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破云2吞海章节

78、Chapter 78

推荐阅读: 锋芒霍先生,太偏执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女神的超级赘婿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十万年龙抬头异世无冕邪皇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小村医

哐, 哐,哐。

脚步一级级踏上铁梯,在空荡荡的建筑内部回响。

这几栋商住楼是当初津海很有名的工程项目, 但一个月以前因为发生彩钢房火灾,被政府下文件停工整治, 目前还没完全复工, 整个工地上几乎没人, 黑洞洞的楼层内部散落着钢筋砖石,凌乱的手脚架堆积在水泥墙边,有些恐怖片中鬼气森森的阴沉感。

“阿归已经死在了十年前,知道他的人也早被爆炸埋在红山刑房的地道里, 骨头都该烂成渣了。今天你出现在我面前, 那应该是该死的人没死, 而且这个人还知道阿归和画师的关系。”

吴雩登上最后一级铁梯,站在楼层正中, 停住了脚步。

“谁让你来的,塞耶?”

周遭安静无声。

“还是那个我没有亲眼见证她死的人,”吴雩环顾四周,用缅甸语缓缓吐出一个名字:“玛银?”

头顶突然响起一声比猫跳过房梁还轻微的噗声, 吴雩瞬间抬头、猝然扬匕, 头顶黑影挟风逼近——叮!!

金属火花迸溅,杀手从天而下,冷兵刃撞击的巨力令吴雩滚地起身,随即被迎面一脚飞踹出去, 轰然撞塌了大片手脚架!

哐当——

一辆闯红灯的外卖电动车急刹而止,险些翻车,但步重华连回个头都来不及,在外卖员破口大骂声中风驰电掣冲过十字路口,只见江停急促地低头看手机定位:“快!这里!”

步重华一边狂奔一边伸手命令:“把手机给我!”

江停:“想什么呢步支队,这是我的手机,你以为是啃了一半的甘蔗?!”

步重华:“……”

前方就是建筑工地了,四栋半成品商住楼阴沉沉矗立在天幕下。步重华脚步不停,一个侧手翻越过工地墙头,干净利索落地,正要回头看那个一脸弱不禁风的“表嫂”跳上来没,三秒钟后只听锵锵撞响,江停推开围墙边上生锈的铁门挤进来,用奇异的目光瞥了步重华一眼。

“…………”

闹市中的工地奇迹般安静,几栋进展不一的半成品建筑楼错落在各个方位。步重华喘息环顾周围,压低声音说:“有个问题我真的好奇,没有冒犯的意思。请问你认识我表兄的时候p图了吗?”

“没有!”

“那你是靠什么……”

“人格魅力!”江停急促地喘着气,突然挥手:“严峫!这边!”

步重华回头一看,严峫的模样颇为狼狈——主要是因为他今天为了迎接江停,特地换了价格后面缀着一串零的衬衣长裤和意大利纯手工皮鞋,还打了发胶做了造型,拍个照片直接就能上杂志封面,但在坑坑洼洼的工地上来回搜索不到几分钟就全毁了。

“找不到!”严峫气急败坏,紧接着冲江停:“我不是让你待在医院别动等我去接吗?!”

江停自知理亏,没有回嘴。

严峫很不满意,转向步重华:“你跟吴雩在搞什么?赶紧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在哪!”

步重华冷冷道:“他不接。”

“为什么不接?”

“……”

严峫今天第二次被自己表弟这个惊世大煞笔气得要爆炸了:“所以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又把你媳妇给得罪了!”

步重华没理他表兄,强行定了定呼吸,仰头来回望着那四栋建筑楼。

几天没有下雨,工地尘土飞扬,干燥狼藉的地面上看不清脚步痕迹。

吴雩是故意放歹徒离开警察包围圈的,他冲出地下停车库的时间要晚一分多钟,这时间足够歹徒混在人群中销声匿迹,吴雩却能前后追逐他来到这建筑工地,这应该是他们彼此刻意造成的结果。

——他到底正藏身在哪里,是否已经遇到了危险?

层层叠叠的手脚架顶上是高耸的建筑塔吊,楼房尚未装窗,楼层仿佛天幕下一张张黑洞洞的巨口。步重华的目力和听力都被调动至极限,突然远处上百米外,与他们所在方位呈对角线的那栋建筑楼中间,手脚架哗然晃动,紧接着一道身影飞出窗口。

吴雩!

步重华瞳孔巨震,随即只见吴雩一把抓住悬挂在楼体外的钢管,半空中稳住身形;那惊险一幕连个停顿都没有,他凌空荡起借力翻身,直接从窗口又翻回了楼层!

步重华拔腿冲了过去:“在那!”

咣当一声闷响,吴雩后背砸地滑出,在满口鲜血涌上那一刻发力绞缠,以非常刁钻毒辣的角度用后腿弯卡住杀手脖子,登时把对方砸倒在了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吴雩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撑地勉强起身,突然只见身前地上滴滴答答,是他鼻腔中接连不断滴出来的血。

“你不行了,画师。”年轻人用三棱|刺尖钉在地上,借力站起身,喘着粗气笑道:“承认吧,岁月带走了你的英名,是你消失的时候了。”

吴雩摇摇晃晃后退,用满是灰尘的墙壁支撑着脊背:“玛银跟人骨头盔案有什么联系?陈元量是不是她派‘三七’杀的?”

杀手没有吭声。

“看来你杀死我的把握也不是那么大,至少没有大到你表现出来的地步。”吴雩笑了声,“承认吧小弟弟,你也不确定今天在这里我们两个谁会消失,男人只会嘴上逞强是长不大的,明白吗?”

“你没必要激我,三七那种人攀不上银姐,警察抓到他也没用。”杀手淡淡道,“我不关心人骨头盔,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取代你的名字以及拿到赏金罢了。”

吴雩沉声道:“你果然知道人骨头盔。玛银跟鲨鱼混到一起去了?”

杀手不介意被他套话,反而扬眉一笑,神态间有点“你明白的”那种挑衅。

“得到人骨头盔的是秦川,三七却是为鲨鱼当掮客,你又是玛银的人。”吴雩抬头呼了口气:“这三个人混在一起,我想不到是以什么共同目标为纽带……总不该是桃色关系吧?”

杀手并不回答,倒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感觉很有意思:“我听说银姐跟阿归、阿归跟你之间有些老掉牙的情感纠葛,是不是真的?”

“……”吴雩愣了下,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的笑话:“阿归跟我?”

杀手扬起眉梢。

“你一定不是玛银的心腹,否则你会在她那听到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吴雩一摇头,遗憾地道:“像你这种人一定不懂那个道理,取代画师不仅需要武力,还需要另一样东西……”

“什么?”

“脑子。”

杀手怒极反笑,闪电般已至眼前,三棱|刺当眼刺来,被吴雩咬牙当!一声挡住,两把刀身撞击的亮响震得人耳膜发痛!

尽管有了刚才那短短片刻间的喘息之机,体能、反应、速度上的差异还是无法弥补的,在这种面对面的巨大压力下所有格斗经验和分析都无济于事。吴雩顺墙根一路飞退,眨眼功夫三棱|刺与匕首已交激七八声亮响,再下一刻他后腰抵到硬物,是水泥窗台!

身后已无路可退,吴雩瞬间后仰,腰身几乎弯成九十度,三棱|刺于锁骨下一划而过,飞溅起一弧血星!

当啷——

吴雩掌间一空,匕首被打得飞旋而出,雪光夺一声深深刺进了墙上的砖缝。

杀手铁硬的手指钳住他前颈,三棱|刺向上一抛、反手接住:“我会谨记您教诲的,前辈——”紧接着锋利刀尖就正正刺向咽喉!

一切都快得无法表述,吴雩双脚腾起发力,正要带着杀手一块翻下窗台,突然——轰隆!

横里一人飞扑而至,速度快得简直就像一架高铁扑面而来,瞬间就把杀手生生撞飞了出去,两人同时在地上滚出十余米,轰隆几声巨响,撞塌了墙边两三米高的内部手脚架。

是步重华!

“……我艹,干得漂亮。”严峫跑楼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比这生死一幕迟了半秒才爬上来,他一手扶着膝盖一手比了个大拇指,气喘吁吁道:“漂亮啊兄弟,没人能在你的bgm里打败你!”

吴雩呛咳出满口血,看也不看便一抹,箭步上前翻开砖石、墙灰、木头手脚架堆成的小山,把灰烟滚滚中不断咳嗽的步重华拉了出来:“你他妈怎么找到这里的?!”

步重华狼狈不堪,一把反手抓住吴雩手肘。尖锐的石块在他脸颊上拉了一道血痕,从额角划到眼梢,鲜红的血珠不断流到下巴,让那平素冷漠的面孔凭空多了桀骜和戾气:“你觉得呢?!”

吴雩喘息半晌,终于低下头苦笑道:“我觉得你破相了。”

“……”

破相了也还是很英俊,刹那间吴雩心里闪过这么一个模糊的念头。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只短促地笑了声,沙哑而疲惫地道:“我以为刚才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了。”

步重华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七老八十躺病床上的时候再说这话吧!”

“咳咳咳……”

杀手踉跄从手脚架堆里爬起来,满头满脸是灰尘血迹,模样不比吴雩好多少,视线依次从严峫、吴雩、步重华三人脸上环顾过去,最终定在步重华脸上,呸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真他妈晦气,又是你……”

步重华眯起眼睛:“三七?”

“他不是‘三七’。”吴雩退开两步嘶哑道,用掌根抹掉鼻腔中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说:“他只是想要我这个人头的悬赏罢了。”

严峫敏感地:“悬赏?多少钱??”

吴雩没吭声,摸出烟盒倒出根烟,不知道是因为强忍剧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点烟时手指微微颤抖,打火机在刹那间映出了他轮廓清晰深刻的侧脸。

这时楼下隐约传来警笛驰近和人声叫喊,当地辖区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建筑工地外了。杀手望着眼前环形包围的三个人,又扭头望了眼远处的街道,冷冷道:“你们还不知道‘画师’的项上人头值多少钱吗?那你们应该连他当年在金三角的种种英勇事迹也没听说过了,真是可惜啊。”

步重华浸满血迹的剑眉一跳:“什么意思?谁告诉你画师在津海的?谁派你来的?”

“没什么意思。”杀手笑起来:“虽然我不是‘三七’那不要命的贪财鬼,但画师的下落确实是‘三七’告诉我的……不,也不算是他直接告诉我,他先是告诉了我的主顾。”

警察都来了,他反而倒有点放松下来似的,视线自下而上斜斜投向吴雩,有点毫不掩饰的嚣张和要挟:“至于我的主顾是谁——”

“闭嘴。”吴雩淡淡道。

步重华的视线在他两人间来回一逡巡,反应快得惊人,登时明白了什么,这杀手在赌!

他赌吴雩会像在医院地下车库那样帮他从警方那里逃跑!

“……”步重华眼神剧变,心念电转,略偏头低声道:“严峫。”

不愧是亲表兄弟,严峫在看见他眼色的同时就明白了什么,不动声色向楼梯口方向挪了半步,隐隐挡住了这楼层唯一的出口。

与此同时楼下脚步喧哗,警犬呼哧声一涌而近,追兵已经到了。

“画师前辈。”杀手微笑道,“不管您十年前是用了什么方法,当初您能逃出红山刑房,如今也一定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对吧?”

人声越来越近,这一方空间却被反衬得越发死寂,除了几个人越来越紧绷的呼吸之外,连烟蒂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吴雩仿佛没看见已经挡住了自己去路的步重华和严峫,他仰头长长呼出一口带着血锈味的烟,视线越过杀手,望向远处一望无际的天穹,抬手摸了摸右肩胛骨。

其实隔着t恤是感觉不出来的,但因为摩挲太多次了,指尖仿佛还是能触碰到那浅墨色振翅欲挣的飞鸟,就像打开了某个老旧留声机的开关。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万里天涯艰难险阻,谁知道分别后要多久才能见面?”他听见过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一字一句悠长平缓:“只有飞鸟能一路向南,越过那遥远的千山万水,找到自己的枝巢。……”

“对。”吴雩垂下眼睛说:“我当然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步重华眉头一紧,紧逼几步喝斥:“吴雩!”

“在这!脚印在这!”楼梯下面脚步纷沓而至,远处几个民警同时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快!”

吴雩最后深深地、用力地呼出一口烟,回头冲步重华莞尔一笑,那黑白分明的眼圈微微有一点发红,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他挥手把烟头向身侧一抛,半空划出一星红光——

步重华刹那间预见到了什么,失声怒吼:“别!”

但他伸手去拦却已经晚了。只见吴雩猝然发力向前,迎面抱住措手不及的杀手,闪电般带着他从空荡荡未建墙的楼层边缘冲了出去,急坠而下!

这是八楼!

“吴雩!”

步重华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上前,严峫疯了似地在身后死命拉他,免得他失足从八楼掉下去。下一刻,步重华琥珀色的瞳孔中映出难以置信的情景:

急速下坠中的吴雩抓住六楼木架,整个人坠势一顿,哗然撞碎两层手脚架;无数碎砖断木裹着他在四楼又一顿,肩膀、手肘、膝盖侧依次做了三个缓冲支撑点,借力调转下坠姿势。他就像众目睽睽之下从天而降的猎豹,整个人凌空调转一百三十五度,落在二楼手脚架上时已经调整到双脚着地的姿态,弓到极限的身体缓冲了绝大部分惯性——以他为中心的大片棚板同时龟裂,轰然坍塌!

就在那千万片木块碎片中,他摔在工地土路上就势一滚,直滚出去十数米才翻身站起,胸腔当场震出来一口热血!

“……呼,呼……”吴雩眼前一阵阵发黑,摇摇晃晃起身走了两步,颓然半跪在杀手尸体边的血泊中,从他裤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摩托车钥匙。

杀手来之前把摩托车停在了离医院差半条街的路口,但其实离建筑工地不远,这个方位肯定经过事先计算,就是为了他完成击杀任务后迅速逃脱……吴雩剧痛的大脑里转过很多念头,强忍喉间沸腾的气血站起身,心想:我最多只有三分钟。

建筑内部有部分缺失的扶梯用了爬梯代替,哪怕步重华中间往下跳,最快也要三分钟,不可能再短了。这个时间堪堪够他冲出建筑工地,混到最近的公共场所,迅速变装后骑摩托车逃脱。

吴雩呼出一口滚烫的血气,刚抬起头,突然整个人僵住——

他前方数米处挡着一道身影,是江停!

身后马路上警笛呼啸,人声杂乱,高处警察的咆哮和步重华的狂奔都被狂风一卷而去,汇聚着巨大都市的喧嚣,洪流般冲向天穹。

“……过来,”江停喘息着,向吴雩伸出手:“到我这边来。”

吴雩向后退了半步,那双颤抖的瞳孔倏然一定,幽深暗沉得反不出一丝光,攥着钥匙的手缓缓伸进了怀里。

但江停紧盯着他:“你不记得我了吗,解行?”

“……”

“你还记得那天外面下着雨,你躺在宿舍床上,却没帮我收制服,害得我只能中途跑回来自己收的事了吗?你知道我第二天因为制服没干就上礼仪台,被教官罚站了三个钟头,你当时还拍胸脯跟我保证请我吃三食堂的饭来着?”

吴雩看着江停,似乎想动却动不了,怀里那只手不由自主地微微战栗起来,那颤抖随即蔓延到全身。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没有人知道在那些暗流涌动的岁月里,这个仅仅发生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平平无奇、过眼即忘的细节,却拥有怎样改变一切局势的意义。

“十三年了,解行。”江停尾音也奇怪地发着抖,像是强压着哽咽:“过来,到我这边来。”

仿佛时间就此凝固,化作寂寥无声的长歌,远远消失在岁月微渺的光影里。

吴雩终于机械地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又一步,随即被江停紧紧拥抱住了,用力把他黑发凌乱的头按进自己颈窝里。

“听我说解行,你不该再往前走了,步支队很担心你,”江停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抑制住胸腔的剧痛,在吴雩耳边轻轻问:“你觉得这样一走了之应该吗,嗯?你觉得让他这么担心下去应该吗?”

吴雩靠在江停肩上,全身就像绷紧到极限的弦,紧得好像哪怕再落下一片羽毛,都会令他在顷刻间粉身碎骨。

远处两道身影从建筑楼里一前一后疾奔而出,那是步重华和严峫,但江停撑着吴雩没有放手,把他的头脸按在自己肩膀上,终于听见耳边传来细若蚊蚋般极度嘶哑的声音:

“……不应该……”

吴雩闭上眼睛。

那几个字耗尽了他最后一点挣扎的力气,整个世界迅速旋转远去,他摔进了意识的深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酃小非爱岩浆、shiraishi凛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leo爱耽美美美美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rchimedes 3个;傀不渝、夏x章 2个;花荣不姓荣㏄、你家沙雕绝世alpha、阿拂、月凌之潇、blackly?、阿止°、幽微兔、ren、徐二菜、孤云独去闲、quanwer、丁丁丁丁、茂茂小肉包包、晨曦、周小朋友、38782631、六虐、黑暗淑女、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大漠孤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银妖王家的酱油瓶 4个;mirro、倾墨逸辰、绿茶冷面、徐二菜、江莲 2个;易烊千玺、江支队长甜滋滋、李大钊、老实人步重华、ali骊、傀不渝、维萚、也也、扶苍、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秋幽蝶梦、不食葱白、飞雪那人、寒煙似雪、my_z、大树、迟未晚、fion、水畔紫枫、十六、yishuca、云胡、吴雩的小披风、莉莉安、牙牙是大可爱、blackly?、稻米莲子粥、咱俩谁是谁的爹、阿淮求你别再虐葱花了、吴雩无求、我敢日骆闻舟、33429478、音频小安逸、盐姜葱花鱼真香、雪月小猫咪、星尘、江支队长的性感小娇妻、停雩的奶黄包、我要吃土、喵与鱼的碎碎念、逆毛楠、uany、l-l-l、伊丽、玟宝宝、叶叶叶如故、gyq、停停说他喜欢我、深海里的海星、猫塞不进下水道、wqe、夏寐、summersam、小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傀不渝 156个;徐二菜 72个;酃小非爱岩浆 65个;江停生命粉 57个;张博明的心动男孩林炡 37个;北北爱吃雩 26个;江莲 21个;sklloo 13个;胖丁浅浅 11个;万受吴江 10个;雩我所欲也、严峫真爱粉 9个;kikma1221 8个;胡桃夹子、空空如也、shala、椰子 6个;奇迹停停环游建宁、尤利卡、长团子、多钱钱钱钱、cвetaлeдrh、senya、今天没有吃巧克力、舞猾、奶油蛋挞被烤焦啦 5个;夏寐、君离笑、rui蕊蕊蕊的蕊、静秘 4个;mirro、敲里吗敲里吗!、王吸吸、阿沃鹅一唔吁、vv世最可!、archimedes、你要去哪里、叶野、你羡姐、咪咪嗷、宣主任的姑奶奶、穆潇、我爱盐姜葱花鱼 3个;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君蓝、matsuty、阿离、mitiru、nanana、滑稽、某丞、齐烟九点、布丁km、朝醉烛行、血浆、鳌拜的呆毛、黑米啾啾、旅西、淮妞么么哒、江教授的保温杯、靠意念减肥成功、月兮溯流光、blackly?、叶叶叶叶、石涅、一只肥羊卷、31788245、christine、a 释怀、最爱雩雩和葱花的妖荼、没时间??、32972826、全职路人、chili、莫忆、蓝梓、闷油瓶的小鸡胖次、几点、茯藏、皮卡布、主公能打、音频小安逸、雩华、19977253、小星星、和月染、探花、vanishchen、星熊天下第一、小兔子乖乖、渊水映白月、倾歌歌歌歌歌、夜雨微凉617、季风气候、九龄 2个;啃石头的兔子、茄子、舞雩、一个莫得感情的舰长、樊彤、夜深人靜時、绿绮、阿衡、樱花泪ri、酒浇白骨、二章、20131208、与羡、双习不想学习、澜沧、今天晋江老总死妈了吗、strawstalk、郭芷妍、步雩、saga、谏山、和光同尘、不周风、说话浪且密、大六子、无敌可爱花朝朝、温渺、正版沉荩、廿二、万受吴江、diviner.、28898666、瘫在床上的皮卡丘、太慕内特、zoe222、致iris、不加葱花、liwer、云胡不喜、25226923、是咸鱼哦、叁娘京琳、25478445、皌寥、三三、明日之子、隔烟水、小鱼的葱花、角度、金金金、勤劳的阿鹤、幽幽呦呦呦、某只鱼、清晨清神、毛毛的小夏祭、今天鱼鱼和葱花一起下、水烧如我、祝拂清在线拐葱花、parisalll、一冰柜一、hatsuki、小雩小雩从不多余、神说要有光、绯墨、pinkmartini、冰糖咖啡、夏目贵志、暮崽磕cp上头、吃芒果吗?、leonora.、allah、todoroki、持续自我厌弃中、山口家的贤二君、超绝可爱瑾禾禾、bjyxszd、白云深处、25074940、空街鬼、鲸落orz、凌雨~、幻兮、墨守、gaosubaru、31167504、宣玑思灵渊、焚海、东栏一株雪、寶記。、息我庭柯、我很安静、是谁出卖了我的红皇后、39375818、飞鸟wings、葱花鱼、平冈、花知晓、37567685、韶马院士、txeyj、22504135、溯潮無風-、gggin10、ouicestvrai、劲仔小鱼、竹生_、花怜、y、金皮卡、图南、宁然、沧江好烟月、七度、猫爪无法显示、别管晴天美不美、流尾、凤四三闺女、吴雩葱花爱你、林白夜、paradise_lost℡、空、归杳楠、aaaautumn、飞行员er?r?r、洧川、北冥月初、星星晚安安、火花一瞬ffff、步小花、溪水遥、江停的保温杯、停停是山牙子的红皇后、云胡、西西、见总的脑婆!!!、日明为昭、30852447、太宰治、鲜花满楼春、月野、峫不压正、残花轻殇、云仪小姐姐、墨千殇、清戈、橙鹰、time、浮云自西东、过往太空旷、赜渊、十五夜月、xl夏凝、海棠花未眠、小花菜菜、顾几何、楚云岫、belial、柠檬酸奶的薄荷、明浅、板蓝根炖鱼丸、今天吴世勋和我公开了、停停跟麻麻回家、心妤心愿cici、小九、司小南的糖罐、qz慰风、执念、徂川、38906923、小手冰凉、沙雪er、饭团无双、漆沏、亦如初止、十一有六元钱、吾道君、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hana酱、嫣小燃、宁静海、狮子头、果茶比奶茶好喝、肖战哥哥的坚果、辛氢、小可爱本爱、swaci楚溯、风缘、cc、鸷羽、清水墨魇、小心眼的薄荷糖精、悠然、junjinkura、本白、堂前燕、程恪、cc、奶花世最可、allrisesilver、平陆成江、我只默然相守、18719771、柳丁再现、天远草萋、小萧子、玉扇1379、可爱小雩真杀我、故川霓城、墨軒s、酒大爷是也、百无一用是蠢彦、kuroo、青黛、平陆成江.、xiu——pia、妖不妖娆、monica、小花不哭、一块奶黄包、兔飞飞,猫丞丞、jerry5658、山牙子巨萌、蠢肆家的千越、日落江河、杜沈言、朱雀桥边、小菲、停云、吴雩麻麻爱你、w.、嗑葱花鱼会上头、子晞、你大鸽、樱、岁暮天寒、鱼儿乖乖、夏赫穆、加点葱花、yee、猛吸游惑的欧气、24877263、正版砾筱、楚青、紫凌_、不知道叫什么好、安晚半夜、黑桃九、在水一方、733、风情万种芭娜娜、槿涩、25265909、.、29695730、苦叶终南、岑星子、鸣豫、来份停停七分甜、玥出瑶山上、宗吾、糯米旻旻、央情li、酌叶、沐绾歌、嘘嘘、juice.莫槿笙、28440314、翎祈、洗墨画裳、以暴风雪之名、春浅雨凉、青九、岁忽忽而遒尽兮、陌路玄、江警花的茶、祝幺、喻文州的女朋友、山牙子今天发骚了吗、soso、常存、海风、高考数学·江苏专用、青雀无尘、我想娶江停、kutsura、花静婉、泠川、悦上、一条无辜的小毛巾、给我来一打盐姜葱花鱼、□□ile、aiello、sy* krystal、司月白、橙槿槿槿槿、isaiiiii、carol、卡萝尔、咩咩羊爱吃鱼、啷啊哩儿啷、音音、寒煙似雪、rakuzan2333、35044178、缘木求鱼、劭程鸭、长河渐落晓星尘、一一、墨千夜、吴雩表妹、声声璀璨长空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城南旧事 150瓶;夜未央 140瓶;珠小竹 109瓶;墨璃 100瓶;清戈 80瓶;泛泛 79瓶;程恪 71瓶;y-sven、poppy 70瓶;尺素流光 60瓶;穷鬼。 59瓶;jimmyger、溪水遥、白、烈火浇头、18749152921、木木木木么、铭懿、34894995、打个玖、杜铿锵 50瓶;褚熙衡 47瓶;phenomenal呱呱 43瓶;aiello、爱葱花的美人鱼、阿顾道儿、书枫白语、舞雩、asrun、茶眸、雨希、龙鱼 40瓶;王小明 39瓶;只恨青丝长 34瓶;易烊千玺 32瓶;滴滴滴 31瓶;嘎嘎嘎鸭、jessie、白桃乌龙、谷静风、37948868、30300454、羊羊、予行、马大叔寻找小九九、sugarrian、林大刀、susaichi、xigh、舟渡一生,长顾相伴、沈廿九、厌、兔兔兔兔兔、央情li、是咸鱼哦 30瓶;lydia、一只甜甜的药丸.、程秀,你看看我啊!! 29瓶;几米fa 28瓶;周小朋友、云霓 27瓶;希楷、果粒辰、佳佳有本难念的经 26瓶;小萧子 25瓶;江教授的保温杯 24瓶;顾幽爱墨香 23瓶;秋天落叶、进击的蜗牛 21瓶;shiki、不是晋江用户、芝士味、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赴别、你家沙雕绝世alpha、八八ss、raysivan、叉烧煎饺、gigi梨、31086166、深山阿怪、薄荷桔白、顾清熙熙熙、正版渝安、skam、阿昭、楓蕊雪、忱三愿、宁小雪、一脸doge、我好帅、豆腐小鱼、一笔绘千秋、六月筮、芭拉pepe、liin、豆沙bao包子、小骚年、尹子末、长鼻学习猴、平陆成江.、辰欢。、k.llpy、高红微、河边有颗橘、归杳楠、瓶邪无缺、一叶之秋、回回呀、肥狗宝宝、嗑着冷cp醉氿、不喝可乐、远亮、脩洛、月凌之潇、高高、林杉、22244716、libonniee_、素心为笺、乐萝er 20瓶;阿难 18瓶;渔稚、奋进的boogie先森、性感将军在线rap 17瓶;阿妮家养楚河小凤凰、月光连着山顶的海、妗妗、26509060 16瓶;葵n、红红嚯嚯、花梨栗子糕、有1点可爱、轰轰轰、ヾ闲梦江南、玖玥沫心 15瓶;叶二公子、停停不吃胡萝卜、吴雩的书架 14瓶;陆实初、kiliggg、韶怡 13瓶;星沐yu、橘子面包、依辰. 12瓶;myh7412010、花怜 11瓶;橙橙橙光、阿鱼、清瑜家的小兔叽、咖啡店的jay、大祭司和小太阳、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felicia、北寺、qyq、木知、............、解千山、皌寥、#宇宙第一周自珩、弘昱、清晨清神、30204972、万岁、腊鸡王老菊、hatsuki、云姝、乘兴而归、随便┐(‘~`;)┌、殇、石涅、春风不渡。、33552795、张申申、昨日情书、天涯未归人、麒麟鹭鸶、放翁词、烧、武陵春、澄空、靠意念减肥成功、普通读者陆发财、魅兒、一未、若恒loy、哦哦哦、苦叶终南、谷雨知时节、李白哥哥嘤嘤嘤二号、孤高、鞘子、silam、为了更好的自己、哆啦龚的内心独白、墨羽、是呀呀不是鸭鸭喔、love臻、胖丁浅浅、缘木求鱼、白溪、阿蒙萌萌萌、莫上无痕、江小停、千山、~\(≧▽≦)/~、.、顾屿欢欢欢欢、惹火辣妹芭娜娜、封花花、阶下画徒、彧久行.、禹智皓我扛着40米的大、非牛顿流体、流行的云岸、无柒七、飞坦的家属、闻舟渡我.、柯基、angle30°、聆长生、你要不要喝可乐哇?、。。。。。。。。。。、苏渔、夜半、浅唱、笔落、无夜子、__、饿了喵、小系儿、澜沧、嘻嘻628、弦十九、寇扭扭、顾七、景行、秃头妖孽、樊手、沉愚、海风、我爱盐姜葱花鱼、wy很无敌呀、周夏、吾鹤归、临川之笔、猫小bai、黑曜不黑、32630719、恋爱千万别选我我超毒、安晚半夜、莓擎商、大梦方醒、闻刀客 10瓶;mo江颜、晚风无逆、35924278、陆泽.、以舟渡你、磨牙呀牙呀牙、予你与、想喂小鱼很多糖、torment、问君何所之? 9瓶;绯寂岚、嗑葱花鱼会上头、大祭司、coolwater2012、bey、阿离、小可爱、二食堂的包子、南溪、19816555、笑笑笑笑笑、shirleys 8瓶;a 释怀、37362757、其言、水墨云清、异乡海、少无菌 7瓶;今天阿花追到鱼鱼了吗、晓晓晓云会剪纸、慕轩、皮卡与满月、柚子汽水、沐夏。、小铜钱、乾千月、毛毛的小夏祭、祭司 6瓶;周斐、韶马院士、玦、aminta、鸡总的甜心、意迟迟、火山、耶啵是个大宝贝、风清月朗、步小花你怎么这个亚子、雨夜、涅亚、酒肆柒、一个甜x、一晌贪欢、spoon、长晞、ivy、甜甜的香芋奶茶、星海坆主、我很安静、丢失的秋裤、困觉觉、沙雪er、apigpan、子初不知怵、威武雄壮的姐、jjwl、glhw、jet'aime、蓝桥春雪笑望君、芙蓉出水、kanggl_520、阿离、22477907、雪月小猫咪、木木白、陈公子、38696455、夜深人靜時、凉朋友、一晌贪欢、小刘597、桑鸣和风、废六 5瓶;柊lika、小黄鱼、烟延衍焰、焉知、25784615、国委会陆七爷、阿回_、物理白你该交稿了、nicosis、一只大猪蹄、不知今夕何夕 4瓶;甜水鱼、我寄人间、七厌、忧伤的蘑菇、香辣葱花鱼、坐拥吴雩江停楚慈的女、透明啊透明、青雀无尘、loey、吾居蓝、大脸猫?、cc99、單白、茶酒折樱、西月、23059438、颜狗本狗 3瓶;feicui、向阳花开、31221485、游惑的耳钉、停云、布丁km、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我是哲哲、长庚的大甜心、包子呀、小甜喵喵、施清衍、梦溪笔谈、瑾知123、古月歌燕、林泊玉、羽化飞仙、白灼、水波粼粼、铁灰林的高塔、阿诺的灰大衣、小依、看不懂啊、rk800撸猫型安卓kumo、顾、繁陌辰轩、茝沅沅沅、纤尘、栗子喵、凰瑾、月兮溯流光、明靖宝贝、皮卡布 2瓶;煞科窿、墨守、卷毛熊、暖风·风、w、桃花源、嵂晚宁、彼岸花、kara、枫染晴川、招潮、不上曲朝、怿一、七桥先生、荽荽、孤舟一叶秋、你撕大可爱、●—●、于大力1022、selina...是月、江沾、啵酱mybelief、邹槿懿、最紧要开心、ketwo31、code5555、老子爱死政治了、烈如歌、zzt的xfd、lyl、赚钱养家小兔砸、秋菌、芥菜包子、-非-欧-、路人甲、李李、南朝、人间小神仙、菲菲、乐要思蜀、我今天就要讲相声、楠迟、曼梵、是非之欢、查拉图斯特呱、信、大侠留步whh、飞鸟wings、是晓钢琴不是小钢琴、有生之年、小嘟脸白二哥、咕咕萤、顾昀、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亦之所、迷踪花冠、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四月、what小鱼吃虾米吃虾米、mycissy、燕云承、六音、青妩、林蔚、成晏留、大本x亨、碳酸化嗑神仙眷侣中、皮这一下很开心、楼年、氯阿猹、魔芋可达鸭、投雷小能手、神说要有光、你家豚豚、玛格丽特辣子鸡、迷雾、啦啦牛、巍巍、艾尔、林雨怠怠怠怠啊、始皇、梦比糖果甜、阿童木、终终终终子、消愁、轮回、一路向南、猫影影88、枇杷与琵琶、6362、32293283、沐子琰、east、苍烛、七月噗噗、32262052、 矜持范er゜、药师丹枫、沙漏*时歌、江闻木a、费总看看我、白无相、cherrywang1998、hhhhhhhhhhhhzy、xl夏凝、小渔、阿鬼、白楼、aling、正义之花、风一吹,蒲公英就长大、t、溟濛、又香又甜、哎呦喂,我大漫威、隔壁表哥、然而野神并不想养鸽子、寒声碎语、高烨?、34776237、俞九、宇宙无敌美少女、洛yoooooo、siren、bibab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相关小说: 霸情恶少赖上我1984之狂潮冷傲首席,娇妻不好惹都市阎罗狂少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冥河传承斗破之无限穿越系统霍先生今天吃什么武侠世界最强公子我从仙界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