实社会”的思维模式稍微往深里聊两句,他就有可能绷不住被刀枪血火淬炼出的表皮,迫不及待想站起来告辞,缩回自己阴暗冰冷、但习以为常的壳里。

甚至连缩在壳里看a片,看的都是好几年来一成不变,已经再激不起丝毫生理刺激了的a片。

如一潭死水般可怕的心理惯性。

——他其实不该是这样的,步重华想。他应该是个载誉归来,万众瞩目,被鲜花和掌声包围,被很多人爱慕追求的英雄。他还是很年轻爱出风头的年纪,理当很快提拔晋升,也许没几年就能升到跟自己平级或者更高一些的位置上,获得体制内很多人家的青睐,顺利娶到一位有来头有背景或许还很漂亮的妻子,过上平稳幸福的生活。

如果那些耗尽了青春热血,挣扎着从地狱里爬回来的人,最终只能“活”成这个样子,那么那些为保护他们而去死的人,他们的牺牲又算什么呢?

步重华闭上眼睛,用力掐了把眉心,藉由一丝刺痛强行压下了心里说不清楚从何而起的烦躁。就在这时突然隔着数米远的另一家露天大排档里,哗啦啦一盆塑料碗碟摔在了地上,紧接着是桌椅挪动刺耳的摩擦声:“小|逼k的给脸不要脸……”“你干什么!”“啊!啊——”

“叫!叫你麻痹叫!”几个彪形大汉明显喝多了,抓着两个啤酒小妹不让走:“¥#%的玩意,拿了钱就他妈给老子喝!”

“我们没拿你钱! 救命!”

“按住!按住!”

“放开我啊啊啊救命!”

一个大金链叠戴玉坠子的跨栏背心男夺下了啤酒小妹放钱的腰包,劈手就往外扔,被他另一个牛仔裤破破烂烂、全身上下叮叮当当的兄弟接住:“喝不喝!喝不喝!喝不喝!!”

“救命啊!抢劫啦!抢劫啦——!”

邻近几桌有人迟疑着站起来,但紧接着哗啦!巨响,金链男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敲碎了几个啤酒瓶!

步重喝道:“住手!”

金链男醉醺醺一瞪,隐约只见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抄着尖锐的酒瓶底就吼:“谁他妈多管闲事看看?啊?!谁他妈多管闲事看看?!”紧接着就把塑料凳往邻桌方向狠命一蹬!

“啊!!”霎时整张桌子连带碗筷汤汁翻了一地,邻桌几个男女学生都跳了起来尖叫着往后退。步重华一手按着大排档之间相隔的铁栏杆,凌空侧翻落地,抢步上前一把攥住金链男手臂:“不许动,警察!”

几个醉汉一愣,紧接着嬉皮笑脸起来:“警你麻痹的察?”“傻逼,傻逼吧?”

“警察都是我兄弟,我¥##¥%你个傻逼……”醉汉拽着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傻逼衣领往后推搡,步重华眉梢一跳——下一秒,金链男只觉得脚下一轻,整个人腾飞而起,被步重华一个过肩摔,倒栽葱式砸进了塌掉的桌案里!

哗啦啦——

金链男瞬间被桌板碗筷啤酒箱淹没,周遭刹那一静,紧接着几个混混同时怒吼:“干什么?!”“妈的打死!”

步重华没带警察证,其实也就是出于礼节和职业习惯顺口报一下家门而已,其实早打好了电话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一把拽起那个吓傻了的啤酒小妹推出人群,紧接着拎起一支没开的酒瓶,“咣当!”敲碎在椅背上,泛着泡沫的啤酒哗啦流了满地。

步重华眼角冲周遭一瞟:“警察执勤,都闪开!”

人群尖叫退后,放眼望去好几个人在发着抖打110,但那几个混混也不知是真喝高了还是有恃无恐,抄着家伙就往上扑。步重华一偏头闪过横飞过来的塑料椅,将率先扑过来的黄毛一脚踹飞,余光瞥见有人抄砍刀劈来,二话不说酒瓶横扫,“哗啦!”尖锐瓶底在对方手肘上打得粉碎!

玻璃片绞着血肉迸溅开来,砍刀铿锵落地,小混混放声惨叫,抱着手臂在地上打滚,被步重华拽着后领一把拎起,毫不留情猛掼出去,顿时撞翻了旁边满满一桌刚上的烧烤,铁签叮叮当当洒了满地。

“艹你大爷的,牛逼是不是?!”金链男好不容易从啤酒箱里满头满脸血地爬起:“老子今天非弄死你!”

步重华一回头,手上拎着半截染血的碎酒瓶,头发凌乱,眼底森寒,慢慢闪烁出再也无需按捺的暴戾。

“来啊,”他轻声嘲讽道,“看谁艹谁大爷?”

金链男纵身就去抓地上那把砍刀,步重华扬手一甩,那染血的碎酒瓶在半空中呼呼打旋,铛一声重响将金链男头打得一歪,口鼻冒血地倒了下去。之前被踹飞出去的黄毛捂着胸口怒叫一声,发了疯似的撞过来冲步重华后背狠砸,板凳应声散架,步重华眼都没眨,反身抓住黄毛领子,拖行几步来到电线杆边,哐!哐!哐!毫不手软地把他头顶往水泥柱上猛撞!

“啊啊啊!”

黄毛头破血流,惨叫不止,却根本挣不开他铁钳般的手,只能口水血沫齐喷地狂喊同伙。边上几个没成年的小混混都吓蒙了,有两三个犹豫着就想往后退,却听黄毛发狂尖叫他们的名字:“##¥的看谁敢跑!小心以后走着瞧!马勒戈壁的#¥*(&——”

小混混一惊又一激,炸了锅喊起来:“不、不能跑!去救大哥!”“去叫人,快!”“快!”

步重华瞳孔压紧,内心隐秘而压抑的暴怒瞬间找到了决口,拽着黄毛后脑,屈膝狠狠一顶他胸。那上百公斤又沉又狠,跟疾驰的车辆正中胸骨没什么区别,黄毛哇一下狂喷,差点当场把肺从喉咙里喷出来!

“弄死那小子!上啊!”那个破洞牛仔裤血流满面抱头嘶吼:“你们小!弄死人没事!”

小混混们在狂叫声中没命地一拥而上,刹那间步重华一低头,躲过横扫过来的风,钢管“咣!”一声重响在电线杆上生生撞弯了。这一击要是打在人脑袋上那肯定就是当场暴毙,但小混混杀红了眼,握着弯曲的钢管还要砸,被步重华空手套白刃夺过钢管,劈手就敲断了腕骨!

“啊——”小混混嚎叫着跪倒在地,瞬间两个人又冲上来。步重华一手拎起黄毛,当沙袋似的扔出去咣唧砸翻了一个,咣当闷响一钢管把另一个打得踉跄跪倒,这时突然街角警笛长鸣,警察来了!

步重华眼角一瞥,就在那百分之一秒间,有个混混竟抄起之前地下那把砍刀,嘶吼着狂奔了过来!

步重华感觉到脑后劲风,多少年亲身一线的经验让他知道躲不过去,一股邪火爆蹿上心头,抬起手肘就去硬顶对方胳膊——

就在刀锋落下刹那,小混混胳膊一麻,手一松。

当啷!

砍刀落地、弹起、被一只脚接住挑高;旋转飞弹的刀柄被吴雩啪一声握在手中,一刀背狠狠剁在他颈间!

小混混眼前一黑,连哼都没哼出来,就扑通倒在了地上。

步重华微微喘息,放下胳膊,看着他。

远处不断闪烁的警灯疾驰而近,从吴雩身后映来,勾勒出他的轮廓。那瞬间周遭的警笛声、咆哮声、纷乱推搡脚步和歇斯底里的惨叫声,都像是潮水般飞快退去,化作一片安静和虚无;步重华听见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由重转轻,由急转缓,被一股奇异而无形的力量抚平了,所有难以名状的烦躁和焦虑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散步的方式太激烈了吧,队长?”

步重华眼底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这孙子在边上看戏看了多久?”

叮地一声吴雩把砍刀扔在地上,揶揄道:“我以为能欣赏您一人单挑全场的英姿呢。”

“都不许动!不许动!”“举起手来!”

派出所民警从警车上奔下来,一边疏散人群一边往里走,把哼哼唧唧的金链男从满地狼藉中拉起来定睛一看,吓了一跳,赶紧问了几句,让辅警拉车上去了。

“那小子先动的手,就是他!”破洞牛仔裤捂着头不干不净大骂:“妈的个小|逼k,还装是条子,回头老子非要#¥*&……”

民警训了几句,拿警棍指着步重华:“你!过来!”

“你……”

“别他妈废话,哪个地头混的?哪边手下教的?给我过来!”

民警上来就要拉扯,手还没碰到步重华,就在这时吴雩拦住了他:“等等,等等。”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物,展开一亮,认真道:

“队长,我把你忘在酒店的证带来了。”

步重华:“……”

证件皮夹内是高清头像,上书步重华三个大字,上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金光闪闪,下面是津海市公安局南城地区分局瑞气千条。民警一看便愣了下,面上不由自主带出了惊疑:“哟,这……还真是同行的兄弟?这事儿……”

步重华不耐烦打断:“谁跟你是兄弟。”

吴雩是个尽职尽责的小马仔,立刻把证件从皮夹里抽出来,背面一翻:姓名步重华,性别男,职务刑事犯罪侦查支队正处级主任,警衔三级警督。

步重华把证一扔,民警手忙脚乱接住,只听他冷冷道:“拍个照发给你们县公安局那姓王的,叫他亲自押送那几个嫌疑人去津海市公安局。48个小时内人不到,就让他准备好在这个职位上一辈子干到退休吧。”

“您您您、我、这——”

步重华一拍吴雩的肩,说:“走,吃夜宵去。”

连隔壁大排档的人都跑得七七八八了,老板娘战战兢兢躲在塑料棚后,探头探脑地向这边望。塑料桌上放着刚上还没来得及动的钵钵鸡、打包好的凉粉和素三丝,吴雩捡了双干净筷子,说:“怎么这么辣啊,领导再点两瓶啤酒呗。”

“这么晚了喝什么酒,明天还办案呢,别喝了。”

吴雩筷头一指:“那你喝的是什么,养生茶?”

步重华把面前深绿色的玻璃瓶一转,露出硕大的七喜商标:“喝吗?分你一半?”

吴雩:“……”

吴雩笑起来,真的拿了个纸杯来倒了一半,也不嫌弃没汽儿了,就着一次性饭盒吃素三丝,又叫了几串海带素鸡豆腐干。步重华坐在他对面夹了筷凉粉,抬起眼角看他,只见这姓吴的小子还穿着他那宽松不合身的老头汗衫,低头吃东西的时候脖颈弯折出一道弧度,在远处大排档厨房昏黄灯光的映照下,连耳廓细微的茸毛都清晰可见;他一条腿屈膝垫在另一条大腿下,那是个特别放松的坐姿,仿佛心性未泯的少年,脚尖还趿拉着酒店拖鞋,随着吃东西的频率,在夜风中一晃一晃地。

他看上去其实很惬意,步重华突然无来由地冒出这么个念头。

他隐藏在这芸芸众生中,隐藏在昏黄的灯光,夜市的烤炉,拥挤的车流,热闹的人海里,不用跟林炡那帮人虚与委蛇,不用在刺探的目光中接受监视保护;他既不用压抑自己做个唯唯诺诺的背景板,也不用在镁光灯下成为暴露的目光焦点,低着头颅无所适从。

远处人群已经散了,小混混们被押进车,民警不知道正躲在哪辆车里着急打电话找领导。吴雩一边从碟子里挑花生米吃,一边频频回头望,似乎感到很有趣。

“……吴雩?”

“唔?”

步重华看着他,心里有种冲动,想问你是不是偶然也会对现在的生活感到一丝满意,哪怕只是一丝而已?但他张了张口,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来,问的却是:

“你……有没有想过要争取晋衔,或者考虑下以后提拔的事?”

“当领导啊?” 吴雩诧异地瞅了他一眼。

步重华盯着他,点点头。

“算了吧,我又不是那块料,而且当领导岂不是要跟很多人打交道。”吴雩顿了顿,又瞅一眼步重华,自嘲地笑起来:“我光对付你一个领导就已经够烦的啦。”

步重华久久看着他,安静地不出声。

这样也很好。

他可以暂时先缩在保护壳里,偶然探出头换口气,看一看外面那个光怪陆离的陌生世界;他不会永远都感觉到孤独而无联系,只要有人足够耐心,能一直坚守在他随时可能冒出头来的洞口。

“你笑什么?”

步重华淡淡道:“我没有笑。”

吴雩有点狐疑:“你那是嘲笑对吧?”

“你看错了。”

“……”

吴雩挑眉打量他,良久才用筷头向他一指,点头决定:“那片子我不给你看了。”

步重华呵斥:“我本来就不要看!”

……

夜市渐渐恢复热闹,打翻的桌椅被扶起来,新一炉羊肉串在烤架上滋滋冒油,腾起白色的雾气,笼罩了远处繁华的夜景和变换的红绿灯。

步重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廖刚。

“喂,步队?李洪曦他老婆左秋刚从香港赶回来,现在我们局里接受询问,提供了一个突破性线索!”

步重华和吴雩对视一眼。

“她认出了‘巴老师’,也就是嫌疑人高宝康那个朋友的速写画像。”廖刚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强行压抑着激动:“她说,她见过这个人。”

相关小说: 霸情恶少赖上我1984之狂潮冷傲首席,娇妻不好惹都市阎罗狂少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冥河传承斗破之无限穿越系统霍先生今天吃什么武侠世界最强公子我从仙界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