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盖世章节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纠纷

推荐阅读: 全球高考白日梦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超级女婿不二之臣破云2吞海神医嫡女我的傻白甜老婆都市之最强狂兵打造超玄幻

滋养心神精力的丹丸,算得上珍奇之物。

地级七品的蕴魂丹,对凝炼出灵识的入微境,对地魂蜕变为阴神者,都有所裨益。

柳莺,其实尚未抵达入微境。

她的心神精力,不能凝炼为灵识,所以掌控陨落星眸时,消耗反而更大一些。

来星烬海域试炼,在星月宗的那些师门长辈来看,是没有丁点风险的,连陨落星眸兴许都用不着。

因此,柳莺的师傅,没有额外准备温养心神的丹丸。

他们都认为,拥有陨落星眸的柳莺,在星烬海域只是走走过场,散散因在芜没遗地而惊慌的心境。

哪里能料到,星烬海域的海岛深处,有魔宫、妖殿秘密镇守的“蓝魔之泪”,破除两大势力施加的封禁,脱困而出。

他们也想不到,柳莺御动着陨落星眸在海底,搜寻虞渊时,拉扯了太多人上来。

数量众多的幸存者,还有要时刻警惕周边海域,以免天外异物接近,使得柳莺的心神精力消耗剧烈。

她时常萎靡不振,眼神黯淡无光,就是明显的征兆。

地级七品的蕴魂丹,一旦服用了,能立竿见影地,让她在短瞬间恢复那些耗去的心神精力,能让她以更充沛的精力,和陨落星眸长时间保持沟通,能始终感触周边海域细微动静,防止不慎遭遇蓝魔族的血祭坛。

云水宗的罗依依,贴着胸口收藏着一枚蕴魂丹,她自己又暂时用不上。

为何不贡献出来,助柳莺瞬间恢复,造福大家?

不然,柳莺凭什么要带上你们云水宗的所有人,还要将你们活着弄出星烬海域?

虞渊就是如此想的,并且嗅到从罗依依胸口处,散逸而出的淡淡蕴魂丹气味,才没有事先声明地凑上来,仿佛要轻薄她那般,特意临近后,再仔细辨别。

他极其肯定,就是一枚蕴魂丹!

“蕴魂丹!”

“罗依依!你携带着一枚蕴魂丹在身,为什么不说?”

“如果真是蕴魂丹,我觉得虞渊没什么错,反倒是你罗依依,才有点问题!”

“蕴魂丹,能让柳莺迅速恢复心神精力,能让大家都跟着受益!你明明也知道,和陨落星眸这般的器物,保持着长时间的心神互通,有多么的耗神!”

“……”

古荒宗,魔宫,血神教和秽灵宗的人,在虞渊那番话道出之后,恍然大悟。

一道道看向罗依依的目光,忽充满了讥笑,和耐人寻味。

“我……”

罗依依可怜兮兮地垂头,望了一眼自己高耸胸口,又狠狠瞪了虞渊一眼,暗自腹诽:“你是狗鼻子么?蕴魂丹的丹丸药香味,明明应该被胭脂香味遮掩了,怎么还能闻出来?”

“真是蕴魂丹?”柳莺也错愕了。

虞渊伸出左手,并指为剑,遥指罗依依胸襟处,扯了扯嘴角,不怀好意地说:“她如果不肯承认,我不介意撕开那层单薄胸衣,将

蕴魂丹剥出来。”

他先前的孟浪唐突行径,因蕴魂丹而被人理解。

可如今,在蕴魂丹被道明后,他再次展露的态度,就……

“你这家伙,坏得很。”

柳莺嗔怪地,哼了一哼,自己伸出一截青葱般的指头,将他指向罗依依高耸胸部的“指剑”给拨回头。

然后,她脸色转冷,“我的陨落星眸,不欢迎你罗依依,还有云水宗。”

一步跨出,她站在虞渊和罗依依之间,又道:“烦请你们自行离开!”

此言一出,罗依依身后那些云水宗的修行者,神色如丧考妣,一个个以哀求的眼神,眼巴巴看着她。

本来还要反驳,因虞渊“指剑”的指指点点,感到蒙受屈辱的罗依依,见她态度如此决绝,也慌了神。

她自知理亏,又知道藏着蕴魂丹心虚,急忙摆出楚楚可怜的姿态,向柳莺求饶,“柳妹妹,我并不是舍不得蕴魂丹,也不是不给。我只是觉得,或许时机还没有到,想再等等。等到陨落星眸抵达海域边沿,要凿开光幕壁障时,再将蕴魂丹取出奉上。”

“真的不是吝啬小气,还希望你相信我,原谅我。”

可伶巴巴地哀求着,罗依依将手伸入胸前衣襟内,摸出一枚拇指大的丹丸瓶,不由分说地硬递给柳莺,“柳妹妹,你别嫌弃啊,这枚丹丸的药力,我也炼化了一些。没放在芥子手镯,而是贴在胸口保存,是因为我在入微境了,丹丸散逸的药力,有助于我灵识的淬炼。”

她入微境初期修为,灵识刚凝炼不久,以一枚蕴魂丹裨益心神精力,能更好凝结为灵识,的确能帮助她修行。

也难怪,明知道柳莺心神损耗巨大,她都舍不得贡献出来。

因为蕴魂丹在身,她时刻都能在修行,在吸纳灵气时,借那丹丸散逸的少许药力,加快灵识的凝结。

“嘿嘿!”

虞渊皮笑肉不笑地,就这么笑了两声。

罗依依听见了,也不吭声。

“虞渊!”

捏住蕴魂丹的柳莺,见他转身走了,轻呼一声,说道:“你怎么说?”

“随意吧。”虞渊头都没转,给出一个折中建议,“云水宗心思不纯,没有同舟共济的打算,我们此行若是遇到什么危险,若必须要舍弃什么人,或者需要人探寻方位,那就让云水宗先上吧。”

这话一出,摆明是要留云水宗在陨落星眸,作为备选的炮灰。

陨落星眸面对凶险要加速,需要轻装上阵了,就丢弃云水宗的人。

如果有些未知的区域,必须要人探察,也让云水宗去。

“这感情好!”

秽灵宗的池荫,眼睛一亮,笑颜如花地说道:“虞弟弟,果真是性情中人!姐姐我就喜欢你这种恩怨分明的!”

血神教的林嶽,愣了愣,嘴角勾起莞尔古怪笑容。

虞渊如此做派和行径,不像是天源大陆的所谓名门正派,倒是不

拘小格,颇为契合寂灭大陆的邪道魔宗的分针。

“那好!”

柳莺接过那枚蕴魂丹,脚步轻快地,就从罗依依眼前走去。

——根本就没有询问罗依依同意不同意。

道理很简单,要么乖乖听话在陨落星眸,要么,就直接离开。

罗依依哭丧着脸,暗暗咬牙,将虞渊恨到骨子里了,可现在也不敢开口。

得了蕴魂丹的柳莺,重返她之前所在的石台,坐下之后,就立即服用那丹丸,吸纳其中的药力,炼化到自身。

虞渊和严禄,和苏妍两人,又混在一块儿,神色轻松的闲聊。

“香吗?”

绿衣长裙,气息轻灵的苏妍,黛眉微蹙,小巧琼鼻微动,以颇为温柔的声音低问。

虞渊哑然,“什么?”

苏妍眸子泛着光,玉手捋了捋耳边碎发,远远看着那气鼓鼓的罗依依,“我是说,那云水宗的姐姐,胸口的味道,香不香?”

“蕴魂丹的味道,不算香,只是比较特别而已。”虞渊答非所问。

“只是丹丸香味吗?”苏妍再问。

虞渊点了点头,忽然觉得此刻的苏妍,似乎变得奇怪了起来。

不关心蕴魂丹,不关心自己和罗依依纠纷,只关心罗依依胸襟处的味道,到底香不香,这丫头想些什么?

苏妍轻轻噘嘴,在心底哼了一声。

“叮当!”

秽灵宗的池荫,忽然从林嶽那边走出来,她身上悬挂的瓶瓶罐罐,因她走动偶尔碰撞,传来清脆声响。

衣着破破烂烂,花花绿绿的池荫,打扮的很另类,在修行者当中算是奇装异服。

她身材很高大,和俊逸消瘦的林嶽一起,她反而更高。

看着,也更有力量,更为强壮。

池荫相貌并不出众,很粗的眉毛如剑,比男人望着都刚硬,她一路来到虞渊面前时,不止是令虞渊奇怪,别的人,同样觉得惊诧。

后方晶璃瓶内,赤魔宗的侯天照,突然讶然笑了起来,“祁南斗,我觉得秽灵宗的这个池荫,很般配你,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天邪宗的祁南斗,男儿身,偏阴柔。

秽灵宗的池荫,女儿身,刚猛强壮。

人在晶璃瓶的祁南斗,听他这么一说,远远看了一下池荫,缩了缩脖子,求饶地说:“别,别瞎说八道。我一点都不喜欢,像她这样的男人婆。”

对池荫,祁南斗似有点畏惧,每次看向陨落星眸,都刻意避过池荫。

“咳咳,我是听说。”侯天照哈哈大笑,仿佛突然找到了乐趣,“我听说你们天邪宗,还有意撮合你和池荫呢!只是你们两个,相互之间看不顺眼,每次都刻意避开对方,是不是这样啊?”

祁南斗背后,那些天邪宗的试炼者,闻言悄悄低头,表情怪异。

“住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关小说: 水浒第一大官人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冒牌修仙者废柴修成仙天师神医好想住你隔壁我身上有条龙掌欢猎天争锋晚明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