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锦衣之下章节

第88章

推荐阅读: 我的傻白甜老婆打造超玄幻天官赐福超级女婿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白日梦我帝凰:神医弃妃修罗武神破云2吞海神医嫡女

于周遭嘈杂人声中,毫不费力地辨出她的声音,短短几个字,对于阿锐而言,如惊雷如烈焰如没顶洪水,脑中完全无法思考。仅仅隔着马车隔板,两人相距如此之近。他曾经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她,却未料到在自己一心求死之时,竟然还能听见她的声音。

谢霄看见今夏倒还欢喜,只是看见陆绎在旁,便没好气,瓮声瓮气道:“你们走得比我们早,怎得今日才到?”

“路上下大雨,又塌方,还有……”今夏不便说因为淳于敏同行,为了照顾他,所以行路放慢了许多,“总之是一言难尽。你们呢?是特地瞧热闹的?”

“我们那里有这等闲心,刚进嘉兴就遇上倭寇,撵了他们一路,昨儿才在城外收拾掉,就顺道来看看倭寇头子长什么模样。”谢霄傲然道。

“撵了倭寇一路?听着就好生威风!”今夏笑道,“哥哥,记不记得初见时我就唤你作大侠,你果然有大侠风范。”

谢霄听得甚是受用。

陆绎在旁轻轻瞥了一眼今夏,并未说话,将目光投向旁边一直未说话的黑斗笠人,忽然淡淡道:“看来,你的腿伤已经无碍了。”

那人闻言,怔了怔,将斗笠取下,声音生硬而戒备:“陆大人,别来无恙。”

此人正是沙修竹,当初陆绎一脚踢断他腿骨的情景尚历历在目,尽管后来陆绎故意放了他,他仍对陆绎十分警惕。

陆绎对他却有赞许之意:“你是随他们来此地抗击倭寇?如此看来,你当初在船上说劫生辰纲是为了边塞百姓,倒是一句实话。陆某佩服!”

听他这么一夸,沙修竹反倒不自在起来,讪讪道:“陆大人言重了。”

“既然都是旧相识,正好大家一块吃顿饭去吧。”今夏热情道。

上官曦婉拒道:“不了,庙里的师兄们就在不远歇脚,我们还得过去和他们会合,马上要离开杭州了。”

“对了,我记得离开扬州时阿锐下落不明,可找着他了?”今夏故意问。

“还没有。”上官曦叹了口气道,“我爹爹说会帮着我继续找,你们是官家,若有他的下落,一定要告诉我。”

“那是自然。他若知晓姐姐在此地,说不定也会赶了来帮你。”

“他若在此地……”上官曦似有点愣神,过来片刻,才半是叹息半是伤感道,“他若在就好了。”

马车内的阿锐听着,手指死死扣在车壁上,双目痛楚地紧闭上。

今夏略有些失望:“啊,你们就走了?那以后该去何处寻你们呢?”

“眼下倭寇四处流窜,我们也是居无定所,只跟着庙里的师兄们走。”上官曦笑了笑,“说不定,那一日咱们就又碰上了呢。告辞!”

谢霄、沙修竹也拱手作别。

今夏看着他们三人消失在人群之中,那般洒脱豪迈,忽然觉得自己活得真憋屈。

“人都走远了,还看。”陆绎轻道,“这般舍不得么?”

今夏壮怀激烈地叹道:“我也想去抗击倭寇,好生痛快!”

陆绎点头赞同道:“你的功夫虽然三脚猫了点,不过给和尚们当个伙头军倒是可以,他们应该不嫌弃三顿吃萝卜。”

“……”

今夏默默无语。

住进客栈,推开窗子,杨柳晓风拂面,今夏舒展□体,趴在窗边看西子湖上的一叶叶小舟,回味着刚刚吃过的佳肴,不得不感叹杭州天堂之名不虚。然后,她轻盈转身,看向躺在床上的人,道:

“老规矩,你若还是不肯吃,我就去唤岑寿……”

她话音未落,便听见阿锐生硬道:“我不吃米粥,我要吃饭。”

“……总算开窍了。”今夏笑道,“你现下知晓我没骗你吧。”

接着,阿锐**道:“给我请大夫,我不想这么一直躺下去。”

“行,我会告诉陆大人。”今夏答应地很爽快。

“你告诉他,只要能让我身体复原,我会把我所知晓的都告诉他。”阿锐目中有冷意,“他让我这么半死不活地拖到现在,为得不就是这个么。”

今夏很好奇:“你到底知晓些什么?说来听听。”

阿锐冷眼瞪她:“除了陆大人,我不会告诉其他人。”

“你这人还真是挺见外的,不晓得你这次失踪,乌安帮会不会有人会满城地寻你。”今夏不轻不重地刺了他一句,这才晃晃脑袋出门去。

陆绎刚刚才换上飞鱼袍,今夏一进屋便被抢眼的大红晃了眼,怔在当地,不知他何故要换上这袭官袍。

“你来的正好,帮我把绦带系上。”陆绎自然而然唤她道。

“哦……”

今夏取了挂在一旁的绦带,自后绕过他的腰间,仔细系好。

甫一系好,陆绎回转过身来,双手圈上她的腰身,略紧了紧,皱眉道:“明明这一路上都用好饭好菜喂着你,顿顿不拉,怎得一点也不见长肉?”

今夏隔开他的手,作恭敬状:“卑职为大人效力,每日殚精竭虑,也是很伤身的。”

“所以……”陆绎等着她的下文。

“大人不妨试试每天再加顿宵夜。”今宵诚恳地提议。

陆绎忍俊不禁,正欲说话,便听得门外岑福恭敬道:“大公子,胡总督派了轿子来接您,我让他们先侯在栈外了。”

“知道了。”

今夏奇道:“胡宗宪?他知晓你来了杭州了?”

“我们已用过饭,又落了脚,他若还不知晓,这两浙总督不当也罢。”陆绎理理衣袖。

“对了,阿锐那边……”今夏忙将阿锐所提之事告诉他。

“他身上的病症古怪得很,应该和东洋人的毒有关。我已让岑寿去打听此地有没有擅长解毒的大夫,尤其是针对东洋人的毒。”陆绎似早就料到。

今夏也叹了口气:“沈夫人倒是解毒高手,只可惜现下也不知晓她人在何处。”

“不急,我已让人调查沈夫人的身份,她不是回老家去么,待身份查出来,自然就知晓她去了何处。”陆绎不放心地叮嘱她道,“晚间我恐怕回来得迟,此地倭寇猖獗,比不得扬州,你切勿乱跑。”

“我有分寸的。”

想起初识时她瞒着杨程万一头扎进寒意森森的河水中寻找生辰纲,陆绎便觉得她这个分寸委实有点让人信不过,道:“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偷溜出去,惹出事来,那可是要扣银子的。”

“……”

看着今夏的神情,陆绎顿觉放心多了。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淳于敏倚在窗边,看着西湖美景,顺口念道。

丫鬟往她身上披了件披风:“姑娘,仔细风大受凉。”

老嬷嬷将自家带的被衾铺铺好,换下客栈的被衾,又将衣物整理妥当,朝淳于敏道:“连日在马车,总算到了杭州城,可以好好歇歇了。姑娘要不要沐浴更衣?我去让店家备热水。”

“不急,你们也都累了,下去歇歇吧。”淳于敏柔声道,“我也想略靠靠。”

“好,姑娘先歇着,有事唤我们。”

看着老嬷嬷与丫鬟都退了出去,淳于敏才轻轻叹了口气。她们是祖姑母家中的家仆,虽说祖姑母待她亲厚,服侍她的丫鬟嬷嬷都是厚道人,可她毕竟是投靠了来的,在丫鬟嬷嬷面前也客气得很,并不敢多使唤她们。何况这趟出远门,想来她们心里也是不情愿的。

她坐回桌边,顺手取过一本书来看,翻了几页,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这一路行来,她隔着马车,看表兄行事、他手下人行事、特别是那位女捕快……虽然有时觉得女子这般舞刀弄枪着实不成体统,可更多的是让她觉得新鲜好奇。

原以为那女捕快是女子中的异类,但今日隔着车帘她又看见那位“上官姐姐”,那般英姿飒爽,那般不让须眉,着实让人羡慕。

伸手想去倒杯热茶,提壶里却一点水都没有,她刚想唤丫鬟,又停了口,心道不过是唤店小二来添水,这点小事,自己又不是做不得。这般想着,她仔细理了理发鬓和衣衫,便轻轻开门迈了出去。

因为不愿让人发觉阿锐的缘故,陆绎让岑福包下客栈的一处小院,省得被不相干的人打扰。淳于敏入住时并不曾留意此间格局,只管低头垂目跟着走,现下跨出门后,便怔了怔,犹豫地向前行去,想着也许马上就能遇见人。

行了好几步,拐过墙角,也未遇见人,她迟疑了下,不知自己是不是该接着往前走。正在这时,她听见旁边房间传来一声痛苦的□□……

是个男声?

难道有人生病了?会是谁?她忐忑不安,手指紧张地扣着窗棂,试探着往里头看。

什么都看不清,而那人还在□□,听上去像是在作痛楚的挣扎。

住在这个小院内都是一路同行过来的人,若置之不理,实在说不过去,淳于敏鼓起勇气行至门口,叩了叩门,轻声道:“我进来了。”这才推门进去。

几乎在她推门的同时,在床上挣扎着想起身的阿锐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到地上。

“啊!”

淳于敏骇了一跳,楞了片刻,才想到自己应该上前把他扶起来。

“你……没事吧?”她试探着走上前,由于阿锐背对着她,她只能胡乱猜测着,“你不是岑福岑寿吧,那么,你是杨捕快么?”

阿锐艰难地翻身,把自己的手抬起来,想去够床沿,手背上赫然是几道狰狞的刀疤。淳于敏本已伸手去扶他,看见那手,吓得连忙缩回去,抬眼间看见阿锐的脸,顿时吓得惊叫出声,不由自主地退开数步,身子又撞到桌椅,跌倒在地。

今夏在灶间正熬药,听见这边动静,拿着搅药的竹筷子就赶了过来。

同一时刻,岑寿、杨岳皆听见动静,赶至阿锐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只有十七个留言,你们让偶情何以堪……何以堪……以堪……堪……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关小说: 魔化道具师在韩国的日子霸剑神尊再入仕途山坳里的宇宙帝国随身带个黄金任务空间邪肆魔君:狂傲六小姐韩娱之全能巨星驭神无良校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