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破云2吞海章节

70、Chapter 70

推荐阅读: 锋芒霍先生,太偏执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女神的超级赘婿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十万年龙抬头异世无冕邪皇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小村医

红蓝警笛闪烁, 在津海市中心的晚高峰街道上一路飞驰。

步重华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摁掉宋平的第十八次来电,后视镜中映出他沉郁的眉头。少顷越野车拐进七歪八扭的小巷, 轻车熟路一脚停在老式居民楼下,步重华熄火拔钥匙, 从杂物匣里翻出撬锁装置, 箭步下了车, 径直冲上阴暗潮湿的楼道,连敲门都干脆省了,三下五除二直接撬开那老旧的木门:“吴雩!”

屋里空空荡荡,厨房、厕所、卧室里都没有人, 四面破旧墙壁沉默地面对着他。

吴雩没有回来。

步重华一提裤脚, 半跪在地往床下看了眼, 果不其然他想要找的东西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衣柜、厨房、碗橱、餐桌下和冰箱后都没有,步重华面沉如水, 在这逼仄低矮的一居室来回转了两圈,目光突然落在洗手间水管后,只见那铁锈斑斑的水管和墙壁、浴帘形成了一道极其隐蔽的三角空间,他上前唰地把浴帘一拉。

——那连猫都钻不进去的狭窄夹角里, 赫然塞着几个牛皮纸袋。

是现金。

步重华退后几步, 脊背贴上墙,那口滚烫的气终于从咽喉里脱力一松,这才感觉到自己冷汗已经浸透了衬衣。

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廖刚:“喂老板, 机场、高铁、长途汽车站都传回消息了,没有发现小吴身份证的进出记录,你家我也让物业去看过了没有人开门。还有许局找我问你怎么不接电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们说小吴要辞职?!……”

“我知道。”步重华打断廖刚,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已经全嘶哑了:“不用找了,他人还在津海。”

只要钱在,吴雩就还没走。

他可以毫不犹豫跟步重华一刀两断,但他肯定会回来拿钱。

——吴雩现在会去哪里?

步重华靠着墙慢慢坐在地上,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吴雩这个人。他不知道吴雩平时喜欢点哪家外卖,去哪里闲逛,会不会去附近的图书馆或篮球场;他不知道吴雩的父母是做什么的,是否曾经拥有过爱人或朋友,省吃俭用攒下这些钱到底是为了换取什么样的东西,或者是完成什么样的梦想。

他每天一声声叫着吴雩,却连那个人的真名实姓都不知道叫什么。

偌大的津海,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我不知道,也不太想知道,你父母的事不用告诉我……”

“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有时候我对自己也很失望。”

步重华望着空气中灰色的浮尘,看见阴霾天幕下那踉跄退后的身影,脊背险些撞到墓碑,然后就索性靠在墓碑边笑了起来,用一手深深捂着脸,连腰都弯了下去。

但当时他被暴怒炙烤着,听不出一声声大笑中充满了无法言说的悲哀和自嘲。

“……我只是个普通的小碎催,只想躲到老死,”他就这么笑着说,“至少能比你父母活得久一点。”

仿佛一道闪光穿过千头万绪,照亮浑浑噩噩的脑海,步重华眼神慢慢变了——

有没有可能,吴雩独自一人回去了那里呢?

如果那个在火场中咬牙推着治安主任跳窗的吴雩是真的,如果那个在丰源村暴|乱中咬牙听从命令把砍刀扔给自己的吴雩是真的,如果曾经孤注一掷的信任、绝望之中的求援、深夜隐秘的依偎与亲吻都是真的……

步重华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摇摇晃晃站起身,感觉在冰冷窒息的河水里抓住了一根救命浮木,接下来把全部赌注都押在了上面。

——他想赌吴雩确实去了那里。

他想赌吴雩确实还是自己所认识的人。

步重华抓起车钥匙,踉跄奔出屋,上车一脚油门踩下去。根本不需要设置导航,这么多年来他非常清楚从这座城市每一个角落通往烈士陵园的方向,很快下高架桥上高速,通过熟悉的城郊旷野,停在了昨天刚刚来到的公墓大门前——津海市烈士陵园。

这时天色已经非常昏暗了,一层层石阶并不好走,步重华毫不犹豫穿着西裤皮鞋踩在蓬松的泥土地上,三步并作两步直奔东南角,转过无数排林立墓碑,一眼瞥见了那无比熟悉的角落——

下一秒,他的心直直沉了下去。

没人。

刻着他父母姓名的那块石碑前空空荡荡,远方最后一抹余晖隐没,晚风拂过城市上空,呼啸直上天际。

步重华心脏终于撞进了深渊之底,耳边轰然重响,站在那里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时手机在裤兜里震起,足足震了十多秒,他才下意识地摸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不是宋平或许局——竟然是林炡。

步重华的第一反应是直接按掉,但整整十来秒后,最后一点理智还是让他强迫自己接了起来,沙哑道:“……喂?”

“喂步支队,我刚从分局出来,听说你今天下午发了内部协查找吴雩?”

步重华内心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你找到他了?”

市中心永利大街,华灯霓彩已经早早亮了起来,酒吧里隐约传出激动人心的电子鼓点。林炡站在马路边抽烟,回头看了眼人头耸动的铁血酒吧:“不,虽然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但我知道他待会要去哪。”

“……”

“把你的人撤回去吧。”林炡的声音还是很温和,说:“这件事暂时不用你插手了。”

步重华僵立在原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失重般的空虚感从脚底蔓延上头顶,步重华慢慢垂下手,退后两步靠在树干上,重重吐出一口气,压下心里一波比一波更加沸腾的酸热。

他赌输了。

仅仅24小时以前,他还以为自己拥有那个人所有的信任和亲昵,转眼间冰冷的事实就证明了那一切不过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林炡比他更了解吴雩,自始至终他不过是个外人。

步重华抬起头,他几乎是用全身力量才强迫自己站直脊背,慢慢顺着来路往陵园大门走。草丛在脚下悉悉索索,一级级石阶漫长得没有尽头,旷野在暮色中只剩下青灰的轮廓;他茫然望着前方,想起昨天这个时候吴雩就这么一级级走出去的,那平时总弯腰缩背的一个人,穿过这无数烈士墓碑时脊背却挺得那么直,像是有某种孤独而苍凉的力量强行撑在骨头里一样。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他向自己惋惜而怜悯的那一笑,转身之后还在吗?

步重华脚步一停,胸腔起伏数下,就像不相信开盘结果的赌徒,突然回头望向原处。

灰蓝色凉风拂过草丛,泛出海浪般扩散的涟漪。紧接着,仿佛梦境突然在眼前化作现实,步重华的瞳孔微微张大了——

一道身影出现在林立墓碑尽头,低头踽踽独行,走到刻着步同光与曾微烈士的墓碑前,弯腰放下了怀里的一捧野花。

是吴雩!

“——抱歉了,啊。”吴雩拍拍手,把掌根的泥土往裤子上一蹭,望着墓碑上陈旧的黑白照片:“门口卖的花太贵,就在路上拽了几朵,将就看吧,不要嫌弃。”

步重华怔怔地走了几步,踉跄站住步伐。

“昨天在这里跟你们的儿子吵了一架,不是我故意的,请二位多担待。多年不见,缘悭一面,没想到眼下刚照面就又要告别,以后我逢年过节,一定记得为二位上香。”

他刚才说什么?步重华站在相隔两排的石碑之后,一时竟然分不出自己是不是在做一个荒诞的梦境。

这时他只听喀嚓一声,打火机红光闪动,是吴雩半蹲在墓碑前点了根烟,低头沉吟半晌,才脱力般重重吁了口气。

“我昨天说你们死得没有价值,虽然这话是真心的,但回去后想了想,又觉得有点过激。至少正因为你们是这样的父母,才会生出步重华这样的儿子,否则今天的所有局面都应该是另一个样了。”吴雩抬头瞅着墓碑,这个距离他额角几乎贴在那模糊的老照片上,低声说:“步重华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完美的人,也是最努力的理想主义者……正因为如此,我才惹得他那么生气。”

他用力抽了口烟,似乎有些难受。

“但我也……没有办法,如果将来一定会被人查出什么,我希望至少那个人不是步重华,因为……因为我真的……”

高坡之下,远方苍茫,都市灯海倒映在吴雩半边侧脸上,另一侧却完全隐没在重叠山峦昏沉的暮色里,渐渐隐没成不明显的轮廓,只有眼底闪动着微渺的光。

他深深低下头,乌黑凌乱的发顶重重抵在石碑上,像是凭借这用力,来压抑住某种痛苦到极点的情绪。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

他闭上眼睛,连声音都沙哑扭曲起来:

“我不想让他对我更失望……”

步重华站在那里,却仿佛已经失去了五感,连呼吸都忘了。

我真的很喜欢他。

那句话像是利刃捅进胸腔,将心肺绞成碎片,然后连血带肉拔出去,让他眼睁睁感觉到最后一丝氧气都从体内绞光。

你真的也喜欢我吗?

也是从我喜欢上你的那一刻开始的吗?

“对不起,我必须要离开津海,也许这辈子都没法替你们报仇……”吴雩把头用力埋进右臂弯,痉挛得拿不住烟,最后他把烟头死死摁熄在了左手掌心里,声音嘶哑得近乎呜咽:

“对不起,我已经跑得很快了,但真的……来不及……”

步重华大脑里似乎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念头,又空荡荡摸不着一丝实感。只有最后这几个字,像是无声的闪电劈开脑海,让他在还没来得及意识到那是什么意思之前,就本能地感觉到了悚然。

来不及?

来不及什么?

吴雩颤抖着深深吸了口气,从鼻腔到呼吸道都烧灼般发痛。他想起自己从村庄出逃的那天晚上,他躲进毒贩出货的车斗里,谁料那几辆车却没有走平常路线偷渡国境,而是转去了山路的另一个方向。开了不知多久突然车停了,他心惊胆战地藏在鸦片麻袋中,还以为对方发现了自己,谁知却听到那帮人下车一边抽烟一边商量接下来的计划——去某个“考察站”杀人,对方是一对条子伪装成的年轻夫妻。

那是他平生第一次那么勇敢,到今天他甚至不相信自己还能跑那么快,脚踩嶙峋山石却像是乘着千里轻风。但他真的太瘦小了,跑不过呼啸车轮,也跑不过悲剧沿着既定的轨道发生;他仅仅比那帮人提前数秒翻进院墙,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他叫醒那对大人,他只来得及按住小孩的嘴,拼命叫他不要出声。

那天深夜九岁的步重华睁眼那一刻,是他们二人平生第一次对视,所有悲剧的帷幕都在一瞬间被命运拉开。

“对不起,”吴雩通红的眼睛望着照片,说:“我尽力了。”

他站起身,最后向墓碑一颔首,顿了顿。那起伏的动作充满了悲哀与无可奈何,然后他再也不看照片上微笑的夫妇一眼,与墓碑擦身而过,向陵园门口走去。

步重华脑子里轰轰直响,紧跟着上前两步,刚想脱口叫住他,内心深处却有某种难以言喻的力量迫使他咽下了所有声音,机械地跟在吴雩身后。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干什么,但冥冥中有种直觉,仿佛只要这么跟下去,便会发现某些从未想过的秘密。一层层笼罩而上的夜气很好地掩饰了步重华的踪影,他这么一步步跟着吴雩走出烈士陵园,突然前方马路上亮起车前灯的黄光,紧接着引擎声风驰电掣而近,一辆黑色奔驰车呼啸开到吴雩身边,紧接着刺啦停了下来。

车门开了,一个圆头大耳的胖子从副驾颠颠下车,一手拎着热气腾腾的塑料袋一手亲自打开后车门:“嘿呀我的吴小祖宗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吃了吗?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哎哟真是急死我了……”

这是什么人?

吴雩的朋友?

步重华双眼敏感地一眯,只见不远处吴雩疲惫地点点头,只简短吐出“有劳”两个字,便低头钻进了车门。胖子不放心地把外卖袋塞给他,又叮嘱了几句才上车,紧接着奔驰开足马力向城市方向疾驰而去,袅袅尾烟很快消失在了公路尽头。

“……”

步重华瞳孔微震,退后半步,想也不想转身冲向自己停在陵园后门的越野车,同时摸出手机迅速拨通了蔡麟的电话。

“喂,喂老板,我刚到家呢!”电话那边传来电视连续剧背景音乐和餐桌碗筷叮当撞响,蔡麟大着嗓门嚷嚷:“听廖哥说小吴要辞职?怎么回事儿啊,这别是假的吧?!……”

“打电话给交管所去查一辆车,车牌号津cz5859,是一辆黑色奔驰e320,立刻去查车主的身份背景职业信息。”

“啊?啥?”

步重华嘭地关上车门,一手系上安全带,打灯转向油门到底,越野车赶紧利落掉头转弯,呼啸着冲上了高速。

“这辆车现正沿邯山区泰华大道向北行驶,估计待会要上高架桥。我要知道车主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还有——”步重华望着远方暗蓝色的地平线,眼底映出公路前方车尾灯微渺的光影:“告诉我它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明天周二的章节~提前更了~明天周二没有更新了,周三见~鞠躬~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关小说: 霸情恶少赖上我1984之狂潮冷傲首席,娇妻不好惹都市阎罗狂少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冥河传承斗破之无限穿越系统霍先生今天吃什么武侠世界最强公子我从仙界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