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破云2吞海章节

91、Chapter 91

推荐阅读: 锋芒霍先生,太偏执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女神的超级赘婿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十万年龙抬头异世无冕邪皇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小村医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周二的章节:【chapter- 3411字已wb更新】

今天周二更的是明天周三的章节!!!

明天周三提前更新周四的章节

后天周四提前更新周五的章节

大后天周五提前更新周六的章节

这样周六就不更新了,这不是请假!!只是今天双更,造成这周每天的更新都往前提前一天!谢谢~!!!

chapter 92【这是明天周三的章节提前到今天来更】

“这事是我的责任。”第二天, 吴雩盘腿坐在床上,一边端着碟子吃昨晚纹丝没动的菜一边唏嘘着说。

他上半身光裸着,颈项、蝴蝶骨、修长劲瘦的脊背腰椎在晨曦中投出明暗阴影。步重华正抱着床单去洗, 闻言回头疑惑道:“你再说一遍谁的责任?”

“我的。”

“……”

“不是负责的那个责任。”吴雩瞅了他一眼,解释说:“想对我负责的人多了去了, 金三角无数人想对我的项上人头负点责, 不排队都领不上号码牌。我说的是昨晚没吃上饭的责任。”

步重华的疑问涣然冰释, 去洗衣房把床单被套都塞进了洗衣机,“那确实是你的。”

吴雩又吃了两口银鳕鱼拌饭,放下叉子叹了口气,心说我以为姓步的从面相看似乎不是很持久, 最多一个小时完事, 刚煲的汤正好能放凉, 饭菜热热还能吃;谁知道竟然硬生生挨饿了一晚上到第二天才吃上饭,对他的实力评估确实太轻忽了……

步重华里外收拾好, 过来把吴雩不吃了的饭收走,又扔给他一件上衣:“准备下跟我出门。”

“上哪去?”

步重华淡淡道:“上班。”

吴雩系纽扣的手指一顿:“上班?!”

从昨晚八点开始翻来覆去折腾到大半夜,凌晨天蒙蒙亮了才囫囵睡着,一大早上醒来匆匆填饱肚子, 竟然还要赶着收拾出门去公安局上班?这还是人吗?

“你有什么意见?”步重华表面非常镇定, 尽管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能看见他脸颊有些不引人注意的微热,皱眉道:“病假已经结束了,不上班难道给你扣外勤时间?”

“……”

两人对视半晌,吴雩终于意识到一件事:男人提上裤子以后说的的话一般都不能信, 昨晚步重华说喜欢他看来确实是骗人的。

“别,别扣我工资。”吴雩心悦诚服地一拱手:“这就去上班。”

吴雩换好衣服刷牙洗脸,拿着剪刀对镜子比划两下,咔擦咔擦剪掉了快垂到眉角的发梢,左右看看觉得长度差不多了。半小时后他揉着后腰站在电梯里,终于有时间打开手机看了眼未读微信,用胳膊肘捣了步重华一下:“你昨晚要给我看什么?”

手机上显示着他平生第一名微信好友的第一条消息:【来地下车库,给你看个东西。】

“没什么,”步重华望着不断下降的楼层数字不动声色道。

“到底是什么?”

“真的没什么。本来打算送你个礼物,但现在已经没有了。”

吴雩挑眉疑道:“你说的礼物该不会是你的制服写真特辑吧?”

“……”步重华终于把目光投向他:“要吗?”

吴雩思忖片刻,肯定地说:“要。”

“没有那种东西,穿警服拍写真违纪程度等同于在职警察下海拍av。”

步重华冲吴雩微微一笑,这时电梯降到地下车库,他不疾不徐地走出去按下遥控开锁,只见不远处一辆黑色大车biu地亮灯,赫然是辆货真价实的奔驰g63!

吴雩登时就愣住了,只见步重华反手把车钥匙往他怀里一拍,似乎有点小愉悦:“就是这个。本来是想送你的,但你昨晚没下来……所以今天已经变成共同财产,不能算礼物了。”

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那瞬间吴雩眼前飘过整整一排零,差点没接住车钥匙:“你上次不是说这玩意现车要加价70万不然排队等半年吗?”

“是啊。”

“……你加价70万了吗?”

“当然没有。”

“那你……”

吴雩的第一反应是你肯定把4s店老板请到公安局谈话才免掉了那半年的队吧,但随即只见步重华真的笑了起来,忍俊不禁道:“不,不用,我们不用干以权谋私那么低级的事情。把他们家的vip客户严峫带去刷个脸就行了,从下定金到提车不超过一星期。”

步重华坐进副驾驶,拍拍方向盘示意吴雩来开,但只见吴雩一脸空白地绕着全车转了三圈,半晌才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引擎盖,在强烈的惊愕、向往、喜爱和欣羡中情不自禁问:

“能卖了换钱吗?”

步重华:“………………”

步重华的表情和空气都一起凝固了。足足十多秒死一样的安静过后,他推门下车,从吴雩手里一把夺过钥匙,把他提溜上副驾驶,然后自己转到驾驶座砰地重重关上了车门。

“以后你不准开这辆车。”步重华冷冷道,“省得你直接开二手车交易市场去。”

直到开上路之后吴雩才终于有了点真实感,听步重华解释了买这辆车的前后经过。那天步重华把严峫视若己出……视若灵魂小老婆的巴博斯g65开上了高速断桥,尽管他非常注意没有造成任何大的磕碰,但等开回津海后,严峫望着车轮下血肉模糊的人体组织还是立马就疯了,险些从急诊科病床上蹿下来把自己的亲表弟追打出去二里地。步重华自知理亏,主动要求负担洗车费用而遭拒,又答应承担未来一年的车检保养费用,再次遭拒;严峫是这么说的:“要不是看在吴雩是江停同学以及我爹妈可能会对我进行男女混合双打的份上,这表弟我已经不要了!登报买热搜从此断绝表兄弟亲戚关系!”

步重华深感抱歉,直到有一天在医院时,他无意中看见吴雩趴在窗台上瞅楼下停车场那辆银色大g,眉眼之间心驰神往,这才突然心下一动,去找严峫表示愿意折价把那那辆g65买下来,当吴雩今年的圣诞礼物。

“不行,想得美!”严峫断然回绝:“我每次跟你江哥吵完架都跑到这辆车里睡觉,它基本等同于我养在车库里的灵魂小老婆,卖给你以后我睡哪儿?”

步重华刚想回答你可以睡迈凯伦,紧接着想到迈凯伦已经被吴雩撞歪了屁股返厂待修,登时陷入了沉默。

严峫说:“要不这样吧,我把那四个血糊滋啦的车轮子卖给你,你绑个蝴蝶结给表弟媳当圣诞礼物怎么样,当卧室摆设不也挺蒸汽朋克的?”

“……”

步重华谢绝了表兄的蒸汽朋克,不过他答应掏钱为那辆惨遭糊底的g65更换四个新轮胎,再以严峫的名义送江停一个车内香水挂饰,终于得到了严峫勉为其难的原谅,暂时保住了曾家的塑料表兄弟情。

“我还是有点想买辆车。”步重华一边打灯转向一边说,“那辆吉普已经撞报废了,开公车的话出外勤打报告又很烦,而且你也没车,所以就定了一辆。正好北京店里有台现车,这个发动机虽然没有12缸,但公路性能已经够了,又不是真打算开它去越野——万一真要进山剿匪我肯定去开局里那辆装了钢网的五菱宏光。”

吴雩耳朵里听着,眼睛却没法从方向盘上移开,那感觉仿佛见到了十个活的波多野老师出现在自己面前,过了会终于没忍住殷切的关心:“步队你昨天劳累一晚上,今天还要开车太辛苦了,要不你先歇歇?我来帮你开一会?”

步重华一笑:“不行。”

“我保证不卖它,我就感受感受……”

“不行。”

“……”吴雩问:“不是据说它是我的圣诞礼物吗?”

“迟了。已经是共同财产了。”

步重华突然踩下刹车,对哑口无言的吴雩一挑眉:“到了,下车。”

——他没有去南城分局,车窗外是闹市区商业街,不远处赫然是本地历史最悠久的老字号金店。

“两个戒指,对戒。”步重华站在店里望着琳琅满目的柜台,简洁明了地吩咐:“白素圈,不要钻,要贴手,应该都是20到21号。门口那个不错,拿来试一下。”

导购小姐训练有素,直接拿着玻璃柜钥匙去了。步重华一回头,只见吴雩正站在店门口作漫不经心状,仿佛只是个误入片场的龙套群演。

步重华看看周围,一把将他拉过来摁在高脚凳上:“你别一副抢劫犯过来踩点的样子,那边保安已经看你好几次了!”

吴雩从齿缝里低声怒道:“这事要是给人看见还不如咱俩直接过来抢劫的轰动性大,你是怎么想的?”

“没人能看见,这又不是南城辖区!”

“那也根本没必要过来买戒……买那个东西啊!”

“为什么没必要?你上大街看看哪个人手上没有你说的‘那个东西’?”

“那人家是正当夫妻,咱俩这——”吴雩咬着犬齿比划了一下,只听步重华冷冷道:“你觉得我们是什么,炮友吗?”

吴雩:“……”

这么多年生死之间练就的演技拯救了他,吴雩硬生生把“那不然呢”咽了回去,知道如果这四个字出来自己恐怕活不到明天早上。

吴雩一手肘撑在玻璃柜台上,捂着额角闭眼片刻,终于叹了口气说:“买就买吧,反正你不能戴手上,否则要是宋局杀上门来我可不敢跟你保证活下来的人是谁。”

步重华冷冰冰道:“可以,你穿成项链挂胸前也行。”

“还有,你的那个我买单。”

步重华:“什么?”

正巧柜姐端着盘子笑容满面走来,步重华怔愣数秒,转向她道:“我改变主意了,把你们店最便宜的对戒拿来吧。”

柜姐:“?”

柜姐也跟着愣了几秒,但不愧是机智而专业的导购人员,立刻转向坐在高脚凳上的吴雩,认真道:“对戒是见证婚姻与陪伴终生最重要的东西,您忍心让这位先生戴最便宜的戒指渡过一生吗?”

吴雩客客气气地说:“您误会了,我们其实不是……”

“其实价格只便宜一点,但您忍心让这位先生留下终生的遗憾,每次看到手指都想起今天省下的区区几千块钱吗?”

吴雩:“我们不是……”

“好的鞋子可以带人走向幸福,好的戒指也可以圈住人一生的誓言,何必要在大喜的日子里为自己和伴侣都留下一点点不完美的缺憾呢?”

吴雩:“……”

画师可能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还有斗不过珠宝店营业员的一天。吴雩张了张口,千言万语卡在喉咙口里,半晌突然听到身边传来动静,只见步重华竟然在笑。

“就要这对了。”他就这么笑着说,“拿来我试一下手寸,然后拿两条链子穿起来……对,买单都由我男朋友来,他这个月可以拿到他老板的工资卡,所以会突然变得很有钱。”

半小时后,吴雩跟在步重华屁股后头走出金店,神情略微悻悻,但走两步就忍不住掏出衣领里的戒指看一眼,又摘下来戴在手上,左右不断打量。

这其实是件奇怪的事,步重华不是个太表露自己感情的人,相反他更加禁欲、克制,第一时间来买对戒这种急于在形式上标记自我的行为不像他能做出来的。

但他在审美情趣方面没有任何问题,铂金素圈非常贴手,边缘略微收紧形成棱角,造型简单而冷冽,比一般的弧形边缘看上去更加独特和有格调。

吴雩打量半晌,终于问:“其实你早就选好了对吧?”

步重华头也不回:“是的,六七年前。”

——这么早?

“当时他们金店出了一起抢劫案,两区联合侦查,南城支队负责追踪赃物流向,所以我接触过他们店的产品图册,觉得这款对戒跟我母亲当年送给我父亲的很像……不过那对戒指现在都在骨灰盒里了。”步重华眼底的笑意微微加深,说:“我一直觉得这个款式很好看,后来还让技侦给我单独拍了照,算是挺有纪念意义吧。”

吴雩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点点头,嗯了声。

他看着戒指在阳光下耀眼的反光,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也愿意把它带到我的骨灰盒里去。

但这个想法刚升起来就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和自嘲——想什么呢,以后都不一定有个盒子装你的骨灰,万一成了哪块土地里的有机肥可怎么办?

吴雩呼了口气,把戒指摘下来重新挂回脖子上,只听步重华说:“走吧,去买点菜回家做饭。”

“你不上班了?”

出乎意料的是步重华态度十分随意:“不上了,过两天再说。”

全津海市公安系统都知道姓步的是个工作狂,不管有没有重案都能加班到晚上十二点,最多时连续两个月没有休过一天假。这回答简直不像是他嘴里说出来的,吴雩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不去上班?”

步重华打开了g63的锁,漫不经心道:“合法击毙都被审成那样,昨天才刚出纪委,今天谁爱去谁去吧。”

周围路人纷纷回头瞩目这辆造型高调的钢铁豪车——g63虽然没有它刚推出时那么罕见,但也差不多等同于几箱子的钞票哐哐哐满街跑,凡是所到之处回头率无数,甚至红绿灯下都有人降下车窗来打量,发出充满赞叹的啧啧声。

它确实是一台集动力与安全性为一身的、结实到可怕的机械堡垒。但当它在闹市街头一骑绝尘而过时,没人会想到它是步重华这种人会开的车。

吴雩走上前两步,不知为何又顿了顿。

“怎么了?”步重华问。

“也没什么。”吴雩沉吟片刻,才说:“就觉得你最近好像有点……”

“有点什么?”

“……爱好有点变化。”

话一出口连吴雩自己都感到词不达意,刚要换个说法,却见步重华笑了起来,说:“那是因为你对我的认识还不够深。”

吴雩微微一愣。

“过来。”步重华站在打开的车门前向他伸出手,微笑道:“我们回家。”

相关小说: 霸情恶少赖上我1984之狂潮冷傲首席,娇妻不好惹都市阎罗狂少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冥河传承斗破之无限穿越系统霍先生今天吃什么武侠世界最强公子我从仙界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