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自带锦鲤穿六零章节

第七百二十章 暗恋心机

推荐阅读: 七零年代小媳妇魔鬼的体温地球至强男人最强医圣清末盐商重生过去当传奇日月风华都市最强打脸天王天域神座暗黑系暖婚

尽欢和胡君澜开车回围场县,在单位的招待点,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打算开车回京城。

刚好贺重九和岳卫州的任务结束,岳卫州休了几天假准备送胡君澜回去,再加上冯挺和两个联络员,一行总共七人。

这么多人一起走倒也热闹,就是三辆车需要分配一下司机和乘客。

胡君澜这个家伙,已经习惯重色轻友了,都不用提醒,率先上了岳卫州的车。

贺重九则主动揽了尽欢司机的活儿,冯挺和两个联络员,自然就开剩下的那辆车。

岳卫州的联络员乖觉,没去当领导的电灯泡,小钱去想不到这上面去,还想去帮贺重九开车,被冯挺眼疾手快拽住了。

“你这小子咋没点眼色?没见贺队是在向小姑娘献殷勤?你去凑啥热闹?生怕贺队打不了光棍?”

“我得保护贺队啊,”小钱有点委屈巴巴,“冯队,那姑娘真是贺队的对象?”

“他们是不是对象我不知道,”冯挺吐了个烟圈还挺深沉,“但我知道,你这傻小子要不长眼色去打扰,两人肯定成不了,那你贺队估计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小钱被冯挺唬住,乖乖呆在最后一辆车上,没去打扰贺重九。

其实也不存在打扰不打扰,贺重九和尽欢之间气氛和谐,但还真没有一点暧昧因子。

两人一路都在聊天,也不拘泥一个话题,天南海北都能侃上几句。

只不过贺重九并没有惜字如金,他和尽欢在一起,一向很有谈性,会认真回应尽欢的话,还会主动积极表达看法,哪怕事情跟他的生活,一点关系都没有。

有人换着开车还能聊天,开长途车也不算难捱,在热河吃了休息吃午饭的时候,胡君澜还把侄子胡运明给捎带上了。

“徐同学,你好呀!”胡运明表情不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往岳卫州的车那边走。

看着胡运明微红的脸,和近乎落荒而逃的姿态,贺重九下意识怀疑胡运明这是喜欢尽欢才会害羞。

有了这个怀疑,贺重九不缺把胡运明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胡运明长得还不错,心里就警惕了。

尽欢看脸的毛病,他太清楚了,这个胡运明和尽欢还算是校友,平时再接多接触接触……

贺重九越脑补,心情就越不妙,脸上却强挂着一丝笑意,“徐宝儿,你跟胡君澜的侄子很熟?”

“不熟,今天是第二次见。”尽欢顺口答话,随即视线又转向车窗外,看着胡运明的背影乐不可支。

走路一瘸一拐,上车动作更是笨拙滑稽,坐到车上之后,还痛得龇牙咧嘴抽冷气。

尽欢一看这姿势,就知道她那天蜡没白点,那天她和胡君澜走后,胡运明没逃过父母男女混合双打。

场面估计还挺激烈,不然也不至于过了这么几天,胡运明的伤还没养好。

快二十岁的小伙子了,还被当成小孩子摁住打屁股,还被尽欢看穿,胡运明不觉得难为情才有鬼。

现在大部分父母都没啥隐私意识,都觉得孩子是自己生下来,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身上哪里没看过?又是男孩子,自然是想抽哪里抽哪里!

尽欢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却让贺重九误会大发了,醋缸属性也被激发,一路上都在暗戳戳观察胡运明。

到了京城路过三里河,胡君澜最先到家,尽欢让贺重九停车,要把后备箱里胡君澜一路上买的东西卸下来。

好不容易把胡君澜买的两卷皮毛,从最下来翻出来,胡君澜非要按照之前她说的,分出一半皮毛硬塞给尽欢。

实在不好推脱,在大院门口拉拉扯扯也不像话,尽欢也就收了。

随即她装老物件的包裹打开,也让胡君澜随意挑几样。

胡君澜刨开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拿了那个鎏金双狮纹银盒就收手。

她对这些本来也不太感兴趣,更没有尽欢那样的收藏老物件的爱好,在黑市看中盒子,一方面是单纯觉得盒子颜值高,另一方面就是想体验一下讨价还价的乐趣。

刚才收了她一半皮毛的尽欢,见她这么委婉,就做主帮忙挑了。

瓶瓶罐罐的瓷器首先被排除,新的都易碎,古瓷更脆弱,刚出土瓷器没经过清理,脏兮兮的有点磕碜。

有几个漆器金属器保存得不错,颜色和纹样都很鲜亮好看,但偏偏这些东西体量都大,拿回去摆着太扎眼,藏起来又会占地方。

还是首饰最合适,既好看又好藏。

虽说这批东西很少看到黄金赤金,但珠玉首饰成色工艺都很好。

红玛瑙嵌水晶坠璎珞,摩羯鱼琥珀耳环,凤头衔珠鎏金耳坠,白玉包金手镯,银鎏金手钏,螺形和田玉盒佩……

挑选好了一股脑全塞到银盒里,又在盒子外裹了两张报纸,才递给胡君澜。

“都给我?”胡君澜有点不好意思,她是不懂古董珍玩,但看得出尽欢都是按照成色好颜值高的东西在挑。

尽欢压低声音,“这些东西好看,但毕竟来路不明,戴是不可能戴了,留着看以后能不能升值吧。”

她俩在这边挑东西说话的时候,小伙子那边也没闲着,贺重九拉着岳卫州打听胡运明的情况。

“哟~贺队,你打听了我侄子这么多想干嘛?”岳卫州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么可能不趁机洗涮。

贺重九看不得他嘚瑟的样子,也不客气泼冷水,“别人姓胡你姓岳!”

潜台词是,不同姓没有血缘,叔侄关系名不正言不顺。

“我和君澜是未婚夫妻,君澜侄子不得管我叫一声姑父?”岳卫州理直气壮。

贺重九冷笑,“那声姑父你听听就行,你也说了还是未婚,以后是不是还不知道呢。”

“未婚怎么了?别说我定下日子就能结婚,就是那种没见过家长的处对象,也比暗戳戳单相思好……”

岳卫州毫不留情怼完一顿,见贺重九无言以对,又以成功上岸的身份进行勉励。

“你要是真有意,就赶紧行动,机会稍纵即逝,高地要是被人抢先占领,后面再想拿回来就难了。”

贺重九沉默,道理他都懂,可知易行难。

在他心里,尽欢的地位可比一个高地分量重得多,因为看重,所以更胆怯。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一个弄不好,不是丢掉高地据点,而是满盘皆输。

送尽欢回去的路上,贺重九比之前沉默了些。

“重九哥,你怎么了?有心事吗?”尽欢下车时问了一句。

那一瞬间,贺重九还真有顺势剖白心意的想法,想想还是觉得算了,他的小姑娘那么好,值得更郑重更正式的表白。

“没,在想什么时候休假,”贺重九顿了顿说道:“下次休假带你去吃烤全羊。”

尽欢瞪大了眼睛,还没出息咽口水,“烤全羊?哪里有?”

京城清真饭店不少,只要有钱有票,煎炸烹炒的羊肉应有尽有,东风饭店还有烤羊肉串呢。

虽说烤的都是羊肉,但羊肉串和烤全羊能一样吗?

每个月人均才有几两肉,烤全羊这种奢侈的吃法,不说一般人消费不起,饭店也没那么多羊供应。

贺重九看尽欢那馋猫样儿就忍俊不禁,“地方先保密,下次休假带你去。”

之前岳卫州还说贺重九是暗戳戳单相思,殊不知暗恋的人也很心机。

烤全羊三个字,让尽欢垂涎三尺,贺重九却偏偏对地点保密,说下次休假一起去。

那休假前这段时间,尽欢惦记着烤全羊,顺便不也会想起他吗?

相关小说:爆裂天神海贼之我能看见经验值各路神仙在我家打工蹭饭这档子事网游之剑鸣苍穹尘世之嚣江山业摄政王的任性王妃超级大扮演你是我藏不住的甜恶龙神座