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破云2吞海章节

8、Chapter 8

推荐阅读: 锋芒霍先生,太偏执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女神的超级赘婿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十万年龙抬头异世无冕邪皇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小村医

远处停车场上有一簇车灯亮了亮,应该是步重华开了车锁。

吴雩瞳孔微微压紧:“你来干吗?”

“我……”

“你们到底要监视我到什么时候?”

林谔玖丝谄习肷硐蚯扒悖险娴乜醋潘骸敖裉烀挥斜鹑耍俏易约合肜醇愕摹n液筇炀鸵卦频崃耍憔筒荒芎献鞯悖梦宜淙晃バ牡材苊闱吭诒u媸樯咸钜桓觥帕肌穑俊

远处车灯缓缓驶来,吴雩眼梢在浓密的眼睫下微微淬着光。

林谛θ菁由睿缴碓焦奔葑Φ廊岷偷乩∷骸吧铣蛋桑

步重华刚打灯转向,手机嗡一声震动,是来自吴雩的新信息:

【朋友来接,先走了。】

朋友?

他狐疑地回头向医院大楼望去,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正亮起灯,前行调头,向远处丰富多彩的都市夜晚驶去,很快消失在了川流不息的街道上。

“……”不知为何步重华有种怪异的感觉,他从几岁开始起就经常出入各种现场,这种超乎常理的直觉很多时候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那锋利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半晌才点开那条消息,回了三个字——

【知道了。】

屏幕亮了又暗,林谑栈啬抗庑Φ溃骸澳阏馐只蔡狭耍桓鲋悄艿陌伞!

吴雩放下手机:“不用。”

“平时上网不觉得慢吗?”

“我不上网。”

林谖叮艚幼啪头从矗骸岸圆黄穑艺饽宰佣搪妨耍翟谑恰

吴雩说:“没事。”

他那沉静疏离的态度就像一堵透明墙壁,把他和纷杂繁华的现代社会隔离开来,外人既无法窥视,也无隙可乘。林诖雍笫泳抵锌戳怂谎郏逖樟哪藓绲仆腹荡坝吃谒成希巡嗝媛掷蠢粘隽艘坏揽⌒闱逦址浅<嵊擦栀幕∠摺

“在南城支队怎么样?”林谇嵘省

“还行。”

“我听说你跟那个步重华关系处得一般?”

“你消息还挺灵通的。”

林谔玖丝谄骸拔冶匦肴繁d惆踩獠唤鍪侨挝瘢彩俏腋鋈说脑竿k匀绻闶贾毡e徘苛姨岱佬睦淼幕埃遗级不岣芯跤行

吴雩却突然打断了他:“你们只是想确保我没有心理失衡,得创伤后应激障碍,变异成反社会罪犯。”

车厢骤然陷入沉默,林诿羧竦刈プx四掣龅悖骸ptsd?这词你跟谁学的?”

吴雩本来就很薄的嘴唇愈加抿成了一条直线。

“——没关系,随便你怎么想。”林谑栈啬抗猓谄龊跻饬系乩溆玻骸暗乙丫嫠吖愫芏啻危还堋恰目捶ㄈ绾危业奶仁遣换岜涞模抑幌肴繁d惆踩!

吴雩没有吱声。

奥迪沐浴灯红酒绿,在热闹的城市中心穿行,初夏夜晚的凉风伴随谈笑、叫卖、打情骂俏等喧杂人声,从车窗缝隙中习习而入,更显得车厢一片沉寂。

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吴雩靠在车窗边,颈骨投下的阴影一路蜿蜒,沉默着收进洗白了的旧t恤领口里。

良久后林谄罚玖丝谄骸澳阏娴牟幌牖卦频峁ぷ髀穑炕蛘卟还ぷ饕部梢裕俊

林诒纠淳褪呛苋菀孜煨缘某は啵庋诺偷淖颂钊蒜袢恍亩怫挥锌此骸氨狈酵玫摹!

林谏钌畹靥玖丝谄辉偃八担撕靡换岵磐回5氐溃骸澳铣欠志制涫狄不剐小!铣侵Ф佑涤薪蚝j泄蚕低匙詈玫呐渲茫@觥14癜踩19试凑咴诨钡厍际鞘皇模灰愀街鼗蚝媒坏溃兆硬换崮压侥睦锶ァ!

他提到步重华,吴雩眼角轻轻一瞥,正撞上林诘氖酉摺

“那词你跟他学的吧?”林谛南铝巳弧

吴雩不置可否。

林谒坪跸胱肺适裁矗丝谄秩套x耍胺嬉蛔溃骸啊街鼗歉鋈耍蹦晡一辜俏彝觳煌档拇笱Аk谘@锓浅s忻晕叶喽嗌偕偬倒恍┦虑椤d愦蟾乓哺芯醯剿怯幸恍┍尘暗陌桑俊

这是肯定的,谁没背景能这么年轻爬到正处级,还在南城分局说一不二,连许局都给三分面子?

警院每年出那么多硕士博士,可不是每个人的仕途都能那么顺的。

“他的父母都是警察,据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牺牲了,一门双烈士。现在的津海市公安局长宋平当年还是个普通警察,跟他家是过命的交情,就收养了战友遗孤。后来宋平仕途高升,本来想培养他干点别的,他自己执意报了警院。所以现在别的支队去市局要资源那是战战兢兢,他去市局就是嫡亲外甥回了舅舅家,南城支队要不是有这么一位根正苗红的烈士遗孤,各种资源也不可能倾斜成这样。”

吴雩有些意外,半晌才“噢”了声。

“所以你能别跟他起冲突,就尽量别起冲突。不是说大家非要分个高低上下,主要是没必要,你在津海毕竟势单力孤,就算我想,也没法一直照顾——”

林谕蝗簧驳囟僮x耍翟诮蚝j刑赜械南琳锲吖瞻伺ぃ磷谂玻沼诎ぷ徘礁涑鲂÷罚t诹诵n睦鲜骄用衤デ啊

林谕3迪穑獠判a诵Γ蜕剩骸拔腋詹耪饷此的悴换岣械胶芷婀职桑俊

吴雩低头解开安全带:“没有。”

——他对别人的暗示没有任何在意,没有任何试探能够稍微触动他为自己竖立起的那堵安全的,透明的,冰冷的墙。

林谖蘅赡魏翁玖丝谄

“那我走了,后天晚上八点飞机回云滇,下次来估计是年底。这期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也可以联系冯厅——最好是我,执行起来方便一些。”

吴雩简单丢下知道了三个字,刚钻出车门,突然手腕被人从身后拉住:“吴雩!”

林诮舳19潘谋秤埃菩母稍镒迫龋拔艺娴暮芟不赌悖庵中郎秃秃酶泻茉缫郧熬陀辛耍赡鼙饶阆胂蟮没乖纭o麓渭娴氖焙颍蝗缥颐且黄鸪鋈ズ染瓢桑

周遭非常安静,远处蝉鸣已歇,只听见飞蛾扑撞路灯的簌簌声,草丛中星星点点的小花在晚风中摇曳。

吴雩终于回过头,慢吞吞地道:“你这种人,女朋友一定非常多。”

林诿偷乇豢谒鹤帕耍3隹人院痛笮i缓筮盼怫y氖忠皇沽Γ踔亮氡呱硖宥继搅斯矗谟陌抵凶谱频乜醋潘骸澳愦砹耍颐挥信笥选已酃馓吡耍

吴雩挑眉盯着他没吱声,林诖笮ψ欧趴郑碌铣档屏疗穑ソハг诹艘鼓恢小

吴雩没有立刻上楼,一直等到那红色的尾灯完全消失不见,才往周围望了一眼。树影在夜风中沙沙簌簌,看不到有任何盯梢的痕迹,那些名义上是保护其实饱含着猜疑和提防的视线都消失不见,应该是林谑孪确愿拦脑颉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过九点。

最新一条没点开的信息还停在提示栏里,是来自步重华的——【知道了。】

“……父母都是警察,据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牺牲了,一门双烈士……”

“本来想培养他干点别的,他自己执意报了警院……”

吴雩眼底晦涩不明,他点开那条消息,拇指悬空片刻,似乎想回复点什么;但良久后他蓦然打消主意,摇头微微一哂,转身走进了破旧的楼道。

九点零五分,步重华开门前又看了眼手机。

他最后发出去的那条消息没有得到回复。

他按断手机,打开家门,站在玄关处换了鞋,头也不回道:“我回来了!”

装修精良的客厅空空荡荡,吊灯洒在大理石地板上,反射出铮亮的光,并没有人回答。

步重华挂上钥匙,去厨房把冰箱里的剩菜和速冻食品放进微波炉,然后脱了衣服转进浴室。水声伴随热气腾起,磨砂玻璃上模糊映出一道矫健颀长的身影,少顷他随便往腰间围了条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推门而出。

晚饭已经热好了。步重华坐在厨房吧台的高脚凳上,一手吃饭,一手拿着市局配发的国产机回复工作邮件,处理些鸡零狗碎的人事问题,把上个季度的结案报告浏览一遍修改好字句,发给廖刚让他明天准备送去总务处。然后他喝完最后一口汤,把碗筷收拾起来洗了,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看刑侦局最新发下来的公开案例和学习材料。

十一点半。

该睡觉了。

步重华坐在床上,给手机充上电,关上床头灯。随着啪一声轻响,卧室陷入一片黑暗,只有远处街道上繁华的灯光从窗帘缝隙隐约透进室内,在天花板上留下粼粼光影。

床头柜上的玻璃相框反射出模糊的光,步重华眼神凝在上面,半晌才伸手拿过来,耳边突然响起白天派出所民警冒冒失失的声音:

“那这何星星现在是神经病啦?”

“这小子看着不像那么弱鸡的人啊,凶手又没伤害他,光是目睹行凶过程就能把他吓疯?”

……

黑暗中步重华的侧脸显出一道极其冷硬的轮廓,少顷他闭上眼睛,肩背肌肉因为过度紧绷而凸起——

不要去想,他告诉自己。

不要想,不能想,让它过去,让它过去——

“是谁?说不说?!”

“艹他妈到底说不说?!”

殴打,叫骂,拳脚重击,火把熊熊燃烧的噼啪声混杂在一起。雪亮刀锋在烟雾中反射出寒光,噗呲刺入肉体,鲜血与碎肉一并飞溅在墙壁上。

没有人注意到衣柜缝中透出孩子通红的眼睛,因为噙满泪水而剧烈发抖,但所有呜咽都被捂在嘴上的一只手用力堵了回去。

“……爸爸……妈妈……妈妈……唔!”

那只手陡然用力,掌心皮肉都挤进了孩子的齿缝里,丝毫不在意被发着抖的牙齿深深切进血肉。

衣柜外传来骂骂咧咧声:“这俩条子还他妈挺硬,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不是,非逼老子给你俩点颜色看看?”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线人到底是谁?”

“问你话呢!那个‘画师’ 到底他妈的是谁!”

说吧爸爸,说吧妈妈,求求你们快说吧,求求这一切快结束吧——

但上天没有听见小孩撕心裂肺的哀求,衣柜外的歹徒终于失去了最后的耐心:“妈的现在怎么办?”

“把那女的杀了!”

——不!!

小孩疯了般往前撞,但所有扭动都被身后那双手硬生生桎梏住,混乱中他只听见砰一声枪响,紧接着万籁俱寂,重物咚地砸在墙上,顺着墙面缓缓摔倒在地。

“……”

小孩瞳孔颤抖,大脑空白,牙缝里一片血腥。

短短几秒钟却仿佛过了很久,他才呆滞地听见外面传来骂声:“……看见了吧?现在还说不说?不说你老婆就是你的下场!”

“别出声,你听,”有人在黑暗中贴在他耳边轻声道,“警察来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深夜中隐约传来动静,旋即越来越近——是警笛!

警车来了!

“艹!条子找过来了!” “有人通风报信?!” “怎么可能!快走!”

外面一阵慌乱,怒骂抱怨脚步纷杂,紧接着有人恶狠狠问:“这男的怎么办,老规矩?”

小孩满心瞬间冰凉,下一秒他听见——“杀了,动作快点!”

不!爸爸!爸爸!!不要——!!

砰!

枪声响起的同时,那双手猛然将他往后勒,堪堪阻止了他困兽般疯狂的挣扎!

那濒死的力道都不像是九岁孩子能发出的,但在此时此刻,身后传来的桎梏更加强硬、坚决,甚至不惜用全身锁住小孩任何能发力的部位,把他死死抵在狭小衣柜的角落里。

歇斯底里的嚎哭被迫吞进咽喉深处,只有齿缝里甜腥黏腻,是那个人的血。

但当时他注意不到自己已经将那掌心咬得血肉模糊,鲜血在黑暗中汇聚到下颔,与泪水混杂在一起,一滴滴滚烫地打在颈窝里。

哗啦——屋外传来泼水声。

哗啦——

异味从缝隙中传进这方小小的空间,是汽油!

这时一切反应都已经来不及了,歹徒早有准备,挥手点燃了大火!

轰一声浓烟四起,火苗呼啸冲上夜空。小孩只感觉自己被那双有力的手提了起来,紧接着他听见那个人冲自己大吼,声音像惊雷炸响在耳边——这时候已经顾及不到会不会被发现了:“我数到三!跟我跑!”

“爸爸,爸爸,妈妈……”

啪一声响亮耳光,小孩霎时被打蒙了,随即被那震人发聩的厉吼震醒:

“跑!!”

咣当几声巨响,小孩只感觉自己被人牵着,撞破了衣柜门。屋子已经被浓烟笼罩,他甚至来不及感觉自己有没有踩到父母无法瞑目的尸体,就被踉踉跄跄地扯出大门,穿过燃烧的门槛和前院,疯了般冲向黑夜。

“艹!那里有人!”

“是小孩……妈的!两个小孩!”

“抓住他们!”

小孩不记得自己曾经跑得这么快过,黑烟、火苗、风声、喘息,混合成破碎的记忆从耳边呼啸刮过,他只记得自己被那只手死死抓着,或者说是拖着,在崎岖的山路和泥泞的草地上飞奔。时间的流逝突然变得极快又极慢,火烫的碎片嗖一下掠过耳际,脚边草叶倏而飞溅起泥土——那其实是霰弹片。

但在那个时候,他什么都感觉不到,大脑完全空白,甚至没有恐惧和悲伤。

扑通!

他们一脚踩空,瞬间天旋地转,在混乱中滚下了土坡,稀里哗啦撞在灌木丛里!

剧痛让小孩眼前发黑,第一反应就是胸腔里骨头断了,稍微用力便钻心的疼。恐惧中他听见警笛越来越近,山路尽头已经闪现出了红蓝交错的光——但他站不起来,哪怕咬牙硬挣都动不了,不远处歹徒的叫骂已经传了过来!

“……在那边……”

“不能让他们跑去找条子……”

“搜,快搜!”

我完了,小孩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意识到。

我要被追上了,我要被他们杀死,到那边去和爸爸妈妈重聚了——

哗啦!那个人咬牙把他拽了起来,随着这个动作,茂密的灌木枝劈头盖脸抽打在他们脸上、身上,朦胧中他看见对方紧紧盯着自己:“还能跑吗?!”

小孩颤抖摇头,用力抹去越流越多的泪水,想看清这个拼命救自己的人是谁。

但太黑了。

即便凭借远处的红蓝警灯,也只能隐约感觉到对方的轮廓十分削瘦——那竟然是个半大的少年,也许根本不比他自己大两岁,额角眉骨都在流血,眼睛亮得吓人,在夜幕里森森闪烁着寒光。

“……我们是不是要死了,”小孩绝望地看着他:“怎么办,我们要死了,我们——”

语无伦次的呜咽被一只手捂住了,少年喘息着站起身,嘶哑着嗓子说:“要活下去。”

“……不,不……”

“活下去才能报仇。”

小孩颤栗着愣住了。

少年手掌用力在他侧颊上一抹。那是个决然果断的告别,因为紧接着他看见少年跳出土坑外,仿佛一头伤痕累累而殊死一搏的幼豹,清瘦肢体中蕴藏着巨大的爆发力,闪电般迎着歹徒追踪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那!”

“找到了!”

“快追!!”

喧杂人声、脚步、枪响混成一片,飞快向树林深处移去,而身后山路上的警笛迅速震响,风驰电掣而至,警方终于赶到了。

……

小孩靠在岩石背后,汩汩鲜血不断带走体温,将他的神智旋转拉进深渊。意识的最后一个片段是半边脸颊滚热火烫,昏迷前他以为那是自己软弱的、一钱不值的眼泪。

但随即他想起那是血。

它来自少年坚定有力而鲜血淋漓的掌心。

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步重华的记忆是缺失的,医生说那是因为受到太大刺激以及头部摔伤的缘故。他在医院里住了很久,最开始只躺着,不会说话,也没有反应,睁着眼睛呆呆盯着天花板,就像个浑浑噩噩的提线木偶。整个市委常委加公安系统只要数得上名字的,排着队轮番往病床前走了一圈,放声悲哭的,哀悼欲绝的,慰问表彰的,拍照作秀的……短短几个月内仿佛历经了世间所有荒诞悲哀的戏剧,直到大半年后,这个被精神科会诊几次都束手无策的九岁小孩,才渐渐开始对外界有了微弱的反应。

有一天打点滴时护士手滑,针头猛然刺出了血。实习护士正手忙脚乱找棉球,突然只听这个小孩动了动嘴唇,发出极其微弱嘶哑的声音:

“……他活下来了吗?”

“什么?”

“他活下来了吗?”

开始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问自己的父母,没有人敢回答。

但其实他不是。关于父母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后来的津海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宋平当时还是个普通刑警,直到很久后才有机会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知道,查不出那孩子是什么人,但活下来的几率应该是很大的。”

“……为什么?”

“现场没有找到第三具尸体,房屋已经被完全烧毁,废墟中只辨认出了两具——”

宋平的声音戛然而止,再开口时带着强行压抑的沙哑:“那伙人很快就会被警方连根拔起,法律和正义会替你报仇。重华,人生就是得放下很多事情才能继续前行,不管发生什么,你爸妈都希望你平安。”

所有人都希望他平安,没有人希望他子承父业。但步重华知道,从那个血腥的深夜开始,他的人生就注定了只能往那一个方向前行,升学、考公、成为刑警……再没有其他目的地。

而被猝然打碎的人生另一面,永远凝固在了床头冰冷的相框里。

“……晚安,”步重华低沉道。

他把相框轻轻放回床头,九岁生日宴上欢笑的一家三口静静凝望虚空,卧室沉入了深长而静谧的黑夜。

相关小说: 霸情恶少赖上我1984之狂潮冷傲首席,娇妻不好惹都市阎罗狂少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冥河传承斗破之无限穿越系统霍先生今天吃什么武侠世界最强公子我从仙界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